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4e4uz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不一樣的惡魔人生 劍無雲-第811章 成爲邪靈安全員推薦-vk9k3

不一樣的惡魔人生
小說推薦不一樣的惡魔人生
看到王重不说话,李晓柔以为王重是不好意思,于是继续道:“放心吧,虽然我这个饭店是合开的,不过我占大股,再说了,现在新开张,店里也确实缺人手,不过你也别太高兴,我顶多给你一千五百块一个月。”
“谢你了,不过我还有其它事做。”
“你不是被赶出来了,还有什么事要做?”李晓柔奇怪。
“不提这个了,帮你拿东西,走吧。”
王重还有其它事要做,他可不想再待下去。
“嗯,那走吧。”
这次王重救了她,帮她赶跑了那个收垃圾的,让李晓柔对王重的态度大为改观,所以说话也客气起来。
来到李晓柔开的饭店,这家饭店面积地段还可以,人流量挺多,面积也挺不错,有上下两层。
“这位置加上面积,房租不便宜吧?”王重把东西一放,随口问道。
根据以前原主王聪的了解,李晓柔可拿不出这么多钱。
“确实不便宜,三十万一年,是我贷了我去世的父母房子投资的,至于装修的钱,是我小姐妹出的,我们合作的,还没开张呢。”
说话的时候,李晓柔脸上热情洋溢。
显然她对这家饭店倾注了很多的心血。
李晓柔开了门,说道:“我们这家饭店,主要经营晚餐和夜宵,你确定不想干吗?我知道你还是学生,可以兼职的,我允许你稍微晚一点过来,每天八点准备过来,只做夜宵的场合,可以吗?”
王重笑着又是摇了摇头,他可没空过来干活。
“哟呵,这不是王大少嘛?”这时候,一个揶揄的声音响起。
王重回头一看,没想到是张凯。
“张凯,有事么?”王重脸色一冷,没想到这么巧,大晚上还会遇到这家伙。
“呵呵,本来是想过来看看新开张的饭店是谁开的,没想到啊,老熟人啊。”
张凯的眼睛跟机关枪似的,肆无忌惮的在李晓柔美妙的娇躯身上扫射着。
然后嘿嘿笑道:“李晓柔,你还跟着这蹩脚富二代呢,不知道他已经被家里逐出去了么,以后跟我吧,我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张凯,劝你马上滚开,要不然让你好看!”王重冷冷道。
“王聪,你特么还以为自己是哪根葱呢?我刚刚都听到了,你特么还要在这里打工,看来你真的被废了,新闻上果然没说错。”
张凯摇摇头,伸出手,“把以前的账结一下吧,老子带着兄弟们也要吃饭,可不能给你白打人!”
“张凯,你不要太过分,王聪已经这样了,你还落井下石,请你离开。”李晓柔连忙说道。
“哟呵,还敢说我,知不知道这附近都是我罩的,哪个人不敢给保护费?小心让你以后吃苦头。”
李晓柔被气得酥胸起伏,这家饭店是她的全部,没想到还没开张就遇到有人收保护费。
因为生气,李晓柔眼圈都要红了,咬着牙说:“我会报警。”
“哈哈,报警啊,我看谁会管,到时候,我砸了你这个地方,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你你你…………”
正当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王重挡在了她的面前,朝张凯道:“三十秒内,离开,要不然我打你离开。”
现在,自己也算是认识邪灵安全员李虎的人了,他敢动手就让他好看。
“曹尼玛,装逼还装上瘾了!”张凯怒吼一声,一拳朝着王重突然砸去。
王重脚一抬,一脚踹在张凯胸口。
“玛德!”
张凯气急败坏之下,突然从腰里拿出一把匕首,再度扑了过来。
王重眉头一皱,手一抬,轻易接过对方手腕,然后一扭,张凯吃痛之下匕首掉在地上。
没想到他另一只手还藏着一把匕首,朝着王重就刺了过来。
“小心!”李晓柔大惊失色。
王重连忙躲闪,匕首擦着手臂划过,割出一大条口子。
王重怒极,这家伙敢伤他!
