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明末黑太子

he720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明末黑太子 牛筆老道-第887章:收物充稅-l2mn2

Published / by Sherwin Eaton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阮大铖等三人走着走着,只见不远处有人在围观,过去之后才明白,原来是一群武夫在抄没粮商的家产。
“军爷!不能搬啊!此乃在下家产啊!”
这粮商想要阻止,又怕被鞭打,只能苦苦哀求带队的把总,希望对方可以网开一面,放过自家。
“放你狗屁!若不是尔等奸商刻意罢市,百姓焉能买不到粮吃?”
这名把总来自勇卫营,今日行事亦是上峰命令,决计不是明抢,虽然实际上就是这意思……
好在一切都很文明!
没错!
未杀人!
未放火!
未啪啪妇女!
这便是斯文之举了!
从奸商手里纳粮便是正义所为,奸商偷逃税款,便可用粮食来补偿。
根据黄得功的命令,为了整饬罢市行径,补偿奸商偷逃税款部分差额,对城内商贾施严惩之策,具体就是先纳一波再说!
注意!
是这叫“收”,不叫“抢”!
因为只有“收税”一词,没有“抢税”一说!
凡是城内偷逃税款的商贾,都是在勇卫营纳税的范围之内。
对于那些并未偷逃税款的商贾,自然不在其列,不过也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差爷!差爷!小人求求差爷了,赶紧罢手吧!”
粮商见到几个行伍之人蛮横无理,又觉得自己惹不起,只能跑到两个衙役面前祈求。
“啧啧!哎呀!非是本差不帮你,乃是勇卫营奉了陛下的圣旨,凡城中罢市之店,一律收物充税!适才你不是说自家无现银么?既然一万两凑不出来,那就用粮食来凑好了!”
两个衙役也知道这些兵士是奉命行事,他们还要在旁配合。
“啊?何来这一说啊?”
粮商从未听说过“收物充税”的说辞,这根明抢有何分别啊?
“尽早刚颁布的!你不知亦无妨,这不是知晓了么?”
衙役似笑非笑地看着这名粮商,心忖:尔等这是咎由自取!
“小人委实不知啊!”
粮商觉得自己很是冤枉,啥也不知道,自己的店铺就被一群**给抢了,天降横祸啊!
“知晓如何?不知又如何?尔等还不是罢市?既然是罢市,那便刚好收物充税!”
这名把总根本就无视粮商的托词,城内的商贾有几个有良心?
凡是参与罢市的,通通是没良心或者是狼心狗肺之人!
“此非小人愿意,乃是被人所迫啊!”
“被人所迫?危言耸听!”
“军爷!小人所言句句属实啊!”
“那正好去衙门告状啊!”
“小人不敢啊!”
“说是被迫,又说不敢,拿你家军爷当傻子糊弄?滚一边去!”
这名把总觉得自己被耍了,用刀鞘怼了粮商肚子一下,对方直接捂着肚子倒在地上,虽说用力并不大,可也让粮商感到难以忍受。
“父亲!父亲!”
两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急忙跑过来,蹲在粮商旁边无比关切地问着,显然这便是粮商的两个儿子。
“一窝鼠辈!呸!”
作为勇卫营的一员,最看不上这种又想装好人,又想占便宜的家伙。
若军人亦是如此,又想领军饷,又想不打仗,只怕已经被斩首示众了。
这奸商说是被迫如此,有不敢去告状,这不是活该被收拾么?
“来人啊!勇卫营抢粮啦!”
这名粮商的长子也不会善罢甘休,见到父亲被军汉欺负,立刻向周遭的百姓呼喊起来。
“让你瞎说!大爷我就给你长长记性!”
把总一脚踢翻这青年,然后接着连踢三脚,直接将对方踢得满地打滚,哀嚎不已。
“勇卫营打人啦!没有王法啦!欺压百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洗劫粮……啊……”
次子见到大哥挨打,也急忙高呼,希望得到周遭百姓的支援。
“让你多嘴多舌!”
把总一巴掌就将这人扇得眼冒金星,嘴角开裂。
“军爷!军爷!犬子年幼无知,还望军爷海涵见谅啊!”
粮商见状,急忙抱住这名把总,以免真的把自己的儿子打成重伤。
“见谅?你这一家鼠辈,先行闭门惜售,参与罢市,而后公然污蔑我等王师将士奉旨行事,可有良心否?”
把总的力气远超粮商,加之年方三十多,正是有劲的时候,一下便将粮商给挣开了。
“你这厮带人明抢我家粮食!可有良心否?”
小儿子挨了一巴掌,便气不过,闻言立刻反唇相讥。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今番不教训你一顿,你便冥顽不灵了!”
把总被说的有些恼火,北都粮商如此,南都粮商亦是如此,天下乌鸦一般黑啊!
“混帐!给我退下!军爷饶命!犬子年幼无知,口不择言,还望军爷多多包涵!粮食尽管拿便是了,小人绝不阻拦!”
粮商急忙呵斥了小儿子,然后给把总赔礼道歉。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真要是激怒了对方,哪怕当街杀人,最后儿子也是白死。
比起自家人的性命,粮食抢了就抢了吧!
“嗯~!赏你个面子!”
