Tag: 萬法無咎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萬法無咎討論-第六章 妙有存身 神變一擊鑒賞

Published / by Sherwin Eaton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轩辕怀这一剑,并非迎着席乐荣的拳锋而斩,而是反身一转,斩向自己!
剑光一落,轩辕怀身躯陡然溃散,然后又浮现出一道人影;但是这影之相貌,寥廓冲虚,非复具体,与现在的轩辕怀形容迥异。甚至可以说,完完全全就是另一个人。
又是一呼吸的功夫,连这一虚影也完全消散,天空之中明光一散,其人立身之处,化作三个大字:
轩辕怀。
观战的御孤乘、玉离子转念极快:此乃遁虚秘术。
运转秘法,将自己身躯隐藏于虚空结界之中,一如阴阳洞天之战时,“阮文琴”所使“退步均衡”之法。
席乐荣傲然长笑。
元 尊 小说
阴阳洞天之战的照影石,他亦精心深研,深明归、秦二人斗法虚实。
“天钺”一击,作为自己的压箱底手段,岂能被如此法门所阻?
单单这一招的攻防,其实与当日归无咎“摩罗力境”与阮文琴之“退步均衡”异曲同工。“退步均衡”若要奏效,非得在“摩罗力境”未发之前,提前遁身不可。若是“摩罗力境”已然发动,攻守高下之势已明,那么再度动用“退步均衡”之法,亦是徒劳而已。
“天钺”也是如此。
被这一式锁定之后,已如附骨之疽,生死不离。除非是近道境的空间遁走手段,否则断然无法走脱。
但是这其中又有一个环节值得注意——
武道龙符之法一旦动用,仙门神通,皆被封印。
所以,要防住席乐荣的这一式,在其动用武道龙符之前的那一瞬间,就要有所提防。
玉离子暗中传音道:“看来你于‘剑术唯心’之道,非得取得彻底突破,才足以在当今争雄。你之‘一剑破万法’、‘殇拳’、‘三分皈一隅’之术,与席乐荣何其相似?但是他之三道法门,本是同一体例;而你之三法,却是杂糅并举。”
御孤乘闻言默然。
一剑破万法,之于“武道元域”的神通法则封印;
殇拳,之于天钺;
三分皈一隅,之于吊息存神法。
细细思量,二人斗法之体例,竟然相似若此。
平心而论,他御孤乘较之于席乐荣,除却旁门左道之术掌握得较为丰富之外,单论核心手段,自己竟然占不到半点便宜。别的不说,席乐荣之三法,分属纯正的武道序列,这就是自己有所不及的。
若不能打破“剑术唯心”之谜,更上层楼。那么在当今大争之世,自己不但落后于归无咎、秦梦霖、以及眼前这位名为轩辕怀的神秘客,甚至未必胜过席乐荣。
时不我待。
无量拳意,倾注在“轩辕怀”三个大字之上!
御孤乘双瞳之中,光华一闪。
拳意打破虚空,追索轩辕怀深藏虚处之真身的情境,并未出现。
拳意和剑意,形成了直接的接触碰撞,干净利落。
但是……
似乎又和想象之中,有所不同。
御孤乘、玉离子、李云龙、席乐荣四人,无不笃定。“天钺”一击之力,并非人力所能阻挡。
轩辕怀似乎的确不能抵挡;剑意节节后退。
可是,空中漂浮的“轩辕怀”三个大字,既未溃散,也未动摇,只是……不住地变小?!
无论人身还是法宝,若是所受之力超越了其可堪承受的极限,那么下场自然只有一个——
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而眼前之景象,却颠覆了四人的既有认知。“天钺”之力,果然是超越了轩辕怀所承受的极限;但是轩辕怀似乎并非是血肉之躯,而是一种抽象的“存在”。
这种“存在”,超然于世。你可以凌驾于它,超越于它;但是却不能让它从“存在”转为“不存在”。
妙有之力,不能归于虚无,亦不能变其性相。
随着“天钺”一击之力攀升到顶点。“轩”“辕”“怀”三个斗大的字,已然变成米粒大小,虚浮空中。
终于——
直至力尽。
席乐荣血气一涌;面色一暗。
御孤乘心头一跳。
他感应分明,若是“天钺”法门是由他来使,此时已精血爆裂而死。
而席乐荣身躯之内,却是骤然传来一丝凉意,将其生机完全冻结凝形。可以想见,这就是透支战力后的存身手段:吊息存神法。
不过,后患虽然免除。但是显而易见,席乐荣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皆是靠着“吊息存神法”维持住生机。所余战力,不过是十分之一二。
现在,就看轩辕怀受创之大小了。
若是轩辕怀受创大于席乐荣,那么此战可以说是席乐荣胜了。
若是相反,便是轩辕怀胜了。
其实御孤乘、玉离子、李云龙三人,心中有数——前者的可能性并不大;从当空虚浮三字那奇特的“存在”感来看,轩辕怀所受损伤,极有可能只是微乎其微的一点。
但是三人亦松了一口气。只要轩辕怀不复圆满,那么自然就失去了进一步挑战三人的可能性。
正如此思量间,“轩辕怀”三字,陡然放大!
