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zl74r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1625冰封帝國 txt-第四十六章 小玉茲風雲(2)夕照奧倫堡分享-m9piq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东兴元年四月,奥伦堡。
萨日德格河(乌拉尔河)开始解冻了,从萨日德格山上融化的雪水以及沿
途化冻的冰雪让萨日德格河膨胀成一条硕大、浑浊的河流,河水里除了不断消融的冰块,还夹杂着树木、动物尸体,加上从沿途搜刮的黑土,导致春季的河流带着一股子难闻的味道。
再加上两岸开始大量出现的蛆虫和蚊蝇,春季,并不是萨日德格山两侧居民喜欢的季节。
奥伦堡一开始是金帐汗国大汗拔都的汗宫之一,后来汗国分裂后变成了哈萨克汗国的夏宫,一座典型的带着天方教风格的城堡,周长六里,可驻兵三千,本是哈萨克人在十七世纪对付咄咄逼人的俄罗斯人的前哨。
不过在此时,哈萨克人在准格尔汗国的不断打击下,已经节节败退,在西面也是如此,在哥萨克的不断侵蚀下,他们失去了萨日德格河北岸除了奥伦堡之外的全部领土。
在西边的阿提拉河(伏尔加河)上,萨马拉径直向东一直到萨日德格山(乌拉尔山),萨日德格河以北,原本是喀山鞑靼人的牧场,非常优质的牧场,面积近十万平方公里,以前的喀山汗国在此地养育战马两万匹,拥有牧户两万户。
妻心不二:穆少暖點愛 阿溯
撒旦交易 地瓜黨
在刚才说的那条线的最东边,萨日德格山西麓,有一座城堡,叫萨拉瓦特,萨马拉-萨拉瓦特,这条几乎平行于萨日德格河的分界线,是喀山汗国占据阿提拉河以东、萨日德格山以西广袤地带时两种牧场的分界线。
在这条线的北面是森林草原,一个叫巴什基尔的部落占据的地方,这个部落人口众多,且剽悍善战,实际上是没有迁到欧洲的马扎儿人与当地曼西-汉特部族的混合体,但他们信仰的却是天方教,一个擅长养蜂和牧牛的部族,在萨马拉河以北,原本都是他们的地盘,不过随着俄罗斯人的东进,已经逐渐将他们的栖息地压缩到卡马河以南了。
乌法,是巴什基尔人的中心。
萨马拉-萨拉瓦特以南便是以稀树草原为主的地方,这就是尼堪在波兰大战后从俄罗斯人那里得来的新的领土,原本在谈判时,尼堪给了阿列克谢两个选择,一是全部退出西伯利亚,二是将卡马河以南的领土,也就是以前喀山汗国的领土让出来。
不过阿列克谢的一番话让他打消了主意。
“尊敬的皇帝阁下,我选择让出卡马河以南的领土”
尼堪听到后不禁有些意外,作为自己的阶下囚,俄罗斯人肯定会选择苦寒、离莫斯科太远的西伯利亚的,那里粮食出产不多,无非是一些皮毛,在再次败在大夏人手里后,将全部精力收缩到欧洲,励精图治,未尝不能再开创新的局面,没想到他却选择了卡马河以南的区域。
要知道,此时俄罗斯东部军团的总督-彼尔姆也在这个范围内。
最后尼堪终于弄清楚了原委。
美女上司愛上我男親女愛
喀山汗国麾下有两大部族,一个自然是喀山鞑靼人了,另一个就是巴什基尔,从人丁上来说,巴什基尔人远远超过鞑靼人,不过鞑靼人以骑兵为主,而巴什基尔却是以骑马步军为主的民族,故此,鞑靼人虽然人数较少,仍占据了统治地位。
俄罗斯人消灭喀山汗国后,就反其道而行之,大肆屠杀鞑靼人的贵族,提拔巴什基尔人进入各城堡担任官员,在大夏国第一次与俄罗斯人的大战中,巴什基尔人的领袖,乌法城的领主赖吉宁不幸被俘,连带着他手下三千巴什基尔长枪兵也被杀或被俘。
在第一次夏俄战争结束后,俄罗斯人并没有提出施放赖吉宁等人的要求——他们巴不得赖吉宁不回来,因为,他们正好趁着赖吉宁不在的日子在巴什基尔人内部在进行分化。
眼下,在萨马拉-萨拉瓦特以北,近三十万巴什基尔人被彼尔姆总督辖区化成了三个部落,而乌法附近依旧由赖吉宁的妻子管辖。