把总嗓子里呼噜一声,压了压火气,此番出来主要是要让商贾们纳税,不是为了杀人。
再说即便是勇卫营所属的将士,当街杀人,回去也要被询问清楚,很是麻烦。
“爹!此皆为咱家的粮食啊!”
小儿子对此还愤愤不平,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一群匹夫将粮食成麻袋地搬走,岂能容忍啊?
“给我闭嘴!回屋去!”
粮商断喝一声,不愿再让这个废柴儿子惹是生非了,今番算是认栽了,想要留住粮食就会闹出人命来,还是破财免灾,息事宁人吧。
“爹!”
“滚回屋!”
小儿子实在气不过,一甩袖子跑了回去。
可是见到这些**在搬运粮食,心里又咽不下这口气。
便将家里养的狗放了出来,直接咬了正在搬粮食的一名军汉。
“啊……”
“恶狗竟敢伤人?”
废土西游
“宰了!剁成碎肉!”
“嗷~!”
欠君一世情 梦璃飘渺
这让士卒们异常的恼火,纷纷抽出腰刀,对这条恶狗围追堵截,终于乱刃将其砍成数十短方才解恨。
“小黑!”
见到自己的狗居然被**们给宰了,死状惨不忍睹,小儿子气得出离愤怒,也不考虑后果,直接拔出一把宝剑,趁乱捅伤了一名军汉。
“敢伤我等?想造反啊?”
“勿怒!抓活的!回去好交差!”
“莫要让其跑掉!”
粮商的小儿子行凶之后顿感后悔,急忙开溜,可是身上的衣着并不利于跑路,更不是军汉们的对手,没等跳窗户溜掉,便被军汉逮到,揍得鼻青脸肿。
天下 無雙 小說
“人赃并获!将凶器拿好,回去禀明总戎!”
“是!”
把总听到里面有异响,便意识到情况不对,等进去之后,便看到有个手下已然倒在地上,好几个手下正在呼喊逮人,过了一会,手下便将嫌犯抓到自己面前了。
“军爷饶命啊!犬子一时糊涂!在下愿意赔偿一切损失!”
粮商见状差点气晕过去,自己这儿子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居然干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
“哼哼!早知现在,何必当初?你这儿子行刺王师将士,后果嘛……自负!将全家人通通带走,皆为嫌犯!”
敢伤黄总戎的人,过后便知道下场如何了。
出来之前,黄得功已然当众训话,此番各部出去,只为纳税,当须保持克制,非必要不得动手,更不得伤人,甚至杀人。
不过当下这种情况显然不在其列,是奸商先动手伤人的,他们这些兵士顶多算是自卫而已,更何况人赃并获,绝非杀良冒功之举。
傲骨
“军爷!军爷!小人愿意举报!我家主人偷逃税款,数额巨大,每年不下百两银子!”
一个身着布衣的家伙凑到把总面前,打算将功赎罪。
既然主人一家已经完了,那还是趁早离开这艘破船吧。
“好好好!若是你所言属实,上面定有重赏!”
现在奸商遍地都是,就缺这种主动举报之人。
极品美女爱上我 番茄
“你……”
粮商闻言,立刻怒火攻心,气得头脑发昏,双眼模糊,几乎当场要昏厥过去。
“来人,将这奸商放在车上!”
不论是真昏还是假昏,都要抓回去再说。
阮大铖、彭宾、陈名夏三人近距离看到了这一幕,但跟其他围观的百姓一样,都没敢对军汉们的行为横加指责。
对方说是奉旨行事,这便轻易说不得了,前番士子们请愿,已然被厂卫给弹压了,如今又实施宵禁,再妄加评述便是祸从口出了。
有功名之人尚且被如此对待,对于没有功名的寻常百姓,被抓进去之后,只怕就出不来了,能九死一生逃过一劫,往后也是个废人了。
不光这一家店铺,整条街,甚至整个城内皆是如此。
因为某皇帝半夜灵光一闪,觉得某孝子在龟缩时所采取的物资管控之策很有道理。
鉴于城内出现大面积罢市的糟糕状况,为了确保后邸、官吏以及勇卫营将士们的吃喝,就必须采取紧急措施来应对。
商贾们不是用罢市的法子来对抗朝廷么?
那正好,某皇帝便派出勇卫营,对南都城内的商贾直接收税!
奸商不愿意缴税不要紧,让黄得功带着手下直接去收!
有银子就收银子,没银子就将店铺里的货品悉数搬走!
粮、盐、茶、糖、酒、布、瓷、铁,一律通吃!
反正尔等罢市,百姓们也买不着货品,勇卫营便可代劳了。
刨去勇卫营的开销,后邸分掉一部分,再对官吏们实施平价销售,余下的便可对百姓进行售卖了。
每户拿着户籍凭证,按照人头计算,十四至五十四岁之间的男子每天可买一斤米,同龄女子七两,老人五两,孩子三两。
如此零售也是便于贫苦百姓购买,无需用银子,只要手里有铜钱即可,一斤精米售价十五钱,方便又实惠。
崇祯就不相信自己如此用心良苦,还买不来人心,否则城内之人便皆为刁珉了!
至于买货品获得之钱,自然无须还给奸商,一律充入户部太仓,算是收税所得。
崇祯就是想要用此等收税之策来让奸商们明白,请愿甚至罢市都将被严惩不怠!
