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5stu3精彩言情小說 九天仙緣-第三千二百五十七章 解除心結展示-x03kn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阳神欧阳浪龙和月后程诗风偎依在日月神界,西穹神月神界内神空月色下,也幸福也感伤,但更多的是患难夫妻的劫后欢喜。
“风儿,牵浪哥哥做到了,今天终于找回了你的心爱情郎,以后不要再忧伤了,开开心心的吧。”
阳神欧阳浪龙不知道,日月神帝让他离开东穹神阳神宫前来和月后相见的时候,他也暗中前来了。
此刻,日月神帝柳牵浪就隐身在离他们远远的数万神里外。
日月神帝不为别的,就是想看看自己心疼的小妹重新微笑的样子,自愧对的影子,再次和心爱之人团圆人样子。
日月神帝想看到的都看到了,看到两个关心之人幸福的偎依在一起,日月神帝油然落泪。
这一刻的到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比日月神界渡劫还难。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柳牵浪终于看到了期望中一幕。
柳牵浪洒下一番欣慰之泪后,转身,打算回去好好歇歇。
近百余万年来,柳牵殚精竭虑,累得几乎是无可奈何,如今终于可以稍微放松一点儿。
“浪龙,你以后仍旧是我们浪元神门的阳神,风儿也继续是月后。你们夫妻二人就是太元大陆浪缘神门光明的掌控之神。”
柳牵浪打算离开时,心中这样默然说道。
“浪龙哥哥,等我们的孩子出生后,让他拜在浪龙哥哥门下如何,如果是男孩儿,就让他做夫君和浪龙哥哥一样大义之神。
如果是女孩儿,我们也会期望她成为像丫丫那样出色的浪缘神女的。”
就在柳牵浪准备瞬间遁走的一刹那,突然听到月后的话语声。
“嗯,如果孩儿有如此造化,浪龙哥哥当感恩不尽,不过牵浪身为一界界主,神务复杂,加上他总是独自承担很多危险秉******龙哥哥真心不想让日月神帝太累的。”
阳神欧阳浪龙沉吟片刻,说道。
“我知道,我也心疼牵浪哥哥的。我之所以这样做,也是为了牵浪哥哥的。
牵浪哥哥对我们的恩情无法回报,就让我们的孩子为他尽些孝道,不是很好嘛。”
月后程诗风道。
“原来风儿是这样想的,那好,浪龙哥哥支持你!”
阳神欧阳浪龙攥着月后程诗风的手点头道。
远处,暗中跟来的柳牵浪看到一对痴心神侣终于团圆了,心里甚是安慰。
看着他们,柳牵浪恍惚间回到了混沌人间第一人家间的家乡了,蓦然念起风妹失踪,再度相逢的一幕幕:
龙云山之北,北天洋之阴,洋岸之上立着一位白衣青年,单掌托着一面芭蕉叶似的古怪镜子,镜面之上射出一道巨大的光柱,直达天宇。
白衣青年双目专注的凝望着北天洋之上一朵奇怪的云霞,那云霞之上,正是那面古怪的镜子所发出的光柱凝聚出的一道巨大的光幕,光幕之内就像电影一样,不停地出现一个个画面。
白衣青年,对每一个经过的画面都审视得异常仔细,生怕漏掉什么。
开始,白衣青年的表情除了专注并未表现出什么不同,但是当光幕之上出现一座异常熟悉的古墓的时候,这个青年眼中闪烁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与此同时,他掩饰不住兴奋,冷峻的面容竟然浮上几丝笑意。将画面上每个细节都熟记于心后,蓦然收起了掌中的镜子。
这个白衣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历经一个多月的时间,在现幻观微镜指引下来到此处的柳牵浪。
一路之上虽说也不十分顺利,但太大的事情也没发生什么。
不过,此期间,自己异常想念徒儿丫丫和爱宠奇奇,进过墨玉骷髅明天之境一次,并顺便问了一下慈缘大师谈及馨蕊兰花曾帮助魂煞门少主摄取二十二位同道血液之事。
柳牵浪收好现幻观微镜,看着自己即将前行的方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心潮阵阵起伏,随即御起仙缘剑划入了天宇。
