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90i65熱門小說 我是演技派討論-第六百四十九章 鋼的琴看書-ma68i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风声》的筹备工作正在有条不紊的推进,老高除了导演还担任了制片人的角色,公司制片部的经理吕潇在旁协助。
因为有徐客的参与,幕后班底增添了很多精兵强将,比如摄影师姜国明、美术设计黄国能都是徐客的老搭档,造型设计叶锦天更是业界大拿。
目前大部分演员人选包括贺新的武田、程好的顾小梦、李兵兵的李宁玉、胡君的吴志国等主要角色徐客那边都已经点头认可。只是在王田香这个人选方面还有些波折,王志闻此时正在拍何评导演的《麦田》,出演片中的反一号,暂时还没有答复。
其他角色还需要试镜,徐客都要一一看过才能最后确定。
贺新最近一段时间都把精力集中在杨立仁这个角色上,每天基本上家和片场两点一线,有时候因为夜戏啥的,两三天都回不了一趟家也是家常便饭。
偶尔也会接到小豆丁的抱怨电话,无非就是钱花的太快,大连那边正在搭建裘庄的外景,尤其是裘庄的内景部分,为了体现昔日裘庄的豪华,所有道具以及装修都需要精益求精,这电影都还没有开机,前期从筹备工作已经小两千万花出去了。
对此贺新也颇为头疼,《风声》这个项目从一开始他设想的三千万,到后来直接翻了倍,如今看起来即便是六千万可能还会有缺口,搞不好真的要弄成真正意义上的大制作。
九陰弒神訣
但也没办法,骑虎难下。好在他心里有足够的底气,手头还有一笔从股市里抽出来的资金,足够能应付。
大神難躲:萌寵上上簽 碗裏來
唯一的小插曲可能就是红姐那边颇有微词,因为这部新皓传媒投资的电影,主要演员当中除了贺新本人,几乎清一色都是王晶花那边的人。程好也就算了,偏偏李宁玉这个角色还给了李兵兵,她觉得李晓冉就挺合适,包括她一直很看好的王若丹也一直想塞进剧组,弄的贺新挺为难的。
无他,李晓冉肯定没戏,至于王若丹,片中除了两位大女主,也就是女刺客的戏份稍微重点,其他的都是龙套角色,也不好安排。
“停!小贺,你跟杨樰再贴近点,你的手要挽住她的腰,补个特写镜头。”
“呃,导演,这么拍不太好吧?我怕海哥会打我!”
“哈哈!”
戏拍的顺利,难得开个玩笑调剂一下氛围,大家都欢乐。
不得不说,赵嗨和杨樰这一对就外表而言真有点美女和野兽的意思,但他们的感情也确确实实真的很好。
杨樰娇嗔着白了他一眼。
话说这姑娘一开始看到贺新还很拘束,毕竟当年拍《江玉燕传奇》时,打人事件就发生在她眼前,然后贺新又在媒体上公然打抱不平。所以她对贺新一贯的印象就是这位影帝不好惹。
但随着大家合作的深入,她发现贺老师其实很平易近人的,不象隔壁那位男一号那么摆架子。所以熟了,胆子也大了,都敢跟贺老师瞪眼呲牙了。
赵嗨则一脸哭笑不得的指着他,半晌才憋出一句:“你这家伙,没个正形!”
别看他人长的有些凶恶,其实是个谈吐很文雅的文化人。
“好好好,休息十分钟,一会儿我们再拍一条。”黎叔笑着很善解人意的喊了一声。
一旁的沈明赶紧跑过来递上保温杯,枸杞加大枣,生津止渴,兼有补气益肝肾的功效。这段时间他的压力比较大,女朋友专门嘱咐沈明的。
“哥,刚才芷溪来过电话。”沈明又递上手机。
“有事么?”
“她没说,听口气好象挺高兴,让你方便的时候回个电话。”
“哦,还挺高兴的。”
贺新一边把电话拨过去,一边心里还在琢磨,这个富二代又遇上什么好事了。难道是王恺试镜被徐客看中了?
