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p5vbi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諸天福運討論-第三百七十一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qxz1n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没多久,阮小七这厮满脸兴奋,迫不及待跑来告知了一个大好消息:大捷,山寨此番一举灭掉了呼延灼所部人马!
柴大官人神色淡淡,根本就没什么神情变化,没好气道:“别急着高兴,你小子今天的打渔任务完成了么?”
对阮小七和张顺这两个家伙,他一点都没客气,每天都安排了两千斤鱼虾的任务。
完不成的话,那是有惩罚的,前营臭气熏天的角落污垢清理,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惩罚。
习惯了后营的干净整洁,阮小七和张顺可受不了前营的脏乱以及臭气熏天,能不过去就不过去。
阮小七脸色一苦,不满道:“大官人要不要这么严苛,大捷的时候不能休息一两天么?”
“你想得美!”
柴大官人一点都没客气,警告道:“时间不早了,要是完不成任务的话,你知道后果的!”
“知道了知道了,某这就去打渔!”
阮小七一脸晦气,急忙大声吆喝手下小弟上船,很快就消失在茫茫水泊之中。
“大官人太苛刻了,难道就不为大捷高兴么?”
铁面孔目裴宣难得有空,此时跟在柴大官人身边,笑吟吟问道:“就不怕小七心生反感?”
“意料之中的事情,有什么好高兴的?”
柴大官人笑了笑,悠然道:“什么时候,梁山军马能够干翻同等数量的西军,那时候高兴不迟!”
“至于阮小七会不高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淡然道:“山上什么情况,想必你也心中有数,随着江州那位混江龙入伙后,阮氏三兄弟就不断被边缘化,某能叫他忙活起来,忙活的还都是重要活计,高兴还来不及呢!”
裴宣神色不变,悠然道:“大官人目光如炬,就是不知道对梁山以后的变化,有什么看法?”
“没什么看法!”
柴大官人神色平静,悠然道:“有某在,总不能叫梁山出现内部流血冲突!”
裴宣没有说话,至于他信不信就不是外人知晓的了。
很快,得胜的梁山人马,喜气洋洋押送大批俘虏和物资,通过船运上山。
这时候,就是后勤部最忙碌的当口。
与以往乱哄哄不同,这次后勤部接收俘虏和战利品,显得有条不紊井井有条,而且速度还一点都不慢。
这些细碎杂务,自然用不着柴大官人直接参与。
他则是第一时间被请到聚义厅,参与战后的利益分配之中,当然明面上的说法是庆祝大捷。
“哈哈,这次真叫大官人说中了!”
见到柴大官人过来,宋江满心愉悦哈哈大笑。
“显而易见的事情罢了,没什么好说的!”
柴大官人语气淡淡,往那一座便有天然大佬气质,原本喧嚣的聚义厅都微微一静。
宋江和晁盖倒也没觉得什么,天潢贵胄出身的柴大官人,有这些常人不及的见识很正常么。
反正这厮上山后便表明了不争老大的想法,这叫宋江和晁盖都松了口气,对柴大官人自然更加客气热情。
原著中的柴大官人,在梁山类似于花瓶角色,有他没他其实没多少区别。
眼下的大官人,表现出了足够的眼界和能力,宋江心中早就动了某些心思,只是眼下不好透露罢了。
至于晁盖,欣喜于梁山的发展,自然更没旁的心思了。
倒是吴用,露出了丝丝莫名微笑……
听了在场头领的高谈阔论,柴大官人也算知道了这次战斗的详细经过。
事情和他之前所言差不多……
梁山人马也没玩什么虚的,直接在水泊边的原野摆开架势,和气势汹汹杀奔而来的呼延灼所部对峙。
都没等梁山好汉出面挑衅,对面的所谓百胜将便迫不及待跳出来单挑。
如此正合了梁山头领们的心意,顿时一个个头领上前和百胜将和天目将大打出手。
百胜将和天目将的武艺也就一般,放在梁山一干头领中,甚至就连扈三娘都干不过,哪里经得起折腾?