瞬息功夫,已然恢复至初始大小。
然后,三字隐去,轩辕怀的身影如约复现。观其气机神意,竟然完好如新。
毫发无伤!
御孤乘见之默然。
哪怕旁人可以对这一战的结果视而不见,但是御孤乘却不能!
因为席乐荣的战法,等若是他当年在阴阳洞天之战时作战手段的复刻,其一气呵成,从容无滞之处,甚至较自己犹有过之。
而轩辕怀的应对与破解,明显又较当年的归无咎更加举重若轻,游刃有余。
换言之,隐宗一方那两人若无极大进益,眼前这位“轩辕怀”,便是无可争议的当世第一!
大家境界相同,底力相当;但是此人在神通上的颖悟圆熟,无所不备,已臻至不可思议之境界。
席乐荣向前深望了一眼,只觉一阵恍惚。
难以置信!
轩辕怀却似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淡然言道:“下一位,该轮到阁下了。”
御孤乘、玉离子转身一望。
虽然轩辕怀出言之时并未有多余动作。但是四人均知,他说话的对象,是李云龙。
李云龙仿佛微觉诧异,自失一笑,摇头道:“天然界限在此,若要动手,不大方便。”
他言之所指,正是身上这一层奇特的气泡,宛若两界隔膜。
轩辕怀漠然言道:“阁下明明跃跃欲试,缘何言不由衷?”
话音将落,把手一指。
那定住利大人身躯的巨剑,蓦地撤离其身,然后当头一罩,将轩辕怀自己、和李云龙二人,一同笼罩在内!
李云龙心神一转,只感在这剑界之中,界域之分的差别完全泯灭;但是自己一身神通法力,却并未损折了丝毫。
面容一肃,李云龙之气象,从散漫转为镇定。
和御孤乘不同。
哪怕见识到了轩辕怀与席乐荣之战的惊人修为,李云龙心中,亦并未服输。
此战,席乐荣以两种手段迎敌。
最初是处于演化进益之中的神通,未名拳;其二是透支极限战力、获得刹那风光的大杀招,天钺。
可是,这两门神通,固然神妙绝伦,却并非敦厚正道。
你欲剑走偏锋,寻得取胜之机;就有可能给与敌手破解之法。
而这位“轩辕怀”,明显是出身于龙、凤两族心念已久、道术传承最厚的那一家势力。
紫微大世界,东南。
强攻失手,又留下了破绽,结局就不问可知了。
天下稍有见识的修道之人,皆明了一事:妖族之于人修,在近道以前有着不容忽视的本力优势。
但是却并无几人知晓——
妖族中排名第一、最为神秘莫测的龙族,其实这“本力”优势已全然不在了。
早在数十万年前,此本力之雄,已被龙族大能炼入别处。
玉离子曾与麒麟一族嫡传林弋有过一面之缘。据说其人手段,将妖族本力和一身神通相合,融成“四色相”。
但是谁又知道,龙族手段,却更为彻底。把妖族的本力优势,彻底化入精气神中,化入一动一静,一升一降,举手抬足之中。务必使得自己斗法手段,精益求精,补足一切破绽,纠正一切偏失。
这一番经营,谓之“神变”。
又称“神龙变”。
这,是第一妖族的理念。
当你已然稳居第一了,那就不必寻求任何奇兵冒险之法。若是如此,反而为人所乘。只消自己精纯无双,天衣无缝,自然稳居不败之地!
李云龙出手了!
既然轩辕怀点破他的心意,那他自无退却之理。
掌心如玉,拖曳着精微深密的空间波动,向前一迎!
这一击。
清霞万道,日月同辉。
根基之雄浑,意韵之简明,不亚于武道;
气象之霸烈,气机之诡秘,不亚于巫道;
神通之微妙,变化之离奇,不亚于仙门;
瑞气祥和,充盈活泼,裹挟大势,更是浩浩荡荡,沛然难御。
虽然不倚仗妖族本力之优势,但是其刚劲而健,清脆练达,却又彰显无余。
并不刻意追求极限战力,所成就的最完美的一击。
席乐荣心中感慨。
虽然龙族只是万千妖族中的一种;而武道传承,却是紫薇大世界中的大系之一,按说与整个仙门传承等同。但是单以两家的神通气象观之,明显是龙族手段,更加大气、自信。
单凭这一点就能确信,龙族较之武道,实力更强,底蕴更厚!
平素和御孤乘、席乐荣的交手,李云龙总是浅尝辄止,不肯显露真正手段。今日,面临强敌,他终于展露峥嵘。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这几乎是不败的战法。
去除胜负得失之心,席乐荣心中唯有好奇——
面对如此手段的李云龙,他实在不信,世间竟有人能够战而胜之!

