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3l9ar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追光者 txt-第四百七十九章 吸不到氧氣啦閲讀-csbfj

重生追光者
小說推薦重生追光者
对于李湛提前准备好了莎拉钻石的镶嵌搭配,让她可以即刻佩戴,郑秀妍感到万分欢喜,可又同样困惑不已的是…
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钻石还是那颗钻石,不过被包裹上了一层铂金镶满白色碎钻的镂空外壳。
白金两色光芒交相辉映,珠宝整体上变得更加晶莹璀璨,更加高端大气上档次了。
然而拴住外壳两端金属环的,竟是条一指宽、两指长、黑漆漆又弹力超级棒的…皮筋?
好好一枚稀世奇珍,搭配上一条随处可见的皮筋。
完全low到爆炸,浓浓的廉价塑料质感有木有!
“这是手链,还是脚链?”
“pabo啊,看着!”
李湛拿回珠宝,扳动傻西西的肩膀让她背对自己坐着。
先把披散开的长发在她头顶收拢成一束马尾,然后将马尾拧成一和团,套上皮筋,绕几圈固定住,最后调整好珠宝的位置。
“当当当,完成了!”
“嗯…完成了…”
郑秀妍浑身轻微颤抖着,似乎实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伸手摸摸头顶的丸子发型,又摸摸那枚硕大的莎拉钻石。
深呼吸,再深呼吸…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体内的洪荒之力,转身就是一记右勾拳。
然后接左勾拳,右直拳,左直拳,奥义·郑氏组合拳!
一边疯狂殴打,一边骂骂咧咧。
“呀!你个疯子!精神病!一百三十克拉的金钻做成头绳,这是人类能干出来的事?”
“不会是你刚才偷偷把真钻石调包了,现在拿颗假的骗我吧?你还我莎拉钻石!”
只可惜她人小力微,李湛又是天下一等一的皮糙肉厚。
享受女亲的喵喵拳按摩之余,嘴里蹦出句更欠揍的话。
“其实做成头绳,是为了提前给你赔不是。”
“mo?”
汽油浇烈火,郑秀妍立刻加重力道,哪怕额头见汗,依旧不肯停手。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好啊你李湛,居然还真敢拿假货糊弄我!老实交代,准备把钻石送给哪个小妖精!”
“moya!我真是…哈哈哈…”
李湛乐不可支,像抱大娃娃似的把傻西西抱进怀里用力摩擦,显然喜欢到了极点。
“秀妍啊,我发现了…哈哈哈…你真是长在了我的笑点上…来,让欧巴瞧瞧,收了我钻石的那个小妖精长得美不美,哈哈哈…”
随即照着眼前的俏丽容颜便是一通全方位无死角,密集雨点式的BoBoBoBoBo…
“讨厌,弄得满脸都是口水,脏死了…哈哈…不要…痒…”
郑秀妍大笑着推开男亲的头,宛如小可怜儿似的轻噘嘴唇,挑眼斜望着对方。
“说吧,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还要买大钻石赔不是。”
刚才只是因为不满败家老爷们暴殄天物,作一作闹一闹,发泄小情绪而已。
她又不是真傻,如果真怀疑真钻石被调了包,哪还会用模棱两可的“小妖精”,早就“骚…bi…,贱…bi…”的问候了。
开玩笑,真当她练习生霸主郑西卡前辈是白混的?
(好奇怪,明明用bi做了消音处理,为什么没效果?)
“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平时不舍得给你买礼物,只在犯错误的时候才想起讨好似的。”
李湛闻言大叫冤枉,态度严正的将自己与现用现交的渣男划清界限。
随即爱不释手的轻抚女亲头顶的小揪揪,目光中若有淡淡不舍。
“事情我还没做呢,现在是提前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更不开心。”
“莫拉古?”
郑秀妍顿时惊呆了,这是什么狗屁逻辑,明知山有喵,偏向喵山行?
“呀,明知道做了我会不开心,欧巴难道就不能不做,有人拿枪逼你怎么的?到底什么事让欧巴这么欲罢不能?”
“不是欲罢不能,应该说是势在必行。”
见女亲的脸色又阴沉了三分,李湛赶紧停止耍嘴皮子。
“记得去年出道之前,我说队里缺个短发担当,于是让帕尼减了短发。时间过去一年,帕尼的头发长回来了,所以…”
虽然李湛没把话说完,但郑秀妍已经听懂大概意思了。
心里当即一阵好气又好笑,原来男亲兜了这么大个圈子,是怕她舍不得一头长发。
“所以这次迷你一辑,轮到我做短发担当了。”
冬天不保暖,夏天捂痱子。特费洗发水,吹干又巨慢。没做好护理发梢开叉,更甭提多闹心了。
按说,留一头长发真是既不经济,又不方便,反倒会凭添许多苦恼和麻烦。
可即便如此,为什么广大女性仍乐此不疲?