这次自己不但不会容忍罢市行径,还会让奸商们倾家荡产!
但凡出现在应天府名册上的商贾,只要在城内开店经营,参与罢市,闭门惜售,一律视为抗拒朝廷,勇卫营士卒可直接前去查抄。
根据实力大小,分为三个等级,一级须交一万两,二级须交两万两,三级须交五万两,均可抵五十年的欠税。
愿意出钱纳税,自然可以全身而退。
否则,勇卫营有货收货,无货抓人。
先行抓人,之后用房契套现后抵税。
若无房契,全家发配马鞍山挖矿!
交一万两银子可抵五十年的欠税,这决计是划算之事。
纵使如此优厚条件,城内的奸商们也是不愿意轻易从命的。
但面对如狼似虎的勇卫营将士,百般抵赖,努力狡辩亦是无用的。
黄得功的手下可不听这些废话,有钱拿钱,没钱拿货,钱货均无,直接抓人!
等被勇卫营纳税之后,这些奸商就剩下原地哀嚎了,因为等于蝗虫过境,啥都不剩。
几乎没有一家商贾愿意主动交钱,逼着勇卫营士卒动手,这便不是钱能解决的事情了。
奸商们没想到这些北边来的**,居然比原先忻城伯赵之龙的手下还黑……
原先那帮家伙,只要每月如数孝敬即可打发掉。
如今来的这群“蝗虫”,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将自己的钱和货都给搬空了。
只不过没有侮辱妇女,殴打老幼,点火烧房子……
按照崇祯皇帝的想法,即便是按照每户商贾纳税一万两计算,从一千户商贾身上,便可收取一千万两税银。
但通过数番较量,以及某孝子的指点,崇祯也明白这仅仅是自己的美好设想,实际情况要糟糕得多。
莫说扬州、苏州、杭州等地,便是在这南都城内,没几个商贾会主动足额纳税,绝大多数都在与自己对抗。
对于这些奸商,崇祯还打算将其斩尽杀绝,那样能下蛋的母鸡就没了,还得指望以后继续收钱呢!
此番出动勇卫营,便是给奸商们一个教训,让其往后不敢轻易造次。若有人胆敢叛乱造反,那勇卫营正好可以顺势弹压。
自己不是万历爷爷,奸商们想用罢市之法来对抗自己,真是痴心妄想!
崇祯已经不打算对奸商作出任何程度上的退让了,否则对方必定会得寸进尺。
而且崇祯也打算看看城内的奸商到底囤了多少货,攒了多少钱!
那逆子能在北都如此行事,且大获成功,自己在南都定然亦可如此。
当下各处城门紧闭,未有谕令不得轻出,勇卫营就等于在瓮中捉鳖。
凡是城内的商贾,有一个算一个,均要挨个过筛子!
除此之外,崇祯还效仿某孝子的法子,实施了举报奖励。
即举报他人偷逃税款,如若核实无误,举报者可领嫌犯所有现银的两成。
若是总额为一千两银子,举报者便可得二百两,对寻常百姓来说已然不少了。
尤其是一些奸商家里的管家与伙计,对于自家主人的行径应该是较为清楚的。
能拿到私下所写的账本的话,那就等于证据确凿,可以起到板上钉钉的作用。
只要经过核实,便可让都察院量刑,先关押在刑部大牢,而后发配马鞍山挖矿!
拒交一万两税银,挖矿十年!
拒交两万两税银,挖矿二十年!
拒交五万两税银,挖矿五十年!

zf5xb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明末黑太子-第886章:禮部撰稿閲讀-sse6r

Published / by Sherwin Eaton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我等冤枉啊……”
等被押送到东大影壁以北的小校场,唐世济还不忘为自己申冤。
这里便是此番的刑场,都察院、大理寺、刑部的主官均在桌案后恭候多时了。
命犯最终量刑可是磔示,要给刽子手足够的时间,故而才要早些提人。
根据时间来算的话,一天下来,千刀足矣,无须三千刀以上,那样太过麻烦。
由于天气寒冷,命犯恐怕也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按照五个时辰计算,半个时辰一百刀,对刽子手的难度也不算太大。
“……”
砍头用大刀,凌迟用小刀,大刀过来,一闭眼就过去了,小刀则不然,故而小刀比大刀要可怕得多。
李乔吓得汗如雨下,他可是不想去死,更不想被磔示,这得多疼啊?自己这身板决计扛不住啊!
“来人啊!我愿认罪!”
“我亦愿认罪!”
唐世济与祁逢吉一前一后,相继呼喊起来,再不叫唤一番的话,刽子手就要上来片自己的肉了。
“经三法司会审,李沾、李乔、唐世济、祁逢吉等四人,勾结商贾,贪赃枉法,对抗朝廷,忤逆圣意,滋事甚大,影响恶劣,核实无误,现处以磔示之刑,即刻行刑!”
