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牛油果

wpj3h優秀玄幻小說 諸天普渡 ptt-第832章 功德 (二合一章)鑒賞-gb22f

Published / by Sherwin Eaton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诸天普渡
在文圣公府不远,鸿门台上,刚刚才结束了一堂课业。
学子们在将夫子洪辟恭送离开后,才发出一阵阵热烈的讨论声。
此时这里的人,比之往日更要拥挤。
如今想要在这鸿门台上占得一席之地,聆听文圣公讲课授业,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般人没有一点名声、本事,休想占得座位。
若非鸿门台有规矩,任何人一个月内只能来这里听上一次,恐怕这里的座位,也要尽被权贵所把持。
自从数月之前,文圣公与洪玄机那一场惊天动地的一战,令整个天下形势都为之一变。
虽然最后似乎出现了一些意外。
没有几个人能看到造化道人投影的存在。
所以在大多数人眼里,那一战之中,始终是洪辟与洪玄机。
洪玄机虽然成就了人仙,震惊世人。
但文圣公在那夜三步入雷池,登临人仙,以绝世神通,暴打洪玄机,令其毫无还手之力,却是众人所目睹。
天抉记
虽然最后洪玄机安然而回,还加官晋爵。
但究竟谁胜谁负,天下人都已心知肚明。
只是碍于洪玄机,少有人敢宣之于口。
毕竟其不仅是当朝太保,三公之一,更是当世唯二的人仙之一。
文圣公能暴打洪玄机,不代表他好欺,只不过是文圣公太强。
自此一战,文圣公已坐实了天下第一人的名头。
一位天下第一人,亲身授业讲道,毫不藏私,不限门户,人人可来,哪里能不令人趋之若鹜?
再加上儒门那突然冒出来的三千先天,七十二位堪比大宗师的贤人,六位堪比武圣、鬼仙的儒门六首。
这可都是文圣公教授出来的。
这些人,得文圣公授业,最多也不过十年,却能有如此惊世骇俗的成就。
简直能令人疯狂。
这些疯狂的人,没有把鸿门台给挤烂,已经是难得了。
“学生洪易,想求见夫子。”
洪易挤开拥挤的人群,追上了一个一身素衣松散不整,两眼茫然无神、如同大梦初醒一般的青年。
这个看似梦游一般的无神青年,却没有任何人敢小看他。
因为他正是新晋的儒门六首之一,名为列御寇。
腹黑王爷的无良王妃
现在的鸿门台,文圣公虽然仍是每日开讲,时间却没有以前那么长。
而且只是将课讲完便离去。
剩下的时间,便由这些已经被文圣公收为入室弟子的亲传为学子们轮流解惑。
今日正是轮到这列御寇当值。
儒门六首,每一个都是武圣、雷劫鬼仙一流的人物。
最为人所知的,当属那夜谈笑间尽败三大圣女的诗剑双绝李太白。
其次便是人未现,弹琴退太上道圣女的琴中圣手伶伦。
和百里之外,一箭重伤洪玄机身边的武圣吴大管家的百里箭圣飞卫。
传闻之中,这三人在此之前,都是游戏人间,无人知晓。
只有李太白曾于南方,因其诗才风流,被那里的权贵所知。
琴圣伶伦只是玉京城中,散花楼里的一名乐师。
箭圣飞卫也只是边军之中一小卒。
其余三位,虽然没有在那一战中展露锋芒,但事后也被人找了出来。
那夜的动静实在太大,数千儒门学子,与文圣公一齐汇聚浩然正气,令得天显异象,万古未有。
便是三千先天都被一一找了出来,何况六首?
