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rrg4o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第636章 交流熱推-lq8vi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他们自然清楚无艳也是和对方一伙的,不过现在还不是让无艳身死的时候,故而陆小凤想都没想,就再一次的挡在了无艳的身前。
“灵犀一指!”
低喝一声,钱老大发出的飞镖已经被陆小凤轻松的接了下来,扔掉手中的飞镖,陆小凤才回过头来,看向钱老大。
然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旁边始终跟随在钱老大身边的刀疤脸老四,此刻忽然取出一只口吹暗箭,一言不发的,就攻向了林寒和陆小凤。
而旁边的林寒则是早就有所防备,脚下微动,就已经踢起了身边的一块木板,瞬间挡住了两道暗箭。
至于另一边,那老四不光是瞄准了林寒和陆小凤,甚至还接连出吹几只暗箭,直直的刺向钱老大、蒋龙和洛马等人。
这暗箭虽然隐秘,但也只有在猝然发难的时候才能偶奏效,此刻众人又了防备,都是轻松的躲开。
谁知道也正是在此刻,这道边老四竟然浑身一软,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非但如此,此人口中还冒出一股股的白沫,更有难闻的腥臭味道。
这突发的变故之下,众人都是微微一愣,而钱老大则是趁着这个空档,猛的撞开旁边的暗门,就瞬间消失在其中。
对于钱老大的逃亡,林寒是有机会拦截对方的,不过林寒却并没有那么多,他知道对方一定会逃到云间寺,而他和陆小凤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故而根本就没有去强追对方……
而另一边,场中几人的目光却都是放在了刀疤脸老四的身上。
此人原本是钱老大的属下,可是现在在得知钱老大就是极乐楼的主谋后,却一心想要刺杀钱老大,这就让人感到有些奇怪了。
看了眼林寒,洛马才开口道;“这人的暗器被人抹了毒药,看来他早就准备一死了!”
旁边的蒋龙却摇头说道:“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只是指使他的人要致他与死地!”
而林寒见状却是开口道:“此人无关紧要,咱们还是先抓了钱老大,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可……钱老大已经逃走了!”
洛马有些惊疑不定的开口。
旁边的陆小凤摸了摸自己那酷似眉毛的胡子道:“无妨,我们只需要去云间寺,钱老大断然是逃不掉的!”
洛马神色微变,不过却是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就和蒋龙一起去外面召集六扇门的人手。
而林寒则是看了眼陆小凤,开口说道:“陆大侠,咱们两个还是先走一步吧!”
陆小凤低笑一0.2声,看了眼旁边的无艳,却也不在多说什么,只是和林寒迅速离开。
极乐楼这边距离云间寺的距离并不算远,而钱老大逃出来的时间也不算太久,以林寒和陆小凤的轻功,原本是可以轻松追上的,只不过此刻两人都是不着急,反而是悠哉悠哉的赶路。
没多久,两人就到了云间寺之中。
即便是林寒和陆小凤这样的速度,却还是差一点就赶在了钱老大的前面。
而此刻的钱老大,正气喘吁吁的看着两人。
“林寒,陆小凤,你们为何非要跟我过不去?我可以给你们花不完的银子!”
钱老大看着两人开口低声道。
林寒闻言则是微微一笑,看向陆小凤开口问道:“陆大侠,你需要吗?”
“我要那些做什么?我陆小凤就是好奇心太重,喜欢这些有意思的事情而已!”
陆小凤也看着钱老大开口回应道。
两人的话,让钱老大也感到有些无奈。
这几天的时间里,他也多多少少的了解了林寒和陆小凤两人,知道对方说的并非是虚言,故而此刻钱老大面色微微一变,开口低喝道:“既然你们不给我留活路,那就别怪我临死拉几个垫背的!”
说到这里,他后退几步,躲在赶来支援的云间寺中的人群中,转而高声喊道:“把花满楼和司空摘星给我带上来!”
有下属大声的领了一声命令,便扬长而去。
不过在听到钱老大的话之后,林寒和陆小凤确实相视一笑,随后林寒就开口说道:“钱老大,你就不用白费12力气了,还是我们请他们出来吧!”
“什么!”