刑部尚书傅冠言简意赅地当众宣布完行刑命令之后,便可让刽子手上阵了。
一次片四个,至少需要四名刽子手,但南都并不缺这个行当的手艺人。
对刽子手们来说,由于时间仅有一天,考验的是彼此之间的刀工……
手艺上乘的刽子手,等片得差不多了,行刑对象仍然是活的。
百十来刀就将犯人给片死了,显然是不合格的刽子手。
下刀也是有讲究的,先从四肢开始,尤其是大腿为先。
只要不触及躯干部位,犯人多半是不会立刻毙命的。
“众人看到否?暴明昏君与奸佞联手残害我等忠良!尔等若有良知,可敢解救我等?”
李沾见到同伴呼喊丝毫不起作用,便打算扇动周遭围观的百姓,让百姓为自己出头,最好能冲散官兵,解救自己。
“李沾!你收我百两银子,却不愿为我办事,你这狗贼该当被磔示,死不足惜!”
百姓里忽然有人喊话,内容不是别的,刚好是揭了李沾的老底。
嫡女有毒:废柴长公主
“……”
原来如此,怪不得呢!
这番话让原本对李沾略表同情之人都恍然大悟,这厮倒是该杀。
人群之中有不少士子,也想要求释放李沾等人,但没等他们发话,便听到了有人控诉李沾。
由于朝廷对士子不再宽容,加之刑场部署了大量的官兵与厂卫,士子们觉得眼下还是静观其变为妙。
为了搭救眼前四人,折进去数十,甚至上百名士子实在是划不来,更何况很多人跟李沾等人并无交情,无意拼死一搏。
“你是何人?安敢污蔑与我!我为官以来,两袖清风,焉能收你好处!”
见到陈泰来等人全然没有听自己辩解的样子,李沾便打算以清官的身份死抗到底了。
“李沾!你这狗贼居然死到临头还敢抵赖,看来不被削下几斤肉来是不会承认了。爷我还要吃你的肉,以解心头之恨呢!差爷快些动手吧!”
那人也不甘示弱,今番就是要看着李沾去死。百十两银子对商贾来说倒是不多,但换作寻常百姓,那可是十年的花销了。
“本差有言在先,此番磔示,所削之物,不会售卖,百姓可竞相品尝。本差亦可提供细盐,以便尔等蘸而食之!”
监斩官早已知晓了上面的意思,故而才有了如此布置,只有上面觉得解恨,自己这差事才算是做得圆满。
“……啊?尔等昏君走狗不得好死!”
李沾听了这番话,便更加害怕了,但嘴上依旧死硬。
“呵呵!你这厮倒是硬气,那便看看稍后还是否依然如故,行刑!”
膀大腰圆的刽子手们早就迫不及待了,这天寒地冻的站着,校场还较为空旷,刮的都是冷风,若是事先不喝碗酒暖身的话,兴许一天下来便会大病一场。
“啊……放开我!你这狗贼!”
李沾见到刽子手一边抓住自己的大腿,一边抄起下刀,要向自己的腿上动刀,立刻大声叫骂起来。
骂是没有用的,李沾的四肢已经被固定在木桩上了,捆成了架子猪一般,非天生神力之人是不可能挣脱出来的,否则刽子手也不用干了。
“哎?仁兄为何走啊?”
“在下见不得血!”
有士子见到大局已定,便选择直接开溜了,近距离观看如此“忠良”被磔示,恐怕连昨晚吃的饭都会吐出来。
想闹法场的人不少都抱有类似的心理,自己可以随意闹腾,甚至辱骂朝廷要员,但让自己看这等血腥的场面,那就扛不住了。
直接走掉的士子便有上百人之多,死这四个人,总好过他们都被官兵擒获,钱谦益、吴应箕等人尚未获释,可是不能再遭败绩了。
“阮大铖、彭宾、陈名夏三人先侯着,有人找尔等!其余人等皆可回家,若有再犯,后果自负!”
待李沾等死囚被提走之后,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以上的工夫,牢头才让狱卒打开牢门,告知阮大铖等人可以获释了。
“我等身为忠良,为何不释放我等?”
杨维斗见到对面的贰臣都被放了,而自己这间牢房却毫无动静,便询问起来。
“放!打开!冒襄一人可走,给其余人等戴上枷锁!”
“这是何故!”
“尔等被发配马鞍山挖矿!为期三年!连同家眷!哈哈哈哈……”
上面真是太英明了,像这等伪忠之人,就应该送去挖矿才是,省得每天吃饱喝足,没事找事。
“啊?朝廷安敢如此对待我等!必然是你刻意诓骗我等!”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吴应箕听了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击中一般,让他全然不敢相信,更不愿意接受。
“骗你?自己看吧!”
牢头从怀里拿出一张叠好纸,打开之后便是关于处理这些“忠良”的结果,由都察院草拟,大理寺核实,刑部签字。
“昏君!昏君啊!我等皆为忠良,朝廷却如此残害忠良,若让奸佞诡计得逞,大明焉有中兴之日?”
仍旧以忠良自居的杨维斗可是将自己看得无比重要而又正义,没有自己这些忠良,大明便不会好转了。
“杨兄,后会无期啊!看来你那妻妾,在下可是照顾不到了。此番随你过去,你便可安心挖矿了!”
听到如此利好消息,彭宾真是感到心花怒放,还不忘插嘴揶揄对方。
“那冒襄为何可以幸免?”
没等杨维斗发话,吴应箕便赶紧询问起来,毕竟同室不同命,让众人心里很是不平衡。
“哼哼!这还用问?”