其中一位,名为颜清臣,只是偏远州县之中的一个教书先生,听说写得一手好字,有笔落风雨惊,书成鬼神泣之威,被人尊为书圣。
还有一位,便是眼前这位列御寇,却是最为神秘的一位。
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
只知他孤身一人,无亲无故。
多年来,一直云游天下,闲云野鹤沉溺于山水之间。
但经过几次鸿门台解惑之后,却也没有人敢小瞧他。
极品昏君道
最后一位名为姬旦,此前是皇家藏书之所,天录院麒麟阁的一名小吏。
此人最一直在玉京城中,也是唯一一位有官身之人。
却也是最深藏不露之人,没有人知道他强在何处。
但了解之人,也都清楚,儒门之中,除去文圣公夫子外,便连六首之中其余几位,见他这位也是敬重有加。
他也是六首之中,唯一一位得乾帝亲自来请入朝中,封了高位,官居三品,位列宰辅,常伴君王,佐理朝政。
真真正正的一步登天!
因为要常伴君王,佐理政事,也最少出现在鸿门台。
洪易心中念头电闪,回忆着自己打听来的消息。
不敢对眼前的青年有半点小瞧。
“你是洪易吧。”
列御寇像被吵醒一样,半睁着惺松茫然的双眼,竟然认得洪易,而且见他来寻自己,也没有半点意外,似乎早就知道一般。
洪易讶异道:“列师兄认得学生?”
如今儒门已正名,正式收录弟子。
门下皆以师兄弟相称。
来听学的学子,也不管有没有被收录门墙,也皆以儒门弟子自居。
哪知列御寇又半合上双眼:“不认得。”
洪易:“……”
列御寇温吞吞道:“是夫子早有吩咐,说你今日会来求见。”
洪易闻言,又惊又喜。
“夫子果然学通天人,竟能知前事!”
列御寇又摇摇头:“你不必高兴,夫子最近道业有所得,要闭关参悟,没功夫见你,要我嘱咐你:科考在即,莫要胡思乱想,好生读书。”
“这是夫子原话,我已带到,你去吧。”
说完,也不再理会洪易,转过身,一步三晃,慢悠悠地离开了。
洪易还愣在原地。
“……”
他原本是下了好大决心,才来求见。
也想过很多可能,可唯独没有想到,只得了这样的结果。
一切的因由,都是数月前那一战。
确切地说,是这位文圣公和他父亲洪玄机一战中,所说过的那些话。
他听得一清二楚,别人也听得清楚。
不仅是他,如今天下间,很多人都在猜测文圣公与武温侯之间的关系。
从很久之前,人们就知道这两人很不对付。
洪玄机还好说,虽是大乾中流砥住,可也树敌无数。
但那位文圣公却向来与人为善。
除了那几个千年世家、几大道门,因正统之争、利益之争,还有恒州方家那位神童一般心存妒意之人,才会与他为敌。
他自己却是从来没有得罪过人,也从来不会对谁恶言怒目相向。
除了洪玄机。
自从那一战中,洪玄机说过的几句话,文圣公的反应,都让天下人有了些猜测。
只是两位当事人都没有任何人为此事做出回应。
也无人能确定,更没有人敢乱嚼舌根。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只有洪易,犹豫了数月,今日才终于鼓起勇气,想要求见夫子,确认心中所想。
“难道大兄真的没有死……”
“但怎么可能呢?”
