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455d0熱門言情小說 攻約梁山 起點-701節山東亂12相伴-t32te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僵持到最后,戴宗还是得以安全地离开了。
张宗谔放了话。
你我两部终归是义军同道。杀同道,破坏江湖道义这种事,我张宗谔决不会先做。你回去转告贵主,就说,兖州城是我军死伤了数万人才打到说破就会破了的时候。你二龙山红口白牙张嘴轻巧来一句兖州是你们的,要我们放弃,这是你二龙山不讲道义。我军弟兄们也决不会答应。你们想怎么样,就看着办。若耍硬比狠,我军岂会怕了你。江湖规矩,无非是做过一场。
我们十几二十万人马,岂会怕你二龙山那点人?用人堆也能堆死你…..不信,你就来……
张宗谔保持了江湖道义礼节,却也放出了强硬姿态。
宋江听了戴宗的详细汇报,也不禁击掌赞道:“此人倒是个人物。有枭雄之姿。”
没能收服成功,宋江也不急着失望恼怒。
遇上了个好对手,他很愿意斗一斗,较量一番。
文官嘛,最爱的就是较智的游戏。
宋江虽然只是个最基层的小吏出身,而且现在是强盗了,与官不沾边,却向来自诩是上马治军安邦,下马治民定国的士大夫人才,干着强盗却骨子里仍是他孜孜以求的士大夫的习性。
他预料过谈判失败,已准备了后手。
随后,宋江一边叮嘱戴宗盯紧张宗谔部的动向,继续向南进军,一边又准备好了给兖州,嗯,确切的说是给马进的一封劝降信。
宋江准备和张宗谔部打一仗,让张部这帮不晓得厉害的狂妄无知家伙死死人受到教训……而且,正象戴宗忽悠张宗谔的那样,兖州在宋江眼里已经是囊中物。宋江有手段保障绝对能得手。
张宗谔很清楚,和二龙山这一仗是肯定得打的。只是大打与小打的问题。
他也在积极布置应对,却是一边继续用人命硬堆兖州城,既是封锁和蒙住兖州官军,让二龙山与兖州双方不得通气,使兖州官府不知二龙山强盗来了而且和义军暴发冲突,也是抓紧时间耗净兖州军所剩不多的力量与战心,争取抢先拿下城池,另一边,他集中精锐大军主动北上迎战。
双方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都有心给对方个教训,却也都没忽视对赵岳的关注。
他们都清楚:这一带真正的主人是梁山集团,是赵岳。
擅自进入别人家的院子,向这家的盘中肥肉伸手了,岂可不注意这家主人会是什么反应。何况这家的主人威名赫赫,凶强暴戾,最爱用人命肥地,人传外号是专治不服的阎王的凶狠家伙。
宋江、张宗谔,都专门派出了最精干侦察小队盯紧了梁山泊那边的动静,可谓时刻防范隐匿在大野泊中的那位神秘主突然悄悄露出森森魔爪獠牙,却始终没发现什么。
他们不知道赵岳其实就在他们附近关注着他们的动向进展。
赵岳不是坐着看报告做决策的人。
只要有时间,他习惯自己亲自去实地看看那人、那物、那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岳想看看事隔多年后如今的宋江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对沂州这伙蟊贼也格外有兴趣。不出意外,这两伙人对梁山日后的事都会产生这样那样的影响,赵岳自然得亲眼观察了解了解。
赵岳勾起嘴角的是,他发现张宗谔部的头头们都不怕二龙山集团,竟然都没把二龙山这伙造反前辈放在眼里,都在叫嚣给宋江个好看……无疑是自恃人多势众有数倍于二龙山兵力的人手可用,也是自恃己能。这无疑是一伙胆子极大,很狡猾却狂妄飘了,而且野心极大的家伙。
这样的势力只怕图谋不小。
这个张宗谔打了密州,又来打兖州,只怕不止是想扩大抢掠战果壮大队伍,很可能是想试探梁山集团的态度,意图把山东最肥的梁山泊周围几个州府全抢了,势力也随之雄厚了,然后就有资格挑战梁山集团,会对梁山展开进攻。
赵岳已断定,雄心勃勃又狡诈如狐的张宗谔必是想毁灭他,夺了梁山泊为统治中心,象他这样依靠梁山泊天险站稳脚跟对抗朝廷的围剿,同时分兵占据和控制着周边州府作为钱粮基地,形成一个割据区,然后在山东建立起一个类似田虎的伪晋国的伪鲁或伪齐国,开始乱世争霸之路。
这个算盘打得不可谓不精妙。张宗谔果然不是一般的绿林悍匪老大,颇有头脑眼光…….