牢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吴应箕,也不知道这厮是真傻还是装傻。
“冒襄!莫非是你出卖我等?”
自己即将落难,家眷还被殃及,杨维斗现在谁都会怀疑。
“我……在下只是认罪而已,并未出卖诸位啊!”
冒襄也是迫于无奈才认罪的,连侯方域都认罪了,自己为何不能认罪啊?
“你这分明是在狡辩,谁知你对那些狗官说了甚子?”
杨维斗越来越怀疑冒襄已经成了叛徒,还用听来的消息换取自己获释。
“冒襄!看到否?杨兄分明已经沦为一条疯狗,见谁咬谁,不分彼此!”
彭宾倒是做了回好人,好心提醒冒襄,这也是他第二次帮冒襄,上次可是他先告诉冒襄是忠良的事情。
猎美宝鉴 胸中云梦
“你放屁!狗贼彭宾!待我出去,定要让你不得好死!”
“出去?杨兄,你是打算越狱,还是打算从矿区脱逃啊?在下可是忠于朝廷的,法不容情,定会举报与你!”
让你厚颜无耻自诩忠良,旁人不收拾,我就收拾你一人。
“你……”
“若是在下哪天得见了嫂夫人,定要让嫂夫人送杨兄一个白胖小子!哈哈哈哈!”
“狗贼彭宾……啊……”
杨维斗听了对方又要拿自己的家眷说是,便心火上窜,可没等骂完,便突出一口鲜血,瘫倒在地。
“吐血乃是忠良,在下领教了,杨兄珍重,在下告辞!”
彭宾见到对方这副德行,也就没打算得理不饶人。
“三位可是阮大铖、陈名夏、彭宾?”
“正是!敢问您是……”
“在下礼部大使罗易达!”
大使!
一个听上去很高大上的名字!
若问品级……
抱歉!
未入流!
也就是没品!
但是礼部官员找己方三人所为何事呢?
“三位跟在下过去便知!”
刑部人多嘴杂,并非议事之地,罗易达便带着三位刚出来的贰臣来到礼部。
“诸位,别来无恙啊?”
礼部尚书兼右佥都御史倪元璐在自己的衙门里已经恭候多时了,既然皇帝有意启用这三人,自己也只好顺水推舟了。
更何况撰文抨击江南士林,非自己所长,而这三人刚好出自本地,对江南士林情况了如指掌,用来当作笔锋,最为合适。
“大宗伯折煞我等罪人了!”
阮大铖先行致歉,来到人家的地盘,必须放低姿态,更何况自己还是戴罪之身,必须事事都得小心谨慎才是。
“哪里!请坐,来人,上茶!”
今日无需上朝,李沾等贰臣被磔示,倪元璐也无须去观看,眼下礼部上下都在忙活筹备《大明日报》一事,这才是重中之重,当务之急。
“本官不欲与诸位故弄玄虚,今陛下有意遣礼部刊发《大明日报》,而眼下礼部正缺撰文之人,本想吸收诸位加入,可鉴于诸位身份特殊,暂时无法列为正式编辑,不过亦可称为‘撰稿之人’。即诸位撰文,由礼部负责审核,一旦文章被采纳,按照字数结算,每千字一两银子。诸位虽不是礼部正差,却可享受正式编辑之待遇,即报馆若是发放粮、油、肉、盐等货品,诸位皆可得到。文章可在家中撰写,亦可在报馆撰写,按时交文即可,其余时间可自行掌握。诸位若是愿意,此事便可成矣。”
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礼部的名声考虑,毕竟这些人的名声不好,会让同僚们对其嗤之以鼻,倪元璐暂时也只能如此安排这三位。
“我等承蒙陛下宽宥,敬谢大宗伯不计前嫌,待遇如此优厚,我等自然欣然愿往!”
阮大铖在与彭宾和陈名夏对视过后,便明白了另外两人的心意,由他代劳,答应下来便是了。
上差时间自由,虽然不是正式编制,可待遇也不差,写文章还能赚银子,一个月写十篇文章,起码不会饿死了。
“此为陛下念及诸位家产被抄没,手头拮据,代为周转之用,无须偿还!”
全能狂少 临晨破晓
踮腳 石
倪元璐遣人拿来六百两银子,每人二百两,算是给这三家人的生活费了。
“我等此前所为委实愧对陛下,今后定当洗心革面,为陛下,为朝廷,为大宗伯尽心做事,不敢有误!”
阮大铖等三人急忙起身,对倪元璐鞠躬施礼,能拿到这笔钱,就算是意外之喜了,起码近期家人可衣食无忧了。
“好!三位请坐,想必三位业已知晓商贾联合抗税,甚至公然罢市一事。陛下对此深感忧虑,有意让《南都日报》与《大明日报》撰文告知商贾与百姓足额纳税之必要。诸位可参考此前送抵南都的《京师日报》类似文章,每人撰写一篇文章,字数在千字即可。”
九 轉 金 身 決
这算是对这三位的考试了,不过想来也没甚子难度,这三位不说是大才,肚子里也算有点墨水,加之有《京师日报》的文章作为参考,不会无从下笔。
“敬请大宗伯放心,我等定当竭力行文,抨击奸商之卑鄙行径,让被其蒙蔽之百姓了然纳税义务!”