“就算大兄没有死,又怎会是夫子……”
离开文圣公府,洪易有些失魂落魄地往回走。
心中不住地想着这些念头。
那夜,他也在场,亲耳听到那些话语。
若说谁最能了解其中内情,非他莫属。
不谈别的,那位文圣公所行所为,简直是他朝思暮想,想要做的事情。
除了那张脸,和他脑海中想象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
他也多想将那位所谓的父亲,洪玄机给暴打一顿,再质问他一番。
可他没有文圣公的无敌力量,绝世风姿。
至少暂时没有。
也正是因为文圣公太过强大,洪易才不敢确认。
他会是自己那位早已葬身狼腹的大兄。
“罢了,既然这位夫子给自己留了话,想来是早有成算,我再纠缠也没有意思,”
“便静下心来,读书参悟学问,以待大考,”
“等我高中,获得封赏,再为朝廷立下大功,自然能为娘亲、大兄正名,也能堂堂正正,站到那文圣公和洪玄机面前,亲口问他们。”
洪易不愧非凡之人,很快便调整了心绪,静下了心神。
回头看了一眼文圣公府,大步离去。
文圣公府中。
洪辟看着洪易离去,重重阻隔,也挡不住他的目光。
笑了笑,便收回目光。
洪易是他降生此世的胞弟,也是此世的纪元之子。
他自然不会让这位纪元之子因为自己而失去了原有的成就,相反,他要让洪易走得更元,成就更高。
若是洪辟这些日子参悟那一战所得,没有错谬。
恐怕此世古往今来,所有阳神、粉碎真空的人仙,路都走错了。
即便是汇聚了无数纪元气远的纪元之子洪易,到最后也不可能登临彼岸,超脱此界。
最终与此界宇宙,融为一体,成为此界唯一的可能更大。
虽然那等成就,已经是不可想象,威能或许已不弱于大觉金仙。
可终究是被困于牢笼之中,再不得出脱。
这些明悟,都是在那一战中所得。
他凭着多年的浓厚积累,一步登天,借雷霆与洪玄机之力,打开体内九百大窍,登临人仙巅峰之时,便已经隐隐有所感觉。
凭他当时的积累、推衍,九百大窍并非极限。
只是自九百个大穴窍大开,他便感觉到自己打开了某扇门户,或者说是某种通道。
与这个世界,与这个宇宙有了某种联系。
虽然这种联系会让他获得更多、更强大的力量,但真性之中,般若观照的神通,让他得以感应到一丝不妥,强行中止了这个过程。
到后来造化道人于现世投影,以力量相诱,让他感受到了千变万化、血肉聚变之上,粉碎真空的一丝境界。
那种感受就更明显了。
真是真实,空是虚幻。
粉碎真空,便是打破真实与虚纪的界限。
仙 尊
大千世界,鸿蒙宇宙,皆可一拳而破灭。
即便是虚幻无凭的概念,也能粉碎。
可粉碎真空之后,无论血肉灵魂,都要和世界、宇宙连接。
宇宙不灭,“我”就不灭。
听起来很厉害,实际上也是厉害得很。
可再想超脱,除非真的破灭,打破这个牢笼。
但这个时候,宇宙就是“我”,我就是宇宙。
宇宙破灭,“我”又岂能不灭?
贫道有礼 短刀
破碎蔷薇
这是一条死路!
阳神也是另一条殊途同归的道路。
人仙是以肉身的力量,粉碎虚空。
阳神是以神魂的力量,寄托虚空。
都一样是融入世界宇宙之中。
本尊之前经历的世界,有过的感悟,一点都没有错。
无论是哪个世界,想要依靠力量,打破世界本身的桎梏,超脱而出,都是不可能的。
世间根本就没有什么逆天法。
也不需要逆天。
而真正能超脱的方法……
洪辟看了眼自己身周悬浮的儒门六圣器。
现在,应该是功德圣器才对。
真正超脱之法,就在这功德圣器上。
对于这点,本尊在以前就有过明悟。
我在古代养媳妇
如今,只是印证了这一点罢了。
功德,天地的功德。
是唯一的超脱之道。
所谓的功德,不是天地要求你做什么,你完成了才给你的奖励。
天道至公,没有人心的复杂。
天地运转,只依大道而行。
那些乱七八糟的阴谋论,放在“天”上面,简直是可笑之至。
功德,只是一方天地产生了某种积极的变化,得到了某种提升,而诞生的一种天地本源的力量。
这种力量,是天地本源,是万物之母,是一切的起始,一切的起因。
