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瑤書簽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拯救宇智波從做族長開始 線上看-第三百三十九章 謊言和新的風暴展示

Dominica Blessed

拯救宇智波從做族長開始
小說推薦拯救宇智波從做族長開始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根······团藏那个老家伙的耳朵长得可真够长的!弥彦,已经好久没有听人提起过这个名字了,前提是你说的那个人是我认识的那个孩子的话。”自来也神情变得落寞起来,“我指的那个弥彦,好多年前就听说他牺牲了。”
“团藏那个老家伙可不光是耳朵长得长,他的手也伸的很长呢!”
宗弦看了眼自来也。
“从根组织整理出来的那些个资料如果没有造假的话,可以确认团藏和山椒鱼半藏狼狈为奸,曾经联手对付过晓组织,为此团藏秘密派遣了一大批根组织的精英前往雨之国,但是最后全军覆没。”
“······”
自来也表情僵住了。
他从来不知道这种事情。
“虽然根的精英全员覆灭,但是雨忍那边山椒鱼半藏当时是活下来了,只不过不知道为何自从那一次联合行动之后,山椒鱼半藏突然间就开了深居简出的生活,和团藏的联系也几乎全部断开,之后团藏派遣部下多次去雨隐村寻找半藏索要一个解释,最终只得到了·····轮回眼,这么一个含糊不清的解释。”
自来也沉默不语。
只是他的心中却是掀起了惊天的波澜。
轮回眼······是长门吗?
宗弦也不在意,只是继续道:“半藏这种敷衍的回答自然是不能让团藏满意的,但是之后不知为何,雨隐村突然间就变成了一个黑洞,他再也没有联系上山椒鱼半藏,派去的人全都是一去不回,连一丁点情报都没有能传回来。”
“再后来没过多久村子也是麻烦缠身,团藏不得已暂且放过这一茬,毕竟山椒鱼半藏并不好对付,不能全力以赴的话,那索性别去招惹山椒鱼半藏比较好,等以后抽出手来再清算和山椒鱼半藏的恩怨。”
“当然团藏已经不可能再有后来了,他的骨头早就烂掉了,但是晓组织这个团藏和山椒鱼半藏联手都没有能覆灭的组织却还是活得好好的,而且现在似乎还发展成了了不得的庞然大物了,聚集了包括大蛇丸在内的多个S级叛忍的佣兵组织······想想就觉得头痛呢。”
谎言,
宗弦是信手拈来。
所谓的头痛完全就是谎话,现在的晓组织除了一个长门之外,其余人还不值得他多看一眼,包括大蛇丸、绝、宇智波带土在内,这些家伙的长处都在于保命能力出色,同时还擅长许多奇诡的手段。
但是论及正面战斗的能耐······完全不够看!
在战胜了宇智波带土之后,宗弦已经不是很在乎这个只能仗着时空间之术玩玩暗杀之类手段的家伙了,只有拥有着宇智波斑的那双轮回眼的长门才是他目前最需要重视的对手。
“总之根据这些个资料,我的参谋们推测,这个晓组织的老巢很可能还在雨之国境内。”
说到这里,宗弦紧盯着自来也,“自来也前辈,和你说这些情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请不要擅自行动,我知道你曾经在雨之国停留过很长时间,且不论现在这个晓组织和那个弥彦的晓组织是否有关系,如何对付晓组织,我心中自有主意,我不希望因为某些意外坏了我的计划。”
終 將 成為 你 漫畫
“想要收集情报随便你,但是请不要以身犯险,一旦打草惊蛇······”
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
也没有说下去的必要。
打草惊蛇意味着所有的计划都将会付诸流水,只要晓组织藏进更深处的黑暗中,到时候宗弦可就真的要头痛了,开启了轮回眼之后,宗弦并未能感应到外道魔像,也就是十尾的躯壳,也是暴走后失去了本来面目的神树。
对此,
宗弦猜测,
很可能是外道魔像很可能已经和宇智波斑的那双轮回眼缔结了某种紧密的契约联系,迟了一步开启轮回眼的他无法再感应到外道魔像的存在,当然也不排除是黑绝做了手脚,才让宇智波斑召唤出来了十尾。
原理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宗弦对外道魔像很感兴趣。
但是现在他不知道外道魔像在什么地方,唯一的线索就是目前窝在雨隐村的长门,他已经在着手准备对付长门的事情,只不过没料到的是即便是未来已经被改变的面目全非,但是自来也还是不知道从哪儿收集到了晓组织的情报。
于是,
在经过细细的考量之后,宗弦决定告诫自来也一声。
不要坏了他的事情。
防止这位行动力过于出色的三忍提前捅了雨隐村这个马蜂窝。
“······轮回眼的事情你不打算问一问吗?”
