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k5c52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攻約梁山 txt-665小女子也不是好欺的讀書-l11hk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赵佶在众贼臣支持配合下如愿拿掉了何栗的军权,倒没多疑和蠢得一并拿掉何栗的副相职权。他还知道何栗起码是个肯用心下力大干实事的官员,宋国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种官。
然而,在曹文诏的丧事上,他又自负聪明又耍任性专干蠢事了。
曹文诏被追封为开平王,谥武穆。
这个王是指郡王,非亲王级,但,规格已经超出了臣子能得到的最高丧葬规制,是皇帝及太子等极少数享受亲王待遇的皇帝的得宠儿子以外的皇族子弟才可能得到的最高品级。
也就是说,曹文诏在丧葬上等同最尊贵的皇族子弟的死。还有武人太难得的武穆身后名。
这么看,赵佶对曹文诏那是相当看重,对曹文诏的意外早逝应该是极其痛惜的。
只有那些明白人才懂得赵佶这种追封暗含着何等卑劣恶毒深意。
在曹文诏之前,宋国已经有一位死了谥武穆追封开平王的了,那就是功勋卓著战无不胜的开国大将高怀德(采用演义中的说法,实际是死后追封的渤海郡王,谥武穆)。
不要以为这是赵佶在把曹文诏媲美高怀德。
这种异姓追封王号与皇族活人的王号不同。
活人王号同一王朝或不同王朝很多人可以重复用,比如齐王、楚王、秦王……而死人王号,同一王朝,前面有了,后面就不会再用,甚至不同的朝代也不会再用,因为这种盖棺定论的身后名等于是那人的历史标志,应该是独有的,当时的人一提知道指谁,后人一提到就哦是说的他。
还有,死人王号不能继承,就是单独给死人下葬用的规格。
退一步说,就算能继承,曹文诏姓曹不姓高,不是高家子弟,高怀德更不是曹文诏的爹。
只看这些就已经能看出赵佶对曹文诏的不幸阵亡不但无任何痛惜,而且是满满的恶意,追封这种超规格的王葬号不是对曹文诏盖棺定论给予的高度认可与最顶级尊重,而是污辱,它是对死者及家人远超污辱的最委婉最深刻的恶毒嘲讽诅咒。
这事,论起源与赵佶对老牌勋贵高家以及赵公廉的切齿痛恨有直接关系。
高家人,一部分随着高继光叛逃到海盗国效忠海盗王去了,另一部分是海盗不稀得收的,当然,收,这部分人也未必愿意去,他们可不肯失去富贵地位和不劳而获的体面生活去海盗国当自己吃自己的小百姓,就留在宋国继续效忠宋皇,草包米虫混充看门狗也就罢了,可是就这样的垃圾货色却还不知足,并没真的忠诚宋皇,竟然也敢野心勃勃,在唐恪谋朝篡位时积极参与了…….
赵佶可是差一点点儿就惨死在那晚的叛乱官兵的乱刀下。
这你叫赵佶如何能不愤恨之极。
公平讲,赵佶恨高家入骨是应该的。搁谁,谁都会这样。
赵佶能泄恨如意处置了在宋国的高家人,却奈何不得在海盗国的高家,甚至,他连私下愤恨咒骂几句都不敢。他害怕会传到海盗那。
海盗,是不可挑衅的。
海盗国的人也是不可污辱的。
这个人是指海盗国任何公民,哪怕他她还只是个不懂事的娃娃。
无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敢污辱,就必定要付出巨大代价。
被敲诈勒索惩罚,付出钱财上的惨重代价,这是最轻的。为嘴痛快了而赔上命或沦落为奴隶,不稀奇。海盗国甚至会因为区区平民公民仅仅遭到言语上的污辱攻击就不惜开国战……正想抢你教训你却没合适理由呢,你竟敢辱骂挑衅…..主动奉上理由……我海盗国怎可辜负你这片心意。
