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0huix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吟遊刺殺錄 起點-第六百三十一章 戰略搞事局鑒賞-w4c1i

吟遊刺殺錄
小說推薦吟遊刺殺錄
愉快的史密达国旅行结束了,回到学校宿舍,凯文还有些意犹未尽。一边整理资料,一边上网关心史密达国的后续情况。
斯达特和寸草也于次日平安返回,两位大佬似乎还在抄那个老贵族的家,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毕竟家大业大,而且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查,都得暗中进行。
老贵族本人已经确认,抢救无效身亡。这也意味着香蕉刺杀术切实可行,这再其他网站倒也没什么关注,但在刺客的内网和外网上,简直是爆炸性的热点。无数刺客爱好者心情激动,大肆评论,也让无数其他贵族心惊胆战。可以预见的是,网站很快就会承受更大的压力,也许这已经不是换个名字就能解决的了。
同时,老贵族的死亡必然会引发鱿鱼城内部势力的变化,但这些就不是凯文关心的事情。事实上,不论如何洗牌,鱿鱼城总体必然还是趋向稳定,乱不到哪里去。
当然,这几天最重磅的新闻,还是那可怕的六星芒旅馆爆炸案。挟持了城主、治安官总队长、老贵族、帝国使者、斯巴拉西国推理小说家、楼保勒国一般路人等诸多重要人物,整整一个白天无法出去,最后整栋楼全部炸成碎片,众治安官只能干看,毫无办法。
如今的时代信息传播已经非常迅速,当时又有大量鹦鹉在场,想要封锁消息几乎不可能。而且传言很快升级,很多不怎么负责人的吟游诗人开始添油加醋。
就比如伤亡人数,如果硬要说的话,仅死亡老贵族一人而已,少有重伤之人,大多只是轻伤,而且都得到及时救治,基本脱离危险。但对于吟游诗人而言,这么大规模的爆炸,只死了一个人?这显然不科学!
很多人很正常的推测:“肯定是死的人多了,城主要负责,于是只死了一个人。”如果这次的死亡人数不在后面加个零,甚至两个零,那都是官方刻意隐瞒。而且介于史密达国之前的一些劣迹,这种论调很容易让人相信,并很快传播开来。
但不得不说,这一次真的是冤枉了他们。因为这次的死亡少,是凶手的仁慈,和其高水平的计算所至,假若是别人搞事,也许真的需要加两个零。但凯文不可能自己跳出来澄清这些,也只能随他们去。
除了死亡人数的推测,自然也有凶手是谁,和作案动机的推测。只是这方面就海了去了,网上推测信息不全,大家只能从“结果”逆推。网上能得到的结果,无非是老贵族身亡,和楼炸碎。那么以此逆推,只能得出大概是他们的仇人,或者利益冲突之类,然后在这里面一波分析。
但不会有任何人想到,这是一个楼保勒国路人疯狂搞事的结果。凯文的名字也有被提及,但他的身份和实力相比在场其他人都差得远,而且也没有利益纠葛。所以基本忽略他,网上都认为他可能只是巧合进去。
而至于亡灵巫师,网上没有丝毫提及。同时,史密达国战舰上的遭遇,也处于保密状态。当时城内大批鹦鹉都被爆炸吸引,虽然舰上出现跳刀的红光和求救白光,但并没有多少鹦鹉过去查看。少数去了,但去的晚了,凯文等人已经传送离开,战舰恢复秩序,舰上的人也将鹦鹉驱离,他们并未得到什么有效情报。
终究网上推理局限性太大,人都不到现场,能知道什么?比的不过是脑洞和嘴炮而已。假设凯文真的跳出来,在网上说:“死亡人数少,是因为凶手仁慈。”又有谁会相信?哪怕事实如此。
当然,也不能说网上推理完全没用,只要在常理范围内,有时还是可以得出一些结论的,网上毕竟能人不少。但这次的案件极端不合常理,那自然无能为力。
三天后,热度就开始逐渐下滑,一切又照常进行,照常生活。王立学院再度开学,而凯文还是图书管理员。期间,凯文又去找小勺子。
小勺子还在飞马骑士团养马,目前依然毫无进展,明显是把她晾在那边,但也确实没什么办法。小勺子自己也有些迷茫,以后该做什么?即便是刺客,一般也有一个明面上的工作,以前是临时工,现在养马……这些也未免太屈才了些。
对此,凯文劝她放心,她现在的状态只是养马时间太长,养的怀疑人生而已。她是刺客会长的女儿,不论如何不可能养一辈子马。
凯文和她讲史密达国的事情,从头开始滔滔不绝,虽并未夸张,但吟游诗人的功底还在,足以让人心驰神往。当讲到小九一香蕉插了老贵族之时,小勺子明显眼睛放出光来。
凯文当然看得明白,于是马上提议:“要不我们晚上去打富二代吧?”