而触发了这种变化的根由,会自发地吸引这种力量,得到这种力量的加持,从而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看似是天地的嘉奖,其实是一种必然。
说是功德,其实更是一种造化之力。
本尊因为灰幕,而苦苦追寻的“造化”的根源,很可能就是这种天地本源、万物之母。
也唯功德,唯有造化,才是超脱的唯一大道。
换句话说,想要超脱一界,只有一条路。
带着一方天地,一方世界,一起升华、一起超脱。
顺天,而非逆天。
想要做到这一点,远比追求个人的力量艰难不知道多少倍。
这也是古往今,没有人能走上这条路的原因。
太过匪夷所思。
若是按照原本的道路,作为纪元之子的洪易,确实是最接近了终点的人。
他许下人人如龙的大愿,若是能实现,必然能与世界一起升华,最终超脱。
只是他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
所谓人人如龙的大愿,也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景。
哪怕他创下大道,让世间人人都可以修炼。
也不过是增加了修炼的人数罢了。
更何况,便连这一点,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即便是洪辟已经悟出了这个秘密,他也一样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做到。
唯一的方式,就是取巧。
在堪破太乙、甚至金仙之境时,借助本尊之力,直接打破此方世界的桎梏。
令此界之人,打破界限,得以升华。
日积月累,自然能令此世举界飞升。
洪辟摇摇头。
这终究是取巧之法。
由此可见,困守一方天地之中,若无不可思议的机缘,想要打破界限,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些都是以后需要考虑的,洪辟暂且放下念头。
回过神来,参悟六件功德圣器。
这六件圣器,是他抛开桎梏的前提下,更进一步的希望所在。
原本这六件圣器,虽有不可思议之力。
但其本质却有限。
得到了功德之力加持,却有了成为神器之王的潜质。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 杨子可爱
是护道圣器,洪辟不得不重。
只是要将之提升为神器之王,还是少了些契机。
这些契机,还需要他那个兄弟,为他寻找出来。
……
刚刚回到武温侯府的洪易,并不知道自己寻找兄弟未果,反而还落入了对方的算计中。
他正因为一个邀请而陷入两难之境。

up892優秀言情小說 諸天普渡 起點-第814章 陰謀 (二合一章)熱推-e8ol2

Published / by Sherwin Eaton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内院奢华的厢厅中,一袭浅绿金丝羽衣,满头珠玉饰,雍容华贵的赵夫人,怀抱一只白猫,带着雍容的笑意。
但眼中神色,却是一片淡漠。
身后站了好几个身穿精细皮袄、个个俊俏的丫鬟。
手捧香炉、暖炉等物。
边上,还坐了一位同样一身贵气的妇人,下在喋喋不休:“姐姐,要让妹妹说,你还是太仁慈了。”
“这家里家外,谁不说你知书达礼,贤淑有德,治家有道?”
“玉京城里的公侯之家,又有哪一个夫人能与姐姐比的?”
“妹妹我说句不待见的话,换了别的公侯人家,像是洪易那样个贱种,早就被暗中使了绊子,无声无息地死了,便不如此,也会打发了他出府,由他自生自灭。”
“哪里会像姐姐这般宽容?供他吃,供他住,月月有例银,也不曾虐待他,还让他安安静静地读书识字,考了功名,”
“哪里知道,这是养了只白眼狼?侯爷都交代了不让他练武,他还偷偷去练,”
“分明是早就憋着个坏心眼儿,一门心思要给那个贱人争名分,压在姐姐头顶上,”
“您瞧瞧,这人的心肠怎的就通般歹毒,心肝儿是黑的?”