答案只有一个,臭美呗!
作为臭美界的佼佼者,郑秀妍无疑对自己的一头秀发宝贝得很。
而且平时单辫、双辫、歪辫、丸子头、花苞头,花样换的比任何成员都勤快。
可真到了团队有需要的时候,即便心里难免有些小疙瘩,她却并不认为长发是无法割舍的。
加上男亲无微不至的体贴,连那些还没冒头小疙瘩都考虑到了。
感觉幸福满溢,被宠得都快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她,恨不得立刻小手一挥,家都不回了,直接化妆室走起。
然而当看到男亲一脸讨好的谄笑着,体内与生俱来的傲娇因子又禁不住开始蠢蠢欲动。
于是甩头撇嘴,顺势丢出个如嗔似怨的白眼。
“都要剪短发了,我还用得上头绳吗?”
李湛一看这小表情,秒懂。赶忙把小人儿重新拢到怀里,并嬉皮笑脸的哄着。
“用得上,当然用得上。说是短发,但其实就剪到肩膀的位置。我又不搞基,哪能给你剪成个假小子似的。”
“滚!整天没个正经的。”
郑秀妍没好气的怒斥,不轻不重的拍了下男亲的胸膛。见不得对方雨过天晴就赛脸,遂故意找茬刁难道。
“可头绳只有一个,万一我哪天想梳双马尾了怎办?再说,我也不能每天戴同一个头绳,连个备用替换的都没有吧。”
说没头绳用,绝对是扯淡。她那近百平的大衣帽间里,各类配饰应有尽有,头绳简直多到长九个脑袋都戴不过来。
所以现在说的头绳,其实是正拴在头顶的小揪揪上,镶嵌了钻石装饰的那种。
问题提的很刁钻,也很尖锐,但李湛是何许人也。
那是长了副天马行空的脑子,思维极端异于正常人的跪舔狗,宠妻狂魔!
“哎一股,放心吧。都在你梳妆台上摆好了,等回去就能看到了。红、橙、黄、蓝、紫、粉,虽然克数没有莎拉重,但质地款式…”
李湛说着,忽然发现女亲捂着前胸,大口大口的猛喘起粗气,于是当即紧张起来。
“秀妍,你怎么了?哪里感觉不舒服,千万别吓我。”
“我感觉有点缺氧…”
“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缺氧了?那我让司机马上调头,我们去医院。”
“不用去医院…欧巴把头低下,离我近一点…”
“嗯,是这样么…唔…”
“张嘴!人家吸不到氧气啦!”
“哦…唔…”
搭载着满车柔情蜜意,加长车一路驶入祥智10期地下车库。
待车身刚一停稳,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程诗源第一时间下车来到后车门外。
然而手搭上后车门的拉手,她却忽然犹豫了。
虽然豪车的品质保证了良好的隔音性能,但毕竟距离太近。
隔着驾驶室与后车厢中间的挡板,她还是隐约听到了几声郑秀妍的叫嚷。
哪怕具体内容听不真切,可万一是那什么呢!
要知道,今晚的拍卖会被搞的虎头蛇尾,她可是功不可没。
而从表少爷面如沉水的坐到自己身边却始终一言不发,不难猜出大少爷对自己绝对是有意见的。
现在如果再冲撞了那什么,岂不是雪上加霜。
正当程诗源对自己的前途忧心忡忡,车门锁突然发出“咔”的一声轻响将她唤回了神。
于是连忙拉开车门,边顺势后退让开空间,边不住的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李湛跨出车门站直身子,先把郑秀妍扶下车,才将目光投向低头认真观察地面的程始源,忽而洒然一笑。
“诗源啊,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话音未落,程诗源一脸惊恐的抬起头,不知是动作太猛,还是冲击太大,身子连带的有些踉跄。
至于李湛…肚子立刻挨了两拳!
“欧巴不皮一下能死啊!”
两发直拳过后,郑秀妍抛下自家傻老爷们,快步来到已经吓得魂不附体的程诗源身边,牵起对方的手握了握。
“诗源欧尼,别害怕,欧巴刚才开玩笑的。”
程诗源眼神怔怔的移动,刚找到郑秀妍的位置,李湛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谁说是开玩笑,我很认真的好不好?”
“呀!你闭嘴!”
郑秀妍飞快回过头,勒令男亲禁声后,又飞快转回来。
“欧巴的意思是让你在公司挂个职衔,免得以后再出像现今天拍卖会上,别人不认识你的情况。所以明天不用来上班,是让你去办理入职手续。职务寒国分部副代表,仅次于车尚勋xi。”
中途不停歇的一口气把所有话说完,郑秀妍这次真感觉有点缺氧了。
而程诗源则感觉自己终于能喘上来气了,天知道,她刚才被吓得差点心脏骤停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