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9y3nr人氣小說 玉虛天尊-第五百五十一章千年枯守-hknz3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菡萏!
听到任鸿的答复,四女全部愣住。
这……这最后竟然选了一个根本不在场的人?
“我不明白‘爱’是什么,但我相信缘分。”
“当年,我那一世许诺和她来世相见。很巧,我们今世的确见面。从东海第一次初见,到一起回返五莲仙府。一步步走到现在,她陪我的时间应该是这辈子所有人中最长的。不出意外,未来我会选择她吧。”
的确,从任鸿不到二十岁开始,他就和菡萏结识了。然后一步步走到今天,哪怕钧天仙灵陪伴他的时间,都比不上菡萏。
任鸿没打算改变自己的步调,所以未来也会选择菡萏。
“所以,不是爱?那么对你而言,清媛又是什么?”
任鸿略作沉思,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或许,只是师妹吧。”
毕竟,任鸿此世没有情根,对情感认知乃三世之最。当年他能明白自己爱过风黎,能明确认知自己对木黎的感情。但是今世,他无法辨认这些。
他会根据不同的身份,模拟相应的态度,进而伪装自己。
纪清媛是他的师妹,所以他会摆出师兄的模样。但是所谓的情爱——比起爱情,他更注重其他东西。
天皇的压力,双子劫数,勾陈神庭,九阴绝日……
这些东西对任鸿,可比所谓的情爱要重要多了。
天命武神 煙雲雨起
齐瑶起身跨出房门。看到门口的姚青囊,她面色一惊,然后继续绷着脸,转身离去。
真·三國群英傳
姚青囊叹了口气,也没进去,默默离开。
关于公子的想法,其实自己早就该猜到,不是吗?
“云嘉姑娘,你先离开,我有话单独问他。”
云嘉看到风黎的神情,对任鸿丢了一个“你保重”的眼神,自行离开。对任鸿的选择,她也有些不爽。但毕竟菡萏也是自己的好友,而且朝夕在五莲仙府生活,她能理解任鸿的想法。
只是……这并不是爱情啊。
云嘉很是无奈:这家伙不是木头,而是石头。难不成,他一丁点的感情都没有吗?不懂爱?就算是头猪妖也该明白爱情和陪伴是不同的。
其他人离开,房中只剩下风黎和任鸿。
任鸿直直望着她:“师姐还有什么要说的?”
“你选择木黎,跟她名字有关吗?”
快穿系統:國民男神撩回家
“……”任鸿失笑:“木黎就是木黎,她不是你,更不是所谓的替代品。当初取名时,我本意让她们三人用‘风氏’。但她单名一个‘黎’。用这个姓便和你冲突,所以改为‘木’。伏羲帝以木德王,‘木’姓也是我天皇阁惯用的姓氏。”
“或许一开始,因为名字的相仿,我对她另眼相看。但随着时间日久,我越发清晰的认识到。她就是她,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她没有师姐你的孤傲,她的性格温润柔婉,善解人意。如果说你是一座高耸云霄的雪山,那么她就是山间灵跃的泉溪。”
“而转世后更是如此,她今世叫菡萏,叫水娢,却不再是木黎了。“
“正如你今世是任鸿,而不是太羲吗?”风黎幽幽长叹:”是啊,轮回之后,又岂能完全和前世类比?你们二人对轮回的态度,倒是如此一致。”
过了一会儿,风黎又道:“你能分清,没把她当成替代,也少了我一顿毒打。”
“不过坦白而言,你选别人,师姐我还是不爽。”
“我本想着,你继续说出我的名字,然后我干脆利落把你甩了。”风黎气呼呼的,搬出一副小女儿姿态。
但下一刻,又恢复那副高冷的姿态:“但是她也好。只要你喜欢,那就是最好的。”
“师姐以为,我有喜欢的概念吗?”
