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5uvtm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御炎-一千四百零一 我問你們!你們到底要跟從誰?-ni8iu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对于二号嫌疑人的身份,卡拉卡拉渐渐有了些想法。
但是没有明证。
能提供明证的人只有一个,
曹冲之给他提供了一个方法。
“在魏国,有一种针对罪大恶极的人的特殊刑罚,叫做车裂,意思就是,五匹马的身上拴着绳子,绳子的另一头结成环,套在罪人的脖子上、两只手腕上和两只脚腕上。
然后让马夫叫五匹马往不同的方向奔跑起来,五匹马一起用力,力气越大越好,最后,就能把这个罪人拉碎掉,活生生的变成碎块的那种,非常可怕,我也只是听说,没有亲眼见过。”
曹冲之当着朱利乌斯的面,估计说的很大声。
卡拉卡拉明白了曹冲之的意思,同时,也对这种刑罚产生了兴趣。
对于敢于威胁他的人,他觉得就要用残酷的刑罚来收拾,越残酷越好,这样可以让看到的人都产生恐惧,不敢违逆他,否则就要出事。
当了那么多年皇帝,居然还有人敢于威胁他刺杀他,简直无法想象!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做一些巩固自己权力和地位的事情——这次打完仗回去,就要动手!
“你说的听上去很有意思,我也没有见过,不如今天就见识一下好了。”
然后卡拉卡拉大手一挥。
“把他带出去,按照这样的方法,找五匹马过来!”
卡拉卡拉决定现场来一波车裂酷刑,配合一下曹冲之的计策。
果不其然,听到这样的说法,只是受伤但是还远没有到要死程度的朱利乌斯顿时被吓得浑身发抖,不敢置信。
卫兵们也觉得戚戚然,但是不敢反抗盛怒之下的皇帝,于是按照皇帝的命令做了。
他们把朱利乌斯扛到了树林外面,找了一个空地,找了五匹差不多的马,然后找来五根很粗大的绳子,先套住朱利乌斯。
狩魔之刃 臻空
按照曹冲之的技术指导,他们把朱利乌斯的脖子,两个脚脖子,还有左手手腕上套住了,系紧了,但是右手被砍断了,套不住。
卫兵们看着曹冲之。
“算了,四边也是一样的,那就四匹马好了,给他少撕一块就是了。”
坑爹的重生
拳破諸天萬界
沙蛹
曹冲之【大发善心】的使用了四马分尸的刑罚,减了一匹马。
朱利乌斯已经给吓的有点不太对劲了,嘴里念念有词,谁也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
四名骑术精湛的士兵已经准备就绪,准备开始行刑了,曹冲之走到朱利乌斯面前,蹲下身子,拍了拍他的脸。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说吧,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朱利乌斯盯着曹冲之看了一会儿,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哆嗦了好一阵子,好像是嘴瓢,愣是没说出什么。
卡拉卡拉已经失去了耐心。
他要让这个叛徒付出代价,并且告诫其他人。
于是他下令了。
“动手!”
曹冲之摇了摇头站起身子离开的远了一点——他可不想待会儿血溅的他一身都是。
但是他还想最后争取一下,于是建议卡拉卡拉皇帝,对待这个叛徒,先尝试着拉一下,不要一开始就策动战马奔跑。
一开始就下杀手的话,他很快就会被撕碎,也就没有任何价值,很难找到那个对皇帝怀着杀意的主谋了。
卡拉卡拉觉得曹冲之说得有道理,所以下令四名骑术精湛的卫兵策动战马闲庭漫步的走几步。
于是四匹战马开始向不同的方向走了起来。
疼痛可以让任何人变得清醒,朱利乌斯也是如此。
战马的力量远远大于人类,一匹战马全速奔跑的时候的力量可以轻松撞死一个人,拉扯的力量也能将人类的身体彻底撕碎。
感受到剧烈的不受控制的疼痛袭来,他的大脑瞬间变得无比清醒,剧烈的疼痛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感觉到了无边无际的恐惧。
这种恐惧击穿了他的防线。
他恐惧的喊叫了起来。
“陛下!饶了我!饶了我陛下!是马克里努斯长官让我这样做的!是他让我这样做的!我只是害怕!我只是害怕而已!!!”
他大声地,十分清晰的喊出了那个名字。
卡拉卡拉似乎并没有感到多么的意外,似乎只是印证了他的一个想法罢了。
“停下!”
四名卫兵让战马停下了脚步。
朱利乌斯的性命得到了暂时的保障。
卡拉卡拉走了过去。
“是马克里努斯让你这样做的?”
“是的。”
“为什么?”
“因为我的哥哥被您杀了,我很担心您会随后杀了我,我非常恐惧,马克里努斯长官说刺杀您,他就可以做皇帝,他就能赦免我,还能让我做军官!我不会有任何事情!”
龍魂特戰隊
“原来是这样……他想做皇帝?好啊,真好啊。”
卡拉卡拉的眼睛里满是慑人的寒芒。
朱利乌斯全部都交代了。
鬼王嗜寵:逆天狂妃 且聽風吟
曹冲之感觉十分棘手。
卫兵们则面面相觑,十分茫然。
虽然说马克里努斯是禁卫军的长官,禁卫军把持皇位的交易权也已经很久了,但是卡拉卡拉让他们得到了非常大的好处,带领他们获得了很多的胜利,他们已经从情感上开始倾向卡拉卡拉了。
如果说马克里努斯和皇帝公开决裂,他们到底要站在哪一边呢?