一下子收了这么多钱,再不弄出点回报,那就说不过去了,而且必须要让倪元璐明白己方三人的笔力才是。
“这便好!”
皇帝有意让礼部今后自负盈亏,如何赚钱,那就要看这《大明日报》了,要不然倪元璐也不会直接将这刚出狱的三人唤来。
据说乐安公主夫妇每日可从《京师日报》赚得不下五十两银子,一年便是万两之巨,当时可是羡煞了旁人。
南都位于江南,本身人口百万,周边有诸多城市环绕,又无东虏频繁威胁,若是发行得当,礼部年入数万两也不是不可能。
即便有通政司这个竞争对手,倪元璐也不认为礼部的报纸会难以卖出去,起码长江沿线城市的百姓都应该能买到才是。
等商议完毕,罗易达便带着三人来到吏部,在这里办理相关证件,没有证件便不能随意进入朝廷的衙门。
三人也是头一次拍照,据说此法有摄魂效果,让三人不寒而栗,直至见到罗易达证件上的照片,看了许久,这才缓过神来。
现在但凡在朝廷当差的官员,均已有了辅以照片的证件,这便方便门卫核实其身份了,旁人亦无法冒名顶替,进行不法所为。
在此之前,倪元璐遣人为这三位开据了路条,凭借这个便可进入礼部,等领到了证件,就方便多了。
完事之后,三人便结伴而行,沿着崇礼街往西走,打算先聚餐吃顿好的补补,然后商讨一下往后的事情。
不过让阮大铖等人感到诧异的是,街上的商铺,包括酒楼均已关闭,只能看见往来巡逻的官兵……

xfla5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明末黑太子 ptt-第869章:詔獄對話-s5mu0

Published / by Sherwin Eaton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周延儒没想到这队锦衣卫能取而复返,间隔短到他刚跟侯方域和冒襄二人说了几句话,对方便卷土重来了。
而且这次没叫门,直接翻墙而入,让家仆都措手不及,没时间向主人禀报,锦衣卫便出现在周延儒面前。
“侯方域!别来无恙啊!”
“……”
带队的总旗被面前之人耍过一次,现在可是逮个正着,别想要蒙混过关了。至于究竟此人是与不是,那得带进去审审再说。
大神接招吧
周延儒在看到锦衣卫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那一刻,心里便暗叫不妙,若非发现事有蹊跷,对方决计不会返回的如此突然而又迅猛。
“一人做事一人当!与他人无关!”
事已至此,侯方域也就不想连累他人了,再说周延儒能在外面活动一番,兴许还能救了他和父亲。
“呵呵!痴人说梦!包庇钦犯乃大不敬之罪,都带走!”
不管是真的,还是赝品,都要一网打尽,说不定还有意外之喜,至于先前收的那一百两金子,肯定是不会退还的。
凡是此次被厂卫所逮捕之人,身上有重大案情的,都被关押在诏狱里,只有都察院提审之时,才会提过去。
只是跟着瞎起哄,本身没多大危害的士子,则被关在刑部和大理寺,家人愿意拿钱,本人愿意写认罪书,就可以被释放。
侯方域从没进过诏狱,里面光线昏暗,空气混浊,从牢房里散发出阵阵的恶臭,那就是摆放的粪桶不被及时清理的缘故。
由于带着镣铐,故而走得很慢,侯方域用余光扫见了在一间牢房里坐着的亲爹侯恂ꓹ 急忙呼喊起来。
“爹!”
“域儿!”
“爹!”
侯恂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这么快就被厂卫给抓获了,崇祯居然连侯方域都不打算放过了ꓹ 真是昏聩至极,且心胸狭窄,报复心极强。
“快走!快走!休要聒噪!”
侯方域双手抓着牢房的栅栏ꓹ 还想与亲爹交谈几句,旋即便被后面的藩子催促起来ꓹ 这里的走廊可不是闲聊的地方。
“放心,不远ꓹ 就在你爹的隔壁ꓹ 进去之后随便聊!有力气可以打洞,打通之后,你们父子抱在一起也无妨!”
这名藩子不想在这臭气扑鼻的地方多带,靠近大门的地方是大家当班之处,那里通风比较好,可是比这边强多了。
“哈哈哈哈……说的极是!”
另一名藩子大笑不已,这也只是说给嫌犯听听而已。
诏狱的牢房何等坚固ꓹ 若是能轻易打通,那还得了?
在成化年间ꓹ 明确了锦衣卫南北两大镇抚司的分工。
北镇抚司主要负责案件审理ꓹ 南镇抚司则要管理户籍档案。
南镇抚司的衙署也设有诏狱ꓹ 不可能逮到嫌犯ꓹ 不经收押便直接送往北镇抚司去。
原本牢房里比较冷清,但在崇祯皇帝移驾南都之后ꓹ 便顿时热闹起来ꓹ 尤其是收押了大量勋贵家眷。
前段时间刚把他们打发走ꓹ 这会儿又入住了一大批“贵客”,绝大多数都是有学问之人ꓹ 个别还是前朝廷要员。
不过即便是一品大员,住的也还是同样的牢房,没啥单间雅座提供给他们享受,无非是在饭菜上有所区别而已。
“魁首!”