nav49优美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第二百二十六章 照神寶箋 轉交因緣讀書-91c1w

Published / by Sherwin Eaton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归无咎闻言默然。
东方晚晴忽道:“数度闭关,成此法门,本也是水到渠成,无足称道。说来三月之前,我便要见你一见的;只是遇见一个趣人,与他说法一二,倒是耽搁了些许时日。”
归无咎微微一怔,此言与二人所说之大事无关,似乎只是闲聊而已,他也不知该如何接话。
东方晚晴又道:“你听从宁真君等人建言,走上了所谓‘天人立地根’之路。所立神通道途,便是刚刚动用的这一门本名剑术了。”
归无咎点头称是。
东方晚晴微微颔首,似是若有所思的言道:“你与清绮说过,这一门神通之元始,似是纪元之前本土仙道之传承。当年成道之人功行艺业,非同小可,不亚于如今圣教祖庭的这两位。”
这一番话转得太大,归无咎未明其意之所指,唯附和而已。
但是商乙、第三、第五等几位道尊,皆已破境飞升而去,道行艺业自然非同小可。
东方晚晴淡然一笑,只把大袖一展。
却见清辉一洒,已有一物自袖中飘转而出,兜兜转转翻了几个筋斗,落在归无咎面前。
凡物相之宝光,有至为霸烈者,如中天红日,分外刺目;亦有十分柔和者,所谓玉润之泽,盈盈可喜。但归无咎从未见过,一物之宝相宝光能够“柔”到如此地步!说是玉蕊石芯,新生翠芽;寒潭清水,月华朦胧,皆不足以描摹其生动神韵。
归无咎念头一转,不知怎地就想到了当初黄希音诞生之日。唯有一天生道体、资质绝代的婴孩,甫一出世时的柔嫩和平、灵形俱足之象,方能描摹面前宝光之一二。
定睛一望,此物四四方方,薄如蝉翼;边缘半寸处似乎镶以一道极细微的赤线,中空之处耀烨深华,贵不可言。
至于其名目,似是一张空白信笺。
今日的归无咎,亦可谓是阅宝无数。但是以甚为挑剔的眼力观之,此物品阶之高也是匪夷所思,纵是“璇玑定化炉”亦无法与之相比。
归无咎略一迟疑,道:“这是何物?”
至尊 無賴
东方晚晴笑言道:“我缥缈宗镇宗之宝,转因圆果照神笺。”
穿入梁祝 泥男
归无咎闻之哑然。此物虽与他近在咫尺,但他自然不可能认为,东方晚晴将缥缈宗镇宗之宝赠予自己了。
东方晚晴淡淡言道:“你且将之收好。八十一日之后,若有人来寻你,你便将此笺交于他手;若是无有,你再将之归还于我便是。”
归无咎闻声应诺。
诸事皆已通传言明,归无咎便即退下。
返归小界之中,归无咎日日默运玄功,既是修持,亦在等候这谜底揭晓。只是如此修行,并不宜入定深修,索性将术、法、形、势皆略览之,一面感悟总结,一面预演第二次清浊玄象之争时,辅界中的排兵布阵之法。
归无咎也完全想通。东方掌门既然敢将此宝交由自己,自然有绝对可靠的回收之法,也不必过于牵挂在心。
忽忽然两月飞渡,宛若白驹过隙。
果然,在第八十一日的日暮时分,一封信笺飘飘摇摇送入小界之中,约归无咎在前回斗法之“后天境”中一聚。
署名赫然是孤邑上真。
归无咎见之暗觉诧异。若是东方掌门交托宝物之人,便是孤邑上真,那何必要兜这样一个圈子?
但是这悬疑不会持续太久,归无咎也无异多加猜测,一切见面便知。立即起身,从拔足的一瞬算起,到归无咎一步踏入“后天境”小界,不过短短二三十息功夫。
小界之中,早有一人等候。
这人一身深青色的衣袍,后摆曳出丈许,仿佛女子之宫装。气象冲淡从容,极有隐士之风。
都市屠神
但他并非孤邑上真。
这人一见归无咎,立刻出言,声音平静而短促:“快布下手段。”
话音未落,他已将右手食指,朝天遥遥一指,指尖流动着极诡异的灵机变化,玄之又玄,是为与当初孤邑上真交手时所未见。
归无咎亦无丝毫犹豫,立刻将“武域轮回天”点亮。
心意沉寂,唤醒秦秦。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一举手,一抬足,用上了最为纯熟的“水行”神通。
一界精蕴,操之我手。
对面那人见归无咎抢先出手,微一点头。指尖幽玄之力轰然迸发,已完成了与浩荡水行大势的碰撞,弥漫千里万里,无所不至。
两种气象,若攻若守,时进时退,爆发与崩解同时存在,并行不悖,竟尔达成了一种奇妙的平衡。
旁门散仙
归无咎见之讶然。
这一场突兀的交手中,他的心境,可谓一波三折。
在此人出现一瞬,归无咎认清这是一位源出本土的天玄上真无疑。但是他身上别有一种与此世相反辩证、若仅若远的味道,竟令归无咎忽地想起了越衡宁中流、藏象杜明伦两位真君。
当此之时,归无咎确信若要试招,此人必是劲敌。同时心中隐隐产生期待,若是一弹指便有夺气分疆之功,那便是九宗真君的境界。
但是此人真正出手了;却又与归无咎所料大为不同。
这指上妙术,虽然幽玄无比,但到底是汲取于法相庆云之力,并未动用“夺气分疆”的功夫。
在这一瞬,归无咎大不以为然——此人似是太轻敌了。若非借用“夺气分疆”之法施展全力,还真不见得有哪个近道境的大修,能够抵御住自己借法“外象之精”的强横战力。
但是结果又大出所料。对方仅凭法相庆云之力的出手,竟真与归无咎的全力一击斗了个平手,且似乎犹有余力。
豁然间,归无咎心中生出一种奇特的明悟。
这绝非是此人之法力规模,远胜常人。
到了近道境,最大差距在“透彻”二字。若单论“规模”,本土天玄上真中的佼佼者,纵然与九宗真君亦相去不远。
此人出手时,好似本是一粒“种子”出现在自己面前,却让自己看见一枚“果实”;属于未来的“果实”。
“种子”是现在,“果实”是将来;两者之间不可混淆。就好似说若无意外,他归无咎将来必能成就斩分之境,这固然不差;但是终究不能将今日的归无咎,当做一位道境大能,教他去施展那些移星换斗的大神通。
但是眼前之人偏偏就做到了。
仙界红包群 雨戏春秋OB
他一身法力本来只有十分;但是似乎将来开花结果之后的二十分法力,却借到今日来使。
想必是距离成道甚近,才有此奇妙因果。
这一击斗成平手,那人显然也十分诧异,缓缓将指尖神通收摄,撤去法力。
归无咎微笑道:“可是须贤上真当面?”