有一些卫兵感到迷茫。
卡拉卡拉自己也觉得有些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马克里努斯要杀了他,他就绝对不能容忍他,但是马克里努斯毕竟是禁卫军长官,他的威望到底能不能和马克里努斯抗衡,还是个问题。
于是他看向了曹冲之,觉得这个魏国的聪明年轻人一定可以给他一个客观的建议。
“冲之,接下来,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曹冲之环视了周围的这一批大约五百人的卫队士兵,见到他们脸上犹豫不决的迷茫神色之后,意识到这可能是卡拉卡拉翻盘的希望。
眼下他的安全和卡拉卡拉绑定在一起,虽然那个禁卫军长官不一定敢对身份特殊的自己下手,但是一旦发生乱战,乱军之中会发生什么也不好说。
而且卡拉卡拉一旦出事,罗马的政局肯定会混乱起来,这对于正在力图开拓罗马市场的魏帝国来说,是不符合利益的。
好不容易和罗马的中央政府建立了友好的外交关系,魏帝国的商品正在埃及和意大利地区大规模的倾销着,罗马贵族们对魏帝国的商品趋之若鹜。
没有卡拉卡拉的低关税甚至免关税政策,这一切或许就不会那么顺利的进行。
换另外一个皇帝,谁又知道他是否愿意继续执行卡拉卡拉的政策呢?
稍微有点什么波动,就会严重触犯魏帝国的利益,还会使得国内的那些生产厂商和产业工人受到冲击,就会有失去生机的危险。
这些,都是他在精英辅导班里学到的经济知识,他知道远隔万里之遥的罗马帝国的政局对于魏帝国的经济和那些从业人员的影响有多大。
这就是外向型经济的问题所在啊……
曹冲之忍不住的感慨,这样的问题真的很大,而且风险也高,很容易就血本无归了。
难怪郭鹏要在罗马设立办事处,就是为了尽可能的降低这样的事情带来的风险,为海外贸易保驾护航。
但是,获利之大,一次往返的收益之高,别说单个人了,魏帝国这个国家政府也无法抵抗这样的诱惑。
一次往返收益之高,连国库都无法拒绝,何况是商人们和从业人员呢?
出钱的吃肉,底下那些做工者也能跟着喝汤不是?
魏帝国有很多人都靠和罗马帝国的贸易生存。
扬州的茶叶,益州的丝绸,冀州的漆器,青州的铁锅,这些东西大批量大批量的出口到罗马,赚回来的利润足以让这些人过上富足的生活,滋润了无数人。
失去这条贸易线路,不至于让人们都活不下去,但是他们必然会失去现在的好日子。
那种感觉……
曹冲之并非不能体会。
所以,作为一个魏帝国的忠诚子民,曹冲之觉得自己有必要做点什么,帮助卡拉卡拉稳定局势,间接保护魏帝国的利益。
“皇帝阁下,眼下,我觉得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
超級小說
曹冲之指了指卡拉卡拉的卫队:“依靠这些勇敢的战士,杀回去,让他们保护你,再让这个叛徒当着所有人的面指认马克里努斯卑劣的叛逆行为,您毕竟是皇帝,是最高统治者,凭借您的勇敢和威望,拿下他,杀死他!”
曹冲之捏紧了拳头。
卡拉卡拉皱紧了眉头,看向了自己身边的卫队士兵。
或许是意识到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卡拉卡拉下了决心,要在这里放手一搏,要是赢了,他就真的可以控制禁卫军了。
到时候,他要借着战争的机会亲自做禁卫军长官,借此机会彻底掌握禁卫军,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拥有稳固权力基础的皇帝。
到那个时候,说不定就是自己走上集权之路的开端!
说干就干,脾气很不好的卡拉卡拉从来不是一个怯懦的人。
他看向了他的卫队士兵们。
“你们的长官要杀死我,要取代我做皇帝!我的士兵们,我问你们,你们是愿意让一个奴隶出身的卑贱之人做你们的皇帝,还是让我,我父亲,也就是前任皇帝的儿子做你们的皇帝?”
他大声地发表了演说。
“你们是愿意听从一个奴隶的号令?还是听从我这个皇帝的号令?我问你们!你们到底要跟从谁?”
迷茫的士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眼看着局面要陷入冷场,曹冲之果断站了出来,走到士兵群体面前,拔出自己的刀插在了地面上,向着卡拉卡拉单膝下跪。
“我愿意听从您的号令!跟随您,讨伐有叛逆之心的叛徒!”
迷茫的士兵们看到有人带头发誓,也不管这是谁,就像是有了主心骨似的,跟着一起,纷纷拔出了自己的武器,狠狠地插进面前的土壤里,单膝下跪。
“我愿意听从您的号令!跟随您!讨伐有叛逆之心的叛徒!”
卡拉卡拉十分感激的看着曹冲之,深吸一口气,拔出了自己的佩刀。
“你们都是我最忠诚、勇敢的士兵!跟随我一起回去!杀死可耻的叛徒之后,你们都将成为我最信任的军官!这是我作为皇帝的承诺!”
卫兵们一听【成为军官】,顿时高兴了。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禁卫军里杀几个人升几个官是寻常事,这种许诺是看得见的,只要能杀死那个身为禁卫军长官的叛徒,他们就能拥有美好的未来。
而且说真的——生来就是罗马公民的他们,真的有点微妙的看不起那个奴隶出身的将军。
于是,这支队伍就跟着卡拉卡拉冲了回去。
他们将要做一件大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