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bcu5c優秀玄幻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 光之序曲-第164章展示-x96w3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林潇,在我眼前,真由理死了。”助手说。
“林潇,我该怎么办才好,帮帮我。”
“对不起,将这么痛苦的任务推给你。”
只是说了这些话,就挂断电话。
这次感觉没有那么悲伤了,自已对自已非常厌恶。
一拳打在桌子上。
果然是下午17点。
林潇带上头盔开始了时间跳跃。
回到了11号,已经过了晚上8点。
“我出去一趟。”
不等其他人回答,林潇走出了房间。
再次来到公寓时,没有看到对方的影子也没有遮着蓝色油布。
这么说梦雨还灭有死。
林潇冲上去楼梯,站在202号的房间门口。
房间没有开灯,是不是不在家里,林潇心中闪过不安。
没有找到像是门铃的东西,林潇只是猛然敲门。
可是无论怎么敲门,房间都没有反应。
林潇下意识的转了转门把手竟然没有锁门。
也有可能是陷阱,毕竟对方不是普通人,而是SERN的巡回者。
如果自已在这里被杀了,助手和桶子会使用时间跳跃机器来救真由理吗。
自已必须谨慎,绝对不能死去。
下定决心打开门,向着里面窥探。
室内很黑暗,只是从者并不宽敞的房间,感觉到了有人在的气息。
林潇走进房间。
房间内没有什么物品,也没有进行装饰。
根本感觉不到生活感。
窗边,接近满月的月光照耀过来,一个女人吹头这坐在那里。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人。
林潇走到这个女人面前,拼命压制住即将逝去的理智。
自从LAB遇到袭击,真由理第一次被杀那个时候开始。
自已尽量不去想梦雨可是现在不得不去面对她。
从她口中问出答案的话,自已也无法得到目标。
IBN5100,并脱离A世界线,最终拯救真由理。
“梦雨吗?”林潇说。
“以前我是怎么叫这个女人的呢,连这个都想不起来了。”
“醒着吗。”
梦雨的手微微颤抖着。
她缓缓抬起头,然而并没有仰头,视线只是固定在林潇的脚尖处。
“谁?”梦雨说。
她终于嘶声低语,有气无力。
虽然她以前感觉也是这样,不过今天似乎特别严重。
仔细观察,情况非常病态,林潇知道她四天以后就要自杀,见到她这样子,觉得没什么奇怪的。
“是FB吗?”
以前听偶一次这个称呼是这个家伙的上司。
也就是代号吗?
“为什么不练习我,我都照着你做了。”
梦雨盯着手机,还是老样子。
“我哪儿做错了,我会改的不要抛弃我啊,为了FB,我什么都可以做。”
“回信啊,回答我啊,给我指示,我会遵守的。”
她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
杀害真由理的时候明明散发出无比冷酷,利刃一般的杀气。
现在的她却和那个时候判若俩人。
这也是世界线变动的影响吗?
林潇无从得知。
说到底让梦雨发送短信过来还不过是一周多值钱。
会有那么大的改变?