侯方域感受到了藩子的推搡,刚想转身离开,却用余光扫见了坐在一边的钱谦益,原来父亲跟魁首关在一起。
“……”
钱谦益衣衫规整,面色平静,也没说甚子,只是继续坐在板凳上,向这名新到的小伙伴微微地点点头。
“快些!往前走两步就到了!”
藩子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要不是这位是著名的“南都四公子”之一,换成没有功名之人,他都想直接对准侯方域的屁股狠狠的踹上一脚了。
“行了!到了!就是这间!”
藩子拉住还想往前走的侯方域,让他老实等着,藩子拿出挂在腰间的钥匙串,轻而易举地从几十把外形相似的钥匙里挑出了这间牢房的钥匙。
开锁之后,打开牢门,将侯方域推了进去,然后拉住想要跟着往里走的冒襄,又很是利索地锁上了。
“你的牢房在前面!”
“为何在下不能同进?”
“这是上峰的意思,你遵守便可!”
冒襄看了看牢房里的情况,发现都是熟人,又要和面前的藩子理论,便没来得及与众人打招呼。
侯方域看着冒襄被藩子带走,将脑袋紧紧地贴在栅栏上,看了片刻,发现挚友的牢房就在斜对过,倒是不远,说话也能听见。
这便放心下来,等再看同处一室的几个人,没有他不认识的,不光是脸熟,关系也就比和冒襄差一些。
左边坐着的是彭宾与陈名夏,右边坐着的则是魏学濂、龚鼎孳、阮大铖。
每间牢房的粪桶,多半都放在靠墙的角落里,放当间能熏到所有人,放门口都熏到巡逻队藩子,因此而挨顿臭骂,甚至毒打就犯不上了。
唯独侯方域进来的这间,粪桶放在中间,这看起来有些蹊跷……
这算楚河汉界???
两边的人都只是看了看侯方域,居然没人主动跟其打招呼。
这让侯方域就更加感到奇怪了,他们这是故意装作不认识自己么?
“诸位!幸会!”
里面的氛围十分的诡异,侯方域初来乍到,又是这里面的小辈,只好对众人拱手示好。
“朝宗可知自己为何被抓来?”
许久之后,年纪最长得阮大铖方才开口。
“或因家父一事!”
站在正对牢门位置的侯方域忍着阵阵的恶臭,用袖袍遮挡口鼻,以便回答这位前辈。
“非也!”
阮大铖笑着摇了摇头,看来这世上还真有死到临头,却浑然不觉之人啊。
“哦?前辈可知实情?”
侯方域对此颇为诧异,阮大铖在士林里的名声非常不好,也不至于到了诏狱里还会招摇撞骗。
“贰臣!”
阮大铖就简单说了两个字,就这两个字,威力便非同凡响,能让任何士子都感到惊恐万状。
“啊?”
侯方域自然是吃惊到嘴里都能塞鸡蛋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以这个罪名被抓进来,这也太过荒谬了。
“莫要惊讶,陛下从太子那里得了一本天书,天书曰我等皆会降清!”
最开始阮大铖也是一头雾水,还是听人说的来龙去脉,他还要找机会鸣冤呢。
“天书?降清?”
侯方域就如同被雷电击中了一番,愣在当场。
野蔷薇与红玫瑰 紫色的蔷薇雨
“正是!”
“可清……东虏上在关外,纵使叩关入塞,不过是劫掠而已,事过便会退至关外,我等又岂能出关降清?”
在侯方域看来,这真是太可笑了,清军打不到江南来,他们也不会主动跑到关外去。
“天书曰五年后明亡!”
“啊?这……”
“清军南下攻陷南都,届时我等皆会降清!”
阮大铖也想过此事,若是让自己现在表态,那肯定与东虏势不两立,不供戴天。
可等大明大势已去呢?
还能为崇祯皇帝殉葬么?
網遊雷霆劍手
真若是清军攻陷南都,自己又不想死,那便只有乞降这一条生路了。
“阮师莫要说笑,我等身为东林士子,焉能降清?气节何在?”
侯方域不到绝境是不会松口的,更何况这里非比家中,切不可落人把柄。
“气节?哼哼~!”
一边听着二人对话的彭宾闻言忽然哼笑起来,脸上写满了不懈与轻蔑。
身为贪生怕死的贰臣,有何颜面谈气节二字?
昨日在大殿之上,他与陈名夏也是这般模样,几乎到了为了证明自己忠义,要寻死觅活的地步了。
为何陈子龙等人能是忠良,连顾炎武都被崇祯皇帝给特赦,回家侍奉祖父去了,而他俩却成了背负骂名的贰臣。
可事后彭宾在牢房里又细细思量了一番,自己身上的特质到底是像陈子龙等人多一些,还是像侯方域这厮多一些?
当十余万清军铁骑大举南下时,自己真能挺身而出,报效大明,与清军决一死战么?
对于这个问题,彭宾自己都不敢保证……
大清皇帝礼贤下士,勤政爱珉,运筹帷幄,用兵如神,能令国力与日俱增!
大明皇帝嗜杀成性,横征暴敛,涂炭百姓,调度失当,致使国力江河日下!
有这么强烈的反差作为俄前提,若是还能当上大清的要员,那就甚好了。
彭宾在牢房里闲得无聊,也想过这个可能。
不过大明还没亡,崇祯还没死,大清铁骑还没打过来,要这么想就是万劫不复了!