之人微微一叹,道:“盛名之下无虚士。归道友如此根基缘法,果真是匪夷所思。”
这已不是信重推许、故引为同道的称呼了,而是真真正正将归无咎看作与自己位辈相同。
小說 排名
错爱:倾城皇妃
此人正是西土须贤上真。
归无咎投桃报李,反声称赞道:“须贤上真之战力,在仙门之内,几乎独步当时。似乎以我这一门手段,亦非上真之敌。”
须贤上真连连摇头,道:“非也。方才这一击的平手,便是真正的结果。我之战力,便止于此了。或许在你眼中,似乎本人尚有许多余力未用;其实那并非真实。那一重异力,本就是介于真假之间,引而不发。若贸然动用,有伤来日之‘果’,断然不可。”
归无咎味之再三,缓缓点头。想起东方掌门嘱托,将袖中所藏“转因圆果照神笺”取了出来。
以须贤上真之定力,见到此物,似也心旌摇动。
伸手将其接过的一瞬,此笺似性灵一闪,自须贤上真掌心处映彻沉没,消失不见。
归无咎见之讶然。
东方晚晴果然是将这件重宝借予了须贤上真。
瞬息之间,须贤上真眸中光彩灿然,似乎遇到了什么极为振奋之事。旋即身躯忽地沉寂若石,仿佛陷入冥境。
约莫一刻钟之后,须贤上真面上紫芒一隐,似在沉思之中醒来;但是面上尤自带着三分喜悦。他面对归无咎深深一拜,道:“既然东方上尊以为因缘结在归道友身上,须贤依例奉行便是。”
归无咎轻轻避开,讶然道:“上真何出此言?”
须贤上真诧异道:“难道东方上尊并非对道友言明么?”
归无咎心念一转,道:“东方掌门只说八十一日之后,将此笺交于所遇之人。”
须贤上真略一思忖,微笑道:“那就不错了。某自然不会以为,区区一道讯息,便还报了道友之情。将来若有所托,须贤定不推辞。”
须贤上真将此番始末,详细告知。
须贤上真作为西土最杰出的人物,至今道途未绝。但要真正走通,至少也要一千三四百载水磨工夫。
如今西土并入隐宗,芈道尊等人也是极愿须贤上真能够跨出这一步的。
唯有如此,西土二十二宗亦有了一位门面人物。那么其虽然是新近并入隐宗,亦有了一位头领支撑,交游之间,自会以主人翁自恃,而不会传出隔阂怪话,以为自家是被隐宗“吞并”了。
数十载以来,须贤上真亦曾与芈道尊四位有数度揣摩道术的机缘,虽也大有增益;但是论及道途根本,亦不过是小补而已。
唯数月之前,须贤上真因一偶然机会,与东方晚晴相见。
一见之下,惊为天人。
经其妙语点拨,须贤上真竟是茅塞大开,似乎破境圆满之路,舍曲就直,得以大大加速。当即对东方晚晴以半师之礼称之。
临别之际,东方晚晴传下密门箴言四句。对须贤上真言道,这四句箴言暗合天理,须得于八十一日内悟透。若是成功,便再来请见;若是不能,便一切休提。
须贤上真毕竟道行精湛,不辱使命,果然成功。
但再去拜见之时,东方晚晴却打发他来寻归无咎,所以才发书来请。
听明这一番原委之后,归无咎依旧觉得不得要领。
须贤上真叹息一声,言道:“在成就人劫道尊的一瞬,心意感通天地,便能周知前代人劫道尊的成道之地。只是此念不可久驻,一旦真正破境,便彻底忘却,难以寻回。”
尽管须贤上真似乎还有后半截话未说;但归无咎心中已是一震,明白了东方掌门着意之处。
竊 玉生 香
这也是一桩值得用“镜珠”去寻的奥秘。却被东方晚晴解决了。

upnh3精彩都市异能 萬法無咎笔趣-第二百二十五章 同人異相 根業相當熱推-0wsnv

Published / by Sherwin Eaton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其实东方晚晴做客隐宗之后,与芈道尊等四人的较量,数日内就有了结果。
不出意外,自是以东方晚晴的大获全胜而告终。
东方晚晴虽成道较晚,但是本土与九宗,双方道术高下判若云泥,真正交手起来,以一敌四,尤有余力。
芈道尊等四人,拜服之余,索性临时起意,邀东方晚晴共同参研一门道术。
说来此事缘起,是诸位道尊推算出一事。
当年归无咎与阮文琴阴阳洞天之战时,巫道中人暗施手段,操纵妖族萧瀚海,自爆其躯而推演各族虚实。萧瀚海之所以意外折戟,便是因为似有一族将“九宫断界”之法用之于外,搬弄鼓锤有似儿戏,轻易破解了萧瀚海的护身之宝。
诸如荀申、孔萱等辈,虽然同时携带了足堪抵御天玄境出手的护身利器。但是若遇到了如此手段,只怕也难以抵挡。
