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3a08f精彩都市言情 霸衛笔趣-第六百九十一章 酒筵看書-2hgch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从卫世子到卫侯身份的转变,卫扬一时半会还没适应。
现场又有这么多身份尊贵之人看着,身边还有自己喜欢的人,卫扬紧绷着身子,攥紧拳头,手心里冒着汗。
“别紧张。”
柔和的声音传入卫扬耳中。
卫扬将目光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他身边的庄姜在鼓励着他。
这可是他与庄姜的婚礼,身为新郎官,作为婚礼的男主角,怎么能有所怯场呢,齐侯可是最讨厌懦弱的人。
他今天表现如何,被众位诸侯看在眼里。
“别怯场,还有她在。”他在心里鼓励着自己。
这样想着,卫扬的脚步变得沉稳,眼神变得坚定,气场也随之而来。
本替他捏了把汗的得臣此时也放下心来,自信的神情洋溢在他脸上,得臣知道,他能镇住全场。
“新人上前,行沃盥礼。”
周制婚礼中并没有夫妇拜堂之礼,所谓沃盥,是指新人入席前的洁手洁面。
酒盏已备好,卫扬与庄姜两人分别入席,相对而坐。
交换酒杯,分别盛酒,放置新人面前。
两人端起酒盏,一饮而尽。
饮酒入喉,却极苦,两人微微皱眉,随后相视一笑,喜庆的日子,可不能有抱怨。
在众人的见证下,卫扬与庄姜的正婚礼已结束。
吕购与卫和一同出列,拱手作揖,面向天子,道:“恭请王上贺词。”
众人皆期待着,能得到大周天子的祝贺,使多少人艳羡。
此时,他们的目光都聚焦在上座之人,姬宜臼缓缓站起身,朗声道:“今天,孤受邀出席两位新人的婚礼,一位,是大周司徒卫侯,孤之能臣也,另一位,则是齐侯小女,两人门当户对,天造地设,有孤见证,卫侯,您可莫要负了她。”
两人再拜。
自此,正婚礼才算结束,众人也纷纷入席,这场酒筵,现在正式开始!

“终于回来了。”携地到齐国城路途遥远,使臣赶路赶了好久,才终于赶回到齐国,说是去寻求虢公翰等人相助,可最后得到的,不过是他们的一句承诺罢了。
但至于他们会不会按照说的那样去做,身为晋世子的使臣,他就不得而知了。
走进齐国城,好不热闹,街上洋溢着过节日般的喜庆。
不消多想,他就能猜到,今天是卫世子卫扬与庄姜公主成婚的大喜日子。
不过,他可不是这场婚礼的客人,他回到齐国城的目的地,就是晋世子府。
可来到府外,却发现府门紧闭,府外是一人都没有。
咚咚。
他敲了敲门,府内也没声音传来。
“奇怪了,既然不在世子府,那又会在哪呢?”他心里嘀咕着。
依照他对世子殿下的了解,以他现在的处境,若是想擅自离开世子府,这是毫无意义且不可能的事,虽说世子殿下师从荀成将军,可他的武艺与那两兄弟相比,仍相差甚远,不然,君上也不会把这个重任交给他们。
排除这个可能后,他唯一能得到的结论,便是世子殿下跟随君上,一同前去大殿,参加卫世子与庄姜公主的婚礼。
为验证自己的猜测,他稍作停留,便向大殿方向赶去。
果然不出其所料,在大殿外,他向殿内望去,便看到世子姬还正乖巧地坐在一个位置上,身后还跟随着那两名侍卫,能来大殿也是有交换条件的。
姬还很苦闷,身为晋国世子,好歹也算此次招婿之试的主角,他竟然没法与各位诸侯公子一席,与之相对的,反倒是大哥姬伯与众位公子相谈甚欢。
这世子之位,已形同虚设。
“晋世子也不过如此。”与他同桌的宋国小公子宋豪,不经意说了这么一句。
说是无意,但明眼人都听得出来,宋豪话有所指,指向之人正是晋世子姬还。
“小公子,您此话何意?”被一位废柴公子给说了,姬还可不能当作没听到。
“没意思。”宋豪漫不经心,只是顾自己用餐,敷衍地回了他句。
“小公子恐怕没资格说我吧,遥记得,招婿之试刚举办之时,您可是第一个落败的,被人利用,宋卫之战的罪魁祸首可是您,被人生擒,废柴名号实至名归。”姬还话中带刺,虽被关在府中这么多天,但他犀利的语气仍未发生变化。
“你!”宋豪哪说的过姬还,他不过才稍稍把话给说的重了些,宋豪便已经坐不住了,恨不得冲上来与姬还厮打一番。
才刚想站起,却见到站在姬还身后的两名侍卫,他下意识地把椅子朝后挪了挪。
那两名侍卫的眼神犀利,一看就不好惹,宋豪也有自知之明,之前捣乱,已经给父侯添了不少麻烦,身为宋国前来齐国的唯一一位公子,没有上座已是丢人,更不用说现在还坐在这么偏僻的位置。
姬还就算于招婿之试落败,再怎么说他也是晋世子,身份尊贵,虽说此次晋国的门面担当是刚刚回来的大公子姬伯,可世子之位并未易人,只是为了给齐侯一个交代,姬仇才不得已一直派人看住姬还,免得他再误食。
刚刚拔高音量的宋豪,瞬间声音就轻了半分:“晋世子,姑且再尊称您一声晋世子,您说我是废柴公子,可您呢,落败于废柴公子之手,这不是在告诉天下人,堂堂一个晋世子,竟然连废柴都不如,可笑,可叹。”说完,宋豪便大笑起来。
同桌之人只是静静地看着晋世子姬还与宋国小公子宋豪两人,听着两人拌嘴吵架。
姬还倒没有因为宋豪的这番话而生气,反倒是颇为淡定:“小公子,您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卫扬怎会是废柴公子呢,他已经继承卫侯之位,成为卫国君主,而您,您觉得宋侯会立您为宋国君主吗?”
这番话是问到关键了,虽说宋侯很看重自己的小儿子,但他也清楚,宋豪可不是成为君主的料,带他来齐国,也完全是因为他任性,自己偷偷藏在行李箱中,跟着一同前来罢了。
能让他出席婚礼酒筵,已经是最好不过,更不用说让他上座。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