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fs7ii超棒的都市小说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笔趣-第四十七章 不孝之子鑒賞-5mk5g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又过了好一会儿,看徐涛还是不肯就范,胖子有点着急了,他旁边一个瘦子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胖子笑骂道:“龟儿子,你也太阴损了!”说完,指挥一个人去拿了一个盆。
然后,就看到一个人一手捂住鼻子,一手拿着盆,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盆里溅出的东西,减到了胖子的鞋上,胖子大吼一声,上去了踢了那个提盆的人一脚。
闻到那股味道,我知道盆里是什么东西了。
胖子指了指倒在地上的老太太,两个人过去架起了老太太,这是要逼着老太太吃盆里的东西啊!
我已经气得七窍生烟了,嘴里大喊着:“我XXXXX祖宗!你没爹,没娘啊!”
胖子转过头,看了看我,笑着对我说道:“你楞个孝顺,那你来代劳了!”
说完,就叫人架起我!就在我脸要挨到那盆东西时,听到了一声哀嚎,紧接着又是几声,然后就是架着我的两个人手一松,我的脸差一点就挨到了盆里面的东西,我被拽了起来。
我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看见小黑和奎哥加上两个体态健硕的汉子,把一群人都打趴下了。
我指着远处正在奔跑的胖子叫道:“人跑了,一定把他给我抓回来!”
小黑从兜里掏出一个黑色玻璃球,用大拇指和食指夹住,轻轻一弹,就看见胖子一个狗啃屎,直接倒在了地上。
跟着小黑一起过来的两个人,几个箭步就冲了过来,架着胖子重重地把他扔到了地上。
我和徐涛包扎过后,才算缓了过来,只是身上一阵的酸痛。
看见地上的胖子,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一瘸一拐地走到胖子面前,问小黑道:“打昏过去了?”
小黑摇着头说道:“装死呢!”
我顺手拾起了铁锹,一下子就拍在了他的肥手上,胖子还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看着他肿起来的手,笑着说道:“你肥手肉太多,打得也不疼!给我找根钉子过来,我给他钉地上!“
之后,我随便找了一根树枝,轻轻地点在他手上,还没等我用力,胖子就收回了手,放在自己肚子底下,也不抬头,哀求道:“放过我吧,咱们讲道理嘛!莫动手撒!”
我笑了笑道:“你要讲道理是吧?那咱们就讲道理!我讲的道理,你要是说不出哪里不对,我就切了一根手指头,怎么样?”
胖子不敢回答。
我看了奎哥一样,奎哥从胖子的身下,直接拽出了一只手,把他的五指硬生生地掰开,摊开在地上。
我说道:“那我就说了!打老太太,尊老爱幼你不懂啊?你有理了?”胖子不说话,我拿着铁锹就拍在了他的小姆手指头上。
胖子哎呀了一声。
我继续说道:“给你钱,说好走人的,你不走,你有理了?”胖子急忙想缩手回去,可被奎哥死死地按住。
我又是一铁锹,拍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胖子发出了死猪的嚎叫。
我接着说道:“你叫老太太吃屎?你有理啊?”胖子痛苦地哼哼着,不敢答话。又是一铁锹拍在了胖子的中指上。
胖子哇哇地大叫。
我继续说道:“你叫我一个外人,不相关的外人吃屎,你有理了?”胖子是食指糟了殃。
我又说道:“你平白无故地打个老实人,你有理了!”刚想铁锹下去。
胖子大叫道:“我有理,这个我有理!”
我哦了一声问道:“你有什么理?”
胖子叫喊道:“他欠我们钱,我们要他的房子,他不给,我们才动手的,我们有理!”
我看了一下徐涛,徐涛辩解道:“我欠你们的钱,早还清了!我当年出外闯荡,就借了你们一万块钱,一年后,我就还给你们了!”
胖子骂道:“还清你个串串!不用利息啊?你还差我们40万,我要你的房子顶账,有什么问题?”
