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bbb10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1255再鑄鼎 愛下-第552章 以漢制夷熱推-kr9um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67年,2月16日,伊尔汗国,大不里士。
东海使团一行人跟着阿八哈汗的侍从官,先出了城,又进入了他在城外的大帐中。
等待了多日之后,章恺终于能见到这个一国之主级别的大人物了,多少有些激动和紧张。而使团中另一位重量级人物王文统则见惯了这样的大场面,对此荣辱不惊,闭目养神着,等待正式接见。
相比之前漫长的等待,今日进入正题后,流程却分外简短。使团在会客大帐中坐了没多久,还没把帐中的波斯风格华丽摆设看个透彻,正主阿八哈汗就到了,于是正式的拜见仪式就这么开始了。
阿八哈今年不过三十岁出头,皮肤黝黑,肌肉也很结实,一副典型的蒙古人模样,在生活上也恪守蒙古传统,尚未因养尊处优的生活而堕落。
使团按照侍从的指引行礼后,就将准备好的贺礼送上。商务部不知道这位新汗的喜好,就准备了三种风格的礼物:一类是丝绸、瓷器和上等茶叶这些传统的东方奢侈品;一类是座钟、望远镜等奇巧工艺品;还有一类则是精良的断离剑和钢胆板甲等武器装备,其中甚至还包括两把旧式的白虹手枪,反正火器的秘密应该也通过忽必烈的手传到这边了,不差这么两件。
“我东海国听闻大汗登基,特意跨越万里大海,来到大汗身边,送上贡礼作为庆贺。希望东海国能与伊尔汗国缔结友好关系,通商往来,合作共赢,兴旺发达。”
送上礼物后,章恺就用仓促背熟的蒙语送上了贺词。说完之后,就低下头忐忑地等待阿八哈的回应,心里想着这三类风格不同的礼物,总有一样你该喜欢吧?
果然,阿八哈看到前面那些好东西,就露出了笑容;试用过望远镜后,差点要拍案叫绝;最后拿起闪亮亮的盔甲和长剑,更是一个爱不释手。
“好,来人,赏他们一百枚迪拉姆,赐酒!”
阿八哈毕竟刚当领导没多久,没什么城府,喜怒皆行于色,一高兴就觉得有面子,一有面子就放起赏来了。
实际上,光是有东方使节万里迢迢过来朝贺这件事就够让他有面子了,更别说送来的真的是好东西呢。之前,他听到下人报告有汉人来访的时候,先是不敢相信,后来直接笑了好几天,又招来手下熟悉东方情形的人问了个明白,才正式接见,也是因此拖了这么久。
不过他毕竟也是当领导的,高兴过后还是不忘正事。喝过一杯酒后,阿八哈的脸色严肃了起来,问道:“你们东海国,我是知道的。你们在中原跟大汗的部民打过,还让大汗吃了亏。能打成这样,说明你们确实是好汉子。但是,你们就是大汗的敌人,而我则是为大汗看守牧场的,所以我和你们也是敌人。你们怎么会想着和我做友邻呢?”
章恺听了个囫囵个,正要回答,王文统却拦住了他,然后用标准的蒙语对阿八哈说道:“当年成吉思汗起兵对抗大金国的时候,他的部众,比如克烈部、乃蛮部等,都曾经是他的敌人,但后来却变成了他的亲密伙伴。后来成吉思汗攻入山东的时候,济南的将军张荣曾经对他坚决抵抗,但是后来也成为了他的忠实部下。这说明,敌人和朋友不是对立的,不能因为他是‘敌人’,就一定要与他为敌。成吉思汗尚且如此,更何况您呢?”
听他搬出了成吉思汗,阿八哈就不好说话了,总不能说祖宗的不对吧?他沉思了一会儿,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眼前一亮,问道:“难道,你们也有意归顺大汗?”