“好呀!”小勺子兴奋答应下来。
“恩,”凯文连连点头,“就是不知道他改过自新了没有。”
“我觉得他应该没有。”小勺子回答。
“你最近打过他吗?”
“没有,”小勺子摇头,“一个人打没什么意思。但是,我觉得他这种人没那么容易改过自新吧?”
“恩,”凯文点点头,“那我去准备烧烤材料。”
说话间,一只鹦鹉从空中飞下,直接降落到两人的桌子上。要知道这里是天马骑士团内部,能来这里的鹦鹉必然是官方鹦鹉,而且其外表也十分朴素,没有染毛,也没有染甲。
“抱歉打扰两位了,”鹦鹉娴熟的开口,然后转向凯文,“凯文先生,明天上午有重要会议,国王陛下亲自主持。主要是针对这次史密达国的事件,你作为当事人必须参与。”
“好,我知道了。”凯文点头,若有所思。
鹦鹉传讯完毕,也就飞离这里。小勺子看着凯文沉思的样子,善解人意的开口:“要不,今天就不打富二代了吧?”
“不,”凯文摆手拒绝,“明天才见国王,和今晚打富二代不冲突。”
“不,”小勺子倒也坚持,“见国王是一件大事,你今晚好好准备准备。富二代反正一直在,我们想打每天都可以打。”
凯文笑着点点头:“好,那听你的。”
时间一晃,已经是次日上午。王国宫殿内,国王坐在中央,两侧都是国家要职人员。校长和刺客会长也都已经回来,凯文此时坐在刺客会长身边。
开会之前,凯文悄悄问:“怎么样?抄家抄到什么?”
“找到一堆亡灵巫师用的材料和初级手册,有没有用还得研究才知道,现在都交给你校长了。”刺客会长回答。
凯文点点头,又问:“那史密达国的后续情况怎么样?网上消息不多啊。”
刺客会长斜了凯文一眼:“基本上已经知道是你搞的鬼了,只是没说而已。而且对方私下里问我们要过人,不过我们没给而已。最后,你已经被列入黑名单了,这辈子都进不了史密达国。”
凯文微感遗憾,早知道还是列入黑名单,当时就该自曝。
“那个生不逢时兄还是做回了小区保安,”刺客会长也不免摇头,“那个什么舰长被革职,换了一个。那个帝国人也换了,换了一个精明的多的。你的各种情报都被追加了,短期内再出门可能就有危险了。”
凯文点点头:“意料之中。”
片刻,国王陛下驾临,会议正式开始。一通简单的开场白之后,让凯文介绍本次事件的始末。
在场都是知情人士,事情始末其实大多知道一二,会议时间有限,凯文也不可能事无巨细,也就说个大概。但机会难得,凯文还是忍不住夹杂一些自己的想法在里面。
“从结果来看,我认为这次的搞事是成功的,”凯文总结,“我们最初的目的就是寻找亡灵巫师,如今找到,就不能说是失败。虽然这人不过是冢中枯骨,也只是初学亡灵法术,但多少也有些作用。”
“据我所知,弗兰虽然是优秀的亡灵巫师,但由于失去记忆,对于低级法术反而了解不多。如果我们能有一套较为系统的初级手册,对我们以后发展也大有裨益。”
“而至于不足之处,晶石使用过多,劳烦两位高手出马,造成巨大的社会影响,我也十分惭愧。虽然他们拿不出证据,但还是会对我们产生厌恶的情绪,这也许会影响一些东西。在此我表示遗憾,但必须要说的是,所谓搞事本就是如此!”
