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mp1ho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黎明之劍笔趣-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乍現熱推-wy6ut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在旷野中升起的光芒其实很微弱,与这片广袤的大地比起来,其数量也少得可怜,然而即便如此,在这短暂的几分钟里,梅丽塔仍然感觉它们仿佛充斥了自己全部的视野——她甚至难以转开自己的视线。
过了一会,有一些光芒暂时熄灭了,但剩下的仍然在维持,在这个寒冷昏暗的“极地午夜”中如星辉般闪耀着。
“那边那个——最远处,在那座山脚下,那里可能是另外一个营地,”诺蕾塔同样瞪大眼睛看着远方,她指着视野尽头的一簇火光,脸上带着一丝兴奋,“你能看到么?有几个较小的光源在那附近移动,那说不定就是巡逻的队伍!”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梅丽塔连声说道,“还有营地东边,以前的鲁斯河谷的方向,那里刚才也升起了好几个火球……或许是少数幸存者聚集到了一起……”
诺蕾塔安静下来,久久地注视着那些地方,过了很长时间才打破沉默:“现在他们应该可以坚持更久了……”
梅丽塔挠了挠头发,一时间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良久才憋出几个音节:“是啊,确实是这样……”
……
高高的哨塔上,冲天的火焰在增压装置的辅助下熊熊燃烧着,尽管来自海岸方向的寒风依旧呼啸,却始终无法吹灭这耀眼的烈焰,巴洛格尔站在增压装置旁边,直到确认了这些东西能够稳定运行之后,才把这里的事情交给其他龙族,转身离开了哨塔。
他来到附近的一座高台上,在这里,安达尔和赫拉戈尔正站在夜风中,眺望着远方平原的方向,又有另外一些红龙站在高台边缘,正聚精会神地记录着什么。
“你看到刚才那些信号了吗?”安达尔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第一个转头对巴洛格尔说道,“比我们想象得还多一些!”
“我看到了,但肯定没有你们看的清楚,”巴洛格尔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一千年不曾这么笑过了,“哨塔那边的火柱非常明亮,有些影响我的视线——就像我说的,那可是一堆非常盛大的‘篝火’。”
“我们已经记下了出现信号的方位,”赫拉戈尔说道,“坦白说,其中相当一部分都在很远或者很危险的地方,凭营地目前的情况还无法派出队伍去搜索,但这至少给我们指明了方向,只要这里的情况稍有好转,我们就能派队伍去援助被困在那些废墟中的同胞。”
“除此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我们确定了其他幸存者营地的存在,”安达尔接着说道,“有至少一处烽火表现出了明显的营地特征:规模更大,持续时间更长,周围存在其他活动信号,这不是少数龙就能做到的。看方向那里应该是阿卡托许,那里有坚固的工厂和地下掩体,还有一处非常非常深的矿井,井下原本是欧米伽系统的一处节点所在地,幸存者依托那些设施存活下来的概率很高。”
巴洛格尔带着一丝希冀:“我们现在能……”
“不能,太远了,而且中间隔着元素肆虐、重力失控的封锁带,”赫拉戈尔摇摇头,“但我们可以慢慢在旷野中开拓出交通线。无论如何,确定了其他营地的存在才是最重要的。”
巴洛格尔轻轻点头,接着他露出了沉思的神色,在思索中慢慢说道:“确定了更多的幸存者,我们也就该考虑更长远的未来了……以营地目前的情况,我们能养活多少族人?”