“这次更不得了了,不知道哪里攀上了镇南公主的高枝儿,竟然仗着势,打伤了我家桂儿和荣蟠,”
“不仅如此,知道难逃姐姐责罚,还搬来了镇南公主,分明是不把姐姐看在眼里,要拿公主来压姐姐啊。”
那妇人副苦口婆心的模样:“姐姐,照妹妹说,你再也不能这般纵容这小贱种了,一定要为妹妹做主啊。”
赵夫人只是安静地坐着,手抚在白猫那柔顺的毛上,一言不发。
那三夫人嘴皮子极快,连珠儿似地说出一大串话儿来。
见她神色淡然依旧,没有半点变化,反倒自己有些尴尬了。
赵夫人嘴角的笑意、眼里的淡漠也让她心中有些生惧。
干笑了两声便停下了话头。
赵夫人此时才不紧不慢地笑道:“妹妹这么晚还到我这儿来,倒是难为你了。”
“事情我都清楚了,我怎么听说,是你家洪桂在闹市纵马,伤了许多百姓和财货,”
“也是他自己个先去招惹那洪易,才招来了一顿好打?”
明末苍茫
“呵……呵呵……”
三夫人干笑几声,嗫嚅道:“这个,话虽如此,但我家桂儿不是年纪还小吗?还是府里的主子,他一个贱种,便是受些委屈又如何?怎敢以下犯上?”
“行了,妹妹,事儿我都知晓了,你家洪桂行事嚣张,如此行径,是在败坏我们侯府的名声,让外人指责侯爷教子不严,也该好好管教了。”
“至于那洪易,他私练武功,也是犯了侯爷禁令,破了规矩,我执掌侯府内事,自然不能不管,必要执行家法,他便是认识了一个公主又如何?”
“对对!”
三夫人喜道:“那镇南公主能护他一时,还能护他一世吗?等明日公主来府中拜访,离开之后,再好好教训那贱种!”
“好了,妹妹,天色已晚,今儿便叙到这儿吧,来呀,送三夫人回去就寝吧。”
赵夫人说完,便着人送客,也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三夫人也不敢多留,道了安便离去。
洪易的念头神明就悬在屋檐下。
见三夫人出来,目露几分寒光。
适才听得他编排自己倒也算了,却时时口出污言,诋侮娘亲,便是他所不能忍。
所谓胸怀利刃,杀意自生。
他现在便是如此。
这时,却听到厢厅里赵夫人的声音,提起了他的名字。
“那洪易现在在做什么?”
一个丫鬟恭敬回话:“回夫人,他现在正坐在房中看书,却没见他练武。”
从现在开始当男神 独自赏芳华
“他房中我们也仔细搜过,却不曾发现什么武功秘籍。”
“嗯,”
赵夫人喜怒不显:“这个洪易,还真是有本事啊,没有想到,在眼皮子底下,练出了这么一身本事,我竟然丝毫不知。”
身旁的几个丫鬟却是神色大变,满是畏惧,齐齐跪了下来:“夫人饶命!”
赵夫人轻笑一声:“行了,你们这般,让人看见了,还不得以为我这个主母有多刻毒?”
“以前疏忽了不打紧,从今往后,可要仔细着点办事了,”
“我们这位洪易少爷,如今可是连镇南公主都能另眼相看,折节下交的,可不能再如以往一般怠慢了,”
“今后无论起居饮食,一举一动,你们都要给我看仔细了,读的什么书,练的什么武功,都要清清楚楚,知道清楚了,才能好生照顾,明白么?”
几个丫鬟如蒙大赦:“谢夫人!我们知道了,请夫人放心,就算是洪易少爷掉了一根头发,我们都一定会知道,禀报夫人的。”
想要监视我?
而且听这话头,并不是从今天开始,而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监视他。
洪易念头神明听闻,心中生出怒意,却也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不仅监视,还搜他的东西。
幸好他所修炼的武功和儒门技艺,向来都不留文字。
那过去弥陀经也一直贴身藏妥。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只听里头赵夫人又道:“我们这位洪易少爷的身份也不同以往了,有功名在身了,怎么能少得了人伺候?明儿我便将你们送过去,帮我好好照顾他吧。”
“是,夫人。”
几个丫鬟心中再不情愿,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嗯,去叫曾嬷嬷过来。”
赵夫人轻哼了一声,便让人叫来一个老姑子。
满头的银发,脸上手上,却不见一丝褶皱,光滑如少女一般。
洪易倒是认得此人。
是赵夫人当年陪嫁过来的,多年使唤的心腹老人,虽是下人,地位却不一般。
这曾嬷嬷到来后,赵夫人便摒退了所有人。
这般作态,令洪易心中微微一动,念头神明更往里飘了些,要听清她们说话。
“听说你那相好又来了?”