在上次的大战中,巴什基尔人损失三千长枪兵,对于一个总人口超过三十万的部族来说还在可承受范围之内,不过对于喀山鞑靼人阿明的部族来说就是伤筋动骨了,那场大战过后,对于喀山鞑靼人,沙皇政府完全放松了警惕,不过对于巴什基尔人依旧怀有深深的戒心。
三公主vs三王子
巴什基尔人,对俄罗斯人来说,就如同顿河流域的哥萨克,也是一个随时可能点燃的火药桶,将这个火药桶抛给大夏人,而保留目前俄罗斯人占据主导地位的西伯利亚他们倒求之不得。
洞悉俄罗斯人的心思后,尼堪自然不会上他们的当,不过他手里也有杀手锏。
赖吉宁。
上次大战后,赖吉宁手下的长枪兵被托音的骑兵屠杀了两千人,不过在最后关头还是被罗继志挡住了,广袤的安西之地可是大量需要苦力的。
后来被尼堪知晓后,将赖吉宁等人安排到了图瓦盆地的矿山,劳作五年后全部施放了,当然了,尼堪并没有让他们如愿回到乌法,而是在等一个机会。
眼下,就是这个机会。
他让赖吉宁带着大约八百巴什基尔人回到了乌法,而自己并没有选择西伯利亚,而是划定了那条从萨马拉到萨拉瓦特那条线以南的区域,原本在这个区域里游牧的喀山鞑靼人则全部迁到阿提拉河以西的区域。
赖吉宁回到乌法后,除了与多年未见的妻子、族人团聚,心里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再次将所有的巴什基尔人拢到自己麾下,有大夏人在背后支持,相信他在五到十年内能达成这个目标——在最近的波兰大战中,俄罗斯军力被削弱得很厉害,短时间应该不会对他的举动形成威胁。
在失去萨马拉-萨拉瓦特以南的领土后,俄罗斯人骨子里对土地的渴望和依恋,让他们会更加珍惜西伯利亚,按照尼堪的猜想,他们一定会加快对西伯利亚的开发和建设。
“就让他们替我们先开发一段时间吧”
对寒冷的西伯利亚开发是需要大量的成本的,眼下大夏国也只是对森林、草原结合部及其以南的地方进行的开发,尚没有余力对森林地带进行开发,而俄罗斯人正好擅长这些,以大夏国目前的实力,在可见的未来,俄罗斯人无论怎样开发,最终的结果也会是一样的。
回到奥伦堡,这座拔都的四大汗宫之一的城堡上,站着小玉兹哲德乌尔联盟联盟苏丹米扎尔另外一个外甥阿齐兹,那位以前我们提到过的札剌亦儿.阿齐兹,从他与卡思卡尔.巴特尔的姓氏来看就知道,他这两个外甥都来自西钦察部落,而不是诺盖人和阿兰人部落,说明哲德乌尔联盟虽然以高加索人为主,不过却依旧让出自钦察部落的人成为贵族。
阿齐兹手里拿着一卷羊皮纸,以前我们介绍过的羊皮纸,羊皮纸外面缠着一种特制的金线——来自大汗江格尔的诏书。
“奥伦堡孤悬于萨日德格河以北,对汗国来说十分不便,本汗已经与大夏国达成协议,让出奥伦堡,大夏国将以阿拉套作为交换,你得到诏书后在一个月以内交接城堡,全部撤到萨日德格河以南”
豬頭,爺要嫁人了 黎九歌
阿齐兹虽然是米扎尔的外甥,却是直接为大汗管理夏宫的比官,故此能直接接受大汗的命令。
官場教父 哥哥夜帶刀
鴻蒙玄天曲
愛上億萬總裁 靜水魚
阿齐兹一脸落寞,他明白,那什么阿拉套(后世哈萨克斯坦的彼得罗巴甫尔附近)本是大夏国与中玉兹的缓冲地带,双方都没有沾染,所谓“交换”,不过是冠冕堂皇的说法罢了,实际上大汗肯定是拿土地与大夏人做了其它的交换,若是他估计的不错,多半又是粮食、武器了。
“也好”,看着裹挟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浩浩荡荡向西流去、气味熏天的萨日德格河,阿齐兹长叹一声,“大汗好不容易在怛逻斯一带稳住了局面,肯定是不会就此罢手的”
“不过这小玉兹又能好到哪里去?契丹联盟的耶律兴辽、耶律桃花石兄弟早就暗地里投靠了大夏国,不过是没有公开罢了,只剩下舅舅一支哲德乌尔联盟,别说对付大夏国了,就算土尔扈特人、希瓦人来了他都不是对手”
