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trj54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系統逼我做皇帝討論-第703章:鐵木真入夏稱臣閲讀-6vtnn

系統逼我做皇帝
小說推薦系統逼我做皇帝
距离年关越来越近了。
这段时间对萧锐而言很安逸,一边处理公事,一边享受皇帝的乐趣,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魏国那边,汪峰的兵马已经围剿了杜安泽的残部,关羽三兄弟太凶残,打得杜安泽节节败退,已经将其包围,过了年就能摆平。
而燕国境内基本稳定,毕竟连陛下都归顺大夏成了燕王,燕国的子民更是不会傻着脸起兵闹事。大夏的仁政让他们看到了富饶的希望,谁不想生活安康了。
所以搞定燕地和魏地的速度比萧锐预期的要快。
内阁也没闲着,正在挑选合适的官员前往两地任职,萧锐已经决定让张良留在燕地,特设一位平章政事,位同内阁大学士,由他直接管理燕地。
张良治理安西诸州颇有经验,现在把燕地交给他,可以更好的让燕地步入正轨。
而魏地比较混乱,毕竟魏国百姓先被燕国所灭,如今又成了大夏子民,想要治理好这片区域,必须找个能力出众的人才。
萧锐正在巡视人选时,三次降临完成了。
这三次降临,不仅为萧锐降临了卫青和李靖,第三人的名气丝毫不比这两人逊色,而且此人在历史上的争论比较大,有人说他是两汉以来无双士,三代而后第一人,说他治军治国皆是大才。
但也有人说他的能力被夸大了,历史上他并没有这么牛掰,都是演义把他的能力吹大了。
此人是谁?
自然是诸葛亮。
其实萧锐都没想到系统会降临诸葛亮。
这一次降临真是太生猛,卫青、李靖和诸葛亮,系统开始大爆发,开始在一统神州的后期疯狂降临厉害人物,生怕萧锐完不成约定。
而且萧锐总有一个感觉,就是系统催着自己赶紧一统神州,它似乎想跑路!
没错,就是跑路的感觉。
还是说诸葛亮吧。
萧锐对诸葛亮的印象始于三国演义,小时候觉得卧龙居士好牛逼,隆中对、草船借箭、借东风、八卦阵、七星灯…
长大后,知道了一些史实,明白诸葛亮并没有这么牛掰,但诸葛亮的能力还是有目共睹的。
这次降临诸葛亮,萧锐决定让他管理魏地。
在这个世界上,降临的诸葛亮正好是魏国人。
在诸葛亮降临后,汪峰和赵关张三兄弟正在围剿杜安泽,听闻了魏国有位卧龙谋士,当年魏皇请他出关治理天下,但被他拒绝了,而给出的理由是:魏皇并非天下共主。
据说当时的魏皇差点剁了诸葛亮,最好后因为诸葛亮在当地的名声太响亮,弟子众多,才止住了杀意。
现在汪峰和赵关张三兄弟听说了卧龙居士的大名,便通过鹰信告诉了萧锐。
萧锐正在等待他的卧龙,没想到却远在数千里的魏国,萧锐肯定是去不了的。最后萧锐亲笔写了一封信,加盖玉玺印章,邀请诸葛亮出山,替自己治理魏地。
谁知,诸葛亮看过这封信后,立即出山愿意效力。
而诸葛亮对魏地百姓说:“夏皇一统神州乃是大势所趋,天命所归。大夏皇帝才是神州大陆的共主,现在需要自己出山辅佐,自己岂敢不从?”
诸葛亮在当地的威望颇众,他说出这番话,直接就让很多心中不安的魏民平复了下来。
而后,萧锐再次任性的破格任命,命他为节度使,负责魏地的政务。这样有汪峰的兵马协助,再加上诸葛亮的能力,搞定魏地也就不是问题了。
现在唯一能让萧锐上心的事,也就是元国使团了。
另一边,远在魏地的郭嘉也正在返回皇都的路程中,萧锐本不想调他回来,但铁木真带着妹妹前来,敏敏公主毕竟是郭嘉的结发妻子,郭嘉牺牲了太多,封侯只是一个补偿,如果能让他们夫妻团聚,也算一件功德。
鹰报来报,铁木真的行军速度明显加快,看来对方不想拖延太长的时间,原本以为年前来不了,但现在看来,年前能赶到皇都。
如今,距离铁木真进入天苍关已经七八天了,算是彻底远离了天苍关,想必岳飞、霍去病等人也该出兵了吧。
此时天苍关外。
年关将近的热闹并没有感染这里,此时此刻,这里大军集结,一片肃穆。
此次灭掉元国,将兵分四路,霍去病领五万骑兵,走西路,路程最远,因为他率领的是骑兵,机动性最强,所以他走最远的路,从而吸引元人的注意力。
中间两路是岳飞和李靖,各领兵六万,他们以步兵为主,骑兵辅佐,路线最近,而且沿途所经过的部落也最多。在霍去病的兵马吸引注意力后,岳飞和李靖的兵马将以碾压之势,直接开始横推。
最后是卫青,走东路。
卫青也是闪电战的鼻祖,他走东路是为了不恋战,带领步兵和骑兵快速行军,趁着中路和西路的声势越来越大,直捣王庭。
如此四路,二十多万兵力,将是元国的噩梦。
祭天之后,四路大军正式出征开拔。
诸葛侯诸葛元熊亲自送将士们出关,这一战将彻底解决元国,神州彻底一统,已经不远了。
……
腊月二十四。
元国使团终于赶到了皇都城外。
鸿胪寺卿亲自迎接,而这个待遇让铁木真心中窝火。
他好歹是元国的可汗,虽然是来俯首称臣的,你最起码也得内阁首辅或者亲王来迎接啊,一名小小的鸿胪寺卿,简直太不把自己放在眼中。
而且这名鸿胪寺卿颇为高傲,真是气煞自己。
“可汗陛下,贵国的使团大军不能进城,还请在城外安营扎寨,另外告诫他们也乱跑,小心和大夏的护城大营发生矛盾,到时候被欺负了,那可就难看了。”鸿胪寺卿笑眯眯道。
铁木真心中窝火,便道:“我元国儿郎骁勇善战,到时候发生矛盾谁输谁赢真不好说!”
