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zzq0a都市异能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起點-第434章 伊瑟拉的戀愛技巧閲讀-gnltc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伊瑟拉本想在库尔提拉斯过几天清闲日子,就当放假了。
谁想道来到库国之后,就没过一天清闲日子,每天不是跟着罗文给他打白工,就是忙碌着在德鲁斯瓦搭建梦境林地。
暗影界之行结束后,伊瑟拉终于闲了下来,有了几天安生日子。
于是,伊瑟拉带着卡特拉娜来到了梦境林地,教她学习自然法术。
本来卡特拉娜是不想来的,罗文身边有这么多不知羞的女性,她要跟在罗文身边搞破坏…不是,是跟在罗文旁边,怕他被坏女人骗了。
不过老师毕竟是老师,伊瑟拉简单几句,就把卡特拉娜骗了过来。
现在黑龙一族就剩下几个后裔,伊瑟拉要趁着当前的机会,抓紧感化一个,最好能让她接受自然之力的劝化,消磨一下黑龙一族内心的戾气。
多一个盟友,就意味着少一个敌人,这是好事。
“都说啦,我不跟你去,我还要跟着罗文去执行任务。”卡特拉娜昨天从吉安娜哪里探到了口风,罗文准备去一趟外海的群岛。
白天忙完了附魔研究院的工作,晚上回到寝室,卡特拉娜就大包小包的揣到魔法包裹中,准备申请出行任务。
伊瑟拉穿着干净的淡绿色长裙,尖尖的鞋跟在瓷砖踩来踩去,发出清脆的噔噔声。
“学生,你有没有想过,你跟着罗文去执行任务,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伊瑟拉没有劝说卡特拉娜不要去,性格沉稳的梦境女王,总喜欢找些意想不到的角度,劝说自己的学生,让她自己放弃眼前的抉择。
卡特拉娜愣了下,抿了抿稍显干涩的嘴唇。
“怎么不能帮忙了,我可是黑龙领主之女,执掌黑龙烈焰之威,一般的中阶职业者,在我面前抗不过两个法术。”卡特拉娜拿出温润的黑莲花唇膏,一边自信的展现自己超凡的能量,一边细心的为自己抹唇膏。
都怪今天罗宁这家伙非要用火元素炙烤白金矿石,导致昨晚包养的肌肤全白费了。
吉安娜这个自私的女人,只给自己施展冰霜护盾,还说什么巨龙一族要什么防护,平时变成巨龙形态她不香么?非要变成人形,还要穿衣服,收拾自己,也不嫌麻烦。
伊瑟拉顺着卡特拉娜的话说道:“没错,没错,但这是以前了。暗影界之旅后,罗文可是拥有了一整个提瑞斯法会的守护者。你认为,你的实力还能强过这些守护者之魂么?别说你,就算是你父亲来了,都要掂量掂量,能不能打过这些强大的魔导师。”
卡特拉娜圆润的唇笔突然停滞,好像是这个道理。罗文好像不太需要她这个打手了…
“那我该怎么办,我可不想天天待在研究所里,跟那些无趣自私的家伙搞研究。”卡特拉娜向伊瑟拉求救道。
伊瑟拉欲擒故纵,摆摆手说道:“我这里可没有什么好办法,毕竟我也不会什么大范围的伤害性法术。”
“伊瑟拉前辈,伊瑟拉老师,梦境女王,你就帮帮我好不好,给我出出主意。”卡特拉娜起身自然挽起伊瑟拉的小臂,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撒娇道。
伊瑟拉沉思片刻,表情为难。
“那好,我就给你出出主意。现在库国最多的是什么职业者。”伊瑟拉给卡特拉娜提供了一个方向。
“魔导师。”
“没错,那最少的职业者呢?”伊瑟拉又问。
卡特拉娜双手捧着白嫩的脸蛋,冥思苦想,恍然大悟道:“治疗职业者,是治疗职业者!整个工业区,就一个高阶大主教。”
伊瑟拉见卡特拉娜悟了,端起做老师的架子说道:“咳咳,那你现在应该怎么做。”
卡特拉娜咬了咬牙,狠下心来说道:“伊瑟拉—老师!老师,我想学自然法术。”
“嘿嘿,真乖,可不像你那个固执的父亲,走吧,我的好学生。”伊瑟拉温柔一笑,抚摸着卡特拉娜的脑袋,抬手召唤了梦境之门。
卡特拉娜总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但她没深究。紧跟着伊瑟拉老师,去了梦境林地。
在德鲁斯瓦的林地待了两天,尼珊德拉和伊森德雷对卡特拉娜轮番指导,很快卡特拉娜就能使用恢复派系的绝大多数法术。
白天卡特拉娜跟随两位绿龙导师学习法术,晚上来到翡翠梦境,同伊瑟拉进修感应自然的力量。
作为巨龙一族,自然之力不会排斥与这类强大生物的沟通,只要敞开心扉,与自然之灵和平共处,心向宁静和平,就能得到认同。
卡特拉娜泡在一个巨大的湖泊中,一边沐浴,一边吸收着自然的灵气。
梦境中没有奇怪的虫子,尤其是该死的蚊蝇。
卡特拉娜从未经历过如此轻松谢意的进修方式,白天学学法术,晚上沐浴游泳就能提升力量,这种生活也太舒服了吧。
“老师,你别光在岸上看啊,一起洗啊!”卡特拉娜趴在岸边,露出柔滑的香肩。
伊瑟拉摘了个果子,咬了一口,汁水顺着唇边,溜到了峰间的沟壑。
呀!