“说实话,不容乐观,”安达尔叹了口气,“我和杜克摩尔讨论过这个问题了。现在我们的食物来源主要是附近发现的几座仓库和一座食物加工厂,里面有一部分货物未被烧毁和污染过,它们能维持一到两个月的消耗,此外营地还派出了一支队伍前往海岸线的方向,我们可以从海中以及附近的岛屿上找到一些物资,但数量不会太多:重力风暴撕裂了大陆边缘,整个近海区都受到很大影响。
“相较而言,反而是淡水的问题比较容易解决,除了可以从海水中过滤净化之外,还可以抓捕附近游荡的低阶水元素——只是要小心别做得太过火,引发元素暴动会很麻烦。”
“所以,短期内我们无法做到自给自足,即便能在更远一些的岛屿上获得稳定的食物供应,那也要很久以后了,”巴洛格尔沉声说道,“在那之前,大家都会挨饿,维持下去的唯一办法就是在那些被掩埋进废墟的仓库和工厂中挖掘……这根本不可能做到稳定补给。”
“而且还要注意一点:几乎没有龙族懂得如何在不依靠自动系统的情况下种植和收获作物,更不要提在失去生态穹顶和天气控制器的情况下,北极地区大部分地方本身就无法实现农业生产,”安达尔说道,“捕猎的收获有限,获取粮食甚至加工粮食的技能都要从头去学,失去了自动农场和合成工厂之后,我们的起步会变得无比艰难,这样的局面持续下去,幸存的龙族将不得不把目光转向……更加温暖的人类世界。”
巴洛格尔脸上的表情微微变化:“你们的意思是……”
“与其等着情况继续恶化,等着一部分同胞在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铤而走险选择下策,我们不如主动做些什么,”赫拉戈尔看着巴洛格尔的眼睛说道,“塔尔隆德封闭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既然我们活了下来,就应该想办法去面对这些变化。
“一百多万年来,我们的同胞都从未面对过‘变化’,他们不知道除了摇篮之外的生存方式,因此现在便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我们必须赶在最前面,必须成为塔尔隆德最早与外界接触的‘代表’,以此去奠定一种和外界交流的新秩序,这个新秩序应该是文明且有序的。
“我刚才已经和安达尔商议过,龙族要回到世界的舞台上,要和人类接触,和洛伦大陆上的其他智慧种族接触。我们确实需要帮助,但我们不是去乞讨,我们要拿出一些东西去换取紧缺的物资,甚至是紧缺的生存空间——这一切都要遵循等价交换的原则。”
一旁的安达尔安静地听着,等到赫拉戈尔话音落下之后,他才带着复杂的表情叹了口气:“等价交换啊……现在我们可是欠下许多债务了。”
巴洛格尔很快反应过来:“你是说……秘银宝库?”
“对这个世界而言,秘银宝库已经名存实亡了——除了设置在塔尔隆德之外的网点可能还保存着一些东西,宝库的总部和所有主要仓库都已经灰飞烟灭,至少阿贡多尔情况如此。我们如今欠下了一大笔账,这债务甚至不仅限于主物质世界……”
“那就慢慢还,”赫拉戈尔说道,“巨龙恪守承诺,我们欠多少就还多少,能拿出什么就拿出什么。”
他用一种低沉严肃的语气说着这些,巴洛格尔从这种语气中听出了坚决与深思熟虑,他看着眼前这位老友——从一百八十七万年前,他便是巨龙的领袖,一百八十七万年后的今天,他仍然在用自己的方式维持着龙族的一切,包括龙族的生存,也包括龙族仅剩的自尊。
“我们现在还剩下什么可以拿出来的?”沉默片刻之后,巴洛格尔问道,“这片废土上连养活我们自己的东西都不够了。”
“总有能拿出来的东西,塔尔隆德即便毁灭了,我们也有许多足以引起其他种族兴趣的事物。除了那些存在危险代差的技术之外,我们还有一些可以透露出去的知识,某些仓库中或许还有些珍宝,废墟下面总能挖出些财物,实在不行……我们还有自己的血肉和骨骼。”
赫拉戈尔的语速很平缓,眼神却坚定不移,他的神情透露着他的态度——那是他为巨龙文明划定的一条底线。