章恺一愣,怎么话题说到这个上了?这可不好啊,要是有风言风语传了出去,这可是重大外交事故啊。于是他对王文统示意了一眼,让他赶紧否认。
王文统笑了一下,说道:“自然不是。如果忽必烈大汗打到我们那去了,或许可以商量,但不是还没有吗?不过,正如我之前说的,敌人和朋友是可以共存的,只要不起战事,我们还是可以友好往来的嘛,这对双方都有好处。”
和平共处合作共赢,这对后世人来说是个很理性的选择,因为后世人的价值观中“利益”是最大的。但对于现在的蒙古人来说,则不是很好理解,因为在他们的价值观中,“征服”才是人生最大的乐事,而虚无缥缈的“利益”……不就是钱和珍宝么,靠抢不就有了么?
这个说服不太成功,阿八哈汗又问道:“既然如此,那么你们为什么不去找别儿哥和海都他们呢?他们与大汗作对,对你们来说不是更有好处么?”
别儿哥是占据了东欧的金帐汗国的可汗,从前几年开始就与伊尔汗国为争夺土地而进入敌对状态,甚至一度兵戎相见,正可谓同室操戈。而海都是窝阔台系的嫡长,一向认为蒙古帝国大汗的位子是该他家来坐的,蒙哥和忽必烈这些人不过是篡位者,因此一直在背后支持阿里不哥闹事,近年更是直接跳了出来,控制了察合台汗国与忽必烈作对。所以说,蒙古的四大汗国,现在分成了本部-伊尔和金帐-察合台两个集团相互对抗,理论上东海国应该找金帐和海都结盟才对。
王文统心里骂了一句:这不是找不到他们么,所以才只能来找你了。但面上依然自信地微笑着:“他们背信弃义,非是正人君子所为,而可汗您诚实守信,对大汗忠心耿耿,更值得我们敬仰。”
阿八哈受了这个马屁,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之后,他盯着王文统问道:“那么,我又为什么要相信你们呢?”
王文统抱拳往东方行了一个礼,说道:“从成吉思汗一直到现在的忽必烈大汗,在中原都重用来自西域和大食的色目人,可汗可知道是为什么吗?”
阿八哈一愣,说道:“难道不是因为这些色目人臣服于我们大蒙古帝国了吗?”
王文统摇摇头,说道:“汉人和契丹人同样臣服了,但大汗却未曾那般重用他们。归根到底,这是因为色目人在中原是外来者,只能依赖于大汗,没有反叛的可能,所以大汗才会重用他们。”
阿八哈听了,沉思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正如其理。”王文统趁热打铁道:“而在这里,我们这些中原人才是外来者,因此我们想在这里赚钱生财,就必须依赖可汗您,为您做事才行。更何况,与中原的情况还不一样,大汗与色目人虽同心,却非同族;而在伊尔汗治理的兀鲁思,我们与可汗您既是同心,又是同族。您看,我们不都同是黑发黑眼么?往祖上说,都是炎黄子孙啊,这亲缘就又近了一层。不客气地说,我们可比被您和您父亲征服的那些异族更值得您信任。”
阿八哈哈哈一笑,紧紧盯着王文统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看几个东海使节的样子,果然都是黑发黑眼。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喊过侍从,把今天的礼物中的一面一尺长的银镜翻了出来——当煤化工产业能提供少量的氨水之后,就可以通过银镜反应大量制造高品质的镜子了——照着上面好一顿看,果然自己除了脸盘大了点,和这几人长得居然挺像。
他点了点头,承认王文统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又抬头看了看王文统,突然问道:“对了,老人家,你是谁?”
王文统叹了一口气,往东方行了一个礼,说道:“不瞒可汗,我曾经一度为忽必烈陛下效力,官至平章政事,操理财政………………后来受此牵连,黯然下台。之后我也不愿意再去给女婿效力,就在东海国教教书了,这次还是他们硬拉着我,才过来做了个使臣。此话句句为真,可汗可派人去中原打听一下,说来这也是丢人事,还请可汗不要介意。”
虽然他说的确实是事实,但是避重就轻、春秋笔法,非但不像是他背叛了忽必烈,反而有了种受害者的感觉,再加上阿八哈对中原的事也没什么实感,因此很容易就蒙混了过去。
听了这席话,阿八哈反倒对他“擅长理财”的自我描述很感兴趣。他的伊尔汗国现在攻势受挫,抢无可抢,而安置部民要钱,打仗采购军械补给又要钱,可谓入不敷出,因此渐渐也开始启用旧波斯和阿拉伯有能力的文臣。历史上,伊尔汗国一直受困于这个财政问题,直到几十年后,他的后辈合赞汗引入了采邑制,将军队分封到各地,才基本解决了钱荒。但也因此导致蒙古部民战斗力颓废,为最终的灭亡埋下了伏笔。
“你是说理财,这一国该如何赚钱呢?”