伊瑟拉转身瞪了卡特拉娜一眼:“没大没小,那你让开一点。”
卡特拉娜见老师也化形洗澡,急忙说道:“就保持精灵形态,化形巨龙多没意思啊。”
伊瑟拉嘴上不情愿,但还是褪去了长裙和贴身小衣,抬起修长纤细的大腿,没入水中。
卡特拉娜游到伊瑟拉旁边,一脸羡慕的说道:“老师,同样都是巨龙,为什么你的规模这么大。好羡慕啊。”
“哎呀,别动手动脚的。”伊瑟拉红着脸,拍去了学生的左手。
卡特拉娜眯着眼睛,怪笑一声说道:“你说巨龙化形能自由调节外貌和身材有多好,看我不迷死罗文那坏家伙。”
伊瑟拉拆开发髻,淡淡翡翠色长发倾落如瀑。
她微侧着脖颈,盥洗着长发。
“罗文身边又不是没有身材和容貌都挑不出瑕疵的女性,萨塔亚你没见过么?她可是漂亮极了。”
卡特拉娜闷闷不乐,撇了撇嘴说:“那个坏女人是个能量化的生物,她能自由改变外貌,这不公平。”
“所以说,你应该从别的地方想办法。罗文身边的漂亮女孩这么多,大家都漂亮了,也就看习惯了。”
老师懂得真多,卡特拉娜心中嘀咕了一句,继续向导师请教建议。
“那我该怎么办?”
“不断学习啊,罗文可不是简单的男性生物,看见漂亮女孩就走不动路的那种。首先,你要变强,其次,你要跟他有共同语言,也就是变成知己。当然了,作为女孩子,你要懂得欲擒故纵,不能光想着自己倒贴,要懂得包装自己。让他看不到你,就要想你,跟你待在一起,很轻松,很舒服。最后呢,也就是最关键一点,你要让他对你有欲望。千万别觉得有欲望是件不好意思的事,走到这一步,你才算是入门了。”伊瑟拉耐心的为自己的学生,教授感情课程。
卡特拉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听到最后,红着脸庞,不好意思的说道:“老师,你这说的不就是让我去勾引罗文么?贱兮兮,婊里婊气的。”
伊瑟拉聋拉着脸,心说怎么就婊里婊气得了。
“胡说,怎么能叫勾引呢?”