鸿胪寺卿不恼,继续笑眯眯道:“可汗陛下有所不知,我朝的护城大营足足十余万人,打架斗殴都喜欢群上,贵国这点兵马,我怕不够塞牙缝的。”
铁木真顿时哑口无言,只能在心中暗骂大夏欺人太甚,就会利用人海战术打群架,有种单挑。
能群殴为何要单挑?元人果然都是傻缺。
随后,铁木真在亲卫的护送下,随鸿胪寺卿进了宫。
街道的百姓都聚拢观察,对着铁木真的仪仗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就是主动求饶的元国可汗么?”
“瞧瞧长得,一个个像个墩子,怪不得被咱们大夏打得跪地求饶!”
“那是自然!陛下何等人物?一瞪眼,元国可汗屁颠屁颠地跑来了!”
“你们说,这个元国可汗见到陛下后,会不会直接下跪“
“那是肯定的啊,敢不跪吗?”
….
百姓们热情地议论,大夏的官员也不阻止,毕竟能羞辱元人是喜闻乐见的好事,正好恭贺新年,增加乐趣。
马背上的铁木真握紧了缰绳,脸色铁青。
虽然知道来大夏俯首称臣会受尽羞辱,但是亲自体验时,那份耻辱就像刀子,一刀一刀插进心里。
元国作为狼神的后裔,从来都是高傲的,现在却要承受这种屈辱,可想而知有多愤怒。
“大夏!总有一天本可汗要让你们尝到代价!”铁木真在心中低吼道。
来到鸿胪寺准备的别院,铁木真等人住了下来。
“潘大人,本可汗想立即拜见大夏皇帝!”铁木真想速战速决,早些离开大夏。
鸿胪寺卿笑眯眯道:“可汗陛下暂且住下,本官这就进宫请示,请可汗稍等!”
铁木真点点头,只能坐等。
而鸿胪寺卿也的确入了宫,拜见了陛下。
地龙烘烤下的养心殿内温暖如春,政务不繁忙的萧锐正在检查几位皇子的学业。
听说鸿胪寺卿求见,萧锐召见了此人。
“微臣潘林拜见陛下,元国可汗铁木真已经住进别院,并想尽快求见陛下。”鸿胪寺卿恭敬道。
萧锐笑道:“急什么,让他继续等着吧。正好是新年,让他也感受感受大夏的新年是多么喜庆。”
“是是,微臣明白了。”鸿胪寺卿恭敬道,随后退了下去。
三皇子萧逸鸣抬起头,问道:“父皇,为何现在不见元国可汗?他不是来俯首称臣的吗?”
萧锐反问道:“那你们说呢?”
大皇子萧逸轩想了想,道:“父皇是为了消磨对方的的傲气的吗?”
萧七夜年纪最大,想的更多一些,便道:“孩儿觉得必有其他猫腻,父皇是故意拖延时间吗?”
萧锐笑了笑,道:“你们说的都对。”
三个皇子年纪还小,正处于学习的阶段,还是别灌输战争思想。
与此同时。
鸿胪寺卿把陛下的原话告诉了铁木真,铁木真虽然恼火,但在人家地盘,而且还是来求饶的,他能怎么办?
只能忍着。
又过几日,终于到了大年三十。
郭嘉匆匆赶回了皇都,先去拜见了萧锐,萧锐和他聊了几句,便让他自行安排活动。
郭嘉明白,陛下召他回来是为了他和敏敏公主。其他降临人物都陆续成亲有了儿子,而郭嘉属于比较早降临的人物,为了大夏,到现在还没有子嗣。
只是…郭嘉也不知如何面对铁木真和敏敏公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