当即,他对着张凯就是一拳,门牙都被打飞。
张凯神情大骇,想不到王聪这么厉害。
见王重还要过来打人,连忙捂着嘴头怒骂着什么,然后跑开。
“哎呀,你都受伤了,没事吧?”李晓柔跑过来,担忧的看着王重手臂伤口。
“不用了,这点小伤休息一下就好了。”王重道。
“那好吧,我现在就住饭店楼上,我扶你上去。”李晓柔连忙扶着王重上楼:“伤口看起来不小呢,我给你包扎一下。”
虽然李晓柔刚刚搬进来,但是屋里已经收拾的非常干净,王重吸了吸味道,屋子里确实很香。
李晓柔拿出一个医药箱,一边给王重包扎一边说:“那个张凯真是可恶,这次他吃了亏恐怕以后还要来找麻烦,王聪,你又救了我了。”
“没事,他要是再敢来,我就会让他好看。”
这一刻,王重动了杀心。
瞅了瞅边上打电话的小姐姐,王重心念一动,待会让她打电话给张凯,不就好了么?
暂时王重没多想,然后看了看四周问:“这里暂时你一个人住吗?”
“是啊,还没收拾好呢,今天你要是没地方去,要不你就睡在这里吧,这几天我帮你找找地方,看有便宜的地方租没?”李晓柔是看在王重手臂受伤的份上,所以才这样说。
王重准备包扎好伤口就走,所以摇了摇头道:“看这里租金应该挺贵的吧,我待会还是走吧。”
李晓柔笑了笑,“你帮了我,这个算什么?”
说着看了看四周,“再说这间房屋租金挺便宜的,房东才要我一千块。”
“一千块,怎么这么便宜?”
“听说这里闹鬼,所以便宜给我了。”李晓柔神情平淡,“你说这年头还有迷信的人呢,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鬼?”
王重却是愣了一下,这地方闹鬼?
他扫了一下屋子,暂时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发现。
不过他相信,这地方既然闹鬼,肯定不是空穴来风。
于是他决定,还是先住下来。
“那谢谢了,我找到地方就会搬出去。”
“没事。”李晓柔倒是无所谓。
虽然一开始她对王重印象不怎么好,可是这次接触下来,她感觉王重挺不错。
另一方面,她也不担心男女有别,住在一起不方便。
因为在这里她还有个小姐妹,叫何曼玉,这个女生就是她的合租朋友,也是合伙开饭店的小姐妹。
两个女人都在呢,量王重也不敢干什么。
给王重铺好床之后,李晓柔说下去忙活了。
王重则是在屋子里走了起来,暂时这里确实没发现任何闹鬼的地方。
这说明,也许不在屋子里,而是这楼里。
此事放在一边,他拿出纸笔,看着身边打电话的小姐姐问道:“现在我说,你来写。”
“我问你,你叫什么?”
打电话的小姐姐茫然的看着王重,微微摇头。
不知道?
王重又问道:“你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呃……”
“啪!”
王重一巴掌甩了过去:“问你话呢,呃个屁啊,说…………”
打电话的小姐姐无比委屈,手伸出,在纸上写:来自,一片黑暗……
“具体地名……”
“我唔知啊……”
“港岛来的?”王重嘀咕一声,恶狠狠又问道:“怎么会打电话给别人,别人就死的?你技能哪里来?”
打电话的小姐姐脸更加狰狞了,她似乎在回忆,不过回忆的内容非常痛苦,让她脸色狰狞起来。
“话说,你都死了,就不能让脸好看一点吗?你这幅样子,让我很倒胃口,你知道吗?”王重提醒道。
“呃…………”
打电话的小姐姐默默点头,一阵变换之后,她的脸恢复到死前的模样。
这是一张清秀的面孔,有点像赵丽颖年轻的时候。
这么漂亮,年纪轻轻就死了,有些可惜。
王重心中思索,问道:“不是挺好的么,为什么害人啊?”
