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40n10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踏星 線上看-第兩千三百零三章 誰的地盤相伴-niz53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中平界高空,陆隐看了看体表,撕裂性的伤痕还蕴藏神武罡气,妄图入侵体内,他运转心脏处力量,将神武罡气直接瓦解。
魁罗距离他最近,感受到这股力量,相当震撼,“小子,你怎么逃出神武天的?之前你说要去神武天救人,我以为你死定了,那些半祖没对你出手?”。
“他们打不过我”,陆隐随便回了一句,然后不管魁罗怪异的神色,取出拖鞋扔给青平,“师兄,用这个跟残刀打”。
青平接过拖鞋,看着上面五个黑黑的脚趾印,“祖兵?”。
“应该是,反正敲晕过”,他话音一顿,抬头,巨大阴影笼罩,并发出嘶吼,恐怖的祖境之力压下,这是–狱蛟。
魁罗惊讶张大嘴,“这,这不是神武天那玩意吗?”。
狱蛟看到魁罗震撼的神色,然后抬起爪子,张牙舞爪,充满了恐吓意味。
陆隐脸色一沉,“没用的东西,滚”。
魁罗心一颤,急忙拉住陆隐,“别骂人呐,咬我们怎么办?”。
青平神色凝重,论气势,这头狱蛟远超夏神机分身,他可以凭天秤审判夏神机分身,却未必能审判这头狱蛟,祖境也有强有弱,夏神机分身属于最弱的那种,拥有祖境之力,却也只拥有祖境之力。
狱蛟张牙舞爪的威胁,魁罗惊惧的表情让它满足。
“师兄,这个拖鞋抽晕过它,这没用的玩意,碰到夏神机逃得比兔子还快”,陆隐恨恨道。
狱蛟昂首,爪子抬得更高,发出震天憾地的嘶吼声,魁罗更恐慌了,他觉得陆隐肯定失心疯,这玩意一看就不好惹。
狱蛟上方,夏神机分身手握残刀追来。
而另一边,夏子恒,羽公子还有乌尧三个半祖出现,惊疑不定看向陆隐他们,他们想出手,但狱蛟的存在又让他们害怕,不敢接近。
“逃”,魁罗大喝,拉着陆隐就走。
狱蛟爪子垂落要抓陆隐,这时,夏神机一脚跨出,出现在狱蛟头顶,“孽畜,追上去”。
狱蛟一顿,眼珠子抬起,看向头顶,一种熟悉的被威胁的感觉传来,那是残刀随时可能斩断头颅的威胁,它害怕了,立刻追向陆隐他们。
青平他们的速度怎么也比不上狱蛟,不过好在他们降落的方位与返回第五大陆原宝阵法所在的方位不远,以半祖实力轻易跨越。
“就在前面”,魁罗目光炙热。
身后,狱蛟嘶吼,爪子落下,遮天蔽日,而狱蛟头上,夏神机一刀斩下,“死”。
陆隐回头,盯着爪子与残刀,取出了尸体挡在后方,与此同时,青平一指点出,虚空闪烁,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蔓延,笼罩了狱蛟的爪子与残刀刀锋。
这一指没人看得懂,包括陆隐与夏神机。
而这一指,也让狱蛟与夏神机的攻击荡然无存,这是寻古溯源。
一种战技,十个人练或许能练出十种不同的效果,寻古溯源就是这种战技。
木先生教导的不是固定的战技,而是一种力量,一种思维,一种未知的可能。
当初青平渡半祖劫,最后那道人影与他一指击撞就出现了奇异之象,那种力量连食神与魁罗都看不懂,那就是寻古溯源。
这一指为三人取得了生机,让他们跨越原宝阵法,逃离了这片星空,而狱蛟因为没能及时停下,也冲进了原宝阵法内,连带着夏神机分身与它背上那些星盟修炼者,齐齐消失于树之星空。
当一切平静,远处,那三个半祖对视,“人呢?”。
“没看错,那是原宝阵法,通往废弃之地的原宝阵法”。
“无所谓,神机老祖手握祖先残刀,驾驭狱蛟追杀,谁都救不了陆小玄,通知王家赶紧修复新空走廊,待连通废弃之地,便可迎回老祖与远征军,陆小玄必死无疑”。
山川大地恢复平静,从陆隐在神武天出手到离开树之星空并未过去多久,但又好像过去了很久,谁也没想到,一个三次源劫修炼者竟可以逃离神武天,创造了一个历史。

荣耀界,原宝阵法突然亮起,公长老,上圣天师,修铭天师,酒痴齐齐抬头,“回来了”。
“青平应该突破半祖了,不知道陆隐那小子有没有什么进步”,公长老期待,他最期待陆隐对于天星功的修炼,最好直接修炼到大成,把脚底板的东西还给天星宗。
酒痴失笑,“他们不过去了十个月左右,能有多大进步?可以安全回来已经不错了”。
“是啊,回来就行”,修铭天师也感慨。
几人期盼看着,然后,虚空,四道人影降落,摔了下来,自然是青平,魁罗,陆隐还有他取出的尸体,本想利用尸体挡狱蛟和夏神机的攻击,但不需要,青平一指将他们攻击抹除。
上圣天师几人刚要上前,头顶,巨大的阴影笼罩,狱蛟–出现。
随着狱蛟的出现,恐怖的祖境之力扫荡开来,令荣耀界震动,随后震动新宇宙 ,祖境之力朝着宇宙海,内宇宙还有外宇宙蔓延而去。
第六大陆,血祖陡然睁眼,脸色一变,“祖境的力量?”。
狱蛟虽然没有智慧,但当初即便夏神机镇压它也要靠残刀,可以想象其修为,在祖境层次上,要论祖境之力,很少有比得过它的,体积大也有好处。
魁罗怪叫一声,拉着陆隐就逃,“愣着干什么,逃啊,是敌人”。
酒痴几人头皮炸开,敌人?祖境敌人?