钱老大面色猛的一变,瞬间明白了过来。
想起这一次林寒和陆小凤的诸多手段,钱老大到了此刻已经瞬间明白了过来。
也正是在钱老大心头巨震的时候,旁边的建筑之中,闪出了几道人影。
正是展红绫和老白,而在他们两人的身边,则是司空摘星和花满楼。
看到司空摘星和花满楼,钱老大的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忍不住的开口惊惧道:“你们是怎么解开七巧锁的?我不信你们又这个本事!”
刚刚说完,黑暗中就传来了一道声音:“七巧锁而已,你以为你能难的住我?”
“你是……”
钱老大疑惑无比的看向对方,可是对方却一直都在阴影里,根本无法看清楚。
心中一动,钱老大突然失声大叫道:“你是朱停?”
“嘿嘿,正是在下!”
黑暗里的人影冷笑了一声,却也不在多说什么。
而另一边的钱老大,已经瞬间明白自己没有机会要挟林寒和陆小凤了,故而此刻他只能是一挥手,开口太喝道:“就凭你们几个人?给我拿下他们!”
一声令下,周围云间寺的人就猛的冲了上来,而钱老大,却朝着后方隐去,显然是准备继续跑路。之纟对此,林寒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手中冰玄劲猛然喷涌而出。
另一边的陆小凤也同样是不甘示弱,直接冲进人群中,灵犀一指连连挥动之中,就有几个敌手应声倒地。
而花满楼、司空摘星和展红绫,也同样是毫不迟疑的纵身而上。
反而是老白,看了眼远处的钱老大,却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极乐楼在云间寺的人马可不少,此刻林寒几人,足足面对了将近百人之多,不过在林寒的惊神指之下,这些连先天境都没有达到的人手,自然是不堪一击了。
这边几人正在打斗着,另一边,无艳已经带着蒋龙洛马,以及六扇门的一众捕快,从极乐楼通来云间寺的密道中冲了出来。
看到林寒等人正和极乐楼云间寺的人马酣战,洛马也开口叹道:“原来极乐楼的密道就通向这里!大家快上,一个也别放过!”
有了命令,这些捕快也都是毫不犹豫的加入战斗,不过短短一炷香的时间里,就已经彻底的结束了这边的战斗。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小屋子中,忽然传来一声惨叫,随后就听到有人开口大喊道:“钱老大,你别想走……”
听到这大喊,众人都是急忙闻声赶去,进到房间里,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满脸愤恨的看着打开的窗户。
看到众人赶过来,这人就急忙开口道:“各位大侠,你们快去追钱老大吧,他抢走了我新制作的印版,一旦他跑了,以后恐怕就更加找不到了……”
“什么!竟然还有新制作的印版!”
旁边的洛马面色一变,就急忙看向林寒和陆小凤开口道:“两位,咱们还是快追上钱老大吧!”
只不过此刻的林寒和陆小凤却都是面带笑意,压根就不为所动,非但如此,此刻的林寒还看向这中年男人,开口笑问道:“你说印版是你制作的,那你肯定就是岳清了!”
中年男人微微点头,似乎有些害怕的看着林寒。
而旁边的无艳,则是在此刻上前几步,低声唤道:“爹,我是无艳啊!这么多年,您不认得我了吗?”
那中年男子面色一愣,呆呆的看着无艳,随后才猛的开口道:“女儿!我的女儿……”
无艳也是垂泪欲滴,急急忙忙的上前297抱住中年男子。
一时间里,父女两人都是涕泪横流,可谓感人至极。
看到这父女重逢的画面,众人都是微微侧目。
而旁边的洛马,也在此刻看向一众捕快,开口喊道:、“还不快去给我搜,抓不到钱老大,破案有什么用!”
一众捕快都是急忙转身,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动,旁边的展红绫就开口喊道:“不用了,就在这里就可以了!”
展红绫是六扇门第一的女捕头,她的话,一众捕快自然是不敢不听的,只不过前边洛马才命令过,一时之间这些捕快也不知道该听谁的。
洛马也是一愣,刚想去问,却看到旁边的林寒开口说道:“不用装了!我知道你就是钱老大……”
到了此刻,众人才忽然发现,不知何时,那中年男子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影,此刻正抬起手指,在中年男子的背后猛的点下。
“葵花点穴手!”