林潇跪下身来,抓住梦雨的肩膀摇晃着。
“你听得到吗?”林潇说。
“是我。”
不管怎么叫她,她都是那样。
不管怎么看。
她还是拿着手机。
疑惑的看着屏幕,一直在重复发短信。
梦雨身上到底发生来说明。
为什么会这样?这个家伙不管自已但是回请。
想开以后,林潇去抢手机。
但是自已的手被打开了。
明明这没虚弱但拍打自已的手却很用劲。
将手机紧紧抱住,这个家伙不管何时都不会放开手机。
仿佛那个小小的机械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邮件没有来。”梦雨说。
“FB的邮件吗?”林潇说。
梦雨死都不放手的样子。
林潇只好骗她说,给手机给我,我帮你找FB。
实际上找到这个家伙揍一顿也不出,但是确定真由理不会死亡以后,自已有空再说。
“可恶没完没了了。”
先将手机抢过来。
虽然在发送撤销DM之前,这个家伙可能回来杀我就是了。
只可以赌一波了。
现在的梦雨精神很虚弱,她袭击我的可能性很低。
但是如果她拿出武器来,赤手空拳的我就无力反抗了。
期待和恐惧俩种感情交织在一起,令林潇踌躇起来。
那玩意儿,到底藏在媕娿r但是没有找到东西。
这个时候助手来电话了。
“现在在哪儿。”
“不好意思我正在忙。”
“女人?是在哪儿。”
“你想发真是无聊。”
“要你管啊。”助手说。
“不是说好要帮忙改良,你还自称为LAB的成员。”
“你去找桶子我现在顾不上这个。”
“你到底在做什么,人在干什么。”
“在梦雨的公寓中。”
“果然是女人,差劲吖”
没有办法只好说明了一下事情。
助手听完说明和之前意义昂。
这个家伙说不定是个好人。
“只有强抢了。”
‘你好莱坞看多了。’
“那可是SERN的人,不要客气。”
‘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
‘虽然说你那么软弱不那么考啊的主。’
突然助手说:“虽然这么说,你可能会回忆我的人格,不过被你回忆也无所谓。”
“就算杀了她,也要抢过来。”
“我喜欢你这种好不虚伪的作风。”林潇说。
“你说什么啊。”
“慌张个什么,我只是实话实说。”
“谢谢了。”
“那告诉我意图吧。你心中认为杀人也在所不惜的理由,对吧,所以才会下这样的结论。”
“太好了,你还算冷静。”
“我无法定义你的话是真是假而且世界线收束,这个理论,我完全可以理解。”
“即便如此,以的说明来考虑。”
“如果梦雨这个人会在石田后自杀,那么她就已经立下死亡FALG。”
“说明世界承认了她会死亡。”
‘如果世界线收束,你杀不掉她。’
“或许你杀死她的瞬间,世界线会改变。”
‘但是只考虑式耳机线的话,她会死亡。’
‘你此前看过无数次真由理的死亡了,应该明白,重要的是死亡这个结果,过程如何似乎都无所谓。’
“与此相同,梦雨这个人应该也无所谓怎么死法了”
“死亡已经确定,所以杀了人也无所谓。”
‘装饰面伪君子,我只是理论,你好好听着。’真是毫不留情,但是毫无遮拦这一点你让人有好感。
“只要时间跳跃机器就算杀了他,事情也会改变。”
“智慧留下你没有杀如何人。”
“我懂了。”
“只不过你记住一件事情,一切都是你的责任,虽然说乌鸡蛋的说这么说我也相当不负责任。”
“真是疯狂科学家的意剑啊。”
“快点解决吧。”
自说自话,挂断了电话。
然而,助手毫不留情的话语,似乎不可思议的给了自已鼓励。
“你以为你是司令官。”
林潇自言自语说了一句就收起了手机。
梦雨还是老样子。
对此没有犹豫的必要。
即便使用时间跳跃机器,也会留下记忆。
罪恶感是自已要背负的。
杀过的人不会被宽恕。
林潇去抢收集,她努力反抗不让自已被抢。
虽然用的利器很大,但是玻璃没有碎。
林潇终于抓住了收集,但是被梦雨踢了一脚。
可恶不是傻了她吗,在这之前从来没有对女人动手。
即便如此男人不能打女人这种尝试阻止了自已动手。
林潇不禁掐起了她的脖子。
她痛苦的呼吸着。
“你终于肯看我了。”林潇说。只要稍微解除束缚就会遭遇到反抗。
梦雨我这手机,林潇也不知道怎么办。
“将手机给我。”林潇说。
梦雨摇摇头。
“否则就杀了你。”林潇说。
自已做的到,的确可以一笔勾销,但是即便如此,自已也没有这种胆量。
“不给我,你会死的。”
俩个人都不肯翻过对方,光是这样就河南手了。
这样小爱情没完没了了。
林潇松开了掐住她的脖子,然后用手臂压住她。
林潇总算抢到了收集。
林潇看向收集屏幕,现实邮件编辑,可是收集新号不同。
林潇抬起头梦雨战力起来加德直是殭尸片。
林潇冲到门外迅速关上门,为了不让他开门用身体压住。
她不断的踢着门。
林潇拿出手机,准备消除DM。
这样的话就可以拿到IBN5100,这样就可以将SERN的数据删除。
一切都回归日常了。
“拜托你设定DM。”
“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这里有点修罗场。”
“没有杀她啊。”
林潇将梦雨的邮件给了她。
“真由理呢?”
