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fl9ba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問丹朱》-第三百三十一章 噩耗閲讀-91ucg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的话让营帐里一阵凝滞。
三皇子看着陈丹朱,眼中闪过哀伤。
“丹朱,我其实猜到这件事瞒不住你。”他轻声说道,“但我没有办法了,这个机会我不能错过。”
“什么机会?杀死将军算什么机会——”陈丹朱咬牙低声喊着,要冲向他,但周玄伸手将她抓住。
小柏也上前一步,袖口里闪着匕首的绿光,这个女人喊出来——
三皇子道:“退下。”
小柏垂手退后。
陈丹朱看着他:“你——”她又看抓着自己的周玄,“们,要对我杀人灭口吗?在这里不太方便吧,外边可是军营。”
她的视线又落在小柏身上,小柏虽然退后了,但是退在门口一副严守死防的姿态。
周玄冷笑:“陈丹朱,你不用担心,军营里也有我的兵马。”
陈丹朱看向他:“是啊,侯爷不用娶公主不用当驸马,兵权大握在手,千军万马所向披靡啊。”
周玄顿时大怒:“陈丹朱!你胡说八道!”他抓住陈丹朱的肩头,“你明明知道,我不当驸马,不是为了这个!”
年轻人可能真的急了,双手铁钳一般,女孩子奸细的双肩几乎要被掐断了,陈丹朱没有痛呼,只是冷笑:“是哦,侯爷是为了我,为了我这个声名狼藉的女人,不惜触怒陛下,做一个不攀附皇家权势的纯臣!”
年轻人气的眼都红了:“陈丹朱——”
三皇子上前抓住他喝道:“周玄!放手!”
先前他们说话,不管陈丹朱也好周玄也好,都刻意的压低了声音,此时起了争执的大喊则没有压制,站在营帐外的阿甜李郡守枫林竹林都听到了,阿甜面色焦急,竹林神情茫然——自从得知将军病了以后,他一直都这样,李郡守到面色平静,什么不当驸马,什么为了我,啧啧,不用听清也能猜到在说什么,这些青春年少的男女啊,也就这点事。
枫林则心不在焉,视线一直往中军大营那边看,果然没多久就见有人对他招手,枫林立刻飞也似的跑了。
“哎。”阿甜想要喊住他,“那我们小姐——”
小姐到底还去不去看将军啊?在营帐里跟周玄和三皇子吵闹,是不想让周玄和三皇子一起去吗?
周玄被三皇子推开了,陈丹朱到底身体弱踉跄摇摇欲坠,三皇子伸手扶她,但女孩子立刻后退,戒备的看着他。
三皇子只觉得心痛,慢慢垂下手,虽然已经猜想过这个场面,但真切的见到了,还是比想象中心痛百倍。
“丹朱。”他轻声道,“我没有办法——”
陈丹朱眼里有泪光闪闪,但始终没有掉下来,她知道三皇子受苦,知道三皇子有恨,但——:“那跟将军有什么关系?你与五皇子有仇,与皇后有仇,你就算恨皇帝无情,冤有头债有主,他一个老将,一个为国尽忠一生的老将,你杀他干什么?”
三皇子道:“丹朱,将军是国的将,不是我的。”
陈丹朱又是惊讶又是失望,她不由失笑:“不是你的,你就都要杀了吗?那看来我陈丹朱今天也活不了。”
三皇子看着她,温柔的眼里满是哀求:“丹朱,你知道,我不会的,你不要这样说。”
陈丹朱慢慢的摇头:“我陈丹朱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我原来,什么都不知道,都是我自以为是,我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以前,我以为的,那些,都是假的。”
什么停云寺偶遇,什么为她留着山楂果,什么为了见她来赴周侯爷的宴席——都是假的,女孩子大大的眼里终于有一颗眼泪滴落,就像一颗珍珠。
三皇子只觉得心中大痛,伸手像捧住这颗珍珠,不让它落地碎裂在尘土中。
“丹朱,不是假的——”他说道。
他的话没说完营帐外传来枫林的喊声“丹朱小姐——丹朱小姐——”
三皇子和周玄都看向门口,守在门口的小柏全身绷紧,是不是暴露了?那个侍卫要冲进来——
枫林石头一般砸进来,没有像小柏预料的那样砸向三皇子,而是停下来,看着陈丹朱,年轻小将的脸都变形了:“丹朱小姐,将军他——”
陈丹朱看着他,身子微微的发抖,她听到自己的声音问:“将军他怎么了?”
枫林声音怪异拉长“将军他过世了——”
陈丹朱瞬时什么也听不到了,看到周玄和三皇子向枫林冲过去,看到外边李郡守阿甜竹林都挤进来,李郡守挥舞着圣旨,阿甜冲过来抱住她,竹林抓着枫林摇晃询问——
陈丹朱甩开阿甜,挤过门口乱乱的人冲出去,其间有人似乎要试图拉住她,不知道是周玄还是三皇子,还是谁,但他们都没有拉住,陈丹朱冲了出去。
怎么,回事?
将军,怎么,会死啊?
军营里人马奔走,近处的远处的,荡起一层层尘土,转眼间军营遮天蔽日。
“到底怎么回事!”王咸在一群遮天蔽日的兵马中揪着一人,低声喝道,“怎么就死了?那些人还没进来呢!还什么都没看清呢!”
不是明明说好了?怎么突然又改主意了?不是六皇子躺在床上假装中毒,而是直接换上了早就准备好的假装铁面将军的尸首。
这是一名犯了重罪的囚犯,是王咸精心挑选出来的,许诺了饶过他家人的罪过,囚犯很早以前就划烂了脸,一直安静的跟在王咸身边,等候死去的那一刻。
突然枫林就说将军要现在立刻马上闭眼死去,差点让他措手不及,好一阵慌乱。
搞什么啊!
王咸抓住的人,被几个黑甲兵簇拥在中间,裹着黑披风,兜帽遮住了头脸,只能看到他光洁的下巴和嘴唇,他微微抬头,露出年轻的面容。
“丹朱小姐看清了。”他说道。
枫林说了,丹朱小姐在过来看他的路上停下来,先是不允许其他人跟随,后来干脆说自己也不看了,跑回去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她啊,看出来啦。
是啊,她怎么会看不出来。
他嘴角弯弯的笑:“你都能看出来异样,丹朱小姐她怎么能看不出来。”
王咸觉得这话听得有些别扭:“什么叫我都能?听起来我不如她?我怎么恍惚记得你先前夸我比丹朱小姐更胜一筹?”
不过现在这件事不重要!重要的是——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王咸气道,“丹朱小姐就算看出来,也拦不住他们的,他们今天既然来了,就不会放弃。”
“那怎么行?”六皇子断然道,“那样丹朱小姐就会认为,是她引着他们来,是她害死了我,那她得多伤心啊。”
他转头回看,越过遮天蔽日的尘土和兵马人群,隐隐能看到那个女孩子在疯狂的奔跑,跌跌撞撞——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