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mfukl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之救贖-第733章 輕功水上漂相伴-5n0m4

艾澤拉斯之救贖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之救贖
“兰洛斯,附近没有其他人了。”适时,仗着腿脚灵活在周围搜索残余的老陈也回到了精灵身边。
点点头,兰洛斯看了一眼在凯特琳不着边的‘调教’下越来越窘迫的吉安娜,无奈一笑:“我说,凯特琳小姐,你这个样子不觉得难受吗?”
闻言,凯特琳这才从故人重逢的喜悦中走出,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狼狈。虽然破损的衣服lu出大片肌肤,但她丝毫不觉难堪,反而是大大咧咧地展示起来:“面对这么一群敌人,只留下这么点儿小打小闹的擦伤,我骄傲都来不及呢,有什么难受的?”
“行了,大话还是留着回去再吹吧。”由于对方刚才的态度,兰洛斯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站那儿别动。”
精灵紧握剑柄,抬手一挥,只听一声嗡鸣,淡淡的圣光如飘絮般洒落在凯特琳的身上。
看到自己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凯特琳刚才还无所谓的表情顿时变得目瞪口呆。除了些许肤色上的差异,竟连一点儿疤痕都没有留下。
“你是牧师?还是传闻中的圣骑士?”凯特琳瞪大双眼,好奇地盯着精灵腰上的长剑,“可我明明记得你是提瑞斯秘法会的领导者?”
“没办法。”难得让这个女人露出这样的表情,兰洛斯的嘴角弯得格外张扬,“就算这么邋遢,圣光还是觉得在下值得托付。”
“这怎么可能?”虽然生于魔法王国,但作为人类,凯特琳对圣光信仰之类的东西有着天然的敬意。当初那个第一眼给她留下猥琐印象的诱拐嫌犯,居然能如此自如地使役圣光?
我的女兒
太疯狂了……
一旁,吉安娜看到兰洛斯抬手扔给凯特琳一记治疗术,顿时悄悄撅起了小嘴。
明明不用接触就能使用治疗法术,今早还抓着我的手那么久,这个下流的坏人……
虽然暗自腹诽,但吉安娜脸上却泛起了点点的粉红色泽。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家伙对自己和其他异性的区别对待,莫名让她内心一阵雀跃。
“说起来,你好像在藏宝海湾混得不赖嘛。”兰洛斯也不再跟凯特琳纠缠圣光的问题,45°仰望天空,带着一脸莫名其妙的忧郁转移了话题,“刚才那一轮炮击,是你自己的船?”
“那是当然。”提到这件事,凯特琳瞬间收起疑惑与惊骇,拍着饱满的胸脯,底气十足地炫耀道,“老娘现在是藏宝海湾第一剑客,更是实打实的黑水船长,你到荆棘谷随便找个人问问,看谁不知道老娘的名字……”
星艦迷航
兰洛斯置若罔闻,自言自语一般说着:“耐普图隆的新娘?也对,你也到了这个年纪,是该发愁了,不过嫁给水元素领主会不会难度太大了?”
“那只是船的名字!诶?”凯特琳差点没一口咬掉舌头,气急败坏地反击道,随即突然反应过来,看向兰洛斯的眼神,再一次充满了难以置信,“你是怎么知道的?”
總裁狠狠寵,嬌妻要不夠
“别问,问就是先知。”双手抱胸的兰洛斯低垂眼睑,做作地缓缓摆动食指。
“我看神棍还差不多。”当初因为怀疑他诱拐吉安娜,凯特琳了解过他的情报,这个人要是先知,那藏宝海湾就是世界中心了。
“唉,大差不差。”兰洛斯微微一笑,一脸高深莫测的风范。
“如果你想算算跟耐普图隆的姻缘,至少我帮的上忙。不过前提是要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刚才那轮炮击的射程都快接近500米了吧?这个距离还能保证精度,我倒是对你那艘船的火力配置有些兴趣。”
鬼皇 桃李春風一杯酒吧
舊愛難違:黎先生,好久不見
“你不是先知吗?这种小事儿都不知道吗?”见对方这么快就露出马脚,凯特琳冷冷讥讽道。
兰洛斯却丝毫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你见过哪个先知捣鼓大炮的吗?”
“有道理。”凯特琳一拳砸在手心,恍然大悟,“你果然是个神棍。”
“是与不是另说,至少我帮了你的忙,邀请我们上船参观一下也不算过分吧?”终于被这女人不死不休的纠缠劲烦到,兰洛斯也懒得继续掰扯,直接点明主题。
“嘿嘿,可以是可以。”发出胜利的笑声,凯特琳见好就收,不过很快露出为难的神情,“不过我的登陆艇最多也就坐得下咱们三个,这位……”
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向体型圆滚的熊猫人,兰洛斯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那没事儿,陈师傅会水上漂。”
“你认真的?”显而易见,凯特琳是不信的。毕竟以这位熊猫人的体型在海面上狂奔的场景,她绞尽脑汁也想象不到。
看到对方那也曾在自己脸上出现过的难以置信,兰洛斯眼睛一亮,恰是找到知音般微笑起来:“我也没见过,正好,今天咱们就开开眼界。”
校花的貼身保
——————————————
愛妃好甜:邪帝,寵上天!
沿岸不远的海面上,一艘浑身涂黑的舰船收起船帆,静静停留在其上。望向岸上的丛林,二副瞥了一眼身边严正以待的炮手,不耐地朝瞭望台上的大副喊道。
“这都过去多久了,怎么还没有动静?不行我可就带人登陆了。”
瞭望台上,被炎炎烈日晒得头晕目眩的大副收起望远镜,气冲冲地回应着:“你慌个屁,信号弹你又不是没有看到,是船长让我们等着的,你要是不乐意,等她回来找她嚷嚷去。”
“照这样下去,船长能不能回来还是个问题呢。”二副撇了撇嘴,自顾自嘀咕着。
凯特琳虽然是个女人,但显而易见,她的船员还是相当信服她的。毕竟海上工作的女人本就稀缺,更何况凯特琳还是藏宝海湾名声显赫的第一剑客。
虽说算不上特别荣耀,但说出去,还是很有面儿的。耐普图隆的新娘号上,几乎所有船员都不希望他们的船长有什么闪失。
“有情况!”
瞭望台上的大副突然发出一声大喊。
所有人立刻回神,二副也连忙撑着护栏望向海岸。下一刻,他与一众炮手同时露出了目瞪口呆的表情。
一个圆滚的身影从岸边朝舰船的方向笔直疾驰,脚步轻点在海面,溅起点点浪花,整个人呈现出与身材完全相悖的灵活,居然他踏着浪花一路狂奔而来。
“火炮就位!”二副连忙回身,大手一挥,正要下令威吓性炮击。
“等等,是凯特琳船长的登陆艇,船长回来了!”
循着声音,二副的目光从那个迅速接近的身影上挪开,看到浪花后面那艘同样疾驰的小艇,连忙收住差点挥下的拳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