他想想这种事应该不大可能,且不说苏油朋是陈果富推荐的,就上次王恺的表现,太差了,简直就是想当然的表演,就算他指导了一番,说实话他也没抱什么希望。
这段时间徐客已经结束了《女人不坏》的后期制作,已经把工作重心放到了《风声》的筹备工作上。
前两天他还接到徐客亲自打来的电话,询问了一下推荐人选的一些情况,还问他到时候试镜的时候要不要亲自过来看看。
他当时就以拍戏无暇分身的借口婉拒了。一方面这是做出尊重徐客的姿态;另一方面主要是在圈内混久了,随着朋友圈的不断扩大,方方面面请托的人不少,都是推荐演员的,就连一些龙套角色都不放过。
毕竟《风声》是一部由徐客导演,贺新、李兵兵、程好、胡君等一众大咖主演的大片,对于新人,甚至是很多二三线演员来说,哪怕是跑龙套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他很为难,索性一股脑全推到徐老怪头上,表示演员有导演定,新皓传媒作为投资方不干涉导演的工作,自己也不去公司露面。
因为是前两天才刚刚接到徐老怪的电话,贺新原本想着选角的事应该不会这么快。但刚刚拨通陈芷溪的电话,就听到这姑娘在电话里兴奋道:“哥,事成了,阿恺被徐客导演看中了,白小年这个角色定下了。”
“啥,你说是王恺被徐导看中了?”贺新很意外。
“没错!哥,说起来还得谢谢你,你先前帮着指导的那些徐导都说特别好。嘻嘻!哥,我还跟你说啊,苏油朋这次试镜就是犯了跟阿凯之前一样的错误,而且徐导还特别满意阿凯的形象,说是白小年就该是阿凯那样,更有反差感……”
贺新真的很惊讶,看来徐老怪还真有些不按常理出牌,不过这样他反而更加放心了,至少在选角方面徐客不会徇私,挑选他认为最合适的演员。
“好了,王恺被选中了这是好事。不过你得好好嘱咐一下王恺,不要掉以轻心,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准备。”
“嗯,哥,你就放心吧。阿凯自己也说了,一定会珍惜这次机会的。”
他虽然没有亲眼目睹王恺试镜时的表现,但是从小豆丁的描述中,不难听出王恺对自己当初的意见是听进去了,而且在短短的时间内做了充分的准备,这点倒是难能可贵。
想想后世他能够脱颖而出,现在看来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打完电话,进到棚里,休息时间差不多了。
“小贺,可以了吗?”
“可以了。”
贺新活动活动身体,扫了一眼现场,突然道:“咦,海哥呢?”
他这话一说口,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杨樰则不禁脸上发烫,羞恼的拍打了他一下,嗔道:“还说呢,他都躲出去了,你还想怎么样?”
“哟,没想到海哥的脸皮还挺薄的!”
“好了,好了,小贺你就别捣乱了,马上就要开拍了。”
黎叔故作严厉的训了一句,接着又问杨樰道:“杨樰,有问题吗?”
杨樰瞪了贺新一眼,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瞬间就恢复了戏里林娥一贯的那张扑克脸,然后朝黎叔道:“导演,我准备好了。”
“好,大家准备!”
“Action!”
……
到底是塑造过一个眼神就能黑化的演技咖,杨樰的表情切换很自如,这场戏从头到尾拍的很顺利。之后又补了一个林娥想象中追杀杨立仁的镜头。
这就是黎叔的功力所在,他把一些重要场景的人物的心理活动用舞台剧的形式表现出来,不但很新颖,而且显得逼格十足。
戏拍的顺利,收工也早,回家的路上他特地去菜市场弯了一下,拎了一条一斤多的鳜鱼,剩下的全是蔬菜。
受命於我 北嗷
俩口子如今已经很久没有吃肉了,程好甚至连米饭都戒了,偶尔开开荤,也就是吃点鱼肉和鸡肉,鸡皮都不能吃。
演员嘛,有得必有失,不是为了好看,最重要的还是角色的需要。
“还在用功呢!”
一回家,便见女朋友正在看剧本。
“没有,下午小青拿过来一个新剧本。”
“电影啊?”
“嗯,说是文艺片,但我看着象喜剧片,没大多意思。”
程好意兴阑珊的把手里的剧本往茶几上一扔,继而盯着他手里提着的袋子问道:“今天买啥了?”
