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9bujm精品都市言情 柯南之從聊天羣開始笔趣-第702章揭開貝姐身份讀書-gijps

柯南之從聊天羣開始
小說推薦柯南之從聊天羣開始
司徒修慢悠悠地走向贝尔摩得,过程就像散步。
直到最后一刻,贝尔摩得心中还抱着最后一丝盼望,盼望司徒修只是凑巧走过,根本不知道她在这里。
然而随着越来越近,玻璃车窗响起敲打声,贝尔摩得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
“好巧,小修,你怎么在这里。”贝尔摩得摇下车窗,她的打扮是新出医生。
司徒修微笑道:“我是该叫你新出医生,还是贝尔摩得,又或者莎朗、莎朗的女儿克丽丝·温亚德。”
摊牌。
贝尔摩得瞳孔微微一缩,上次那封信的出现,就意识到身份暴露,可没想到对方知道她好几个身份。
贝尔摩得忽然笑了,微眯起眼,道:“你知不知道打探别人的信息,很危险。”
“是吗,刚才那两个绑匪也很危险,你应该都听到啦。”司徒修拉开车门走上去坐下,抬手示意开车。
“上了贼车,可不好下车。”贝尔摩得有些意外,这小鬼竟然不把她当一回事,知道她的信息还敢上车。
“这个你怕不怕。”司徒修拿出电棍。
贝尔摩得开着车,好笑道:“上次也是电棍,我很好奇你的电棍藏在哪里。”
“男人的秘密,就跟女人的年纪一样,神秘。”司徒修笑道。
贝尔摩得微微一愣,诧异道:“你真的只有7岁。”
“虚岁7岁,实际8岁,你很幸运,第一个知道我的年纪。”司徒修道。
贝姐从来不翻白眼的人,这一次不由翻了个白眼,甚至还呵呵一声。
这种幸运不要也罢!
贝姐心里吐糟,嘴上说道:“以前听过人小鬼大,真正看见还是很吃惊。”
“我对你也很惊讶,怎么做到女人变成男人,不论怎么看,都看不出你的原样,就连女人纤细的手指都变了,真的很厉害。”司徒修说道。
贝姐笑而不语,司徒修继续说道:“还有你女人的特征,也没有。”
贝姐看见司徒修望向自己的胸口,忍不住说道:“小屁孩,这么小就注意到这点,长大一定是个小涩狼。”
“你认为的,不是我认为。”司徒修撇了撇嘴。
“我很好奇,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真的不怕我背后的那个人。”
“你不说,自然没人知道。”
“嗯?也就是说我背后的人都不知道你。”
“你太小瞧我,其实我也有组织,少年侦探团,代号副团长。”
“………”
只要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就在司徒修和贝尔摩得离开后,过了5分钟,十多辆小汽车开到那家便利店,停在两个绑匪的车旁边,一群黑衣人走下来。
这么大的仗势,周围人都被震撼到,特别是打算进入那家便利店的顾客,连忙转身离开。
“不会是惹到什么麻烦了吧!”
“都是黑色西装,会是哪个组织的人!”
“山口组?”
“看起来不像,搞不好会是黑龙会。”
周围人都哗然,议论纷纷。
外婆和小泉红子从车上下来,几名男子快步走到绑匪车,看到里面的一幕,都微微一惊。
“老夫人,两个绑匪失去意识昏死过去,少爷没看见。”一名男子汇报道。
“什么!!”外婆不由脸色微变,快步走到绑匪车,神色相当难看。
“怎么会这样,小修人呢。”小泉红子脸上挂着担忧。
“分头找,这周围翻遍也要找到少爷。”外婆冷静道。
“是。”
百多人立刻向着四周寻找,有的开车,有的跑步。
十分钟后。
外婆接到司徒修的电话,“我已经安全了,外婆,马上到家。”
“好。”外婆一脸懵逼。
一大群人在外面找,主要人物已经回家。
……
东京警视厅。
柯南、服部平次、毛利大叔三人找到目暮警部,言明来意后,询问关于司徒修的事情。
“小修被绑架?”目暮警部神色露出惊讶。
“啊,目暮警官不知道。”毛利大叔愕然道。
服部平次捏着下巴道:“小修家的那个婆婆,没有报警?”
“你们说的是不是真的。”目暮警部很怀疑。
“真的,你看我们来这里像是说谎骗你吗?”毛利大叔说道。
目暮警部皱眉头,“真有此事,我会去小修家一趟,调查这件事。”
“目暮警官,可能有点难,他那个婆婆不报警,也不会见你们。”柯南说道。
一时间,四人不知该怎么办。
家属不配合,又没有线索,这件事无从调查。
…….
公路上,一辆车缓慢行驶。
车内贝尔摩得很无语,对于司徒修提起的那个少年侦探团,她一清二楚。
几个小孩子组成的游戏侦探,这小家伙还在骗她,真是可恶。
贝姐心里吐糟,司徒修却说:“我听绑匪提到信,是你给的信,叫他们绑架我。”
“对。”贝姐大方承认。
“因为上次赌约的事情?”司徒修问道。
“你很在意那个女孩。”贝姐反问道。
“嗯。”司徒修点头。
贝姐忽然停下车,侧头看向司徒修,问道:“为什么。”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司徒修闭上眼睛靠在车位上。
贝姐显然不信,认为他不想说,但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换了一个话题。
“很疑惑,我装成新出医生的样子,应该是没有出现暴露,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难道你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查到你的身份。”司徒修反问道。
“你会回答吗?甚至我想要的其它答案。”贝姐脸上露出笑容。
“不会。”司徒修道。
看不透!
贝姐第一次发现看不透一个小孩子,谜,仿佛一间间房门,看不清是哪一间。
很显然这个小孩子不普通,可她又想不明白,一个七岁的小孩为什么会这么冷静。
那个药?
不可能,组织里的事情她一清二楚,每颗药的数量,谁用过都有记录。
“那个女孩我暂时放弃,等我调查到你的信息,我再回来。”
“好马不吃回头草。”
“可我是坏…..”
话没说完,贝姐意识到不对,瞪了一眼司徒修。
“坏马?”司徒修一脸无辜。
两人就这样一路聊天,很快到了司徒修家的别墅附近。
“对了,上次说过侦探比赛还来不。”司徒修下车前问道。
“有空再来。”贝姐说道。
“要不留个联系方式。”
“记好我的诺亚方舟232…….”
司徒修挥挥手,走回别墅。
车上的贝姐皱着眉头,陷入沉思,好一会儿,脸上露出笑容。
她忽然对这个小孩越来越有兴趣。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