此刻王重拿着笔记,坐在床边,倒是有点像审问:“赶紧说,记笔记呢。”
小姐姐继续书写:我们想要,想要变得…………很厉害……
“哦?”
小姐姐看向王重,继续写:我的脸腐烂,是想吓死别人,别人死去的精气神,能被我吸收。
“你怎么死的?”
又开始回忆起来了,打电话的小姐姐无比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她开始又书写了:他们……他们要害我,把我关起来,我打电话报警,后来,他们把我…………砸死了…………
说完之后,打电话的小姐姐怅然的摸了摸自己的头。
在她的头上,有一个明显的凹陷。
想来,是有人活活把她给砸死了。
“死了多久了?”
“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年……”
王重点点头,想想也是。
别看这个邪灵比那个枯木老人弱,但是要形成这样的邪灵,总体确实是需要不少日子的。
现在一切都了解了,虽然说,关于邪灵来的地点还不清楚,不过王重知道一点。
那就是,邪灵都来自一个黑暗的地方。
“果然,这些邪灵不是这里的土著!”
接下来一连好几天,王重都在吸收着灵力力量。
学校现在关了,他也没去上学,邪灵安全员那里也没人来联系。
这样倒特别清净,让王重感觉不错。
灵力虽然稀薄,可因为以前底子好,修为突飞猛进。
现在他敢确定,若是再次遇到那个老人,绝对能把他解决。
和李晓柔一起住,也没闹出什么事。
反倒是李晓柔室友不见了,根据李晓柔的说法,她室友是出差去了,过几天回来。
本来这也没什么,不过三天后,当看到李晓柔室友何曼玉之后,王重才发现不对劲。
这个何曼玉面堂发黑,脸色暗黄,尤其是背脊处,竟然趴了个黑影。
一瞬间,王重知道为什么李晓柔说这里闹鬼了。
敢情是何曼玉身上的。
他也没说什么,何曼玉这个人不怎么爱说话,身体又不好,回来就休息了,李晓柔则是出去工作。
王重开了何曼玉的房门。
“你干什么?”何曼玉面色微微一变,本来她对家里多了个男人就有些不满,不过李晓柔说王重住不了多久,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进自己房间。
不行,得马上报警。
王重这个时候说话了:“你是不是感觉背脊阴冷,浑身无力,这些日子一直这样?而且做什么事都不顺心,非常倒霉…………”
王重的一席话,说的何曼玉一愣:“你……你怎么知道?”
她很奇怪。
因为这些事情就算是李晓柔都不知道。
她是个不怎么喜欢吐露心声的人,这一次王重说的这么准,让她有些愣然。
王重道:“因为我会一些你无法理解的事情。”
说着。
王重走了进去。
何曼玉心中一紧:“你别乱来,我会报警。”
“给我一分钟就行!”
何曼玉背后的东西并不强,基本上是顺手解决。
随即,王重伸出手,一下子朝何曼玉身后抓了过去。
“哎呀……”
何曼玉还没反应过来,忽然感觉浑身一轻,无比的舒爽。
此刻,王重手里已经抓着一个黑乎乎的小孩了,他朝着王重龇牙咧嘴,王重反手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
这一幕看到何曼玉背脊发寒:“你你你……你在打谁?”
王重并未准备隐瞒什么,道:“一个小东西罢了。”
“小东西?你……你不会说的是…………”
“不错。”王重耸耸肩。
“果然,这个世界是有这些东西的。”何曼玉眼睛一红,竟然要哭了。
“你知道这些东西?”
“嗯,我上班的地方,好多人都死了,后来我逃了出来,一个叫邪灵安全员的人联系了我,向我问了一些情况,我才知道,这个世界变得恐怖了。”
“这些日子,我脑子里都是那种东西,我就想着出去散散心,可是根本没用。”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