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wm6uw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大周仙吏討論-第42章 刑部重查推薦-8bey0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方教习被张春怼的哑口无言,那名百川书院的副院长终于不再坐视,开口道:“老夫相信,我书院学子,不会做出此等事情,恳请陛下下旨彻查,还我书院清白。”
短暂的平静之后,女皇的声音从帘幕后传来:“既然陈副院长这么说,此案便由神都衙查清之后再奏。”
陈副院长抬起头,说道:“陛下,神都衙有构陷书院之嫌,此案不应该再由神都衙插手。”
女皇想了想,说道:“那就移交刑部去查吧。”
刑部尚书站出来,躬身道:“遵旨。”
李慕和张春能做的只有这些,虽然他们给方教习挖了一个坑,但他到底有没有大闹都衙,嚣张抢人,稍微调查调查,就能查的清楚。
能让刑部重审,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李慕从来没想过扳倒书院,也不可能扳倒,书院的存在,整体而言,还是利大于弊的,一来是他想为小七讨一个公道,而来,是想为女皇出出气。
书院虽是教书育人,为国家培养人才的地方,但也不应该凌驾于律法之上。
他们立于人间,就不该高坐神坛。
江哲一案,本来只是一件影响不大的小案子,影响不到书院。
但方教习当众将江哲从都衙带走,已经在民间引起了舆论的反抗,为书院的圣洁光辉的形象上,平添了一道污点。
年轻女官站出来,说道:“退朝。”
退朝有退朝的礼仪,百官先恭送女皇离开,距离殿门口最近的,官阶最低的官员,需要后退两步,等前面的官员们先离开,李慕和张春站在门口,无数道视线从他们身上扫过。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两人才慢悠悠的走出大殿。
李慕有些遗憾,好不容易进宫一次,还是没有看到女皇的脸,下次就更没有机会了。
紫薇殿后,御花园中。
年轻女官道:“这个神都令,倒是一个有胆气的,我就看不惯书院那些人在朝堂上趾高气扬的样子……”
梅大人也道:“神都令张春不卑不亢,是个可用之人,应该多加赏赐,以做激励。”
年轻女官皱起眉头,说道:“但他升官的速度,已经很快,近些年来从来没有过,不可能再升他的官了。”
女皇想了想,说道:“送他一箱贡梨吧。”
梅大人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也好,正好贡梨还剩下一箱。”
女皇沉默一瞬,问道:“贡梨只剩下一箱了?”
梅大人道:“江阴郡的贡梨,母树只有几棵,是地方官府精心培育的,每年结的贡梨,不过十多箱,送进宫后,还要给西宫分上一些,已经所剩不多了……”
女皇想了想,说道:“那就送半箱,不,送三个吧……”
神都衙。
张春看着从宫里送来的三个贡梨,激动的躬身道:“谢陛下。”
梅大人道:“希望张大人能一如既往,恪尽职守,廉洁奉公,不要让陛下失望。”
张春肃然道:“下官谨记。”
送走了梅大人,张春拿起一只贡梨,咔嚓咬了一口,得意道:“这梨真甜!”
李慕离开皇宫之后,直接来到了妙音坊,刑部重查此案,一定会找小七她们调查当时情况,他需要提前告诉她们,以免她们到时候恐慌。
小七听闻,显然有些担心,她只是身份卑微的乐师,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李慕看着她,安慰道:“放心吧,到时候我会和你一起去刑部,你是受害者,该担心的是他们。”
小七闻言,这才放下了心。
与此同时,刑部。
陈副院长对刑部尚书道:“这件事情,事关书院声誉,就拜托尚书大人了。”
刑部尚书犹豫一瞬,抬头看着他,说道:“书院学子的行为,与书院其实并无太大关系,若是秉公处置,无论如何都牵扯不到书院,若是刑部有失偏颇,反倒对书院不利,陈副院长可要想清楚了。”
陈副院长眉头皱起,他刚才在朝堂之上,已经断言江哲无罪,若是被刑部推翻,他岂不是会成为笑话?
这时,刑部侍郎周仲开口道:“此案如何定论,权力在刑部,那女子并未受到损害,只要江哲咬定,是他酒后失礼,自行悔悟,便可免受处罚……”
陈副院长想了想,说道:“我还是不相信,书院学子会做出如此恶事。”
刑部尚书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言外之意是,无论江哲有没有罪,都要刑部帮书院揭过。
这件案子的内情他已经有所了解,以刑部的能力,在律法允许的范围内,为江哲脱罪,不是一件难事,他出身百川书院,也不好拒绝。
他点了点头,说道:“既然陈副院长决定了,那便如此吧。”
说完,他看向刑部侍郎,说道:“此案就拜托周侍郎了。”
周仲点头道:“放心。”
……
江哲的案子,这三天里,本就在小范围内引起了一定程度的讨论。
今日早朝之上,神都令张春,控告书院教习,女皇下令让刑部重查此案的消息,在早朝散后,也逐渐传了出来。
人们刚刚看到,江哲被刑部的人带到了刑部,开始有大量的百姓,在刑部门口聚集观望。
本来在飘香楼喝酒的朱聪和魏鹏,因为杨修的关系,得以进入刑部之内,远远的看着公堂方向。
杨修表情肃然,说道:“侍郎大人很少亲自审案……”
朱聪问道:“江哲会被怎么判,强暴可是重罪,他后半辈子怕是完了……”
魏鹏道:“倒也未必。”
朱聪知道魏鹏这些日子苦心钻研大周律,转头看向他,问道:“怎么说?”