塔尔隆德或许倒下了,但巨龙还站着,龙族曾是这颗星球上最强大的文明,更是这一百余万年来唯一成功挣脱了神明枷锁的文明,即使如今局面落魄至此,他也不允许自己的族群走向堕落——龙族不会成为小偷,不会成为强盗,更不会如野兽般苟活。
龙族会堂堂正正地回到世界的舞台上。
“既然你们已经决定了,那我自然支持,”巴洛格尔点了点头,“那么,既然想要和人类以及其他智慧种族接触,我们就得有个计划。首先是需要找到了解洛伦大陆各个种族的人选,其次,是寻找前期接触的目标,最后……我们还需要收集一些情报,要搞明白现在洛伦大陆的情况如何。”
“洛伦大陆的情况么,”安达尔沉吟着,“确实应该先调查一下。外面世界的变化速度比我们所熟悉的节奏要快的多,而现在又正是他们变化最快的时刻。”
一边说着,他一边微微点了点头:“至于了解洛伦大陆各个种族的人选以及前期的接触目标,我已经有大概想法了。”
“那就好,”巴洛格尔呼了口气,“我也会行动起来——待营地稳定一些之后,我就返回圣龙公国。如今圣龙公国已经和洛伦大陆的人类国度建立联系,那里也可以成为塔尔隆德了解洛伦大陆的一个窗口。
“此外,虽然公国那边的作物产出也没多少富余,但我应该还可以筹措出一些粮食和药品。不过我在那边可能还需要些额外的时间做些准备工作,毕竟龙裔们……并未做好面对塔尔隆德的准备。”
说到这里,这位龙血大公又忍不住有些遗憾:“只可惜现在正是洛伦大陆的冬季,北方地区的储粮情况应该都有限,短时间内仅凭公国的力量大概很难从邻近的人类国家购买到足够的粮食……我只能尽力而为。”
“龙裔们……”赫拉戈尔的表情有些复杂,良久才发出一声叹息,“那片群山并不是什么物资丰饶的地方,要供养消耗巨大的原始龙类对龙裔们将是很大的负担,所以你量力而行就好。说到底,我们本来也从未想过要依靠圣龙公国的力量……”
“为了我们这胆大妄为的计划,那些龙裔已经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承担太多东西了,”安达尔同样感叹着,“我们本应该成为他们的庇护和指引,到头来却反而成了他们的负担。”
巴洛格尔摇了摇头:“多年以来,我都注视着圣龙公国,我是看着龙裔们一点点走到今天的。基因调整夺去了他们的翅膀,甚至让他们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只能以人类形态生存,但龙裔从未遗忘塔尔隆德——我们之间血脉相连。
“或许并非所有龙裔都能理解我们所做的事情,但我相信,他们中的大多数在知道真相之后都会选择帮助自己的母族,毕竟,我们都是龙。”
在这之后,高台上一时间安静下来,三位领袖各自思考着影响长远的事情,以至于谁都没有说话,空气中除了呼啸而过的风声之外,便只传来搜索小队偶尔起降时带来的振翼声,以及断断续续的、从营地深处传来的音乐。
天光似乎比之前更加昏暗了一些,星星点点的繁星从较为接近夜幕的那一侧天空中浮现出来,赫拉戈尔抬起头,目光扫过静谧清冷的夜空,他深深吸了口气,又慢慢呼出来。
而就在这时,他的表情突然一变。
“赫拉戈尔?”距离最近的安达尔最先察觉到了老友的变化,“你怎么了?”
“你们听到声音了么?”赫拉戈尔脸色异常严肃,眼神甚至凝重到近乎可怕,“你们听到……‘祂’了么?”
安达尔和巴洛格尔起先只是被赫拉戈尔的脸色吓了一跳,但紧接着便被对方的言语真正惊吓到了,甚至不约而同地发出惊呼:“‘祂’?!”
“你们没有听到么?”赫拉戈尔的目光在两位老友脸上扫过,仿佛是在确认着他们的心智是否正常,“就在刚才,有一瞬间的回响出现。”
“会不会是过于紧张导致出现错觉了?”巴洛格尔犹豫着问道,“枷锁已经消失,这一点我们已经再三确认过,而只要仪式完成,这个过程便是不可逆的。”
“……我希望这是错觉,但我不敢轻易用‘错觉’这个词来解释发生在自己心智中的任何异常现象,”赫拉戈尔沉声说道,“我们……最好再确认一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