“也是。你所作所为,无非是直接断了其他丫头们念想,避免她们再度轮回时和你纠缠。”
纵然任鸿努力挣扎。可在风黎眼中,他仍少不得去轮回走一遭。如今这一番话,不过是断了其他人的想法,能在来世不继续纠缠下去。
“只是你独独将菡萏列出来。你相信来世她会渡你成仙?”
“若有来世,她肯定会度我成仙,重新迎我为五莲山人。”
对菡萏的人品,任鸿有自信。
毕竟,这可是两世的同伴。
“罢了,就如此吧。希望这几个丫头能真正看开,免得执着儿女情长,一世不得长生。”
嫁惡夫 江心一羽
说完,风黎挑了一间房歇息,随同众人前往极东之地的天渊通道。
这一路经过海龙族领域,但风黎仙子展露气息,震慑宵小,倒也无人敢随便冒犯。于是,众人顺利来到东海极地。
那是一片冰雪覆盖的海域,雪白的冰川一座座伫立海面,将整片海域统统封锁。
任鸿几人从船舱出来,不禁打了个寒颤。
“天渊果然被堵上了。”任鸿裹了裹衣服,眺望前方的冰川。
在他的记忆中,这应该是一片连绵不绝的漩涡。源源不断从外界吐纳先天元气,转化为东海水源。
然后逆着水道漩涡前行,就可以进入天渊。
可是现在,一切都被冰封。
任鸿跳上冰面,用力踩了踩:”师姐。我记得这里转化水源,可谓四海源头。但现在只出不进,东海水源不会枯竭?”
把自閉小孩收進囊中 萱諾心
“至少如今的水源支撑千年不成问题。何况我等大能都能采集天外元气炼化海水,倒是不惧四海枯竭。”
四海之水算什么?妙玉仙姑手中那支玉瓶里的水,就有四海之水的总量。
“都下来看看吧。”风黎道:“彻底断了你们希望,然后让这祸害早点转世。”
齐瑶三女不信邪,走下来检查这片冰域。
重生之禦醫
姚青囊:“虽然此地被封,但只要解开封印,不就可以进入天渊?咱们往里走,看看封印源头在哪。”
三女带任鸿前行,风黎摇摇头,慢悠悠跟在后面。
连任鸿自己都没办法,你们这些丫头又能如何?
不多时,风雪忽忽吹来,冰蓝色的雪光覆盖天空。
而风雪中,隐约看到一个白袍身影。
风黎脸色一变,绝仙剑意劈碎风雪,跨步走到众人之前:“你们先带任鸿走!”
三女看到那道人影,心中便知不妙。而任鸿仔细辨别那人影,神色十分古怪。
“皇姐,你既然认为三代应该转世,不若直接将他肉身舍给我,好让弟弟回去交代?”
站在风雪中的是一位老人。他拄着拐杖轻轻一敲,散开的风雪再度聚拢。
那一片雪花便是一具奇怪的机关傀儡。而无数雪花彼此组合,则是一尊更加庞大的冰霜巨人站在老者身后。
“二代。”任鸿想要动手,但此刻不能动用法力。他立刻提醒身边人:“你们用法力化去冰雪,不要让雪花靠近自己。”
二代最擅长机关术,他以雪花制作傀儡。万一这些傀儡钻入体内,就可以瞬间杀人于无形。
“师姐。我们先走了。”
任鸿知道这两人都是太昊帝纪的古皇,他们的战斗自己根本插不上手,于是带三女往封印更深处走。
风黎有些犹豫,她想劝阻众人返回。但见任鸿自己也有这个打算,到底没有阻拦,而是遥遥锁定昊英氏,牵制他不能出手。
昊英氏满脸褶子堆成一朵花,笑眯眯看着风黎,没理会离去的四人。
等四人离开,他挥手封印这片空间。
“皇姐,我提议如何?”
此时,风黎温吞吞道:“你只要任鸿的肉身?那位陛下的目的,可是让任鸿再度兴盛风氏天下。转世后的人生,祂也要过问。”
“那是祂,不是我。虽然我和他大致立场相同,但我只为风氏,不为祂。”
那这样一来,不更应该扶持任鸿?
