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0csie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神魔書討論-第三百三十九章 去而復返歇洛克推薦-6ozrx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十二月一日,一大早。
帝都海德拉宫区,距离海德拉宫只有一里地的核心区域,一架老式的四轮马车从冰海王国驻德伦帝国大使馆的后门驶出,轻快的穿过一条条街巷。
帝都的市政部门很是勤勉,一大早的,就组织了大量的工人、义工上街铲雪。
厚厚的积雪被货车运走,新清理出来的大街上撒上了薄薄的一层海盐颗粒,木铲和大街路面摩擦着,发出‘嚓嚓’的脆响。
四轮马车一路疾行,从海德拉宫的东面,一路行到了正南方。
寒风呼啸中,一块铁质的盾形招牌在风中左右摇摆,数尺大小的招牌上,一只羽毛绚烂的红色鹦鹉也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越发显得蔫头蔫脑。
红鹦鹉剧场,这是帝都最近十年来名气极大的一家民间剧场。
马车绕过剧场的正门,顺着一条小巷来到了后门口。一名头戴圆顶礼帽,裹着短斗篷,手持手杖的男子跳出马车,推开后门径直走了进去。
外面天寒地冻,剧场内却温暖如春,一根根金属水管连通了锅炉,高温蒸汽轻松的温暖着巨大的,足以容纳数千观众的剧场。
剧场的舞台上,身穿单薄长裙的维伦亚,正和一名金发男子引吭高歌,排演一部新剧。
十几名编剧、导演、服装师、道具师等人物,他们一脸严肃的站在舞台边缘,认真的观察着维伦亚和金发男子的演绎。
数十名配舞演员以及配角等,他们同样身穿单薄的衣衫,气喘吁吁的散布在舞台上。他们刚刚结束了一场剧烈的群舞,好些人大汗淋漓,眼里透着一丝疲惫。
已然是十二月,随着新年越来越近,帝都的各大剧院即将进入激烈的火并期。每一家剧院都在精心准备,每一家剧团都在编演新戏,无数演员都在暗自拼命。
新年庆典期间,一出爆款的新剧,足以让一个寂寂无名的小演员一日成名,变成人人追捧的大明星,甚至跻身上流社会。随之而来的,剧团的导演、编剧等等,也都能名利双收,从此鲤鱼跃龙门,变成帝都演艺界的风云人物。
维伦亚气质颇佳,容貌绝美,她的嗓音如草原上的云雀一般婉转清脆,唱功更是雄厚,优美的歌声宛如甘甜的泉水,点点滴滴注入人的心坎,让人莫名的感觉到幸福和甜美。
相比维伦亚,和她搭档的金发男子,在唱腔上就弱了一截。
不是他的唱功不好,而是维伦亚的唱功太出色,以至于两人唱和之时,维伦亚明显比他强出了一大截。
这感觉就好像一幅完美的画卷中,突然多了几片枯枝败叶,让人打心底里感觉到别扭。
‘嘭嘭嘭’,剧团的原创作曲狠狠的用歌谱拍打着自己的大腿,他向维伦亚伸出了一根大拇指:“维伦亚,完美,太完美了……就是我想要的,正是我想要的……你是完美的,不能比你更好了。”
疯狂的夸奖了维伦亚一通,头发凌乱的作曲家目光凶狠的看向了那位金发男子:“可是你,杰克逊,你唱的是什么鬼东西?你糟践了我的作品,你玷辱了它……混蛋……”
不良寵妃
作曲家冲着金发男子就是一通疯狂的指责训斥。
金发男子可怜兮兮的双手合在胸前,低声的向作曲家解释着什么。一旁的剧团导演、编剧等人,也都凑在一起,低声的商量着什么。
维伦亚喘了一口气,走到舞台边缘,抓起一个水杯喝了两口清水。
“维伦亚。”舞台一旁的帷幕后面,传来了低沉的呼喊声。维伦亚微微一愣,目光迅速扫过那处帷幕,然后她的眼睛骤然一亮。
無上至尊
轻快犹如一头小鹿,维伦亚跑到了帷幕后面,然后她张开双臂,热情的拥抱了站在帷幕阴影中的男子:“导师,您不是离开德伦帝国,回去冰海王国了么?为什么您会来这里?”
维伦亚和乔的导师,艾尔组织的执剑人,冰海王国的王室特别顾问歇洛克摇了摇头,耸了耸肩膀:“噢,忙不完的烦心事……倒霉!”
