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spzt4好看的玄幻小說 千秋不死人 線上看-第三百四十六章 先天神聖—蝗神-5vgba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
“什么玩意?你莫非是得了失心疯,中了那虞七的邪术?大活人怎么能变成山羊?你莫非是看错,出现幻觉了?”黄龙听了南宫适的话,眼皮不断跳动,心中有些发毛。
“老祖,我所言都是真的。错非亲眼所见,我也绝不敢相信,虞七竟然有如此手段,将大活人变成了一只山羊。而现在人王子辛已经下山,擒住那山羊,要回宫去炖羊肉呢。还请老祖出手搭救我家公子,否则若是迟了,只怕我家公子已经成为盘中餐了”南宫适焦急的解释。
任谁听了这话,其实心中都是不大相信的。对于黄龙真人的反应,在南宫适预料之中。
现在已经不是探究虞七能不能施展神通手段变羊的问题,而是先将哪只羊给救出来。
黄龙真人捻着胡须,过了一会才道:“我师兄大云,在皇宫内为陛下亲自赦封的真人,若想在人王手中救出紫薇公子,决不能硬来,此事还要请我师兄大云出面。”
话语落下,老道士手中抛出一道符咒,消失在了九霄云外。
“荒谬!一个大活人,怎么能变成羊?定然是所有人都中了虞七的幻术。不过,只听闻虞七修炼了武道神通,不曾听说虞七修炼了幻术啊?”大云道人扔掉手中符咒,抚摸着下巴,眼睛内露出一抹嗤笑:“真真是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到了极点,除非圣人掌握纯阳大道,方才能把握乾坤,否则谁有本事点化物质?”大云道人看着手中符咒信息,第一时间脑海中便出现了不信、嘲讽。
只是想到对面传信的是自家师弟,也是圣人当年亲自教导的弟子,一张面孔顿时凝重下来,然后纵身而起,身形拔高消失在了原地。
上京城外
子辛坐在马车内,那山羊被拴在马车后,费仲架着马车,二人一路上晃晃悠悠的向上京城内赶去。
“无量天尊,大云见过陛下!”虚空人影晃动,大云道人出现在马路前,挡住了子辛的道路。
“原来是大云道长,不知道长挡住孤王的路,有何贵干?”马车内略带醉熏的子辛道了句。
“大王身后的那只羊,与老道有缘,老道士愿意用一则消息与大王置换这只羊”大云道人面色恭敬。
“咦”子辛掀开帘子,一双眼睛打量着大云,露出一抹好奇之色,然后在看看自家身后的肥羊,眼睛里满是异彩,醉意刹那间去了大半:“有趣!有趣!”
也不知道是说眼前的事情有趣,还是说那只羊有趣。
一只羊竟然惊动了道门的十二真人,说明什么?
“老道士有何消息,想要换这只山羊?”子辛抬起头看向了大云道人。
“天帝印玺的消息,不知能不能换这只羊?”大云道人看向子辛,话语虽然谦卑,但眼神里却满是自信。
所有帝王,没有人能抗拒的了天帝印玺的诱惑!
没有人能!
“天帝印玺?”
果然,话语才落下,就听子辛惊疑不定的话语传来:“你果然知道天帝印玺的下落?”
“当然!只要大王肯将那只羊给我,老道士定将天帝印玺的消息奉上!”大云道人恭敬的道。
“真不知道这只羊有何魔力,竟然叫你舍得天帝印玺的消息”子辛大手伸出,将马车后的羊一把拽到身前,眼睛里充满了奇异之色的打量着眼前山羊,看不出有分毫的异常。
但不论是虞七,还是眼前大云道人的态度,都说明眼前这只羊不同寻常。
“大王此言谬矣,天帝印玺唯有人王可用,于我方外之人来说,不过是一块铁石而已。至于说眼前的这只羊,对于大王来说,不过是一只普通的羊,但在老道士眼中,却是比之天帝印玺丝毫不差。正所谓彼之黄金,我之粪土,莫过于此!”老道士对着子辛恭敬的道。
“说吧,只要你告诉本王,天帝印玺的下落,这只羊就是你的!”子辛抚摸着眼前的山羊脑袋,像是抚摸一只小狗,丝毫没有察觉到山羊双目内的憋屈、恼怒。
“据说,天帝印玺就在黄家!”大云道人道了句。
他是实在没办法,想不出如何才能将眼前这只羊自子辛的手中置换出来。黄龙真人说的急,自己只能先将那只羊给救出来,至于说天帝印玺的消息,日后如何善后,还是交给黄龙真人吧。
毕竟,麻烦是他惹出来的!
“嗯?”听闻此言,子辛愕然:“怎么会?那个黄家?”