风黎,或者说曾经的骊连氏露出不解之色。
“任鸿或许是伏羲帝子,以他的天赋,在咱们那个时代也能混一个太子当。可是太子终究是太子。这陛下还轮不到他。”
风黎瞳孔收缩:“你想把伏羲陛下拉回来?”
“怎么叫拉回来?”昊英氏轻笑:“陛下外出巡游,时间长了,不该回家看看吗?”
“家里乱臣当道,奸佞篡权,他不应该拨乱反正吗?”
“所以,你要任鸿的肉身根本不是为了让天皇降临。而是请伏羲陛下归来?”
伏羲归来力挽狂澜,那自然是风氏天下。而任鸿转世不转世,来世有什么成就,完全不用在意。
“怎样,我和皇姐你们没有利益冲突。大家都是古皇转世,不能坐下来好好谈?”
的确,如果把伏羲陛下找回来。任鸿的状况,的确不用担心。
但是,他老人家会归来吗?
而且……
风黎沉吟后,缓缓道:“你的提议可以。如果任鸿转世,我可以试着说服其他道君,让你尝试召唤伏羲陛下。但如果失败,天皇道体必须销毁。”
昊英氏点头,这个条件在他接受范围内。
“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
不典型偷歡 簡瓔
“必须任鸿死心,在此之前你不能乱来。”
“他看到极东的封印就该死心,难不成他还打算把四荒转一个遍?”昊英氏讥笑:“或者,皇姐陪他走遍四荒?你这是想重续当年的情分?”
“我只会在东荒护他。至于其他三处,我不管。”
“那么,假使我出手逼他转世……”
“如果你能在其他三荒诱导他死心,从而转世轮回,那也可以。”
“果然还是皇姐好说话。到底咱们才是一家人,都留着风氏的血。”昊英氏抚掌赞叹:“当年我和农皇对话,那厮就没你痛快。我逼他许久,才迫使他舍去一尊肉身,当了天皇阁创始人。帝鸿那厮为了他的天命,更不肯同意我的计划……”
废话,人家二人是天定的人族主角。当年伏羲陛下在世便敲定神农氏为接班人,接下来是轩辕氏。只不过天皇闹了一出,才有如今的尴尬局面。若是当年和平过渡,怕是三皇立人道,早就传承下去,有了炎黄二帝之名。
……
任鸿四人往深处走。突然一群天门教徒出现,为首那人是一个年轻男子,背负神剑大鸿。
“大风。”任鸿面色一沉,默默掏出雷泽神剑。
旁边,齐瑶伸手按住他:“我来吧。”
她摇动聚仙旗,瑶池天兵神将一一现身。
“妖女。”看到齐瑶主动出击,天门教徒们一个个神色变了。他们战意勃发,直接冲向瑶池神将。
任鸿本来打算说几句场面话,但此刻只能带云嘉、青囊离开。
没多久,他们又碰到另外一群人阻拦。这次云嘉主动阻拦,让任鸿和姚青囊往深处走。
只剩下二人,望着前方在望的大雪山,任鸿:“你没什么要说的吗?好歹,云嘉故意给咱们制造机会。”
“我想知道,东家为何将如意阁给我?当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二人一边说,一边走。
“不谈那俩家伙,单说你三人。我配合木黎转世,自然也要为你们二人考虑。”
“我把不死药给了幽月,手中仅存的宝物只剩下如意阁了。”
“我希望,你们俩能走出自己的道路。”
“而且,你继承如意阁比幽月强。”
“……”女仙讥讽一笑:”我比她强?公子知道,我继承如意阁后,面临了怎样的处境?”