赵夫人一句话便让这位老人跪下。
“好了,我也没说你什么,你也随我这许多年了,无儿无女的,也难为你了,不过是找个人作伴,我还能因此拿你如何不成?”
曾嬷嬷连连叩首:“多谢夫人!”
洪易心中生起一丝好奇,听着这老婆子竟然是还找了个姘头?
“不过,”
女王重生:梟妻淩人 紫若非
情挑冷郎
赵夫人这时却话锋一转:“不是我心狠,听说,最近南方那边,无生、真空两大邪道闹得有点凶,”
“侯爷也跟我提了一句,那太上道之人,似乎也在那边查访,”
“为免节外生枝,这个人却是不能留了,你亲自走一趟,送他一程吧。”
曾嬷嬷神色一白,却是不敢顶撞,连声应命。
“还有,”
赵夫人又开口道:“明日,我会送几个丫鬟到那贱种身边,你也一道过去。”
“是,夫人。”
那曾嬷嬷应了一声,旋即******人,不如让奴婢亲自出手,保管让他死得神不知鬼不觉?”
赵夫人眼中寒光闪烁:“我虽有此念,不过这贱种不知走了什么运道,攀上了镇南公主的高枝儿,”
傲娇小少等我来收
“若是此时出了意外,那位镇南公主怕是要追查,虽说我侯府也不惧那镇南公主,但为了这贱种,还不值当为侯爷树敌。”
曾嬷嬷失望道:“是,夫人明见,奴婢僭越了。”
“也不打紧,你说得正合我的意,虽不能立时杀他,但若让他如此轻易就过去,我却也心意难平,”
赵夫人恨声道:“你到他身边去,使个法儿,让他冤魂缠身,日日夜夜做噩梦,神魂大伤,”
“还有月余便是解试,看他还如何科考?只等他落榜,没有念想依仗,再拿他数罪并罚。”
“是了,奴婢也听说,这贱种虽然练了武功,不过也只是到了练皮肉筋骨的境界,还粗浅得很,有点子气血,可面对迷惑神魂之术,是绝难抵挡,正要趁他武功未成,气血不刚之前,惊伤他的神魂,免留后患!”
曾嬷嬷阴笑着道。
屋檐下,洪易听得满心怒意,难以抑制。
竟然想用妖术来害他?
好歹毒的心思!
看来这赵夫人果然与娘亲的死有脱不了干系!
洪易心中怒意如潮。
害他也便罢了,但赵夫人对他如此恶毒,让他更加肯定以往的一些猜测。
若非如此,他不过是区区一个没有依靠的庶子罢了,又何必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这恨意未免来得莫名其妙。
洪玄机也不是没有别的小妾,甚至就他所知,在府外都有不少情付,怎也不见她去恨?
这时又听屋里曾嬷嬷道:“奴婢还有一事,大罗派传来消息,派中圣女要到玉京城来,还请夫人多加照拂。”
大罗派?