“还在工坊和店长说话,让他打开电视机。”
“你灭有跟她说。”
‘说他会死亡怎么可能。’
‘那就好,先不要挂啊。’
林潇将手机从耳边拿开,往梦雨的手机中输入邮件。隔壁的中年女性出来看怎么回事。
林潇露出和善的笑容。
然后女子露出嘲讽的笑意,回去了。
真在意她在想什么,输入很想跟阿解释不是打情骂俏,不过放弃了。
邮件写了,前往不要换手机。
她还在敲门。
真是就差不多庥。
完全是依赖症,胜负已定。
这样就可以跟梦雨个断绝关系也不嫌再见到。
深吸了一口气,这样就结算了。
在心中嘀咕着,用力按照发送。
“怎么了?”
“为什么世界线没有改变。”
“并没有情况,命运探查没有发动。”
‘什么?为什么。’
什么都没有发动。
林潇询问助手。
“发送了吗”
‘发了,你启动机器了吗?’
‘这边确认到了放电现象。’
‘正常启动了?’
“毫无疑惑。”
“世界线没有改变。”
‘也就是失败了,原因呢。’
“邮件呃逆荣说服不了梦雨呢。”
“发送日期错误。”
“绝对不会错。”
“应该调查一下,梦雨最早发送的DM,对于收信人不同。”
敲门声停止终于放弃了,不可不准备这么说。
但是这里是二楼。
“你多发几个不同的。”
“如果没有效果。”
“帮大忙了,那边的情况呢。”
‘房东大叔呢。’
‘现在楼下传来怒吼声,桥田和着呢有李在阻止。’
‘你就当没有事吗时间。’
林潇继续发送了DM。
还是意义昂,继续换短信也是如此。
这样饿不行。
怎么回事哪儿有问题。
说来刚才很安静,这个家伙到底要做什么。
好好想着不顺利,刚才起来,有可能是邮件换了。
“听得见吗。”
“又有问题。”
‘’重发了来此没有效果。‘
这个东西。
感觉有些不对劲,再次凝视这个手机。
有什么不对劲这种不自然的感觉。
究竟是什么。
“林潇?”
“”这个花里胡哨的颜色是行行好。
没有任何问题,不可能有问题,梦雨发DM就是这样,没有任何变化。
“没有任何变化”林潇说。
“什么,你说什么?”
“为什么没有任何变化,为什么和梦雨发送的DM相同。
既然如此,梦雨不可能拿着这个。
因为换了收集。
“那个女人,难道说说谎了。”
‘发送的DM根部是这个。’
刚才自已发送了很多风。”
“居然欺骗了我。”
背后的门在敲打。
门在摇晃然后开始扭曲,冲击如此大。
太夸张,虽然没有拿着武器,尽管如此还是想要逃跑。
这扇门的对面,光是想象就不寒而栗。
可恨自已还不可以逃跑。
必须问出答案,梦雨肯定还记得。
不想去问,真是没有出息抢到手机以为赢了,但是峰回路转,情况不对劲了。
“助手。”林潇说。
“声音好大,你没事情吧。”
“看来梦雨发送的DM似乎不是关于换手机的。”
‘恐怕那个女人在发送之前将内容改掉了,我怎么做都无法世界线是这么回事。’
“收信记录呢,也许还留着。”
对啊,可以看卡收信内容。
林潇盯着手机。
“大意了,我这就查查看。”
如果梦雨没有换手机,本来以为找到。
邮件收信内容都是FB发来的。
但是光看顺序的说。
而且这暴力的情况。
“助手似乎有点麻烦,如果我失败了之后就拜托你了。”
“手胡话也有个限定,看情况要逃跑吧。”
林潇挂断了电话。
隔壁女人探出头来。
然后听到声音,
计算阿虎哦声音以后猛然一把打开门。
随后一张桌子飞了出去。
“林潇。”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