魏鹏道:“大周律中,强暴女子是重罪,一般会判处三年到十年的徒刑,情节严重,可处斩决,就算是罪行没有得逞,也要按照强暴未遂处理,而强暴未遂,至少三年起步……”
朱聪问道:“那就是说,江哲起码要在牢里待三年?”
魏鹏摇了摇头,说道:“这是强暴未遂的情况,若是他在施行强暴的过程中,自己放弃强暴,主动中止犯罪,并没有对女子造成损害,就可以免除刑罚。”
他看着公堂的方向,悠悠道:“此案的关键点在于,江哲是主动停止施暴,还是被别人制止,这关系他是无罪释放,还是三年起步……”
朱聪疑惑道:“反正都是强暴不成,这有什么区别吗?”
“这个我知道……”杨修终于有了插嘴的机会,说道:“若是主动中止犯罪,也会被判重刑的话,施暴者就没有了退路,这条看似是给施暴者机会,其实是对受害者的保护……”
魏鹏点了点头,说道:“这虽然是律法的初衷,但也会给很多人钻空子的机会……”
刑部公堂之上。
江哲跪在地上,说道:“大人明鉴,学生只是酒后冲动,才对这位姑娘无礼,后来学生想起先生的教导,幡然醒悟,并没有继续侵犯这位姑娘……”
音音生气道:“分明是我们赶到房间,你才停下来的……”
江哲道:“那时候我是想向这位姑娘道歉,你们误会了……”
“你分明是狡辩!”
“事实如此……”
江哲看向上方的刑部侍郎,抱拳道:“大人明鉴。”
双方各执一词,江哲说他是主动停止施暴,妙音坊的乐师却说他是被众人制止的,这两件事情的结果虽然相同,但意义却截然不同。
刑部对此案的判罚,依据的,便是此案的过程。
刑部侍郎淡淡道:“本官会对江哲施以摄魂之术,真相稍候便知。”
他望向江哲,说道:“抬起头来。”
江哲抬起头,看向刑部侍郎的眼睛。
刑部侍郎的眼睛变成了一汪深潭,问道:“江哲,本官问你,你欲要对这女子施暴时,是自行悔悟,还是因为有人阻拦……”
江哲目光呆滞,喃喃道:“是学生自行悔悟,自觉犯下过错,想要和这位姑娘解释,但或许太过急切,被她误会……”
李慕面色难看,小七等人不可能说谎,要么是江哲有避开摄魂之术的方法,要么是刑部侍郎故意放他。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都不是寻常人能看穿的。
而江哲将被制止前的行径归为解释的时候太过急切,就算是超脱强者令场景重现,也不能以此定他的罪。
很显然,在上公堂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刑部对此的判罚,即便是呈到女皇那里,也没有问题。
刑部侍郎看了看众人,说道:“真相已经大白,江哲虽然有过,但错不至刑,念你能够及时醒悟,本官判你无罪,但你对这位姑娘进行了惊扰,需对她赔礼道歉,且赔偿她十两银子的损失,你可有异议?”
江哲立刻道:“多谢大人还学生清白!”
他站起身,对小七躬了躬身,说道:“在下酒后失礼,多有得罪,这里给姑娘赔罪了……”
刑部侍郎一拍惊堂木,说道:“此案已经查明,退堂!”
江哲留下了十两银子,看了李慕等人一眼,脸上露出笑容,大步走出刑部。
李慕送小七她们走出刑部,回头看了一眼,又走回来。
他看在站在院中的一道人影,缓缓说道:“江哲到底有没有罪,周大人应该比谁都清楚吧?”
周仲看着他,反问道:“这重要吗?”
李慕沉声道:“如果连是非对错,连正义公道都不重要,这世上,还有什么重要的?”
周仲与他目光对视,许久才道:“你真的很像本官多年未见的一个朋友……”
李慕冷声道:“你不配有这样的朋友。”
周仲并不生气,脸上反而露出笑容,说道:“年轻人,初来神都,便以为你是正义的化身,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他们斗权贵,斗贪官,斗书院……,这样的人以前有很多,但现在只有你一个,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自顾自的答道:“有的人死了,有的人还活着,活着的人想要活的更好,只有变成他们曾经最讨厌的人,你也会有那么一天……”
李慕道:“你可以看着。”
周仲道:“本官拭目以待。”
李慕转身大步离开,周仲看着他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不可捉摸。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