“没有必要。”
宗弦摇头拒绝。
“秘密谁都有,轮回眼······在许多人看来或许是神话故事,不过自来也前辈,不要忘记了我是一个宇智波,而我们宇智波一族有着忍界最为悠久的历史,即便是有些秘密被埋藏了起来,但只要后人争气,重新将那些个被埋藏起来的历史挖掘出来并不是不可能,所谓的神话故事,在过去说不定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只不过被岁月扭曲了其本来模样。”
“·····秘密吗?”
自来也吐了口气。
他从未和村子吐露过长门有轮回眼的事情,因为他知道一旦曝光出来轮回眼的事情,等待着长门的绝对不会是什么美好的未来,而他当时又觉得长门是大蛤蟆仙人所说的预言之子,所以他隐瞒下来了发现了轮回眼的事情。
“好了,这些话到此为止即可,自来也前辈,请不要忘记了我的话,如果你真的忍耐不住想要去雨之国一探究竟,也请你在出发前告知我一声,让我尽量能有所准备。”
宗弦说完话后告辞离开。
淅淅沥沥的春雨还在下,即便是站在树梢上也免不了被打湿衣物,再呆下去,整个人真就要变成落汤鸡了。
只留下自来也一人默默发呆中。
————
距离毕业考试已经过去了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据说这一届毕业生真正顺利毕业成为一名下忍的人数只有全部毕业生的五分之三,剩下来的五分之一回到了忍者学校继续学习,还有五分之一的毕业生放弃了成为忍者,离开学校各自谋生去了。
“好了,鸣人,佐助,再加把劲。”
“加油,很快就结束了。”
“还差一点点。”
春末夏初,高悬于天上的骄阳已经颇具威力,盯着烈日干活的少年们又晒又累,汗流浃背的模样可谓是狼狈到了极点,当然作为队伍中一点红的少女也没有袖手旁观,她正在帮他们以及任务的雇主们准备午饭。
要说清闲,大概只有卡卡西这个老师了。
坐在树下,喝着凉茶,看着最爱的‘亲热天堂系列’的著作。
“该死的!当初就不该接下来这种疏通河道的工作。”
站在水中的佐助出声抱怨。
“唉!这活的确辛苦。”
鸣人赞同的点了点头,脑门上的汗珠因为点头的动作砸落下来碎成八瓣儿。
就是在今天一早,
他们承接下来了一项来自于绀田村的集体委托任务,这是一个距离木叶村不太远的小村子,因为村子里的年轻人都跑去木叶打工了,导致村子里只剩下来一群老人,只是种田的话,老人们勉强还是干上两年。
但是村子旁边的河流被来自于上流,也就是木叶的各种垃圾淤泥所堵塞的问题,就不是他们这老胳膊老腿能搞得定的麻烦了。
村子虽说有井,
但是只那两口水井顶多满足吃水的需求,种田还是需要河水来浇灌的。
村长这才去木叶发布了委托任务。
而第七班就是接到了这么一项任务的倒霉蛋,盯着炎炎烈日在这里幸苦的打捞着这最深处能到他们胸口位置的河里面的垃圾,影分身承受不了流水的冲刷,人海战术派不上用场,顶多帮忙清理一下河道两边的垃圾。
好在忍者们的体能的确是怪物级别的。
比起来一般人,他们的工作效率显然是超乎寻常的高效,也就是三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他们就将河道中淤积的垃圾打捞干净,这一段河道中那浑浊的河水转眼间就恢复了清澈。
等他们回到岸上的时候,
小樱也做好了午饭。
比起来少年们,小樱也不轻松,少女还是第一次发现做饭居然也是个体力活,因为卡卡西老师再和雇主们闲聊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不如让我的部下来帮忙准备午饭吧!