不光大清铁骑没打过来,皇太鸡还在北都吃了败仗,这会儿八成是退出关外了。
大清没灭了暴明,自己还成了贰臣!
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加悲催的事情么?
问题的关键在于,自己还没办法证明自己不是贰臣!
彭宾是由于参加士子的请愿行动而被厂卫抓获的,这等于主动提供了罪证。
请愿的主要目的就是支持商贾抗拒商税,等于让朝廷岁入欠收。
王师缺乏饷银,难以恢复战力,在无形之中帮衬了东虏。
傲剑凌云
在特殊时期,被扣上通敌的帽子……
想想覆灭没多久的晋商,身为贰臣的彭宾便感到不寒而栗。
翻云探龙 卑弥呼
据说太子手里有从晋商那里抄没来的证据,表明晋商的粮食是由江南粮商提供的。
炮灰天後
晋商与江南商贾往来的书信里,还提及了向关外贩售物资之事。
这说明江南商贾也是知晓晋商通敌的,一旦追本溯源,这条线上的所有人都脱不了干系。
听说太子还扣着一部分晋商家眷没杀,若是这部分摇身一变,成了证人……
这便等于与晋商合作的江南商贾已经坐在火药桶上了,太子就拿着火折子了。
彭宾到了牢里这才想明白,江南商贾自己身上的糗事都说不清楚,自己之前还在为其开脱,这是疯了么?
江南商贾偷逃税款,此为其一。
勾结晋商,主动资敌,此为其二。
自己为商贾开脱,拒绝缴税,此为其三。
表示要废黜太子,动瑶国本,此为其四。
这些条互相交织起来,量刑予以让自己被磔示了。
单是想想都会冒冷汗,彭宾忽然觉得自己怕死。
如此看来,身上或许还真有当贰臣的潜质……
崇祯皇帝或许不敢杀掉所有士子,但杀一二十个士子来以儆效尤是很有可能的。
万一自己成了其中之一……
那就倒霉至极了!
億萬豪門的替身媳婦
“彭兄可是有话要说?”
侯方域看到彭宾那不屑一顾的德行,也不好陡然发火,便小心地问起。
“我等身为贰臣,好好反省吧!”
彭宾摇了摇头,明白自己可是写过检举侯方域的字据的,处境不同于侯方域。
侯方域若死,自己不一定会死。
反之,自己若死,侯方域必死无疑。
在天书里,自己除了降清之外,似乎就没干过甚子祸害百姓之事,与侯方域截然不同。
这厮进来,自己可是得与其划清界限,免得再掺合进去,那就彻底说不清了。
“贰臣?仅凭一本书?”
侯方域真是被说的哭笑不得,自古以来似乎都未曾有过此类奇事。
皇帝仅凭一本来历不明的书籍,便让大臣乃至百姓下狱,甚至定罪……
由此看来,崇祯当真是昏聩至极了,比那天生痴呆的晋惠帝好不到哪去。
原本侯方域就对崇祯不辨忠奸,不分是非,将自己父亲侯恂下狱之事耿耿于怀。
此番又将他们父子一并下狱,这便等于自行作实了昏君的名头。
“并非寻常书,而是太子由仙界所得。北都若是被东虏攻下,或许此书不会如何起作用。然而今时皇太鸡或许已然率军退出关外了,太子大败皇太鸡,名声大震,风头正劲,此书之作用便非同小可。”
龚鼎孳为侯方域简单解释了一番,他跟侯方域一样,也是背负了贰臣的罪名。
“纵使如此,亦不能用莫须有之罪,将我等下狱定罪!”
侯方域打算死不认帐,而且他也的确没做过贰臣,连屈打成招都不大可能实现。
“朝宗,你觉得圣上会用贰臣的罪名给你定罪么?”
阮大铖插了句话,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侯方域。
“呃……”
侯方域不禁迟疑起来,若不是如此,还能有其他甚子罪名么?
“外面闹得如此之凶,厂卫抓了近千人之多,皆为贰臣乎?不尽然吧?袒护偷逃税款之奸商,一样会被定罪!”
阮大铖比牢房里的很多人的阅历都丰富,官场上那点事情他太明白了,只是苦于投献无门,不然他早就爬上去了。
“即便如此,又能如何?”
侯方域并不认为如此行径会与贰臣的定罪等同,既然贰臣是莫须有之罪,那么袒护商贾最后也会因为法不责众而不了了之。
“不会如何,至多将牵涉其中之人,发配去挖矿,严惩几位主犯!”
到底是年轻气盛,揣摩不到圣意,阮大铖只好为其点名其中的厉害。
“主犯?阮师,谁会被视为主犯?”
听到有罪魁祸首,侯方域立刻大感兴趣。
“有的牢房关了数十人,有得牢房关了数个人。朝宗,你说呢?”
光从每个牢房里关押的犯人数量上判断,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会发生甚子事情。
隔壁可就只关了钱谦益与侯恂……
“圣上欲对魁首与家父于不利?”
侯方域这下有些害怕了,阮大铖所言倒是有些道理。
“为师猜不透啊!”
对于这种事,阮大铖是不敢妄下论断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