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6qkvz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四百九十五章 老人鑒賞-kafkf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就在这时候,村里有人找不着了……”
院子里,中年男人深吐了口气,勉强平复了下情绪,继续说了下去,只是眼底依旧带着丝恐惧,
“……找不着的是之前帮着抬棺下葬的那位村里老人,就是这位老太太的老伴,旁边这个,是他的儿子。”
中年男人说着,看了看身侧那位眼眶愈加泛红的老太太,和那一直低头沉默着的年轻人,
“……本来那两个小娃娃的父母也该过来,不过他们到现在一提起两个小娃娃,还是难受得厉害,哭得不行,说不出什么话来,就没让他们一起过来……”
“……廉大师,接下来的事情,就让这位老太太跟你讲吧。”
闻声,廉歌再看了眼视频电话那头,院子里几人,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中年男人见状,再吐了口气,走到了一旁,
那老太太则手紧紧攥着,眼眶泛红着,挪着脚,往前走了半步,又停了下来,
佝偻着身子,缓缓抬起头,有些浑浊的眼底带着些痛苦,
“……廉大师……”
一张嘴,老太太积压着的情绪似乎奔溃,爆发了出来,
“……救命啊,救命啊……廉大师……”
浑浊的泪水从眼眶中涌了出来,老太太一下跪倒在了地上,一下下朝着廉歌磕着头,如溺水的人般,带着些痛苦神情,一遍遍呼喊着。
“老太太,先起来慢慢讲吧。二叔,帮我把这老太太搀起来吧。”
看着视频电话那头跪倒在地上的老太太,廉歌停顿了下,才出声说了句,又转过视线,看向自家二叔,
廉二叔闻言,赶紧走上前帮着搀扶起老太太,一旁的中年男人也赶紧帮忙,那年轻人也往前挪了一步,沉默着,搀扶住了自己母亲另一边手。
几个人搀着,将哭喊着,似乎已经没什么力气的老太太搀扶了起来。
重新站起了身,情绪爆发过一次后,老太太情绪平复了些,只是眼眶依旧红着,
“……不好意思,廉大师,老婆子我……”
站稳了脚,老太太佝着身,再张了张嘴,出声说道,
“慢慢讲吧。”
语气平静着,微微摇了摇头,廉歌再说了句。
……
“……那是九天前的时候,屋里的娃儿说晚上要回来……娃儿呢,喜欢吃胆水豆腐……”
老太太再沉默了下,眼眶红着,出声说了起来,
缓缓转过头,老太太望了望身侧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依旧低着头,沉默着,
“……他爸呢,虽然对着自己娃的时候,都是经常脸冷着,嘴硬,但是啊……实际上心里头啊还是心疼他儿子……我才把电话一挂,他就跟我说啊,赶紧去泡点豆子,一会儿磨豆子,做点豆腐……那时候都是下午快傍晚那会儿,我说那哪搞得赢来得及啊……他就说啊,今晚上来不及吃,明早上,明中午也能吃……我知道啊,他是怕,娃啊,又是只回来,在屋里就待一天。”
缓缓转回头,老太太佝着身子,说着,眼眶愈加有些红,
“……我应了,去泡豆子,他啊,就去屋里,拿了扁担,挑了两个桶要出门……村里那条河啊,在没涨水,没出事的时候……那河水清着,就是从山上汇下来的山泉水,用来做豆腐啊,最好了……从娃儿小的时候,到娃儿大了,屋里用来做豆腐的啊,都是那水……他要去那河边上啊,挑两桶水回来……我赶紧把他给拦住了,我说那河边现在哪是能去的地方啊……
……但他脾气倔,让我莫管……他一直脾气都倔,我没哪回全得动他……之前也是,去给那淹死的小娃娃抬棺的时候,我让他别去,让他别去……”
老太太说着话,眼眶愈加红,有些浑浊的眼底积蓄着些泪水,
“……他非要去,弄死都要去……结果回来脸色都变了……”
脸上有些痛苦,老太太继续说着,
“……这回,这回也是一样……臭脾气就是那么倔,我怎么劝他都没劝住,越劝他,他越要去……最后没拦住,就让他去了……
……那会儿,我也是想着,之前第二个娃娃淹死了过后,村里也是已经安生过半个多月了,估摸着啊,是河神菩萨给压住了……那会儿啊,天也还没彻底黑……我家那屋子门口不远,就要个下到那河面边上的坡,隔着那村子尾,之前出事的地方还那么远,怎么他走不到那去……”
说着话,老太太声音已经微微有些发颤,
“……他一出门过后,我就在屋里把豆子拿出来,挑挑拣拣了下过后,把豆子拿去泡了,把豆子泡到那儿过后,我又去把那小石磨给一点搬出来,给洗了……越洗那石磨啊,我这心里就越慌……因为啊,按说他早就该回来了……开始我还想着是不是在路上遇到什么人,说话耽搁了……但是我这石磨都洗好,安置好了,他还没回来……这时候,屋里的娃儿都回来了……回来了,就问啊他老汉去哪了……我坐在那啊,就是再也坐不住了,就赶紧跑出屋子里,去隔着屋里最近那能下到河边上那坡去看……结果啊,人不在,桶,桶也不在……”
老太太脸上有些痛苦,浑浊的眼底泪水积蓄着,再从愈加泛红的眼眶里涌了出来,
“……都不在,都不在了……我赶紧找,我赶紧找,赶紧找……”
老太太浑身颤抖着,痛苦着,有些再也说不下去。
“……还是我来说吧。三娃,把你妈搀扶着下。”
一旁的中年男人见状,赶紧重新走上了前,说了句,又转过身,招呼了声那年轻人,
那年轻人闻声,也没出声,依旧沉默着,扶住了有些站立不稳的老太太。
中年男人再转回了头,继续着老太太的话,说了下去,
“……再然后,这两母子就在村里人家里,挨着挨着一个个赶紧找,一些村里人也帮着忙,满村子找……也是这时候,村里人就给我打电话了……
……接到电话的时候,我正在那庙子里,看着那地上脚跟前碎了的神像啊,我就觉得事情不对劲了……怕是,怕是……”
中年男人说着,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恐惧,
“……我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赶紧带着人往回走……这时候啊,村里人已经把村里都快翻遍了,都没找到……就剩下一个地方,就是那河神庙边上,那河边,没人敢去……虽然不太敢往那地方去,不过我还是带着人,赶紧往那地方跑……”
“……果不其然,果不其然……”
中年男人说着,浑身微微有些发颤,眼里带着些恐惧,
“……就在那地方,就在那河神庙边上,那河边往河面去的台阶上,就摆着两个水桶……那水面上……水面上……那老人的尸体就那么趴着,趴在水面上……就像是之前那小娃娃一样……”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