“很多时候,看似平静,但底下早已溃烂腐坏,如果没有人搞事,永远不会得见天日。同时,我们国家的战略趋向于防守,但总不可能一味防守而没有丝毫锋芒。搞事就是战略进攻的一种方式,但回顾历史,不论是我本人还是其他高手,在搞事方面都过于零散,也不太专业。”
“总所周知,专业和业余在绝大多数领域都有本质区别。搞事同样如此,我们有几篇关于搞事的论文?我们有多少时间对搞事进行研究?即便是我本人,也都只是一时兴起。仅靠一时兴起来搞事,永远难成大事!”
“我认为,我们应当成立专门的部门,可下属于刺客公会,但相对独立的部门。配合国家战略,制定搞事计划,由会议讨论通过之后,再行搞事。我们可以称这个部门为——战略搞事局!”
众人:“……”
“凯文,”刺客会长不由打断,“必须提醒你一句,你已经在史密达国黑名单上了。”
凯文却不以为意:“搞事局并不一定需要我亲自出马搞事,何况以国家力量绕过一个黑名单也不算太难。”
“这个局,对外不能公开的吧?”有人问。
凯文回答:“连刺客对外都不公开,搞事局自然也不公开。不过为便于搞事,我们可以对外自称——战略搞笑局。以迷惑对方。”
众人:“……”
“搞事局平时干些什么?研究如何炸楼吗?”校长也不会疑问。
“搞事局最大的作用,就是没事找事!”凯文回答,“我刚刚说过,搞事局一定程度上算是战略进攻。我们可以在制造混乱,但搞事绝不是制造混乱这么简单。这样吧,我举个简单例子。”
“王立学院牛头人留学生的问题,一直是所有老师头痛的事情,我也在王立学院,亲眼目睹了不少,”凯文开口,“我想到一个方法,现在民用水晶球已经比较普及,我们可以尝试多加几个舞台,设在牛头人的教室里!”
“每次上课,能同步全国直播。这样一来,不论他们上课讲话睡觉还是互相摸JJ,都能被天下人看见,也将被天下人耻笑!这样等同于天下人共同监督,上课纪律纵然不至于瞬间变好,但多少会有些帮助。”
校长疯狂摇头:“天下人不会笑牛头人,反而笑我们。”
“我们可以把人族教室也直播出去,两者对比,天下人自然能分辨。而且这对老师和学生也算是一个监督,杜绝摸鱼,教学效果必然更上一层。据我所知,某些工地工程为效果,也会试着直播出去,远方的监工成千上万也没见出什么事情。教室也不是私人场所,也不需要考虑隐私不隐私的问题。”
“只是目前水晶球无法传递声音,略有遗憾。如果每节课都另配手语翻译,则过于繁琐,而且某些专业术语还不容易翻译,需要另外培训。而很多老师本身不会手语,从头学似乎也没有必要。只能以后再说。”凯文叹息一声。
校长笑了笑:“我们的课就算声音传出去,也没那么容易听懂。”
“总有听得懂的人,再说我也不只是说王立学院的事情,也包括一些初级学校,”凯文回答,“真正的意义在于把知识传递给平民,广开民智。当然这也需要他们自己认真学才能会,但终究是把机会放在他们面前。”
凯文点头:“这当然,可以预见的反对意见非常庞大。但无所谓,我们是搞事局,我们完全不需要走正常程序。直接把设备搞定,第二天就开始直播。”
“你这是要搞事情!”校长忍不住开口。
“咳咳!”凯文干咳两声,“我可以理解为这是赞美我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