“不亏是可汗,关心的问题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王文统见正戏来了,先捧了个臭脚,然后头头是道地解说了起来:“这治国,说到底和牧羊是一个道理,羊越多,才能有更多的毛和奶,若是杀了羊,固然能……………………因此,就是要获得更多的土地,蓄养更多的人民,才能从他们身上收取更多的税赋。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些小细节……”
“好!”他深入浅出地讲解,听得阿八哈是醍醐灌顶,大为受用,当场叫好起来。然后,可汗犹豫了一下,又问道:“这确实是长远的法子,但是现在就想变出钱来的话,该怎么办呢?”
王文统笑了一下,然后指指章恺:“不瞒可汗,现在正有一个赚快钱的办法。”
章恺站起身来,对阿八哈行了一礼,说道:“若是可汗能授权我们在南方海上建立税关,对过往商船抽税,我们可以为可汗取得每年三十万迪拉姆的税赋。”
迪拉姆是东欧和大食地区常见的一种小银币,重约3g,铸造方众多,品质不一,大多都很粗糙。商社带来的精良的东海银元在这里一枚几乎能换五迪拉姆,三十万迪拉姆也不过是六万元的水平,不算太多,但对于阿八哈也不无小补了。
此时他们的目的已经昭然若揭了,那就是再次玩弄起东海商社惯用的扯虎皮做大旗伎俩,借助伊尔汗国的威势,名正言顺地封锁波斯湾口,收取过路费。从波斯湾进入底格里斯河到达叙利亚再转运到地中海,是这个时代东西货物交流的主要通道,每年过往的财富何止亿万!只要卡住了这个口子,几百万迪拉姆的收益也是手到擒来,上贡区区三十万的份子是轻轻松松。
当然,即便不借助伊尔汗国的虎威,单靠东海商社自己的力量去封锁波斯湾,也不是做不到。但是这么一来,很有可能同时触怒传统海商和伊尔汗国两个庞大的势力,他们联起手来日夜骚扰、封锁陆上商路,那最后就得不偿失了,还不如就上点供解决烦恼呢。而蒙古人一向治理粗疏,懒得管理细节,经常大手一挥就把地盘分配给各领主自己经营,只要定期上缴一定税赋或者尽军事义务就行了,想让他们同意并不是不可能。
果然,阿八哈仍然是个传统的蒙古人,对于海贸的巨大利润毫无概念,一听“三十万迪拉姆”,立刻眼睛都放光了。“三十万?好,你们需要什么?”
章恺没预料到他的反馈这么简单,反而犹豫了,想了一会儿后说道:“不敢奢求可汗给太多东西,只要把南方海上几个叫‘忽鲁模思’的小岛分包给我们就可以了。”
“忽鲁模思?”阿八哈听到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于是招来一个近臣一查,果然发现在波斯南部确实有这么处市场,已经包给一个旧包税人了,不过税款只有寥寥几千迪拉姆,跟这些东海人开出的天价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他气得拿起刚到手的断离剑狠狠往空中一劈,骂道:“这些混蛋,居然骗了我这么多钱!”
说完,他又大手一挥,对章恺等人道:“那好,便依了你们,我不光把这个岛给你们,连周围百里的海岸和土地都一起给你们,你们得给我好好收税!”
章恺大喜,刚要行礼道谢,就被阿八哈的一声“但是”给拦住了。
“但是!”阿八哈眼珠子一转,事情果然没这么简单,他指着王文统说道:“你们口说无凭,得把这个王老先生留下来给我做事。明年此时,你们得把三十万迪拉姆送来,不然,哼哼,休怪我无情!”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