“老师,你不也是没有孕育过子嗣的巨龙么?怎么感觉你好懂啊。”卡特拉娜靠在伊瑟拉一旁,按压着她的肩膀,一边献殷勤,一边小声问道。
伊瑟拉抽手在卡特拉娜高翘的小臀拍了几下:“哼,敢开老师的玩笑了。”
“别打了,别打了。老师我错了。”
卡特拉娜环抱住伊瑟拉的芊芊细腰,害怕的不停摇晃。伊瑟拉使不上力气,被卡特拉娜晃来晃去。她不经意间低头,看着脖颈前的水面,随着两团圆白柔嫩,荡出了一圈圈的涟漪。
“好了,好了,别闹了。”伊瑟拉双手护胸,像是在求饶一样,让学生停止胡闹。
沐浴结束,卡特拉娜化形巨龙,匍匐在林间的空地上,睡眠冥想。
伊瑟拉侧卧在橡木质的床榻上,俏脸微红,身体微微发热。
在梦境中生活了一万年,要说不想男女之事,那是不可能的。
早前伊瑟拉想过孕育子嗣,但是她不像是阿莱克斯塔萨,可以大开后宫,为了种族存续,寻找红龙一族优秀的雄性巨龙,孕育更优质的后代。
在翡翠梦境,伊瑟拉更多的是做守护者,她本来就已经够忙了,就更不想承担孕育后代的责任。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伊瑟拉想要找一个能催生出感情的男性。
发乎情止乎礼,没有爱情就想着孕育生命,不是伊瑟拉的风格。
“都怪卡特拉娜这坏妮子。”
伊瑟拉气呼呼的侧身,不小心压倒了胸前的柔嫩细肉,她鼻息加重,脑海中闪过了一个人的影子。
伊瑟拉当即起身,吓出了一身冷汗,身体温度骤降。
“这…怎么可能,我怎么会看到他。”
…….
次日清晨,伊兰尼库斯降落在女王的花园。
卡特拉娜正巧起床,打着哈欠,在林中散步。
“伊兰尼库斯?你怎么来了?”卡特拉娜好奇的说道。
伊兰尼库斯一袭研究院的长袍,耸耸肩膀说道:“有要紧的消息。”
“啊?罗文是不是有危险!”卡特拉娜紧张的问道。
伊兰尼库斯摇摇头:“罗文少爷现在不是有奥术之影保护么?他怎么可能有危险。零号送回了关键消息,燃烧军团又来了。”
燃烧军团?卡特拉娜眉头微皱,她没经历过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但作为后辈,她从父亲和兄长那里,听说了许多关于军团恶魔的信息。
穿梭万界,远征无数世界的燃烧军团,再次归来,卡特拉娜脑袋嗡嗡作响。
这可是不可一世的父亲,都不敢对抗的存在。
卡特拉娜没有接话,跟在伊兰尼库斯身后,去找伊瑟拉老师。
伊兰尼库斯将前线情报递给了女王,伊瑟拉通读一遍之后说道:“准备一下前往诺达希尔的传送门,要快!”
麦琳瑟拉微微欠身,去梦境林地进行准备。
“先放一放德鲁斯瓦梦境林地的建设,我们整体搬迁到瓦尔莎拉,重新激活哪里的传送门,将梦境的入口,设置在塞纳里奥之眠。还有,把塞纳里奥叫醒,这小家伙睡的时间也太久了一些。”伊瑟拉做了诸多安排,视线最后放到卡特拉娜身上。
“好学生,我们准备出发,去海加尔山。”
“我要去找罗文,老师。”
“又不乖了,海加尔山可是有着真正的德鲁伊教义。感情这种事,你不做准备,可是没有回馈的。”伊瑟拉悠悠说道。
卡特拉娜强忍住心中的念想,捂着脑袋啊啊喊了几声。
“好吧,好吧,我跟老师去。”
……
清晨的费伍德森林,雾气氤氲,阳光穿过稀薄晨雾,打在林间,呈现出缕缕温润的光辉。
手持长弓,衣着森林风格皮甲的高挑女暗夜精灵,带队在林间巡逻。
扎着黑色马尾,耳尖修长的精灵将军,紧了紧胸前的束缚,暗暗皱了皱眉。
早知道今天就不偷懒,用束带扎住了。
“珊蒂斯队长,我们都巡逻了几千年了,除了一些暴动的熊怪,什么都没发现过,我建议向女祭司申请,取消日常在费伍德森林巡逻的任务。”麦利萨尔牢骚道。
“说过好多次了,叫我将军!”珊蒂斯冷着脸,训斥麦利萨尔说道。
麦利萨尔挠挠头:“好的,珊蒂斯队长。”
珊蒂斯面色平静,指着后方的营地说道:“把翡翠圣地的古树全部唤醒,我们要搬迁了。”
“队长…将军,为什么是我,上次也是我。”麦利萨尔欲哭无泪。
“为什么是你,你心里没点数么?”珊蒂斯神情严肃,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窸窸窣窣,麦利萨尔刚走,珊蒂斯超乎常理的敏锐听觉,捕捉到了一丝响动。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