这时我才明白,这伙人是来收徐涛的房子的!
徐涛呸了一声道:“你们40万就想我的房子?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是受了村支书的儿子指使,想把我们家的房子和地都吞了。这里是高速的必经之地,你是想买回去,等回迁,对吧?”
胖子又不说话了。
我放下手中的铁锹,问徐涛道:“我问你,要是他们真让你妈吃屎,你会不会把房子卖给他们?”
徐涛犹豫了一下,我一个耳光扇了过来说道:“这一耳光是替你妈打你的!为了钱,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啊?那是你妈,生你养你的人!”
徐涛红着脸说道:“我是不想他们得逞!”
我抬起了手,又放了下来道:“你和他们啊,都是一路货色!”
徐涛委屈地哭喊道:“你懂个锤子!我们农村人,就靠这点地翻身了!我们不像你们城里人,衣食无忧,生下来就在城里,有车有房,还有城市户口,受过良好的教育。我们呢,上个学都得要全家半年的收入。我们没那么多机会啊,所以我们要珍惜!你要是让我妈选,她也会这么选的!”
我看了看还在惊恐中的老太太,心里说不出来的酸楚。
徐涛继续说道:“我知道,我不在家,我妈受了不少苦,这群吃人不吐骨头的龟儿子,肯定经常欺负我妈,逼着我回来,可我也没办法啊!我回来就得签字卖房,那我们就什么都没了!你妈她不让我回来的!要不是你,非逼着我要什么证据,那会闹这么多的事出来,我也不会回来,他们也不会找上门来的!你怪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我面对着他的脸说道:“算啊!算啊!为什么你做事总给自己找借口呢?证据是你自己当年留下的!就算我不找你,你也会去找他们,要挟他们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啊?你真是以备不测的吗?你不过是想再给自己找次翻身的机会!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总给自己找借口,明明是自己想干的事,却总找借口赖在其他人身上。你要是但凡有点担当,你都不会把你妈一个人放在家里,让她一个人受苦!你还是个人吗?麻烦你做个人吧!”
胖子趴在地上附和道:“葛!他楞个不是人嘛!!当年说好,出去闯荡,赚了钱,就双倍还给我们,为了不让我们知道他赚了钱,一分钱不寄回来,他妈那么大年纪了,天天下地干活计!”
我愤怒地骂道:“你给老子把嘴闭上!一会儿我就喂你吃屎!”
胖子哀求道:“我们愣个莫得办法撒!村书记叫我们干啥子,我们干啥子撒!”
这时小黑接了个电话,向我低声道:“外面的人说,有警车过来!”
我嗯了一声道:“肯定刚刚有人打电话了!走吧!”
小黑看了看徐涛问道:“他怎么办?”
我摇着头说道:“由得他自生自灭吧!”
然后对着胖子说道:“我不管你找什么人,我的钱一分不能少还给我!不然,我随时会找到你!”
胖子急忙点头。
我又想了想说道:“啊,给你留点看病吧!给你5万,顺便把徐涛的钱也算还了!你们两清了,让我知道你再找他们娘俩麻烦,我就把你那只手的手指头也打断!听清楚没有?”
胖子嗯了一声,向我保证道:“你放心,你放心,我一定不为难他们了,我不敢,真的不敢了!”
我没再去徐涛一眼,不是我过河拆桥,而是他本身就是个心术不正的小人,一个连“孝”字都做不好的人,他还算是个人吗?
坐上了小黑的车,小黑拿出了那张开会的照片,指着那个人说道:“你叫我找的人,他叫卫青,是卫华的弟弟。”
我咦了一声道:“他不叫张大同啊?”
小黑嗯了一声道:“张大同?开会的名单上倒是有个张大同的名字,不过不是他啊!”
我搞不懂了,慢慢地说道:“你等我捋一捋,会议纪要上的签名是张大同,徐涛也说这个人叫张大同,开会名单上的人也是张大同,你却说这个人是卫华的弟弟?”