这人,自然就是刚才跟上了钱老大的白展堂。
而与此同时,林寒也同样一声轻喝,在同一时间里点向了无艳。
而看到林寒和老白的动作,旁边的陆小凤也上前几步,扯掉了钱老大的袖子,众人就看到了钱老大手中捏着的一把小刀正抵在无艳的肚子上,随后,陆小凤又直接撕掉中年男子的面具,众人才赫然发现,这人,可不就是钱老大!
另一边,随着陆小凤的的动作,林寒也掰开了无艳的手指,众人就看到一根钢针出现在对方的手中。
扯“哦……原来刚才这么令人感动的父女情是互相挟持啊!”
旁边的司空摘星开口叹道。
众人都是讶然无比,谁也没有想到,钱老大竟然会在这个时候伪装成岳清。
毕竟此刻的钱老大,身形可没有了往日的那种肥胖,反而只是像个普通人一般。
“好厉害,你们两个是怎么看出来的?”
司空摘星开口疑惑道。
林寒则是开口笑了笑:“缩骨功而已,再说了,我早就知道钱老大必然会假扮成岳清,毕竟无艳早就假扮成了岳清的女儿,只有如此,他们两人才能够保住性命!”
旁边的老白也恍然大悟道:“所以你就让我提前救出真正的岳清和他的女儿,让他们原形毕露?”
林寒点了点头,而旁边的司空摘星则是再次叹道:“你们两个,可是把我们全都蒙在了鼓里了!”
陆小凤却摇头说道:“不对,还有一个人,早就知道了这一切!”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而陆小凤则是看向旁边的洛马,开口轻笑道:“洛捕头,可是如此?”
“你在说我?”
洛马脸色猛的一变,随后却忍不住的哈哈大笑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陆小凤,你脑子没病吧!”
“真相其实很简单!”
陆小凤悠然开口,看向洛马,随后开口解释道:“洛马作为六扇门的捕快,一直在背后指使钱老大私造银票中饱私囊!”
洛马脸色一变,再一次的看向林寒,不过目光却猛然闪烁了起来,沉默了片刻,洛马才猛的抬头开口道:“我是朝廷命官,这一次破极乐楼,我也出了大力气,就凭你们现在说的这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微微停顿,洛马又继续开口道:“如果我是主谋,我又何必来帮你们破案?”
“你是想帮我们吗?”
旁边的林寒冷笑一声道:“至于你为了什么?你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已!”
说到这里,林寒看了洛马一眼,转头对着众人解释道:“银票案越做越大,甚至已经惊动了皇上,你看事情不对劲,就让钱老大故意留下各种破绽,否则的话,我们又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那么多的线索?”
“没错,这么做,只是为了把责任推到岳清的身上而已!”
旁边的陆小凤接口道:“我们接受这个案子的时候,洛马担心对方查到他的头上,所以就丢卒保车,想要用无艳来诱导我们,让我们认定钱老大就是主谋,这样一来,只要钱老大身死了,他就平安无事了”
到了此刻,洛马的脸色已经是一片铁青,只不过此刻的洛马非但没有任何的慌张,反而是开口冷哼道:“一派胡言,莫非你们以为有捕神大人青睐,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们有什么证据?”
看到洛马宁死不肯承认,林寒也开口叹道:“刚开始遇到的那个极乐楼主,是你杀的,你是怕对方把你供出来吧!还有,那个想要刺杀无艳和钱老大的人,他所用的暗器,就是你下的毒吧!”
说到这里,旁边的陆小凤也继续附和道:“你不光是想要毁掉所有的线索,你还想要彻底的除掉钱老大,这样一来,你就高枕无忧了!”
洛马一愣,随后还是不肯承认的狡辩道:“我只是一时失手,当时的情况紧急,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在说了,你们没有证据,凭什么说我就是主谋?”
陆小凤摇了摇头,而林寒则是开口轻笑道:“如果不是你,无艳身上有怎么会有鲁班神斧门的标记?”
洛马神色一变,随后低声说道:“这我怎么知道?我还想问问你们两个为什么呢!”
“为什么?我来告诉你吧!”
这时,屋子外面突然传来一声爽朗的中年男人的声音。
但是在众人的目光中,却走进了三个人。
其中一个,自然是刚开始隐藏在暗处的朱停,而此刻开口说话的,也是朱停。
至于另外一人,则是在霞儿的搀扶下,有些虚弱的朝着众人拱了拱手,随后才开口道:“小人岳清,拜见各位大人!”