赵佶不敢对海盗国那边的高家人作文章,连废除高怀德的封号都不敢,更不用说报复扒毁掉高家在宋国这边的祖坟了,却确实太聪明有文才,就借着追封曹文诏搞花样文章,开平王加在曹文诏头上就等于废除了高怀德的封号…….他对死人也不放过利用。同时,还能迷惑哄骗鼓舞军心,让将士们觉得皇帝不错,却事实等于把曹文诏委婉骂为本质是和高家一样的该死逆贼。
显然,在赵佶的猜忌里,曹文诏已经是个会和他老赵家开国祖宗干出一样兵变事的大恶大害,会和高家一样阴险背叛他,不同的只是曹文诏还没来得及实施,那只是早晚的事。
赵佶对曹文诏如此恶毒,除了不喜和猜忌,还因为他伤自尊了。
他感觉曹文诏能轻易力挽狂澜保住他的江山和性命其实是以最光辉的形象最正当的名义的形式在公开要挟他,甚至是在无形的绑架控制他这个皇帝至尊。
他感觉自己在曹文诏面前是个卑微可怜的弱者,就象天下那些蝼蚁草民一样得下贱乞求曹文诏愿意保他的命,不是皇帝应该有的至尊强势地位,主宰不了曹文诏的命运,反而被曹主宰。
这种极不美好的感觉,以前已有人让赵佶有过。
那人就是赵公廉。
赵佶恨极了赵公廉,至今,这恨不但没消减反而还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更强烈了,但这不耽误他在心里极认可赵公廉的才智能力甚至人品。
对赵佶来说,朕在形势所迫下被赵廉要挟得不得不退让也就罢了,毕竟赵廉是那么优秀,确实是一代奇才强者,朕就没见过比赵廉更聪明能干更出众的,但,你曹文诏算个什么东西?
鄙贱武夫大老粗一个。
没文才,不大通事理,话都不大会说,只会杀人放火行凶,长相还不咋滴,傻大黑粗的,没有玉树临风赵廉的半点风采,这样的下贱粗胚也配要挟朕?也配朕必须依赖着……
赵佶痛恨赵廉要挟过他,痛恨一次次被赵廉逼得妥协让步甚至老实低头丧尽皇帝威严,这种恨却没能象他设想的那样最终会得到发泄报复。赵廉是死了,却没落他手里遭受折磨羞辱。这就是一股火,是一种病态的执念,现在,赵佶把它一股脑全发泄到了他鄙夷不喜的曹文诏头上……
曹文诏是赵岳的心腹爪牙,是海盗国的核心大将,代赵廉受过也不算冤枉。
但,赵佶不知道这个秘密呀,却对曹文诏这么坚决做了,这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赵佶和朝中众贼轻快开心的是:曹文诏没有孩子,儿女全无,家中主子就夫妻两口子。
这下是连萌荫恩赐给曹家子孙官勋的惯例事都省了,不必假模假式搞一搞。
赵佶恶毒对待曹文诏,似乎还生怕朝中大臣们不够聪明看不懂他的这种委婉手段,还有进一步的更过分的动作。
无论怎样,曹文诏丧葬的待遇也是高到了郡王,但,朝廷为此应该配给的,比如当下葬敛服的王服等配套服饰,尤其是标志亡者身份荣耀的王号印玺,全没给,出殡时朝廷应配备的规制仪仗到时候更不会有,只由个太监去了曹家对曹夫人宣读了一下追封,其它的什么也没提,让曹家自己悟,王者敛服什么的你自己弄,当然出殡仪式也得曹家自己搞,却一分钱一粒米也没赏。
除了个不怀好意的骗人空名头,实利好处一点不给。
一毛不拔。
就差当场直白对曹夫人说:曹文诏死了,你家就没用了,也死掉吧,但死光前你还得把皇帝亲自弄的哄骗世人尤其是哄骗军心的出殡事务必须搞得象皇帝和朝廷真那么隆重对曹文诏。
不料,默默到世人毫无所闻的曹夫人却是个极有胆魄、很有头脑,极硬气的女子。
曹文诏救驾得封国公时,曹夫人也惯例获封诰命夫人,而且是副二品的。
赵佶纯糊弄并刁难曹家,只打发个没名堂的老宦官去宣布追封,没有按理说必须有个地位高或年老德高望众官员去或是和宣旨太监一起去。
曹夫人开了中门迎接圣旨,却也没按礼制穿诰命服迎接旨意,也不是通常的白孝裙装,是一身利索的裤装罩件白布披风式的打扮,面有悲色,眼眸发红,但更多的是一股子美貌英气。