五日后,月色下,柳牵浪站在一棵低矮的树木之上审视着眼前不远处的两所青石院落,眼中不由几分湿润。
视线左边那个小院,曾经留下多少儿提的幸福和快乐,爹爹整日围着他的东花房微笑,娘风月儿总喜欢把自己和姐姐柳娟拥在怀里,坐在台阶上看星看月亮。
右后方那个小院儿,总是飘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是妹妹程诗风的笑声。一晃四年即将过去,程叔叔程婶婶都和父母在一起,但那个天生英武的猎人之后,自己的兄弟远方究竟到哪里去了?这么多年,无时无刻不在念着。
柳牵浪飘身落下,慢慢走上通往家里大门的青砖铺砌的甬道,一步步走向家门,甬道两侧依旧鲜花盛开,夜风习习,扑面的花香令人心醉。
打开熟悉的大门锁扣,吱呀一声推开了,院中的一切都在,恍若昨日的光景。
柳牵浪一一走过父母的房间,自己的房间,以及姐姐柳娟的房间,每个房间都留下了不舍的目光和沉重的脚印。然后走出院落,轻轻关好门。
再次踏上了进来时的甬道上,抬头放眼望去,月色闪耀着数千所青石院落。
可惜的是,历经四年的荒芜,家家户户屋顶已然生满了爬藤蔓草,看着满心凄凉。
走着,走着,柳牵浪突然意识到,怎么脚下花瓣堆砌的甬道,近四年的时间竟然毫无尘渍,难道这里一直有人来打扫。
柳牵浪陡然一惊,转身几步又射入了小院,前前后后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才惑然的朝程华叔叔家走去。
黑暗中,柳牵浪蓦然感觉到一阵风旋划过,接着看到虚空之中一个一身蓝衣的小女孩儿,双脚踏着一头丈余长的白面猛虎,掠过头顶,向程华叔叔家院落飘然落去。
柳牵浪看着那个小女孩儿,心中一阵猛跳。
因为他认得,那头猛虎正是妹妹诗风小时候与之玩耍的虎纹猫,也就是白面虎王。那白面虎王身上的岂不是妹妹诗风!
柳牵浪强压抑着心中的激动,怕吓到她,慌忙化作一丝纤云蹦进幽灵舟,随一丝习风滑入了程叔叔家的院落。静静地审视着小女孩儿的一举一动。
只见小女孩儿踏着白面虎王落定后,白面虎王蓦然翻身化作了一个英俊的黑衣少年,调皮的立在小女孩儿面前,道:
“灵妖仙子,今天少干点行不,我都好几宿没睡好了!”
“什么,你又想偷懒,上次去大爹爹家打扫院子,就丢三落四的,今天还想偷懒。
不行!本仙子就坐这儿盯着你,要是有一个地方扫的不干净,今天,明天,后天,大后天,你都别想睡了!哼!”
说完女孩,气哼哼的坐在院中一块青石上,看着黑衣少年拿起扫把扫起地来。
柳牵浪暗笑,一头大老虎,竟然被一个小女孩儿欺负,倒还真是新鲜。
小女孩儿看了一会儿黑衣少年,似乎就烦了,单手托着下巴,望着天空的星星,眨着灵动的大眼睛,像是自语的道:
“,爹爹,娘,大爹爹,大娘,娟姐姐,方哥哥,牵浪哥哥,诗风好想你们啊,你们怎么还不回来,你们还好吗?”说着小女孩儿,有些泪眼婆娑了。
正在扫地的黑衣少年见了,安慰道:
“天地灵婆不是说了吗,仙子的亲人都尚在人间,机缘到了,自然就有相逢之日的!”
“去你的,这话你都说了有一万遍了,机缘到了,机缘到了,什么时候是机缘到了?”
小女孩儿闪烁着幽蓝的眼眸气哼哼的说道。
“我知道,什么时候是机缘到了!”小女孩话音刚落,突然听到对面一棵树上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隐隐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然后,她眼前蓦然出现一个高大英俊的白衣男子,闪烁着明亮的眸子,眉宇间满是英气,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咦!你是哪儿冒出来的,来我们家干什么?”
小女孩诧异道。
“哈哈,诗风!难道连牵浪哥哥都不认识了?”
柳牵浪笑道。
程诗风闻言,一阵风似地跑到了黑衣少年面前,使劲的纠了一下他的耳朵,黑衣少年疼得嗷的一声大叫。
听到叫声,小女孩儿还在问:“疼吗?”
“不疼,灵妖仙子!”
黑衣少年咧着嘴说道。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