四位道尊筹策既久,以为唯有凝练出一重与人相合、不假外求的防御之术,再由孔雀一族族主孔吾亲自凝练“四重门”阵图,遁走于百万里之外。庶可能当之。
这一诉求,和东方晚晴不谋而合。
四位道尊所得之法名为“护心碑”,本来进境甚慢;得了东方晚晴相助之后,这才一日千里。
东方晚晴创制“三花蜕形”之法,亦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若有几位同道助力,亦可省却数百载功夫。年前观望了归无咎与孤邑上真之战后,从武道真宝中望见启示启示,解开疑难,终将此法了结。
因魏清绮是她唯一亲传弟子,在其入道之时便种下“正念引渡轮回诀”大法。若有必要,随时可返归自己身畔。
以威能高下而论,自然是归无咎、魏清绮以“三花蜕形”之术辅之以“正念引渡轮回诀”、真幻间本身像穿渡法的手段更为高明。以此术护佑,纵横一界,几乎称得上万无一失。
而本土四位道尊创制的“护心碑”加上“四重门”的手段就要略逊一些。虽然抵挡最顶尖的天祭器恒器一流、以及断界之法不在话下;但是若是道境大能亲自出手,想要脱身,依旧十分为难。
其实归无咎原本对于自己的防身手段,同样十分自信。
因真幻间穿渡手段之外,他亦身怀一件利器为辅佐——那就是魔道功法《金花玉蒂玄珠妙法》前知三十六息的本领。以此术为凭,近道大能、天祭器、恒器一流的手段,极难做到完全遮蔽感应,不给自己一丝一毫的反应时间。
唯道境大能,或能做到这一步。
魔 門 敗
繁體 小說 網
今日得了“三花蜕形”,等若又添了一重保障。
此时,东方晚晴言道:“既如此,接下来便将正事料理了。之所以说纵然你并未出言相邀,我亦要亲来观之,原因便在于此——”
言毕,她掌心向上,缓缓一转,划了一道半圆。面前忽地出现一张四四方方的图卷。
既似画卷,又似棋盘。
归无咎心中一动,已知该如何做——当即纵身一跃!
刹那之间,他的身躯似乎缩小了无数倍,遁入这“画卷”之中!
东方晚晴之低语言犹在耳:“若依天心人意,成就斩分天人,便当与天地等同。在成道之一瞬,一界虚实,尽可观之,无有丝毫遗漏。但或许是紫薇大世界特别广大之故,智周一界,终究难能。但望穿东南一隅,却不难做到。”
“除却成道这一瞬之感悟外,东方又往原陆宗一行,与姜道友合力,共同运使‘天关四象仪’印证,采撷真形。固知知见无差。你,可与之试剑。”
美女的终极护卫 摩野
此时归无咎的注意力,已不在东方晚晴的话语之中。
因为,画卷之内,归无咎面前,站立着一个人。
中人身量,方脸短眉。气质甚为淳朴,身着一身大小错落的黑色方格奇袍。一眼看去似乎是个浑厚务实的乡下人。但却实中藏虚,隐藏着无尽味道。
这人双目无神,并不类似活人,亦并不会主动出手。但归无咎却感应得出——
眼前之人根基之浑厚,道行之精湛,与真人无异。只消自己一出手,便会遭到强烈之极的反击。
精魄化身之法,试炼高下,归无咎已经尝试了不止一次。
但是,连此人也能模拟,却非九宗道境巨擘的大手笔,不能为之!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归无咎忽出言道:“此人形貌,是东方掌门随意观想幻化,而是传真写实,肖其真人?”
东方晚晴心中微讶,从容答道:“道行得其真;形貌亦得其真。”
归无咎点了点头。
“他”是谁,归无咎抬头一望之时,未有一息之犹豫,便猜到了。
但是有一件趣事。
眼前之人,和《三十六子图》中的形象,决然不同。
虽然归无咎十分笃定:这形貌殊异的两人,其实本是一人。
三十六子图中的“他”,气度幽渺玄远,看似生动,其实却又似以一道道线条织成,不落于言辞,不拘于具象。而眼前之人,却像是个醇厚朴实的乡村子弟,竟似一步占据真形,与“常人”无异。
想那《三十六子图》,极为神妙。
归无咎初见此图时,黄希音不过半大毛孩;但是此图卷竟连她长大后的相貌,亦能周知。
与黄希音为伴的“黄莺”,本为蛇属。但是其长大之后示现作狸猫之形,此图亦彰显无疑。
顺带比对紫薇大世界中当代英杰,但凡出现于《三十六子图》之中,无一有所错漏。
迄今为止,轩辕怀是唯一例外。
画中之人,与其真人相貌,绝不相类!