然后小樱就在几个走路都有些打颤的老人们的帮助下开始准备他们一行四人,以及村中那几十个老人的午饭。
毋庸置疑的,
年纪小小的少女被迫变成了大厨,洗菜、切菜、煮饭······几乎所有的工作都交给她干了,那几个走路都打颤的老太太除了口头上的指点外,并未能提供除了帮助外的一切帮助。
“呼!鸣人,佐助,你们那边也结束了啊!”
脸色累的发白的少女坐在木凳子上,累的不想动弹。
“嗯,全部搞定了。”
鸣人中气十足的说道。
体力怪物说的就是他这种人了!
“下一次,绝对不接这种D级任务了。”咬牙切齿的佐助跌跌撞撞的冲过来,在那空着的小板凳上一屁股坐下来,呼哧呼哧的大喘气,被太阳晒得整个人都有些头晕。
虽说他以往也曾接受过高强度的训练。
但是,
该累的还是会累啊!
高强度训练的时候他也是累的和狗一样,今天这个任务不仅累,而且又脏又臭······简直绝了!
“哟,已经完成了吗?”
医路仕途
卡卡西夹着书悠哉游哉的走了过来。
“做的不错!”
“卡卡西老师。”
佐助竭力抬起头,“我觉得我们可以接D级以上的任务了,这一个多月来,我们抓过猫,担过水,补过瓦,帮忙看过孩子,也帮忙采摘过药材······卡卡西老师,我都快忘记怎么挥刀了!”
“已经等不及了吗?”
卡卡西看着眼前都累的够呛的少年少女们,笑了起来,“可以啊!我还以为你们会在一周前就和我抱怨这种任务太过于无聊了呢!能一直坚持到今天,很不错,下一次,我会挑选一个适合我们的高级任务的。”
鸣人他们的实力说实话已经足够去接触C级乃至于B级任务了。
只是,
卡卡西认为与其疯狂的去完成大量的高级任务来赚取报酬和名声,还不如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用这些个繁琐的任务来打磨一下少年们的毛躁性子有益无害,再者就是这段时间,可以尽量帮忙弥补一下小樱这个队伍中最为薄弱的一环,增高一下这块短板的高度。
爬树、踩水、脑门上放着树叶做其他的事情······这些个少女从未接触过的训练方式极大的完善了少女的基本功,并且在训练途中,卡卡西亲眼见识到了少女那优秀的学习能力以及对查克拉的掌控力。
爬树训练只是指点了一句,少女就一口气爬到了树梢顶端。
踩水训练也不过是在第二次尝试中就学会了踏水而行。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下来,在卡卡西这个堪称是忍体幻全能的上忍的悉心指点下,少女的基本功有了长足的进展,纵然是还很难和鸣人、佐助他们配合战斗,但是只要不要遇到超出水准外太多的敌人,起码不会太拖后退。
小樱的实力有了飞跃般的进步。
这也是卡卡西会答应他们去执行更高级别的任务的原因之一。
决定一个木桶的容量大小不在于最长的那一块木板,而是要看最短的那一块木板有多长,在第七班这个拼凑起来的木桶中,鸣人和佐助如果是长木板,那么小樱就是决定了这个木桶容量大小的短木板。。
“C级任务吗?”
就在卡卡西琢磨着该怎么样带着少年少女们进一步认识到忍者这个职业的残酷性的时候,那捉摸不清源头的阵阵满怀恶意的腥风吹进了木叶村,引起来了不小的骚动,甚至惊动了身为六代目火影的宇智波宗弦。


Copyright © 2022 郁瑤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