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7jylz优美都市异能 《重生東遊記》-第1089章 大理寺卿的危機讀書-jcwum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摔伤的啊。”
何天眼珠子一转,不假思索的回应:“昨天晚上他睡觉的时候,不小心从床上掉了下来,然后就摔断了腿。”
“大夫已经帮他将断腿给接好了,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伤筋动骨一百天,估计他得休养几个月才行了。”
“行吧。”
裴无名略微点了点头,然后匆匆的吃完饭,便随着何天一起往何员外家里走去。
何员外早就已经等得有些焦急不已了,见何天终于带着裴无名回来了,他内心那叫一个狂喜啊。
连忙领着夫人和其他的家眷一起冲上前来迎接裴无名,那派头也确实是十足。
“裴公子,你可算来了。”
何员外一脸欣喜的走上前来,冲着裴无名叫嚷了起来。
“唔。”
裴无名不以为然的点点头,礼节性的回应:“何员外,这两天家里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
“这……”
何员外有些尴尬的与其对视一眼,苦笑道:“家里倒也没有再发生命案了,只是何君昨天晚上摔断了腿,我怀疑这可能与你们那天说的鬼怪有关系……”
“是春花干的。”
裴无名并没有半分的犹豫,当场便点头道:“这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了,所有一切都是春花干的,而且她前天晚上就已经找过我了,让我不要管你们何家的闲事。”
“啊!”
“是春花”何员外一脸惊奇的望向裴无名,眼神里的恐惧之情表露无疑。
尽管他早就已经怀疑是春花在暗中作怪了,但是一直也没有直接的证据,现在听裴无名这样一说,他心里算是真正的明白了。
惡魔慈善家
“没错,就是他。”
裴无名谨慎的点点头,沉声道:“今晚春花应该还会过来找麻烦,不过你们家里有我那柄佩剑镇着,她没有办法伤人害命,只能把你们弄伤弄残而已。”
“裴公子,你一定要救我们啊!”
何员外当场疾呼:“事关我们全家老少几十口人的生死,裴公子无论如何都要出手才行啊……”
“放心吧。”
裴无名摆了摆手,回应道:“我不会见死不救的,不过在救你们之前,我得先把事情的原委给弄清楚才行。”
“毕竟女鬼春花不会无缘无故的跑来杀人,她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所以我还是希望何员外能够配合我进行调查,只有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弄清楚了,我才能更好的对付春花,否则一切都是白搭。”
“那……”
何员外有些尴尬的扫视裴无名一眼,之后又将目光挪到屋子里其它人的身上,随即吩咐道:“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你们都退下去吧。”
“是,老爷。”
其余的那些奴仆闻言一个个都听话的退了出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屋子里便只剩下了何员外和裴无名两个人而已。
“裴公子请坐下来用茶。”等到众人都退走之后,何员外连忙给裴无名端茶倒水,确实是十分殷勤。
“不用客气。”
裴无名摆了摆手,并没有接他手中的茶杯,而是正了正神色,询问道:“那么现在可以开始问话了吗?”
“可以……可以……”何员外苦笑着点了点头,一脸的唯唯诺诺。
“春花是怎么死的?”没有任何的绕圈子,裴无名当场便直指问题的正中心,可以想象得到他有多么的直接。
当然这件事情也确实已经拖得够久了,他不想再就这件事情而浪费时间。
“她……她是……”
何员外有些胆怯的望着裴无名,心中早就已经纠结不已了。
一方面他心里也清楚,如今想要把这件事情解决的话,那就必须得依靠裴无名才行,可是他又不想把自己族中的丑闻说出去,所以心中十分纠结。
“她确实不是自然是死亡,是被打死的。”
纠结了一会儿之后,何员外的嘴里终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至于这句话的真假,暂时还无人能知。
“被谁打死的?”
“为何要打死她?”
“你们不知道要死人是犯法的事情吗?”裴无名神色一正,朝着何员外疾声追问了起来。
“当然知道……”
何员外有些惧怕的望了裴无名一眼,随即压低了声音说:“原本我们也没有想过要打死春花的,是因为春花经常在家里偷东西回去,被看家的护卫发现了,她想逃跑,最后被护守失手打死的。”
“我想你应该也调查过春花的家庭情况了吧,她父亲常年生病,根本没有钱买药。”
“我们正是看春花可怜,才会收留她在家干一些粗活的,哪里料到春花居然在何家偷东西出去卖。”
“这种事情发生了还不止一次,只是之前我知道她家里困难,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料最后被护卫撞见了,所以她才会被打死的。”
“真的吗?”
听着眼前这个气质上佳,但是满口谎言的老头子在自说自话,裴无名几乎忍不住快要笑出声了。
但是他心里也清楚,现在还不是揭穿对方的时候,这件事情最好由他自己当着所有乡亲的面说出来,才能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否则以他的狡猾程度,搞不好又会狡辩,那到时候就又要生出许多麻烦事。
“就算这是真的,她也罪不至死啊,那你们把她打死之后,就没有为这件事情付出一点代价吗?”