归无咎闭上双目,凝神静思。
东方晚晴所言亲来“看他一眼”,其意明矣。
在东方晚晴成道一瞬,有一次机会心通宇宙,感应三才。东南界域之内的一切人物,莫不周知。凭借此术,她捕捉到了“轩辕怀”的完整形象。又借助原陆宗“天关四象仪”循名责实,求一个万无一失。
所以,她要来看一看归无咎,以为比对。
数息之后,归无咎睁开双目。
其中的精微奥妙,他已尽数感悟于心。
眼前的“轩辕怀”,虽然是东方晚晴以大神通观想而来,但是论其道基修为,皆与真人无异;若说差距,只是无有真人之“运”与“缘”附身而已。
这一点差别,说大也大,说小也小,端的十分微妙。
若是归无咎之道基修为不亚于轩辕怀。那么归无咎凭借自身所积累的气运缘法,便能将眼前之象一击斩破。
但若归无咎之道基修为和轩辕怀相比尚有差距。哪怕这差距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丝一毫。那么无论归无咎此身所负之“势”再大,亦不足以逾越这一重分别,把眼前之“象”战而胜之。
归无咎微微一笑,但见“归无咎”三个大字,在袖口处一闪而逝,恍如惊鸿过隙。
面前的“轩辕怀”,忽然毫无征兆的节节肢解,崩碎粉尘。
修真渔民
归无咎纵身一跃,纵出图卷之外。
整个过程,干净利索,连那虚像的反击之力亦未引动。
东方晚晴微笑颔首。
这一场演示说明,以根基高下而论,归无咎的确是与轩辕怀站在了相同的高度。
但东方晚晴旋又言道:“吾之法门,若是用之于常人,连同其‘缘’与‘运’,亦能抓取一丝。但用之于轩辕怀……似乎其缘法业力,与常人大不相同,乃是一种难以言说的莫名之力。纵以道境手段,亦难以抓取一丝。故而你之根基虽与他相等,但亦不可掉以轻心。”
归无咎缓缓点头。
接下来,东方晚晴又将缥缈宗与越衡宗之议,完道之途中的厉害关键,一一与归无咎说之。
对于诸宗谋算,归无咎亦豁然明悟。
只是,讲述已毕,印证了东方晚晴所思之后,归无咎心中非但不曾尽数释然,却反而多出一丝疑惑。
因为,东方晚晴对于另外一件要事,绝口不提。
看得出来,东方晚晴所关注的重心,依旧是玄浑琉璃天之争,自己与轩辕怀之争,九宗完道之争,天纲法契之争。
如此种种,皆是九宗内部的博弈。
而归无咎之所以托魏清绮相请其师,分明传去了更加骇人的消息。
星汉分流。
寰天界宇之中,诸妖族飞升大能,耐心已尽,决意投石问路。
孔雀圣祖亲言,若是飞升大能下境,纵九宗道境巨擘道法精湛,但是因一重天然之差别,却依旧无法抵挡。
尤其是妖族定品之象,由八正五奇转而为二分天下。极有可能便是实力最强的那两家妖族,将主意打到九宗身上,意欲一举吞并而壮大其力。
对于这些石破天惊的密闻,东方晚晴却没有丝毫表示。
邪恶拽丫头扛上冷酷拽王子 蜜罐里的巧克力
想到这里,归无咎忍不住问道:“弟子托魏师妹所传之消息,不知东方掌门如何看待?”
“若是妖祖圣祖降世,以东方掌门之修为,能敌之否?”
“若果有诸方妖族合力攻伐九宗之举,九宗是内外分明,同气连枝;还是各行其是,各自攻守?亦或是分化割裂,以敌为友?”