小黑哎了一声道:“木鱼脑袋!他就不能又是张大同,又是卫青啊?”
我疑问道:“你怎么知道他叫卫青,而不是张大同呢?”
小黑瞪了我一眼道:“这个有必要告诉你吗?我对照照片,找到了这个人,再直接找到了他住的房间,看了他的护照,不就是知道了吗?”
我哦了一声道:“忘了你是个飞贼了!”
小黑又白了我一眼问道:“那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道:“这证据拿出去,肯定是没用的,他们矢口否认就是了,这么多年了,该毁掉的证据,他们早毁掉了!不过……”
小黑问道:“不过什么?你又想到什么鬼主意了?”
我嘿嘿地阴笑道:“咱们可以把他们整成惊弓之鸟,不愁他们没破绽!”
车一路到了绵阳,这座四川省第二个城市,找到了大队伍汇合后,他们正在吃午饭,又是火锅,我是打死不吃!
火锅这东西平时不吃就想,可你要是顿顿吃,我这肠胃肯定是受不了。
小黑也不愿意吃火锅,他其实对吃没什么要求,只是觉得吃得太慢,浪费时间。
我们两个就脱离了大队,找了路边的一家小面馆坐下,这家小面馆干净整洁,就是地方小了点,一共才能摆下四张桌子,每张桌子也就能坐下四个人。
他们的厨房就在外面,用玻璃隔断隔开,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们做面的整个过程,这样显得十分的卫生。
我们坐下的时候,还没有人,看我们坐下,老板热情地问我们吃什么?
我看了看墙上的菜单,指着一个干臊面说道:“这个是啥?”
老板笑着说道:“外地人啊?那我就介绍你们吃这个吧,这个可以!你们吃几两?”
我愣了一下,几两?吃碗面,还得分几两啊?想了想说道:“两碗三两吧!”
老板笑呵呵地看了我一眼,又问道:“吃得辣不?”
我点着头说道:“吃得!吃得!在湖南待这么多年,还怕辣?有多辣,你就做多辣!”
小黑却摆手道:“我的不要太辣啊!微辣就好!”
老板笑着点了点头,去厨房做面了。
这时候,又走进来几个人,有男有女。
除了一个中年男人穿的普通外,其他几个人都是西装笔挺,一看就知道是工作服。
他们分两桌坐下,奇怪的是,一桌中年人和一个漂亮清秀的女人坐一张,另外一张挤了5,6个人。
我也没太在意,面上来了,我刚要吃。老板劝我道:“你拌一拌再吃!”
我心想这不就是东北的杂酱面吗?不过是面比较细而已。随手拌了一下,就准备开动。
老板似乎对我拌的面,不是很满意,拿起了我的筷子,抢过我的碗帮我拌了起来,拌的很仔细,才递给我筷子说道:“你尝一下!”
我拿起筷子,挑了一筷子,把面放进嘴里,很入味,很香,很好吃。
我竖起大拇指说道:“不错,不错!好吃!”
老板嘿嘿地笑了笑。
可还没等我吃第二口,我就感觉到了不是辣,是麻,我整个舌头都麻了,是花椒,还是青色的那种。
随之而来的就是辣,再吃完第二口后,我全身的汗都出来了,这个麻辣和湖南的不同,香里透着辣,好吃,想吃,可提起的筷子怎么都不敢再去尝试第三口。
小黑一边吃,一边笑道:“该!装什么大半蒜!不是湖南待了很多年吗?”刚说完,他就要咳嗽出来,为了不太难看,他忍了一下,直接吞进了肚子里面。
然后,就和我一样,伸出舌头来。
老板看到这种情况,急忙端来了两碗面汤,让我们喝。
小黑抱怨道:“老板,你这是微辣吗?”
老板不好意思地说:“我真的就是放了一点辣椒!就一点点!”
旁边一桌多人的年轻男女,看着我们的狼狈相,大声地取笑着我们。
我和小黑倒是没怎么在意,继续吃着我们的面。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