老宦官瞅着曹府这荒凉简陋样,再瞅瞅几个亲兵包括曹夫人在内全是粗布鄙陋样,这曹家显然是个穷国公府,这曹夫人看样子也不是个懂事大方的,估计这趟差使想得到的大油水怕是没了,又明白这家是个失势的而且遭到从皇帝到群臣唾弃的,以变态宦官的死爱财和热衷坑人作践人的劣根性自然得顺势踩几脚,耍耍威风痛快痛快,也必须狠狠刁难教训恐吓住曹夫人,不然是敲诈不到足够的好处的。
这老家伙别看在宫中混得不怎么样,却深通此道,懂得威胁拿捏住曹家这事得讲究步骤。
他翻着三角老眼,毒蛇一样的阴冷目光瞅着曹夫人,说话的语气却是柔和:“曹夫人,接圣旨,你这身打扮可不符合规制。还有,接旨,你需要摆下香案跪拜伏地。否则是大不敬之罪。”
曹夫人却什么也没说,更没应该的慌忙立即回屋换上诰命服,什么表情变化也没有,就站那低头一抱拳,意思是:圣旨里写着什么屁话你就赶紧代放吧。你爱说不说。我就这样。你若喊打喊杀的治罪,那就来吧。
老宦官不禁大怒。
他活了这么久,当了这么多年的宦官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人敢如此接旨的,更没见过敢的。
他怒极加有心刻意刁难恐吓敲诈,代表皇威刚要习惯的高高在上张嘴辱骂呵斥,却看到曹夫人身后的六个亲兵凶汉子个个都目露悲愤凶光捏紧了拳头正死死紧盯着他,无疑,他若是敢对曹夫人放肆无礼,这些丘八杀才就敢立即冲上去把他当场揍个半死。失手当场打死也未必不可能。
老家伙一哆嗦,不禁想到了曹文诏就是个二愣子不怕死的憨货,他的亲兵也肯定聪明不到哪去。一害怕,傲慢耍态度教训恐吓人的话,他到底没敢顺嘴娴熟地说出来。
但,他也不会就此示弱罢休。
“曹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阴阴的:“莫非,你根本没把皇帝放在眼里?甚至…..你心中在极怨毒仇视着皇帝?”
曹夫人放下手,抬起头,看着老宦官的目光犀利,手指指指地又指指大门,清冷的声音道:你屁事还真多!你是代皇帝来追封的。你这老阉鬼也敢妄想趁机教训我?不想宣旨你就滚蛋……
老宦官…..呆了。
仪式感陪护着来曹府的几个大内禁军也……呆了。
然后,老宦官心里格噔一下子猛然明白过味来,不禁惊叹:这个曹夫人当真是太精明了。
这个女人显然已经猜到了或某种渠道得知了皇帝众臣对她丈夫遭遇不幸的恶态度,再亲眼看到了宣旨的低贱规格就更明白了,却不是小妇人通常那样死了家中顶梁柱面临凶险就柔弱无助惊恐慌张更老实了,恰恰相反,我就不按朝廷的规矩来,我就不把宣旨当回事。皇帝你敢怎么的?
是皇帝和朝廷先不讲规矩的。我在这边无牵无挂。我敢闹,我不怕死。皇帝,你敢把此事弄大吗?你敢一边假惺惺追封我丈夫哄骗世人,一边却锁拿我这个未亡人治罪灭掉曹家吗?
上天借你个胆,你这种聪明懦弱之极的孬种废物也绝不敢。
都不用拿我问罪,你只申斥我,露出点皇帝刻薄无情到冷酷恶毒竟虐待柱国上将军救驾大功臣的未亡人的迹象,赵佶你的小聪明盘算就得全翻车了。甚至是,皇帝你,你们的死期就立马全到了。京城禁军,无论是骑兵还是步军,都会大举造反把你们全杀了,先杀抢个痛快再说其它。
如今的军队可不是以前的。
皇帝、朝廷,若是敢傲慢轻贱军队系,让军队清晰看到这个朝廷卑劣不可信不值得保,这个皇帝是个歹毒无耻废物王八蛋不配当皇帝,追随这样的皇帝和朝廷既靠不住也没任何希望,我再能干再卖命也换不个好,他们就必定果断杀了皇帝屠了朝廷另谋出路,集体性不带犹豫的。
所以,曹夫人越是不把皇帝放眼里越是敢闹,皇帝和朝廷反而越是得宽容好声好气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