看到岳清和朱停,洛马的神色就猛的一变,不过口中却开口说道:“我倒是想要知道,你们凭什么说我知道钱老大的身份?”
“凭什么?就凭我们鲁班神斧门根本就没有什么标记!”
朱停冷笑一声,将目光看向了林寒:“那根本就是林寒公子让我捏造出来的而已!没想到你们还真是蠢到无中生有画蛇添足的仿造了一个!”
说到这里的时候,洛马脸上已经只剩下震惊和不可置信,他从未想过,在一开始的时候,林寒和陆小凤就已经怀疑到他了。
而旁边陆小凤,此刻也忍不住开口笑道:“当初我们得知只有朱停和岳清能够雕刻印版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怀疑你了!恐怕花公子,也早就看透了这一点!”
旁边的花满楼微微一笑,也开口低声道:“没错,当初岳清死于疫病,就是洛马组织的人手火化的,但是也是从那之后,重号的银票才开始出现!当时抓到朱停的时候,也只有你一个人一直在劝捕神杀了朱停结案,如果不是做贼心虚,你又何必如此?
说到这里的时候,林寒亦是开口轻笑道:“捕神在交给我任务的时候,花家就同样联系到了我,你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洛马此刻已经是满头大汗,眼神之中,也只剩下了怨恨之色,林寒和陆小凤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他感到绝望。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林寒再次开口道:“至于岳清和霞儿,恐怕这件事已经超出了你的预料,钱老大可不想被你控制,毕竟他也知道,你随时都可能把他当替死鬼,另外,钱老大也想多赚一点!”
说到这里的时候,旁边被老白点住的钱老大虽然不能动,但是也同样是瞪着洛马,显然是被林寒说中了。
而另一边的蒋龙,则是面色愤恨的开口怒喝道:“上一次林寒公子提醒我的时候,我就已经怀疑是你,后来我向陆小凤求证,没想到这一切果然都是你干的!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败类,给我拿下他,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脸面面对捕神大人!”
洛马连退数步,仿佛是无法面对蒋龙一般,不过片刻之后,他却猛的开口大笑道:“蒋龙,你有什么资格说我?280你我在六扇门多少年了?我们得到的是什么?我这么做,还不是想要得到我应有的荣华富贵?”
说到这里,洛马已经是满脸的狰狞,双手也猛的放在了身边的一个花瓶上,猛的一转,开口大吼道:“既然你们都已经知道了,那就给我死在这里,永远都不要出去了!”
说话之间,就听到房间中猛然开始轰鸣了起来。
一道巨大的铁板,猛然从屋顶落下,瞬间把所有的墙壁都堵死,甚至连屋顶,都被密封了起来,只留下了一小块空白,让洛马置身事外。
看到所有人都被关进去,洛马脸上的笑意就更加的浓郁,口中更是得意的大笑道:“我已经在这里埋下了无数的炸药,你们就带着这些秘密永远的留在这里吧!”
说到这里,洛马打开了一道暗门,扭头看向林寒和陆小凤,开口说道:“这里已经被我装满了唐门霹雳堂的轰天弹,你们就等着被炸的尸骨无存一飞冲天吧!”
说罢,他取出一道火折子,点燃旁边的引信,眼神怨毒无比的深深的看了眼林寒和陆小凤等人,这才准备离开。
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洛马忽然愣在了原地。
此刻在房间中的林寒和陆小凤,根本就没有仟何的慌张,反而都是面带笑意的看着洛马。
这一份从容淡定,反而是让洛马有些迟疑,下意识的,他就开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害怕?你们不怕死吗?”
“害怕?为什么要害怕?”林寒轻笑了一声。
而旁边的陆小凤,也同样是开口笑道:“我们能猜出来你所有的手段和秘密,你觉得我们会不防着你这一手?”
洛马一惊,目光却猛然落在了林寒旁边的朱停身上,瞬间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里的机关,当初都是岳清布置的,而现在林寒早就救出了岳清,自然也就知道了这些事情。
看到自己亲手点燃的引信,洛马也瞬间明白了林寒等人的打算!
慌乱之中,洛马扭头就跑,然而当他刚刚跑出几步的时候,地下就忽然响起一声震天般的爆响。
轰隆!