“啪”,阿齐兹一巴掌拍死了一只竟敢停在自己脸上的蚊子,春日依旧有些寒冷的天气让这一巴掌的威力更加明显,他的脸颊不禁有些生疼,不过打完这一巴掌,阿齐兹顿时清醒了许多,心里也镇定了许多,他干脆又给自己来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两声走下了城墙。
他决定了,交接完城堡之后便带着札剌亦儿部落迁到锡尔河流域,去投靠江格尔大汗——小玉兹,并非久留之地,至于自己的舅舅米扎尔,就自求多福吧。
此时正值黄昏时分,彤云低垂,天色阴沉暗淡,眼看就要下起春日的第一场小雨了,夕阳西下,映照在奥伦堡这座古老的城堡上,城堡里、城墙上大量的金色的阿拉伯式的穹顶、尖顶、新月沉浸在几缕夕阳里,影影绰绰,像极了它现在的处境。
城外不远处,一支庞大的军团正在那里驻扎。
尼堪返回了,正等着接收奥伦堡。
穿越之魔焰滔天 腐屍鱷
穿越之遇重生 林喵喵
在他的大帐里,他的贵妃阿茹娜、次女鄂尔浑公主格根哈斯/孙德坤、第四子智亲王巴特尔/孙德静、安西总督哈尔哈图、张文俊、朱克图、达春、姬甲杰、叶布舒、岳镇邦济济一堂。
“老四,奥伦堡是金帐汗国的创始人拔都的汗宫之一,历史悠久,拔都可是蒙古的大人物,在朕看来,一点都不亚于成吉思汗,可惜他只活了四十八岁,否则恐怕整个中东欧都会成为金帐汗国的领地”
尼堪的感慨不是没有道理的,拔都西征时,虽然也有重甲骑兵,不过大多是轻骑兵,面对的欧洲人联合起来后有大量的板甲骑兵,在武备上蒙古人并不占优,可就是这样,他还是一直打到多瑙河,还攻占了当时波兰人的首都克拉科夫,若不是帝国内乱,他继续回去处理,恐怕大半个欧洲都会在金帐汗国的统治之下。
当然了,庞大的金帐汗国倏忽而灭,这也是他尼堪要面临的问题。
他是对着孙德静说的,这位智亲王今年才十岁,作为土谢图汗衮布的外孙,身上也有黄金家族的血脉,在孙德安远走明斯克后,尼堪在他身上寄托了更多的希望。
说完他对哈尔哈图说道:“眼下大夏国在安西的地盘太辽阔了,将总督府设在定远府不大妥当,这样,以奥伦堡为中心成立钦察府,将阿提拉河以东,萨日德格山以西的地方全部划入钦察府,加入临潢府,新成立萨日德格省”
“将奥伦堡改为西京”
“定远府、定方府单独成立一省,就叫定远省,由郭天才担任总督,克里米亚还是由罗继志担任总督”
“新成了帝国西北方面都护府,哈尔哈图,今后你就是大都护兼钦察省总督,接受奥伦堡后,立即扩建城池,现有的城堡不用动了,在其外围设置五角棱堡,最终以能容纳一个军团的兵力为妙”
“将巴图尔的阿拉克卓特部迁到奥伦堡以北的牧场,同时将今年刚抵达安西的农户迁移一万户过来,基本上就稳住钦察省了,朕给你留下一个军团,朕这次带来了四个军团,随你挑”
哈尔哈图眼睛转了一下,其实成立大都护府的事情尼堪早就与他商议过了,眼下无非是将事情挑明罢了,不过成立钦察省后,此地就成了对付俄罗斯人的第一线,还有北面态度不明的巴什基尔人,一个军团够了吗?
不过自己是大都护,完全可以在剩下的几个总督辖区抽调兵力啊,想到这里,他面色稍霁。
“陛下,承蒙信任,微臣一定鞠躬尽瘁,为帝国守好整个安西之地,至于军团的事,前几次战斗中,达春、姬甲杰、叶布舒都有战功,就是岳镇邦没有,就让他留下吧”
尼堪点点头,他看向岳镇邦,笑着说道:“有信心吗?”
岳镇邦,今年三十岁了,就在去年他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儿子,还是取名岳升龙,至于岳升龙的儿子叫什么名字,是否继续叫岳钟琪,以及有没有儿子,目前还是一个谜,因为,他自从加入大夏国后,并没有像历史上那样娶了永登鲁家土司的女人,而是在大夏国内部娶亲了,
“职部一定不辱使命!”
岳镇邦站了起来,他的身形酷肖历史上的岳飞,不高,但很剽悍,力气也不小,站起来后也颇有些渊渟岳峙的感觉。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