减肥对于一个吃货来说真的很痛苦。
我只要你
“买了条鳜鱼。”贺新笑道。
如今开荤对于两人来说就跟过年一样。
程好顿时眼睛一亮,忙道:“做松鼠鳜鱼吧……”
但转念一想,又不免遗憾道:“算了还是老规矩清蒸吧,松鼠鳜鱼油炸的热量太高了。”
贺新被她说的也有些馋,想想松鼠鳜鱼那酸酸甜甜的味道,酥脆的鱼肉,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还是做松鼠鳜鱼吧,难得吃一顿,顶多你明天早上跟我一起出去跑一圈,这点热量肯定能够消耗掉。”
“哎呀……”
现在程好最受不了美食的诱惑,噘着嘴,一脸“你诱惑我,真讨厌”的样子,但嘴里却很诚实道:“好!”
临了,还加了一句:“番茄沙司多放点啊!”
……
“爽!”
一条鱼,大半条都进了程好的肚子,贺新就吃了头和尾巴。
“不行,我这样坐着不行。哎,你收拾一下,我带串串下去溜溜,顺便消消食。”
嘴瘾是过了,但她目前离四十五公斤这个减肥指标差距还有些远。既然今天嘴没有管住,那么一定要迈开腿。
串串这家伙如今都快成精了,一听到下去溜溜,都不用招呼的,自己就叼着狗绳摇头晃脑的守在门口。
贺新收拾完残局,给自己泡了一杯枸杞红枣,根据女朋友说法得要在保温杯中焖上半个小时再喝效果才最佳。
他随后拿起女朋友的那个新剧本瞄了一眼:《钢的琴》!
名字似乎挺耳熟的,下面还有作者的署名:张蒙。
这个名字他倒是挺熟悉的,电影《大耳朵有福》的导演,范炜主演的,入围过今年戛纳电影节的展映单元,在不久前结束的上海电影节上获得亚洲新人奖的评委会特别奖。
这部《大耳朵有福》的电影,贺新虽然没有看过,但是之前听范炜提起过这位张蒙导演,据说很有想法,而且他好象也是中戏毕业的,读的专业是舞美系。
他先看了看故事梗概,讲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个叫陈桂林的下岗工人为了女儿的音乐梦想而不断艰苦努力,最后通过身边朋友的帮助用钢铁为女儿打造出一架钢琴的故事。
看着故事梗概正如女朋友之前说的那样,这是一个文艺片的剧本。但是当他往下读的时候,却发现里面的台词还真挺逗的。
比如:
场景一:陈桂林和小菊谈离婚
陈桂林:离婚就是离婚,别扯那些没用的。
小菊:陈桂林我告诉你,孩子跟着你不会幸福的。
陈桂林:你少拿幸福来吓唬我。
……
场景四:陈桂林与哥们王抗美喝酒
王抗美:你要是离了,咱哥俩就一样了。
陈桂林:咱俩不一样,我是离异,你是丧偶。
……
场景五:陈桂林用木头给女儿小元做了一架“钢琴”
小元:爸,这能弹吗?
陈桂林:等(油漆)干了就能弹。
小元:干了也出不了声音阿。
陈桂林:爹给你讲过贝多芬大爷的故事吧,贝大爷耳朵背,也听不见,不是照样弹好了。
……
场景九:淑娴“勾搭”陈桂林跟她回家
淑娴:我听说他(汪工)为了一个俄罗斯女孩一辈子没结婚。我每次见他总觉得他身上有一股酸酸的,看着特别伤心的感觉。
陈桂林:够酸了,我听得牙都倒了。
淑娴:那能倒牙的爱情都是忠贞不渝的。
陈桂林:嗯,那你接着倒牙吧,我走了。
淑娴:别走了,孩子都去他奶奶家了。
西遊之逆佛
陈桂林:这不是非常时期吗?
淑娴:啥非常时期啊,你还不方便上了?!
……
但越往下看,他渐渐有些笑不出来了。
这个剧本粗看说实话挺一般的,线性叙事,剧情平缓,没啥剧烈的矛盾冲突,顶多也就是一对夫妻离婚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唯一能够吸引眼球的大概就是台词中耍嘴皮逗乐的元素。也难怪女朋友会不感兴趣。
但是剧本中描述的那些下岗工人、破旧的钢厂,对于贺新来说太熟悉了。他现在这具身体的原主在成长过程中,就经历过这种国企阵痛的下岗潮。
这个本子跟宁皓当年的《石头》的剧本有些类似,都是通过台词来构成一个黑色幽默的故事。当然这个本子不是什么多线叙事,但是却用一种黑色幽默讲述着并不幽默的中国故事。
就故事的内核而言,要远比《疯狂的石头》深刻的多!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