“上京城内,还有几个黄家?”大云道人肯定了子辛的猜测。
“如何证明真伪?”子辛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大云真人,唬得大云真人眉头紧锁,似乎有些不敢置信,人世间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眼睛。
“愿以项上人头担保”大云真人拍着胸脯保证。
“好,这只羊以后就是你的了!”子辛猛然一推手,那山羊已经被推到了大云道人的身前。
“多谢陛下,小道告辞!”大云道人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牵着那山羊,让开路。
马车辘轳声响,不知不觉间入了上京城,留下大云道人看着手中山羊,眼睛里露出一抹诧异。
他实在是看不懂,眼前不论从哪里、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一只山羊,为什么偏偏会被说成是一个人?
大云道人大袖一挥,卷着山羊消失在了城门处。
终南山道观
虞七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蝗神,不论如何我都要得到。”
朝歌城
摘星楼上
“臣铁兰山见过大王”铁兰山大步流星的走上摘星楼,对着子辛恭敬一礼。
“蝗神即将成道的消息,你应该知道了吧?”子辛看向铁兰山。
“钦天监内已经有法修真人,查验到了天机变化,更有鹿台老祖下批文书,此次大劫非照妖镜不可……”铁兰山低声道。
唯有照妖镜,才能在亿万蝗虫中,寻找出蝗神的真身所在。
“速战速决,立即找到那蝗虫真身,务必在其彻底完成蜕变之前,将其镇杀!”子辛的声音里满是凝重。
山西之西,山南之南交界处,乃是亿万里莽荒大地,其内鬼神雌伏,妖邪并存,亿万生灵汇聚其中。有人类无法到达的禁区,还有大妖潜伏的险地,乃至于还有天地奇险关窍之所在。
然而,在这茫茫大荒,人族与大荒的交界处,无数只蚂蚱在群山间不断跳跃。
不错,就是蚂蚱。
数不尽的蚂蚱,堆积成山,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繁衍,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在那蚂蚱的最中央,一个牛犊大小的胚胎,在其中孕育。无数蚂蚱将天地间采集到的草木之精气,尽数灌注于胚胎之中。
胚胎呈现青黄之色,有道道翠绿色的先天符文流转,不断汲取着天地间的纯阳之气。浩浩荡荡的纯阳之气自九天垂落,就像是瀑布一般,向那胚胎内灌注而去。
在胚胎的下方,一具尸体散发出腐败的味道,胸膛内一个大窟窿在其中颇为刺眼。
此时那尸体一半腐烂,一半散发出诡异的鲜嫩肉色,一道道气机在天地间流淌蔓延。
一双充满了血丝的眼睛里,满是狰狞的挣扎与悔恨。
“砰~”
“砰~”
“砰~”
忽然间那丝茧一阵阵跳动,就像是心脏一半,按照某一种玄妙规律震荡,天地间浩荡能量铺天盖地灌注而下,数十倍先前的纯阳之气尽数灌注于胚胎内,整个胚胎化作耀耀小太阳。
“咔嚓~”
“咔嚓~”
“咔嚓~”
伴随着一道道鸡蛋壳碎裂般的声响,只见那胚胎猛然裂开一道缝隙,自胚胎中蹦出一只黄牛大小的翠绿色蝗虫,巨无霸般的蚂蚱。
“嗡~”
蝗虫振翅,一股信息伴随着其振翅,刹那间向着四面八方传递而去。
伴随着那信息的传递,只见信息过处,天地乾坤为之变色,无数蚂蚱纷纷随之振翅,与之共鸣,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了进化,变成了一只蝗虫。
只是,蝗神的蜕变有纯阳之力,而普通蚂蚱想要蜕变,却需要大量的草木精华。
“信仰!我要足够的信仰!唯有足够的信仰之力,我才能再次重新凝聚神道法则,完成最后的蜕化。这人类修士胆敢趁我沉睡毁我神体,坏我神魂,挖我心脏,老祖我必与人族誓不甘休!复仇!复仇!”蝗神声音里透漏着一抹心有余悸的疯狂:“差一点,老祖我就要成全了这人族的疯子,被这人族疯子炼化入体内。”
“复仇!我要吃光人族九州山河,吃光所有的绿色,我要将人族九州彻底化作废土!我要人族尽数饿死,九州成为不毛之地!”巨大的蝗神一阵扭曲,竟然化作了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模样。
“风!风!风!”青年振翅欢呼,下一刻铺天盖地的狂风卷起,浩浩荡荡向人族九州席卷而起。
地上无数的蚂蚱借助那股狂风气流猛然冲上云霄,巨大的振翅声音传遍方圆千里。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