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p4bv4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問丹朱 ptt-第三百三十二章 望守推薦-h5zwm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觉得自己好像又被投入漆黑的湖水中,身子在缓慢无力的下沉,她不能挣扎,也不能呼吸。
不过,她为什么说又?
她没有落水的时候啊,不对,好像是有,她在湖水中挣扎,双手似乎抓住了一个人。
不是好像,是有这么个人,把她背出了姚芙的所在,背着她一路狂奔。
她想起来了,是竹林啊。
但,好像又不是竹林,她在漆黑的湖水中睁开眼,看到水草一般的白发,白发摇曳中一个人忽远忽近。
竹林怎么会有满头的白发,这不是竹林,他是谁?
陈丹朱努力的睁大眼,伸手拨开漂浮在身前的白发,想要看清近在咫尺的人——
窒息让她再也无法忍受,猛地张大嘴大口的呼吸。
没有湖水灌进来,只有阿甜惊喜的哭声“小姐——”
陈丹朱睁开眼,入目昏昏,但不是漆黑一片,她也没有在湖水中,视线渐渐的清洗,傍晚,营帐,身边流泪的阿甜,还有呆呆的竹林。
营帐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似乎到处都是点燃的火把,整个营地都燃烧起来红彤彤一片。
短暂的失神后,陈丹朱的意识就清醒了,旋即变得茫然——她宁愿不清醒,面对的不是现实。
“小姐——”阿甜看女孩子刚苏醒时脸上浮现红润,眨眼又变得惨白,想到了先前陈丹朱晕过去的那一幕,吓的忙抱住她,“小姐,小姐不要哭了,你的身体承受不住,现在将军不在了,你要撑住啊。”
将军,不在了,陈丹朱的心忽忽悠悠,但没有晕过去,抓着阿甜要站起来:“我去将军那边看看。”
阿甜抱着她劝:“将军那边有人安置,小姐你不用过去。”
陈丹朱道:“我知道,我也不是要帮忙的,我,就是去再看一眼吧,以后,就看不到了。”
阿甜眼泪啪啪啪掉下来,用力的搀扶,但她力气不够,陈丹朱又刚醒来浑身无力,主仆两人差点摔倒,还好一只手伸过来将她们扶住。
陈丹朱和阿甜看竹林。
“竹林。”陈丹朱道,“你怎么还在这里?将军那边——”
竹林一如往日木着脸:“将军给我的命令是当丹朱小姐的护卫,将军他还没有收回命令。”
以后也不会再有将军的命令了,年轻骁卫的双眼都发红了。
陈丹朱垂目免得自己哭出来,她现在不能哭了,要打起精神,至于打起精神做什么,也并不知道——
“走吧。”她说道。
走出营帐发现就在铁面将军中军大帐旁边,围绕在中军大帐军阵依旧森森,但跟先前还是不一样了,中军大帐这里也不再是人人不得靠近。
看到陈丹朱过来,中军大帐外的卫兵掀起帘子,营帐里站着的人们便都转过头来。
看到被阿甜和竹林两人搀扶着的女孩子,低声说话的三皇子和李郡守都停下来。
“丹朱。”三皇子道。
陈丹朱对屋子里的人视而不见,慢慢的向摆在正中的床走去,看到床边一个空着的蒲团,那是她先前跪坐的地方——
听到枫林一声将军过世了,她失魂落魄的冲进来,看到被大夫们围着的铁面将军,那时候她失魂落魄,但似乎又无比的清醒,挤过去亲自查看,用银针,还喊着说出很多药方——
没有人阻止她,只是哀伤的看着她,直到她自己慢慢的按着铁面将军的手腕坐下来,卸下铠甲的这只手腕更加的纤细,就像一根枯死的树枝。
枯死的树枝没有脉搏,温度也在渐渐的散去。
这个老人的生命流逝而去。
“——王咸呢?”
“——已经进宫去给陛下报信了——”
“——他是去报信了还是跑了——”
“——三殿下你在这里,我去见陛下——”
营帐里嘈杂纷乱,所有人都在应对这突然的状况,军营戒严,京城戒严,在皇帝得到消息之前不允许其他人知道,大军主将们从四面八方涌来——不过这跟陈丹朱没有关系了。
陈丹朱也不在意,她坐在床前,端详着这个老人,发现除了手臂枯瘦,其实人也并不怎么魁梧,没有父亲陈猎虎那般高大。
她的视线落在老人的脸上,铁面具还遮盖着,她伸手去掀面具,旁边的人看到了,忙阻止“丹朱小姐,将军不愿意让人看到他的脸。”
陈丹朱道:“他的脸是他的功勋,人们看到了不会嘲笑,只有敬畏。”
见她如此,那人也不再阻止了,陈丹朱掀起了铁面将军的面具,这铁面具是事后摆上去的,毕竟先前在治病,吃药什么的。
面具下脸上的伤比陈丹朱想象中还要严重,似乎是一把刀从脸上斜劈了过去,虽然已经是愈合的旧伤,依旧狰狞。
陈丹朱仔细的看着,不管怎样,至少也算是认识了,要不然将来回忆起来,连这位义父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有几个将官也过来看,发出低低的感叹“这么多年了,看上去还如同将军当初受伤的样子。”“那时候我真是被吓到了,当时都站不住了,将军满面流血,却还握刀而立,继续厮杀。”
他们再说些什么陈丹朱也没有听了,在床边跪坐呆呆,直到眼前一黑栽倒。
此时重新再进来,她便依旧跪坐在那个蒲团上。
此时室内已经不是先前那么人多了,大夫们都退出去了,将官们除了留守的,也都去忙碌了——
不过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纷乱。
“殿下放心,将军年长又有伤,很早以前军中已经有了准备。”
“一切都井然有序,不会有问题的。”
两个将官对三皇子低声说道。
三皇子点点头:“我相信将军也早有安排,所以不担心,你们去忙吧,我也做不了别的,就让我在这里陪着将军等候父皇到来。”
他们应声是退了出去。
三皇子又看李郡守:“李大人,事出意外,如今这里只有一个文官,又拿着圣旨,就劳烦你去军中帮忙镇一下。”
这个圣旨是抓陈丹朱的,不过——李郡守明白三皇子的顾虑,将军的亡故真是太突然了,在陛下没有到来之前,一切都要小心谨慎,他看了眼在床边枯坐的女孩子,抱着圣旨出去了。
三皇子又看着阿甜和竹林:“我想跟丹朱小姐说句话,你们先退下吧。”
阿甜和竹林看着他,谁也没有动,眼神戒备,都还记得先前陈丹朱单独在营帐里跟周玄和三皇子似乎起了争执。
陈丹朱道:“你们先出去吧。”转过头对阿甜和竹林笑了笑,“别担心,将军还在这里呢。”
虽然这个将军已经成了一具尸首,但依旧可以保护她吗?竹林和阿甜眼一酸,应声是垂着头退了出去。
营帐里更加安静,三皇子走到陈丹朱身边,席地而坐,看着挺直脊背跪坐的女孩子。
“丹朱。”他有些艰难的开口,“这件事——”
陈丹朱打断他:“殿下不用说了,我先前查看过,将军不是被你们用毒害死的。”说罢转头看他,笑了笑,“我应该说恭喜殿下心想事成。”
他们像以前多次那样坐的这么近,陈丹朱还对他笑了笑,但此时女孩子的眼神苍凉又冷漠,是三皇子从未见过的。
他自认为早已经不惧任何伤害,不管是肉体还是精神的,但此时看到女孩子的眼神,他的心还是撕裂的一痛。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