面对归无咎一口气提出的三个问题,东方晚晴出神良久,忽然一笑。
只听她悠然道:“飞升前后,的是有一重大关口。”
“一人敌之,多半不及;一宗基业,守之有余。”
“至于第三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你。因为……这取决于诸宗自己的态度。”

19492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萬法無咎 ptt-第二百一十一章 三轉四輪圖 承道載德劍閲讀-yieco

Published / by Sherwin Eaton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秦梦霖携黄希音一道,起了遁光,往半始宗山门正殿而去。
如今半始宗便是归无咎行宫所在,山门正殿,亦早成了隐宗及盟友中诸嫡传的汇聚切磋之地。
此时大殿之内,瑞气隐隐,有四人环绕一方占定,围着一张兽皮所绘的六边形图卷,神思灼灼,仔细端详。
忽听一声钟鸣无端响起。四人皆是一怔,然后一同外出相迎。
殿门处,见是秦梦霖携着黄希音一同前来,四人这才释然,各自微笑致意。
四人之中,当头一位,荤然超拔,一枝独秀。她玉面素服,神思内敛,气象婉约天成一任自然,宛若清溪流泉。正是缥缈宗魏清绮。
其次一人晦中藏机,凝若磐石,气质肃穆巧变,动静合一,正是里凫族箴石。
欢乐元帅第二部 光芒之星2012
再后一人天真烂漫,灵动跳脱,迎向秦梦霖的眼神,欢悦之中又带着三分拘谨。正是孔雀一族的客人,因归无咎孟冬田猎之卜而平步青云的孔铨。
至于最后一人,气度幽穆,举步进退之间谨严无比,似乎涵养甚深。以道行而论,较之魏清绮固然少逊,却也差不过箴石去。
这一位非是常客,在二十余年前之前与隐宗汇合一道,正是已然覆灭的腾蛇一族嫡传,腾惊。
他秉承先祖之志,与隐宗一脉合流。最初尚未将《三转四轮图》取出,隐宗待之同样甚见诚意,并未冷待了他。这却令腾惊放下心来。如今二十余载过去,相处融洽,也算宾至如归。
一阵短暂叙话之后,孔铨一拱手,颇有些惶恐的言道:“秦道友既然来了,铨便退下了。”
絕品風水師(護花風水師) 咫尺間
秦梦霖淡然一挥手,笑言道:“不必。梦霖来此,不过是出个题目。依旧是你们四位来试。”
腾惊闻言,双眸中一抹亮色闪过。
初来此地时。秦梦霖姑且不必多言;骤然见到魏清绮之惊才绝艳、道心洞明。腾惊骇异之余,却也甚为欣喜。
因集齐了自己、箴石、秦梦霖、魏清绮四人,《三转四轮图》便大有用武之地,果然是顺遂无比。
只是秦梦霖另有修行中的要务,分身乏术。于是她略一思量,却将孔雀一族的孔铨搬来暂代。
论先天资质之玄,孔铨不在箴石、腾惊等人之下;只是当前之修为略逊了一些。
魏清绮笑言道:“敢问题目。”
秦梦霖螓首一扬,正色道:“便来算上一算,归无咎何时回返。”
箴石微感意外,旋即眉头一扬,道:“混沌之象,若有若无?”
情定kitty,高冷總裁拽拽拽
秦梦霖微笑道:“正是。”
腾惊所携来《三转四轮图》果然甚为玄奥。诸人一同参研其法,倒也大有心得。但是一直以来,却也不曾试其手段。
无它,因未有合适题目。
因秦梦霖道缘之高、根器之妙,背后阴阳道法诀之神异,但凡有因果牵连的些微征兆,皆瞒不过她,已不劳《三转四轮图》之法;但秦梦霖感应不到之事,多半是隔绝甚深、事关一家根本的大秘密。诸人修习此法火候未足,更未必能够成功。
因黄希音结丹所用真宝之事,秦梦霖忽然念起归无咎来。却恰好引出了一个合适的题目。
一刻钟之前,凭借秦梦霖心念感应,似乎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但或许是因为归无咎身在异域未出的缘故,冥冥中又为一道隔绝之力所阻,探询不到具体的信息。
就这般若有若无,恰好超出秦梦霖心念之外,倒是一个分寸上佳的考题。
魏清绮、腾惊、箴石、孔铨等四人,围图站定。
须臾间,四人各自施法,口中念诀。那黑色图卷,立刻腾空而起,然后为一种灰蒙蒙的气机遮掩,似乎不愿教人察觉其暗中玄奥。
恐怖枷锁 沙梨加冰
常理而言,卜算人事,当有所卜算对象的“因缘”连结,或机密之事,或亲近之物。以此为引,才有破题的入手处。
但归无咎与四人中的孔铨有着甚深因果,倒是免去了这一环节。
一刻钟之后,腾惊长袖一览,将灰雾之下的一片耀采霜石之象笼入袖中。凝神半晌,身躯之上骤然浮现出一层清光。
闭目酝酿一阵,腾惊这才言道:“一人独往,两叶开花;五九轮转,八子偕归。”
孔铨似有些迫切的言道:“何意?”
腾惊思略一思忖,道:“敢问归道友离去至今,已经多久了?”