“或者说,一个大活人凭白无故的死了,官老爷也不管一管”裴无名装作一脸迷茫的询问,但却并没有否认对方的说法,如此一来,也就能暂时麻痹对方,使他不对裴无名生出太多的怀疑。
“不不不,裴公子误会了。”
饑餓遊戲反派完全攻略
何员外连忙摇了摇头,解释道:“当时因为考虑到我们何家的声誉问题,也考虑到春花自己的声誉,所以就没有把她偷东西后情给说破,只是对外宣称她生病死了。”
“但是她的身后事都是何家处理的,后来也给了一笔钱给春花的父亲,所以裴公子千万不要误会,我们何家并没有做甩手掌柜。”
“罢了。”
裴无名耸了耸肩,淡然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反正人都死了,再说这些也没有什么太多意义了。”
“这样吧,你今晚再好好想想,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没有告诉我的,明天上午我再过来,你把遗漏的地方告诉我。”
“之后我便开始帮你们对付春花,不过我得提醒何员外一句,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直接影响到我是不是会帮你们对付春花,所以我希望你能对我说真话。”
“毕竟,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个道理你比我更清楚。”
武俠世界抽獎系統 不死奸臣
“人也许会犯错误,但不会一直犯错误,及时的纠正自己的行为,这样也许会有一线生机,一味的隐瞒,只会把问题越弄越大,最后不仅害了自己,还会害了家人,明白吗?”
说完后裴无名也不等他作出回应,便起身朝着屋外走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何员外的视野中。
对于裴无名临走时的那一番话,显然也是把何员外给吓到了,他是一个聪明人,自然是听出了裴无名话里的意思。
换而言之,他也许早就已经调查清楚了这背后的真相,之所以还要说这一番话,明显是准备给自己最后一个赎罪的机会。
想到这里何员外不由得一阵头皮发麻,他知道自己同时遭遇了两个极难对付的敌人,一个是女鬼春花,一个是裴无名。
对于女鬼春花,何员外目前暂时是没有办法对付的,毕竟鬼怪这种东西,肯定不是他一个凡人有能力与之抗衡的。
但是转念一想,这个裴无名相对来说就容易对付多了,他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凡人罢了,如今他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府上的秘密,好就留他不得了。
等到把他除掉之后,再去请个道士来捉鬼,同样也能解决了春花,而且还能使家族的秘密保留。
但若是裴无名不死,那么关于春花一事,早晚会被他给捅出去,那到时候他们何家在这荷花村可就待不下去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恶向胆边生,心中已经拟定了一个弄死裴无名的计划。
裴无名离开何家之后,并没有再去何泰的家里,因为他也已经隐隐预感到这个何员外不会这么轻易就善罢甘休的,所以这个时候不去何泰家里,就是对何泰一家子最好的保护,否则很容易就会把何泰给牵连进来,那样的话就会受到无辜的伤害,这是裴无名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金牌寵夫 柚子冰茶
径直回到了荔枝山的草庐中之后,裴无名又在屋子里找了找兵器,由于他已经料到何员外有可能会对他下手,所以找个称手的兵器也确实是当务之急。
好在这张果老的家里兵器还真不少,而且张果老以前就是研究剑法的,所以家里的剑也很多,有几柄还是古剑,比裴无名自带的佩剑还在好用许多,这倒是让他有些喜出望外。
找到了佩剑之后,他又将那本无尘道人赠送的道门法术书找了出来,趁着还有时间,他细心的研读了起来。
裴无名本来对于道门法术就有着极高的兴致,如今又有五十年的功力加持,学起来可以说速度飞快,不一会儿就领悟到了养元术的精要,自顾自的坐在屋子里修炼了起来,很快来到了入定的境界。
腹部下方的气海丹田之中,一股真气不断的流转过来,继而从他的全身流淌而去,速度越来越快,而且力量也越来越大,一转眼的功夫就在他的体内运行了一个小周天,而且运转一周之后,他的真气又增加了几成,比之前五十年的功力要更加澎湃一些。
最重要的是,这些真气在他体内流转一周之后,居然连同他的六识也被带动了起来,似乎越发的敏锐了。
这对于习武之人而来,绝对是天大的收获。
之前裴无名的功夫虽然也算不错,但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武林高手罢了,没有内力,也没有什么强大的灵识,但现在他的耳朵却已经可以听到屋外鸟儿煽动翅膀的声音,甚至游鱼戏石的声音都能听到,这简直就是脱胎换骨一般的进步啊。
“这道门功法也太厉害了吧。”
裴无名缓缓睁开眼睛,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暗叹自己仿佛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现在的他和一刻钟前相比,简直就是脱胎换骨一样。
最要紧的是,他这才修行了一天,就已经有了如此巨大的进步,如果长此以往修行下去,那结果会怎么样呢
对于眼前的巨大的进步,裴无名自己都不敢想象下去了。
“踢踏……踢踏……”
烽煙兒女
就在裴无名暗自欣喜之时,屋子外面的树林里似乎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声音并不算大,而且屋外还有流水声的掺杂其中,若换作平时,裴无名必然无法听到这一阵脚步声,但现在他的整体修为已经有了质的飞跃,轻松的便听到屋子外面的声音。
当下眉头一皱,心中不由得嘀咕了起来。
按理说,这个时间点何泰应该不会到山中来看望他才对,而且现在天也快黑了,何泰一家人还要磨豆腐,也不可能有时间上山。
但是险了何泰之外,村子里的其它人与裴无名之间并没有什么往来,更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跑到曹溪草庐来啊。
所以,唯一有可能到曹溪草庐来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何员外。
想到这里裴无名嘴角微微一扬,心中极有可能是何员外要过来找他麻烦了,毕竟他临走之前那一番话,肯定已经引起了何员外的注意。
理论上来说,裴无名那番话,其实是想给何员外最后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但就看何员外能不能悔过了。
如果他不能悔过的话,那么最后那一番话的提醒,就会变成致命的毒药。
“奇怪……”
裴无名这时又眼珠子一转,感觉有些诧异不已,因为此时裴无名又听不到屋子外的动静了,或者说,屋子外面树林里的人似乎已经离开了,又或者潜伏了下来,总之此刻浑然没有了半点的动静。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