无数的火光,猛然迸发,在这夜色之下,洛马的身形瞬间被火光彻底的吞噬。
那剧烈的爆炸,甚至让在房间里的林寒等人都感受到其中的强大威力。
也幸亏有了房间墙壁的厚重铁板,这房子才不至于倒塌。
等到爆炸彻底的结束,林寒也忍不住的摇头道:“这家伙要是不跑,说不定还能够留下一条性命!”
“不跑?你觉得他这样的人会能不跑?”陆小凤轻笑一声。
他们两人早就算计好了一切,也等着洛马自己动手弄死自己,而这一次的案子到了此刻,也算是彻底的结束了。
看了眼旁边的蒋龙和展红绫,林寒也开口道:“好了,这里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接下来,你们六扇门想要如何,就是你们的事了!”
展红绫看了眼林寒,随后一脸感叹道:“我号称是天下第一的女捕快,怎么感觉在你们面前我才是业余的?”
听到展红绫如此,老白就忍不住的乐道:“那可不是吗,你本来就.挺.业余的!”
“你……”
展红绫气闷,伸手就想要去打老白,可是却始终没有打下来,摇了摇头,她也只是瞪了老白一眼,随后才看向林寒,开口道:“不管怎么说,你们这一次舍得把功劳分给我,都要谢谢你!”
林寒却看着展红绫摇头道:“什么功劳分不分的,跟我可没有关系,这次的案子,是陆大侠破的,你们六扇门要是想要破案高手,就去找他!”
陆小凤一阵无语,看着林寒低声道:“喂,我说林寒兄弟,如果不是你拿毒药逼我,我怎么会帮你?”
“毒药?什么毒药?”
林寒嘿嘿一笑,随后才看着花满楼开口道:“那是花公子给我的!”
陆小凤一愣,随后也怪笑道:“我早就觉得你们两个肯定早就有所密谋,没想到还真的是如此!”
说罢,他看向花满楼伸手开口道:“解药快拿来!”
花满楼则是笑着摇了摇头:“陆兄已经服下三天多的时间了,难道没有感觉到不对劲吗?”
陆小凤一怔,这毒药无色无味,也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他还真的会忘记。
而花满楼则是再次开口道:“陆兄还是快看看,如果血线到了xiong口,那可就不用吃解药了!”
陆小凤再次一愣,急忙去看,果然发现血线已经到了自己的xiong口。
到了此刻,就算是他,也难免感到心急。
“林寒,花满楼,你们该不会真的想要害死他吧!”
旁边的司空摘星也着急了。
花满楼却笑了起来,林寒亦是开口笑道:“这味药叫做心花怒放丹,吃完三天后遍体生香,有着中和内力,调息阴阳的作用!陆大侠可是好福气啊!”
陆小凤一愣,随后却是忍不住的摇头苦笑了起来。
而到了此时此刻,这里的事情已经彻底的结束,留下了展红绫和蒋龙二人处理假银票案的后续,至于花满楼、陆小凤和司空摘星,则是在岳清和朱停遗迹霞儿的邀请下,到霞儿的新家做客。
而林寒和老白,则是朝着京城赶了回去。
看了眼旁边的林寒,老白也觉得有些可惜,忍不住的开口问道:“小寒,这一次这么多功劳,如果你去了六扇门,说不定就是新一任的神捕了啊!”
林寒则是看了老白一眼,摇头苦笑道:“白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要是愿意,西厂那边随时都可以去!”
微微停顿后,林寒看向老白继续开口问道啊:“白大哥上一次做捕快不是挺开心的吗?怎么不想去?”
老白轻叹一声,不过片刻之后,他也开口解释道:“放心吧兄弟,你白大哥我也没啥大志向,这次来也纯粹是刷个脸,省得以后六扇门找我麻烦,咱们呐,还是在客栈里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得了!”
林寒微微点头,却也不在多说什么。
没过多久,两人就回到了客栈之中,此刻已经是深夜,佟湘玉和李大嘴以及小郭秀才等人都已经休息了。
不过柳若馨却有些心神不宁的在大堂里等候,看到林寒回来了也连忙起身开口道:“刚才他们说云间寺那边爆炸,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若馨妹子啊,这可是你的不对了,哪里有人盼着自己的小情郎出事的?这小寒要是出事了,你可不就成了寡.妇了吗?”