摇摇头,歇洛克看了看舞台:“你有空么?或许这次,我需要你的帮助。”
维伦亚皱起了眉头,回头看了一眼舞台上正在挨训的金发男子,以及面色严肃讨论着什么的一群剧团高层。
浸血的子彈
红润的小嘴微微一撇,维伦亚无所谓的说道:“啊,他们或许会很忙,但是说实在的,我其实没什么事……如果不是这个金发蠢货的拖累,这一部新剧对我而言,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狡黠的眯了眯眼睛,维伦亚嬉笑道:“虽然是这么说,可是这部新剧关系重大……您说呢?您需要我的帮助?呃,您知道的,我最近……手头很紧……这部新剧准备在新年档期上演,如果演砸了,哎,西北风可不好吃。”
歇洛克掏出厚厚一卷钞票递给了维伦亚,他沉声道:“不用担心费用和事后报酬的问题,这一次,是为冰海王国王室服务,经费从优,报酬优厚。”
抿了抿嘴,歇洛克沉声道:“如果你能走得开,就跟我一起走……这一次,我或许,还要借助我的另外一个学徒,你应该称之为‘师弟’的那个混小子的力量。”
维伦亚刚刚麻利的接过钞票,正乐滋滋的准备清点一遍,猛不丁的听到歇洛克的话,她不由得惊讶道:“您的另外一个学徒?我的师弟?他在帝都么?”
歇洛克耸耸肩膀,叹了一口气:“没错,他在帝都……呃,在图伦港的时候,我忘记对你说了……威图家族的乔,你记得么?他是我的另外一个门徒。”
“我也没想到,他居然也跑到了帝都来,而且似乎最近,他还惹出了很大的乱子。真是个不安分的混蛋,不过,也正好,既然他在帝都,你也在,那么……”
维伦亚瞪大眼睛,一脸惊喜的看着歇洛克:“乔·容·威图是您的门徒?是我的师弟?仁慈的穆忒丝忒啊,嚯嚯,您怎么不早说?”
维伦亚举起手中的钞票,轻轻的吻了一口,无比陶醉的喃喃自语:“哦,这真是最近几个月,我听到的唯一的好消息了……啊,他知道我是您的门徒么?”
歇洛克用力点头:“我忘了对你说他是我的门徒,但是我的确对他说过,你是我的门徒,而且我还让他在图伦港多多关照你!”
维伦亚的笑容顿时僵硬:“这个该死的,混蛋!上次他见我,可没说起这件事情……不过,承他的情,他也算是,帮了我。”
微交少女
伊莉莎大修女带着几个修女,很是热情的将乔送到了圣玛雅大教堂的大门外。
伊莉莎大修女很慈爱的看着乔,热情的说道:“乔,圣玛雅大教堂,就是你的家……如果你遇到任何麻烦,或者有任何的烦恼,大教堂的大门随时向你开启。”
乔肃然向伊莉莎大修女行了一礼:“仁慈的穆忒丝忒在上,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此刻的乔浑身轻松,心情愉悦到了极点。
他从小受到莉雅、蒂法和薇玛的影响,他身边最重要的三个女人,都是银桂教会的信徒。难免的,乔要作出一些违背誓言的勾当时,要先到教堂向穆忒丝忒忏悔一番,换取心理上的安慰。
忏悔过,更捐献了一大笔香火钱,得到了‘穆忒丝忒的允许’,乔自然就可以大干一场。
大唐超級奶爸
不能说乔是多虔诚的信徒,他只是求一个心安罢了。
乔和伊莉莎大修女热情道别,然后在一群修女的目送中,带着大队人马扬长而去。直到乔和下属们拐过街角,彻底看不到他们的背影了,伊莉莎大修女才由衷的感慨了一声。
“像乔·容·威图这样年轻,却如此虔诚的信徒,如今已经不多见了。”
“所以,通知教区的姐妹们,记住乔·容·威图这个名字,当有机会的时候,我们要让我主的荣光,更多的倾斜在他的身上。”
“信徒都是平等的,我主对信徒一视同仁……但是虔诚的信徒,势必得到我主更多的关注,更大的宠信,沐浴更多的荣光。”
乔骑着马,刚刚拐过街角,一架四轮马车就从马路对面驶来,随着车夫一声呼喊,马车打横,拦在了乔的面前。
乔下意识的握住了腰间左轮手枪,马科斯、大伊凡推开马车车门窜了出来,一左一右挡在了乔的前面,兰木槿、兰桔梗等人,则是无声的做好了战斗准备。
拦路的马车车窗一动,露出了歇洛克半张面庞:“乔,是我,有一阵子没见了……唔,我需要你的帮助!”
维伦亚从车窗里露出了半张俏丽的面庞,她眯着眼,很是热情的向乔打着招呼:“乔少爷,谢谢您上次在耳语森林俱乐部帮了我……真没想到,您居然也认识歇洛克先生。”
“啊,哈……维伦亚!”乔直接翻了个白眼。
他知道维伦亚是歇洛克的另外一个门徒,但是上次在耳语森林俱乐部碰到她的时候,他根本没想过要提起这个事情。
维伦亚在图伦港的小窝里,那个保险柜的暗格中,那枚带给乔极大危险气息的水晶球,乔还记忆犹新呢。
他本能的不想和维伦亚有太多的牵扯。
但是歇洛克当面……乔犹豫了一下,跳下马,拉开车门,摇摆着庞大的身躯钻进了车厢:“去老祖母酒馆……喂,你知道那地方么?”
驾车的车夫应了一声,抖了一下马鞭,驾车朝着大学城区吃食街的方向驶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