秦梦霖道:“已满四十五年之数。”
腾惊笑道:“一人独往,两叶开花,是说归道友一人循念出游,最终却是两人得了机缘好处;五九轮转,八字偕归。是说去往四十五年之后,便是回返之时;且归道友去时只是一人;回来时却带了八个同伴。”
“归道友不日将返。”
秦梦霖点头赞道:“好。”
这一个“好”字,既说的是归无咎此行的结果,亦说的是《三轮四转图》的卜算之法。
又转首对黄希音言道:“既然无咎不日将返,你安心等候便是。”
……
奉系江 青史盡成灰
双壁之间,高逾万仞。
青莲宝座,浮空缓缓转动,其上“似乎”有一个人影。
座上之人,按说相貌清楚可辨。此人头戴九阳冠,一身纯白道服,虽无一丝纹饰,却难掩深华。观其面目,唇红齿白,目如朗星,确然是十七八岁的俊秀少年面孔。但偏偏双目之下、颧骨之上,有两道极深的皱纹,直延伸至双耳之下。两种气象一混合,却让他的年龄混沌了起来。
这人影明明如此确切。之所以说是“似乎”存在,是因为一眼望去,莲台之上,似乎空空如也;那所谓的“人影”,其实只是山壁之上的悬挂的一幅画像而已。
再看第二眼,似乎又并非画像,而是山壁之上的浮雕,只是其位置偶合,恰好在莲台之上。
再看第三眼,连浮雕亦不甚相似;大约只是一个诡异的幻觉、臆想之念头。
再仔细看,此像幻中有实,又似乎是海市蜃楼之投影……
如此反复变幻,去住无止,无穷无尽。似乎其可以与天下间任意物象相同,但偏偏非是活人。
在定中不知过去了多久,少年忽然睁开双目,道:“进来。”声音非冷非热,果然予人一种并非活人的异样感受。
仿佛言出法随,话音落下,山壁一转,气机陡然一活。
神禁师
这双壁山崖,虽然甚是雄壮,但对于道行精深之人而言,理应能够一步越过。可是山壁之外,却有一种异力环绕,似乎将这一处空间反复曲折,延伸出亿万里之遥。
唯有当少年口中“进来”二字出口,这处空间方才舍曲就直,显化出一条康庄大道。
片刻之后,果有一人遁入双壁之间,俯身一拜,道:“蒲方舆见过师尊。”
这位“蒲方舆”同样是一袭白袍,只是光泽更清亮了许多,亦真实了许多;看其面目,是个身形瘦削的青年人。在他距离莲座上少年尚远时,一身颠倒主客的廓然大势涌动不休,已昭示明白,这位以弟子自居之人,是一位近道大能无疑。
妻子的诱惑 萧九
但是当他靠近莲座时,却自然地和光同尘,似乎隐于一件高明到不可思议的无形帘幕之后,遮掩住一身恢弘气象,唯余此身独在。
但若说蒲方舆此时“俨然凡人”却也不妥。他近道境的气象虽隐匿不见,但是那“不与凡俗同列”的奇妙特性,却全然保留了下来。并且在那少年无形天幕的遮蔽之下,好似经过一重筛选,愈发显得纯粹。
少年平静言道:“何事?”
蒲方舆又是一拜,言道:“承道载德钧天剑……又有了变化。”
少年微一点头,似乎极随意的发问道:“降了多少?”
蒲方舆却面色微显凝重,沉声道:“二尺。”
少年闻言,面色骤然一凝,大出意料之外。
直到此时,他身上那种汇通天地万象、但偏偏不类活人的奇特气质,才消散七分。一眼望去,有了三分“人”的味道。
魔女的四季恋歌
少年不言不语,信步自莲台上一踏而下。
同时双壁之间,空间骤然扭曲,形成一个诡异的旋涡。少年与蒲方舆二人,在这旋涡收摄之下,身躯逐渐暗淡。
瞬息之后,二人已出现在一处四维不辨的雾色天地之中。
周遭空无一物,唯有一柄丈许长短的黑色阔剑,剑尖向天,沉浮漂转。
但不论此间如何摇摆,那剑尖处却是岿然不动。
细望此剑,质朴无华,空灵向天。看不出有丝毫珍稀特异之处。唯有剑身阳面正中,有一条细细的凹槽,笔直一线。
若说凡俗中的军械兵刃,无论刀、剑、匕首、枪刺,或许在铸造时会特意留下一道血槽,以增加刺伤敌人之后的破坏力。但是仙家至宝,却大无此必要;事实上亦罕有此等形制之物。
看那“血槽”之中,果然有一丝深红近墨,俨然血象。
这一丝暗红“血线”,自最低端的剑根处为止,一直绵延而上,到了六尺五寸的位置而止;相当于此剑长度的三分之二。
蒲方舆道:“剑道真法一石,辰阳剑山独占八斗。”
“近百余年来,承道载德钧天剑之度数,虽缓缓跌落,也只是由八尺九寸,降低至八尺六寸……饶是如此,三寸之数,已是数十万年所未有之变局。推演之下,当是越衡宗那位得了正法,剑术神通勇猛精进的缘故。如今一日间陡跌二尺有余,简直不可思议。”
“难道他二百余寿,竟能修炼至近道之境?但九宗正法非比杂流,不入玄浑琉璃天,如何能够走出这破境一步?”
“所以弟子以为,此事并非应在他身上。当是这一方大世界,又有了意外的机缘变动……当速遣人去寻!若为旁人所获,只怕伤及我宗根本。”
少年人沉吟良久,终于出言道:“不忙。且唤轩辕怀来,问上一问。”
蒲方舆心中一凛,连忙称是。
斩分天人的道境大能,亦不过是智周一界而已;但传闻中轩辕怀心意钩玄,通乎于九天之上、九地之下。就连许多隐隐然超出此界的缥缈因果,亦能由无上心缘感应一二。
此事实在过于离奇,他心中亦一直不敢相信。只是其中冷暖,唯轩辕怀和两位至尊自己知之;他虽是近道修为,亦不便相问。
而其师今日之言,竟算是证实了这一点。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