老白刚走进客栈就看见了柳若馨迎了上来,于是瞬间便开口挪揄道。
柳若馨则是没好气的啐了一口,便不去理老白。
而林寒却忽然面色痛苦的捂住肚子,开口低声道:“没事,其实我没事的!”
“……”
老白一怔,瞬间就明白林寒是在假装的。
然而柳若馨却丝毫没有发觉,非但如此,还满脸紧张的扶住林寒,急急忙忙的开阔到:“快回房间,我现在就去叫朱一品来给你看看!”
林寒似乎痛苦至极的应了一声,就这样在柳若馨的搀扶下回到了房间。
而大堂里的老白则是摇头叹道:“难怪别人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是负数……”
叹完之后,老白却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片刻之后,他才反应过来。
这大晚上的,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被人塞了一大口的狗粮,换成谁恐怕都得闹心啊!
而另一边,在回到林寒房间之后,柳若馨才终于是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林寒的脉相平稳,呼吸平顺,完全是一副气血旺盛,健康无比的样子,哪里有受什么伤!
在看着林寒那拙劣的演技,柳若馨也惹不住的掐向林寒的手臂。
“喂!你知不知道我都快担心死了!”
柳若馨忍不住的气闷。
林寒则是一转之前的痛苦之色嘿嘿笑道:“知道!当然知道!”
“那你还这么做,你到底想要干嘛?”
柳若馨忍不住的瞪着林寒,却发现林寒的脸上只剩下和熙的笑容,不过这笑容里,似乎还掺杂着别的东西!
下一秒,柳若馨顿时惊呼了起来,起身就想要往外面走。
然而也正是在此刻,林寒的双手微微用力,就把柳若馨彻底的拉到了怀里。
“来都来了,还想走吗?”林寒低声开口。
柳若馨则是满脸通红,心中更是忍不住的感到哭笑不得。
谁能够想到,林寒这又是装病又是痛呼的,接过就是为了把她骗到房间里来?
“别碰我,去找你的无艳姑娘去!”
柳若馨佯装生气,瞪着林寒。
而下一秒^破了六扇门的案子,林寒整个人也轻松了很多,在加上有柳若馨的陪伴,这大半夜两人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理,可谓是交流的异常舒服。
也正是因此,从未睡过懒觉的林寒,也破天荒的睡过头了一次。
看了眼卷走所有被子的柳若馨,林寒也有些无奈的偷偷离开房间。
刚刚洗漱完,林寒就听到大堂里传来的惊呼。
不是别人,正是小郭。
“吕秀才,你是不是想死啊,那是捕神大人啊,一杯茶你就收他一百两银子?”
小郭大呼小叫的看着吕秀才。
吕秀才则是一脸懵逼的开口辩解道:“我没收啊,他自己扔了银票扭头就走,这么大的官,我连喊都不敢喊啊……”
在后院里忙碌的老白也同样听到两人的对话,只不过此刻却扭头看向林寒,开口笑道:“小寒,看来今天又是一个开门红啊!”
“……”
林寒有些无语,他当然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心里也有着几分爽快,毕竟这天下能够坑道捕神的人,恐怕也就只有他林寒了。
看到林寒不说话,老白继续开口笑道;“今天捕神大人可是专门来等你的,结果等了大半天,你也没起chuang,这不,就只能灰溜溜的回去了!”
林寒则是一愣,随后也是一脸的无语道:“等我干嘛?六扇门的事情我都帮他做完了,还来找我?”
“这不是六扇门看你没指望了,所以现在把主意打到陆小凤身上去了!”
老白开口无奈道:“当初就不该帮他们,这帮子当官的,天天就惦记着功劳功劳!”
听见老白说的话,林寒也是点了点头,开口笑道:“白大哥,你去呗!你这轻功,什么追命追风,我看都不行!”
老白闻言则是摇了摇头,看着林寒开口道:“你这臭小子,说的倒是轻巧,你咋不去?这小子日子多滋润,谁闲着没事去衙门里受罪?再说了,我看到捕快就犯怵,我要去当捕快,那一天天提心吊胆的,还怎么活?”
林寒嘿嘿一笑,片刻之后,突然开口问道:“那捕神找到陆大侠没?”