正满心愤怒的洪易心中一静。
这三个字他可半点不陌生。
自打对娘亲之死的真相、对赵夫人起了疑心,他就有心留意,也从老狐那里获知天下江湖许多奇闻。
这大罗派,本是南方的一个江湖门派,在南方树大根深,与许多名门望族都有联系。
六十年前,天下大乱,群雄并起。
大乾起兵逐鹿天下,大罗派便是从龙功臣,得了天大好处。
自天下初定,朝廷禁武,解散天下各大门派,大罗派明面上也响应朝廷,解散了势力。
虽只是明面上,却也获得了朝廷肯定和奖赏。
不仅没有势弱,隐入暗中,反而变得更加庞大。
在二十年前,还参加了剿灭大禅寺。
後宮:勤妃傳
从中获得了无数武学宝典、修道宝籍,神兵利器,丹药财宝等等。
一跃而成天下顶尖大派,几与六大圣地比肩,暗中更是已以圣地自称。
最重要的,赵夫人的娘家,南方赵氏家族,便是大罗派中人。
“哦?赵妃蓉?她来作甚?”
赵夫人眉头轻簇。
虽说都是姓赵,可这位大罗圣女与她却没有什么关系。
是大罗派宗主之女。
而据她所知,这位大罗派宗主,与侯爷关系也是不清不楚。
这个女儿是从哪里来的?不言而喻。
曾嬷嬷道:“夫人可听过石刻天书?”
“石刻天书?”
赵夫人皱着眉头:“就是近日来,外面多有传闻的神功宝典,那日那什么八大妖仙的白子岳,能从侯爷手中逃得性命,便是因得了此天书,练成了其中神功?”
“不错。”
曾嬷嬷道:“白子岳独闯皇城,在侯爷和神威王两人手下,尚能一掌破城,全身而退,现在,那皇城破损的的城门还没修好,白子岳留下的十丈掌印仍在那里,拳意未消,”
“许多武道好手,每日聚集在皇城外,想要一观其中奥秘,”
“如今这石刻天书,已引得天下群起争夺,”
“听说,那石刻天书本是刻在一处山壁上,被一只异类狐妖破毁,成了十数块石板,当日得了石刻天书的,除了白子岳外,还有朝中几位皇亲勋贵的子弟,”
命定總裁妻 欣鈺
“其中有四位,一位乃是成亲王世子,一位是永春郡主,一位是理国公之子,这三位,可都不好招惹,还有一位,便是二夫人房里的雪娇小姐,已经将得到的天书,上交侯爷,也无人敢觊觎,”
曾嬷嬷眯着眼道:“却还有一位,听说,是那位什么亚圣公的亲传弟子。”
“哦?”
赵夫人听着,便明白了:“这么说来,是有人想对那亚圣公的弟子动手?”
旋即又皱起眉头:“这赵妃容好大的胆子,竟敢打他的主意?”
饶是赵夫人出身名门,身后靠山极硬,见惯了风雨,听闻此言也不禁心中一跳。
虽说侯爷与儒门不对付,但那位亚圣公可着实不是好惹的。
否则,敢与侯爷作对的,又岂能这么多年安然无恙?
“若只是圣女,自然不敢这般托大,”
曾嬷嬷虽是下人,却也知道现在亚圣公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小声道:“不过,这儒门树大招风,行事太过张扬,不知收敛,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势力?”
“奴婢听闻,此次可不仅仅是要对他的弟子动手,更是要借此机会,对那位亚圣公、对儒门下手。”
“动手的,也不只是大罗派,还有各大道坛,江湖名门,抢夺石刻天书,不过是一个引子罢了,真正的目的,是要对付儒门。”
“他们竟这么有把握?可是有什么事儿?”
赵夫人也不简单,一下便想通其中紧要。
曾嬷嬷所说的几个势力,虽说都是一顶一的大势力,可那儒门也并不是好惹的。
若是正面抗衡,那几个势力联手,倒也能对付,不过必然要付出极大代价,想来若非不得已,那些势力是舍不得的。
那么只能另有因由。
“夫人明见。”
曾嬷嬷小声道:“那位亚圣公不是冠礼将至?当今陛下早有明言,要亲自为其主持冠礼,”
“并广邀天下文道宗师,论道盛会,”
“这儒门如此张狂,不仅是道门,那几个千年世家,也早已有心教训,听闻便将赴此次盛会……”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