狱蛟落地,下意识嘶吼,抬高爪子威胁,祖境之力肆无忌惮的释放,而它头顶,夏神机握紧残刀看向四周,同样爆发了祖境之力。
公长老几人都呆住了,一个祖境敌人也就算了,怎么有两个?
“逃,逃,逃”,魁罗大叫。
陆隐脚踩逆步,甩开魁罗,“逃什么逃,忘了这是哪了?”。
魁罗一愣,然后忽然反应过来,“我们回到第五大陆了?”,他看向公长老几人,然后狂笑,“哈哈哈哈,这里是第五大陆,哈哈哈哈,不用逃了,小子,你无敌了,哈哈哈哈”。
青平呼出口气,平静看向夏神机和狱蛟。
上圣天师几人也反应过来了,松口气,主要刚刚被魁罗吓到了,面对祖境之力的那种绝望让他们都没反应过来,如今终于反应过来,这里是第五大陆,在这里,他们不用怕任何人。
狱蛟张牙舞爪,肆无忌惮宣泄着祖境的力量,摇曳星辰,令整个第五大陆震撼,它感觉这片星空远远没有树之星空坚固,而且也不存在气息上令它忌惮的,它觉得自己无敌了。
陆不争,冷清,包括远在巨兽星域的绝一,痕心等人都感觉到了,祖境之力在第五大陆太耀眼了,第五大陆怎么突然出现祖境强者?
夏神机站在狱蛟头顶,冷眼扫向陆隐几人,“竟然不逃了?”。
陆隐擦了擦身上血渍,刚要说话,魁罗声音先传出,“老小子,在谁的地盘心里没数?这里是第五大陆,不是树之星空,自己落单了知道不?夏神机罩不住你”。
夏神机分身皱眉,“满口胡言”,他看向远方,摇摇头,“果然是废弃之地,不存在什么祖境强者,咦?”,他脸色忽然一变,“怎么没有星源?那是什么?”。
第五大陆星源宇宙被那种液体吞噬,导致修炼星源的人都无法进步,夏神机分身发现了那些液体,惊疑不定看着。
“行了,别想了,待会进了牢里,我会慢慢告诉你的”,陆隐开口。
夏神机看向陆隐,“你等是疯了,既然如此,送你上路”,说完,抬起残刀,一刀落下,与此同时,狱蛟的爪子也落下,他虽然一刀斩向陆隐,目光却落在青平身上,在树之星空,此人一指抹除他们的攻击,涉及到了时间的力量,连他一时都没看懂,此次,他还能否继续抹除?能抹除最好,给他修炼时间力量的灵感。
出乎意料,青平没动,魁罗没逃,旁边那几个半祖也没逃,就这么望着他,那目光并非绝望,而是,怎么说的,嘲讽?
夏神机想不通这些人怎么了,不过无所谓,一刀之下全部铲除。
这一刀,夏神机斩出过好几次,这次他确定没有人挡住,他已经将神武罡气发挥到最强,祖境之力足以粉碎一切,再加上狱蛟一爪,废弃之地何人能挡。
刀锋垂落,距离陆隐越来越近,陆隐看着夏神机,“好奇问一句,自从辰祖成祖,你们有没有跟他较量过?”。
夏神机没听清,这小子说了什么?
下一瞬,虚空寂静,星河倒卷,夏神机看到的一切都变了,他看到了无垠星空,看到了一颗颗星辰转动,无法形容的恐怖让他头皮发麻,他就像一个普通人面临山崩海啸,自成祖后,第一次体会到了绝望,深深的绝望,这种感觉他明明早就忘记了,如今却突然出现。
眼前,一颗星辰转动,然后陆隐的身影无限放大,低头俯视,一脚落下,脚踏星空。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