“哪能让他找到?要是能找到,还来问咱们干嘛?”
老白摇头笑了笑道:“有司空在,陆小凤就不可能进到六扇门里去,这一次也就是你坑了他,要不然这案子估计他也不会多管!”
“陆大侠也是喜欢浪迹江湖啊!不过说起来,他那生活也是够呛!”
林寒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老白也是微微点头,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扯着,没多久,就把后院给收拾完了。
看着周围的一切,林寒也有几分恍然。
这几天只顾着忙银票案,连客栈都很少回来,在加上昨天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自然没有太多的感触。
而此刻看着周围那熟悉的一切,林寒那绷紧的心也逐渐的放松了起来。
也只有在这同福客栈里,林寒才不需要隐藏自己,愣愣的看了一会,林寒才哼着小曲在客栈里漫无目的的转悠了起来。
刚刚推开厨房的门,林寒就看到李大嘴正背对着厨房门在吃着什么。
心中一动,林寒运起了咫尺天涯的身法,仅仅只是踏出一步,林寒就出现在了李大嘴的身后,同时手也已经拍在了李大嘴的肩膀上。
“大嘴哥,干嘛呢!”
来到了李大嘴背后的林寒忽然开口,瞬间把李大嘴给吓了一大跳,就看见李大嘴慌慌张张的把手中的东西往怀里塞。
等到回头看到是林寒的时候,李大嘴心惊胆颤的松了一口气,忍不住开口埋怨道:“哎呀,小寒,你走路砸一点声音都没有啊?”
看到李大嘴手中的鸡腿,林寒的脸上也浮出了几分怪异笑容。
“大嘴哥,你可又是在偷吃了啊!”
林寒不怀好意的看着李大嘴,顿了顿后,便一脸阴险的笑道:“这要是让掌柜的知道了,到时候……嘿嘿!”
听见林寒说的话,李大嘴也是害怕的一个哆嗦,急忙拉着林寒的胳膊,开口央求道:“小寒啊,大嘴哥昨天晚上没吃饱,这不现在就只能找点东西填补填补,要不然你说这一整天的,哪里还有力气干活!”
林寒却不听李大嘴的辩解,摇头晃脑道:“我咋听说昨天晚上掌柜的你们可是加餐了!”
李大嘴一愣,随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小寒,你可不能坑你大嘴哥啊,这样吧,我给你也拿一个鸡腿,这几天你查案肯定累坏了吧,好好补补……”
林寒闻言眼珠转了转,连连摇头,不过眼睛却落在旁边李大嘴刷好的灶台上,开口低声的说道:“大嘴哥啊,一个鸡腿可不够,最少还要给我炒个醋溜肥肠吧!我可是好多天没吃了!”
李大嘴听见这话,顿时嘿嘿一笑开口说道:“难怪你小子跟老邢这么亲近,连爱好都一样……”
微微停顿了一下,李大嘴把手中剩下的鸡腿两口吃完,接着又看了眼食材,才开口道:“行,你小子到外边给我把这风,我现在就给你做!”
林寒挑了挑眉头,嘿嘿一笑道:“没问题,这事就交到我身上吧!”
李大嘴也不多说,直接就动手取出材料开始准备了起来,而林寒则是贼头贼脑的离开厨房,就坐在后院门口时刻注意着前堂的动作。
只不过没过多久,同样是贼头贼脑的柳若馨就从林寒的房间里跑了出来。
“醒了?饿不饿?我让大嘴哥给你做点粥吧!”
看见柳若馨从自己的房间跑出来,林寒连忙低声开口肚子和柳若馨喊道……
而刚出门就看见了林寒的柳若馨,却啐了林寒一口,瞪了一眼开口道:“被你害死了,这大白天的我从后院出来,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
林寒却嘿嘿一笑无所谓的说道:“有什么怕的,早晚的事不是嘛,再说了你是不是傻,你从后门出去在绕到前门不就可以了?”
柳若馨则是一怔,随后上前没好气的狠狠的拧了林寒一把,看到林寒疼的呲牙咧嘴的,这才满意的转身离开。
看着那娇俏的背影,在想起昨夜的温存,林寒忍不住的又笑了两声。
一直等到柳若馨从后门出去,林寒才回头继续盯着大堂。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