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ffwzp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大國智能製造》-第九百二十三章 香江計劃·重心暴露【求訂閱】展示-np24g

大國智能製造
小說推薦大國智能製造
“他们是在消耗我的现金吗?”许振鸣感觉自己距离香江大家族们的核心目的已经越来越近,先做这种假想推测。
“假如我把所有的现金都用掉,全部用来购买他们放出来的公司和企业。他们下一步的行动是干嘛?”
许振鸣想不通,似乎好像抓住了什么,但好像又没抓住什么。灵感缥缈不定,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抓住的。
但他知道一个道理,现金就是武器,是生意场搏杀的重要武器之一。所以说,许振鸣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要给自己留下充足的现金,以防意外翻车。
即便这么想,但他表面上立即流露出对香江恒生银行的渴望。“呃?贵方真的要转让香江恒生银行的股份?”他夸张的瞪大了眼睛,目光落在赵大公子的脸上。
此次此刻,赵大公子的脸上流露出非常留恋的神情。他们赵家是在香江恒生银行持股最多的华国人。而香江恒生银行在汇丰银行的经营下就是一只下金蛋的母鸡,有哪个傻瓜愿意把这种稳赚钱的机会让给别人?
所以说,赵大公子的表现很正常。
但他越是很正常,许振鸣就越决得不正常。
“郭董,假如贵方愿意转让香江恒生银行的股份,我们一鸣集团公司现在就愿意掏钱买下来,今天就可以签订交易合同。”
许振鸣决定先放出10亿港币的现金,吃下香江恒生银行18.96%的股份。
对手不是准备消耗他的现金么?
他现在就准备放出现金,让对手知道自己手中的牌越来越少了。
“好,许董果然爽快。我们其实已经准备好了这份关于香江恒生银行股份转让的合作协议。”
“许董,你还愿不愿意收购九龙地产、黄记码头等这一批名单上的公司?”
“既然要跟我们合作,许董肯定会收购这几家公司的。”
这时,郭大公子、赵大公子、李二公子等人都笑眯眯的站起身来,准备跟许振鸣握手道贺。
第二轮合作谈判的一开始,许振鸣已经露出贪婪的本性,已经准备抛出现金了。
看到这一幕,他们还是非常兴奋的。
按照李老头子的设计,许振鸣只要愿意吃下他们送出的毒饵,下面的计划就好安排了。许振鸣一定会按照他们设计的方案一步步走下去的。
“贪婪的人只要尝到甜头,释放内心的恶魔,以后就会无法遏制内心的恶魔!”这句话就是李老头子对人性的总结,在郭大公子等人离开之前的说过很多次。
今天的情况果然如同李老头子所想象的那样,许振鸣吃下香江恒生银行之后,又把九龙地产、黄记码头等土地储备公司都吃下。这一天的交易额就已经超过五百五十亿港币,可以说是一个重大交易案。
下午五点半左右,完成交易的之后的许振鸣跟郭大公子,召开了一简单的新闻发布会。
今天是6月9日,星期五,香江三大电视台、京师电视台驻港记者、华国驻港的记者都赶来参加这次新闻发布会议。
要知道,五百五十亿港币的股票转让交易在香江很少见,在华国就更少见。
这算是一个特重大新闻,香江媒体的记者们对许振鸣的印象已经彻底改观。他们都已经认为许振鸣将会取代潮州李家的李老头子,成为香江第一大亨!
“许振鸣先生,请问你为啥要收购九龙地产、黄记码头等公司?难道你准备要进军香江的房地产吗?”
“许振鸣先生,听说你现在是香江恒生银行的第二大股东。你准备要进军香江金融界吗?”
“请问许振鸣先生,你下一步的收购计划是什么?”
香江八卦小报的记者们,对许振鸣提出这种能宣传自己形象的好问题。
只要许振鸣肯配合,他很快就能在香江竖立一个最年轻的香江大亨的形象。但他没有直接回答这些问题,而是把提问的机会给了京师电视台的驻港办记者。
“许董你好,请问你在收购了香江燃气、香江电力、香江水业等公司之后,为何又投资550亿的巨资来收购九龙地产和黄记码头这一类的地产公司?请问你是不是把以后的产业中心转移到香江来?”
驻港办刘记者是许振鸣的老熟人,今天提出的问题却不是很友好,很明显带着一定的政治倾向,还带着问题而来的。
听到他的这个问话,许振鸣突然想起另一个时空的李跑跑。
华国大陆的记者们在李跑跑做出撤资的举动之后,也是用这种语气来询问李跑跑的。
也就是说,京师电视的刘记者已经在内心对他做了评价,认为他在转移资产,认为他准备跑路。
刘记者可不是一般人,能被派到香江来的记者,首先政治上很坚定。其次,他可以直接跟京师总部的台长汇报工作。
也就是说,刘记者是在代替办台长问话,是代表京师总部的领导在问话。
想通这些道理之后,许振鸣突然想通一个道理。
“丁行长不给我贷款,要拖延结算的时间;王守义突然翻脸,取消我100亿的信用额度。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们认为我要跑路!或者说,唐首长认为我要跑路!”
许振鸣终于明白了这些天以来的风云突变。
作为一位重生人士,他特别能理解唐首长的愤怒之情,也能理解全国老百姓对民族叛徒的愤怒之情。
重生之前,李跑跑抛售500亿的地产项目,把资产投入英国。全国人民都义愤填膺,把李跑跑的污点都扒拉出来。
比如说,李跑跑利用爱国商人的身份,用最低的价格拿到土地。
他为了避开房地产开发的政策规定,在购买的土地上用龟速开发楼盘项目。即便开发了楼盘,他也不愿意出售,一直都捂在手里抄房产。
假如没有资金,他就用土地抵押从银行贷款,用华国的钱来维持地产项目的运转。
这样一来,李跑跑在大陆投资的项目几乎都还是未开发状态,或者是半开发的状态。他这种行为并没有对GDP经济贡献一毛钱。
与之相反法,他是在用华国国家银行的钱在捂地,转手一卖地就赚了三十多倍的利润。
许振鸣怎么会跟这种人为伍呢?
故此,在听完刘记者的问话之后,他朗声大笑起来,“我们一鸣集团公司的重心永远都在华国·南安·市。”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