作为主将双鞭呼延灼二话没说,策马杀奔而至。
一干留了力的梁山好汉顿时大喜,一边由秦明和林冲两位顶尖高手缠住呼延灼,其余没遮拦穆宏,病尉迟孙立等实力高强的猛人从两边抄了后路,一下子将呼延灼给围住了。
至于所谓的百胜将和天目将,直接就被扈三娘轻松拿下。
宋江见此,二话没说招呼手下数千弟兄同时冲锋,直接和失去了主将和副将统帅的官兵大打出手。
战斗结果自然不用多说,官兵一败涂地。
只是有些可惜,呼延灼这厮的单人武力却是厉害,拼命之下被他冲出重围,带着上百骑残兵仓惶跑路。
至于原著中给予梁山军大败的所谓连环马,根本就没有发挥作用就差不多全军覆没了。
在移交战利品的时候,柴大官人在一旁也见到了被俘虏的连环马。
尼玛其中除了不足千乃是真正的战马之外,其余马匹全都是比较精良的驮马!
难怪要玩所谓的连环马,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也看到了收缴的连环马具,若是以后和其他官军对上,怕不是还能发挥不小作用。
至于三千马军被俘,这里头也有柴大官人的功劳。
原来给宋江等一线头领出了主意后,他之后又找到了入云龙公孙胜,请这厮带着手下的一干道兵跑到官军来时的路上,玩了一把呼风唤雨的法术。
暂时改变了局部区域的天气变化,官军来时道路被连绵大雨弄成一片泥沼地。
许多官军骑兵都是在慌忙跑路的过程中,直接陷入泥沼中被俘的。
这事,当时柴大官人也没瞒着旁人,宋江等头领自然不会有什么其他想法,只是觉得柴大官人果然厉害,说一句料事如神都不为过。
“只是可惜,跑了呼延灼那厮!”
宋江有些遗憾,摇头道:“那厮的武艺当真了得!”
‘武艺再高又如何?’
柴大官人冷笑道:“连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都不清楚,官军此败这厮要负主要责任,没什么好可惜的!”
“大官人说的是!”
宋江有些讪讪,急忙转移了话题,道:“有了这次大胜仗,咱们梁山的声势更甚往昔,可喜可贺啊!”
在场一干头领顿时满脸欢喜喧闹起来,李逵这厮更是抱着一个酒坛四处溜达,吆五喝六好不快活。
宋江敏锐察觉,晁盖的神色有些太过平淡了。
“天王哥哥,难道你不高兴么?”
此言一出,附近的核心头领一个个看了过来,神色间颇有些不爽利。
“某自然高兴,只是想到了之前和大官人说的话,心中有些担忧罢了!”
晁盖不是藏得住话的性子,直接将不久前,他在后营和柴大官人的谈话附述了一遍。
不料他这一说,却是让几人变了颜色……
宋江,吴用,林冲,秦明和黄信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一脸淡然的柴大官人。
以他们的胆大妄为,都被柴大官人所言的举旗造反,以及成为藩镇割据一方的言语惊住。
主要是大宋文教兴盛,举旗造反之事倒是不难理解,可成为藩镇割据一方的事情,绝对是朝廷难以接受的事情。
而且朝廷也一直都在避免出现这样的情况,对武将病态的防备和打压,就有这么一层心思。
宋江和县老爷打交道时间很长,自然知晓这些文官的心思和想法,上山以后从来都没这样的想法。
吴用乃是纯粹的文人,他的屁股自然而然坐在文人集团那一边,肯定不喜欢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梁山身上。
至于秦明和黄信,乃是地方禁军高级将领,整个大宋禁军系统的中层将官,自然明白文官对武将的防备和打压到底有多严厉,根本就不敢有这等大胆念头。
“有什么好吃惊的?”
柴大官人好笑道:“若是梁山短时间实力急剧膨胀,人马超过数万,到时候不想攻州破县都不可能了,没那么多粮食养活这么多的人马!”
“到时候,不就跟造反差不多了么?”
宋江闻言,忍不住暗暗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和吴用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某些不安情绪。
原本满心的兴奋,此时也消散大半了。
宋江可是抱着招安的心思,若是直接举旗造反的话,怕是朝廷不会轻易善罢甘休,那对招安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可梁山扩张势力,却又是难免的事情,或者说是他提升实力,以后和官府讨价还价的底牌,巴不得手下小弟越多越好。
“不知大官人可有解决之法?”
吴用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得直接询问道:“咱们梁山需要发展和扩张,却又不能轻易举起反旗成为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可有办法避免这样的事情出现?”
“那就只能让其他的大寇吸引朝廷的目光了,给梁山的发展和扩张争取时间!”
柴大官人笑吟吟道:“只是眼下梁山和高俅高太尉结下死仇,不是那么好隐蔽的,以后还有得折腾……”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