“如意阁主失踪,其他人纷纷离开,只剩下一个侍女看守门户。”
“可公子遗留在如意阁的种种秘宝都在。”
“各路窥探如意阁珍宝的仙魔频频出现,明着来,暗着来,都想把如意阁占为己有。”
“那时候,我一个人担惊受怕。整日守在大门口,甚至连眼都不敢闭。”
“每天我都在想,自己是不是跟幽月那样,找一个道君庇护,将如意阁封印,隐藏起来。”
“但我总想着,公子你和木黎有朝一日会回来。”
“你们回来后,比起看到一个清冷、落满灰尘的如意阁,更希望看到一个温暖的家,看到有人在等待你们回家。”
“那时候焦顼会回来,昌恒和幽月也会回来。“
“这一等,就是一千七百年。昌恒入魔了,焦顼飞升了,幽月独居广寒。”
“你们所有人,都没有想过,留下看守如意阁的我是什么感受。”
“你们以为,我真稀罕这所谓的如意阁吗?”
任鸿默默往前走,没有回头,没有看见姚青囊红通通的眼圈。
“为了替公子守好如意阁,我只能努力钻研阁内的那些机关仙术,那些毒药秘法。”
步步成婚:老婆,離婚無效 一夜笙歌
“最后,我把来犯的所有仙魔全部杀死,自己落了一个‘毒仙’的称号。”
“不过这些都没关系。我守了一千七百年,一直坚信你们会回来。”
“但是到头来,哪怕是现在,你们谁也没有回去过如意阁。”
“为了配合转世的你们,我需要混迹人间,假扮另一个身份来配合你们,再经营你们所谓的‘新家’。”
“你们总觉得,转世之后便是新生,不需要跟过去继续牵绊。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留下的人到底是什么感受?”
“我没有焦顼那么洒脱,也没昌恒那么执着,更没有幽月那么痴缠。可——公子你以为我就没有半点脾气吗?”
“……”
突然,任鸿停下。
转过来,默默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痕。
“抱歉。”
“可能,我们真的对不起你。”
但是……这份情感,我完全无法共鸣,甚至无法体会。
任鸿刚才考虑过,自己是不是说一些假话来安慰她,或者挤出几滴不带感情的眼泪。
可这样,未免对她,对这一千七百年的枯守太不尊重。
到头来,任鸿所能做的,也就是擦去她脸上的泪痕罢了。
“所以,我会叫你‘如月’。那个地方,我和菡萏会回去的。只是我们所有人,不可能再聚齐了。”
“早在我和昌恒见面的第一天,我就看到他的天命。我就知道,他的悲惨命运,注定无法和我们走到一起。”
“如月,在不久的将来。昌恒会死在他的手中。幽月纵然有长生药,可到头来仍逃不过红颜枯骨。”
“至于你,我希望你能陪我和木黎继续走下去。”说完,任鸿拉着她继续往前走。
神醫棄妃
超級大航海 蝦寫
“……”
女仙没有说话,二人来到冰地最大的冰川前。在这座挺拔的冰川上,刻画一道十丈大小的巨型天皇符印。
任鸿凝眉苦思,带她后退。
半道,碰见赶来的齐瑶和云嘉。
见二人往回走,齐瑶问:“难道没办法解开?”
任鸿摇头。
以他目前的修为,根本别指望。
“罢了,回去吧。实在不行,转世也是一个法子。”
“不能转世!”齐瑶一脸严肃:“一定还有其他办法。”
前几日的话,任鸿态度很明确。他不希望转世之后和前世不断纠缠。
但,齐瑶不能容忍。
“那就再去西荒。”任鸿:“我想到一个法子,或许能暂时解决天皇道体的麻烦。”
回到刚才齐瑶战斗的地方,任鸿看到许许多多的冰雕。但那些天门教徒并无性命之忧。
他看向齐瑶,齐瑶解释道:“毕竟是你天皇阁之人,我不好下手。暂时封印,等事情解决,再放出他们吧。”
他们将风氏和姜氏的冤仇归结在自己身上,若下狠手,岂非更加难以化解仇怨?
关于两家的仇怨,齐瑶也想去西荒拜见老农皇,问一问当年的故人们。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