至于宋江,这人更有意思了,而且更不可小觑。
宋江忽悠住了晁盖,集起了二龙山所有头领的贪婪意志,此次统重兵南下而来,貌似是只想趁机沾沾便宜,做那鹬蚌相争故事中的渔翁,把张宗谔部血拼硬耗快拿下了的兖州城成果巧取豪夺截过来,同时最好是能一并吞并了张宗谔部。
赵岳却直观觉得,根据宋江的性格为人,只怕梁山才是宋江的最终目标,收兖州和吞张宗谔部只是顺便的小菜,而不是这次起兵南下的主要目的。
宋江嘴上仁义大度,本质却是腹黑的官僚,面子重要,利益更重要,最是睚眦必报小心眼儿,谁侵犯了他的威严,谁伤害了他,他必报复,早点晚点的事,用不同的方式的事,而已。
你看水浒梁山好汉——所谓自家兄弟,这些人凡是顶撞过宋江的,比如武松或李逵,凡是和宋江貌合神离并不和宋江真一条心的,甚至内心根本没瞧得起宋江的,不都被宋江以各种方式强卷着送上战场借刀逼死弄死弄残……有几个逃脱了死伤的,那只能说是这几个人本事太强或命大。
宋江本质是个士大夫官僚。
士大夫官僚这种生物,自家亲人除外,别人都是工具,各种用途的走卒工具而已,其存在的价值就是被利用在各种事务上,死了,牺牲了,那是应有的损耗。谁会和工具讲兄弟情义?
偏偏士大夫官僚最会说。儒教士大夫尤其擅长用道德仁义大义这一套虚伪哄骗世人。宋江又是个因为自大又自卑而格外敏感小心眼儿的家伙,最是爱面子和记仇。
赵岳很久很久没接触过宋江了,心里却清楚宋江对他恨之入骨无时不想着报复。
这个仇怨是很早就结下的。
当年,宋江在郓城当押司,尽管只是个小县城的不入流小吏,却活得顺风顺水威风八面的。
他以地头蛇的便利帮助当时的县令时文彬在郓城县任上迅速站稳了脚跟掌控住了县衙,以过人的胆魄才智手段、办事能力及勤奋忠义可靠又懂事的形象成为了时文彬离不得的心腹助手,得到了时县令的信任和鼎力支持,同时竟然还能和与县令有权力利益冲突的县丞、主薄这样的其他县衙主官打好关系,以区区押司身份却担起了县衙几乎全面的实务工作,比如司法,赋税、人事……连同上面下来的各种任务与人员接待工作,宋江都在负责,让几位真正的县官都能舒舒服服悠闲自在当老爷,不用操心干实事却政务丝毫不耽误,甚至能政绩考评不错得功升迁…….这正是宋江自负有治世大才的原因。干过全面官府工作啊,方方面面样样都来的,而且都干得不错。
同时,县几个主官都成了只管当官收利享福的牌位大爷神,县府工作几乎凡事都是宋江在处理。就连县令必须亲自干的审案也是由宋江先把了脉才会开堂审理的。宋江的话对县令的决断往往有决定性影响。宋江牢牢挡在县官前面,谁要见县官得先过宋江这一关,宋江也就成了本县人眼中的实县令或叫现管县令,威势也就大得不得了,在郓城县,威势比真正的县令还大。
所以,象捕快都头朱仝、雷横,即使在县衙的地位不在宋江之下,却也得听宋江的话。
一个小吏能混成这样,宋江足以自傲了。
宋江在郓城县是说了就算的人物,同时在江湖中也混响了名声,江湖好汉,尤其是山东河北的好汉或多或少都会给他几分面子,黑白两道都有威势,宋江也就更牛了,难免自负起来,平时为人谦逊低调仗义大度和气……但,在郓城县这一亩三分地里,谁敢不给宋江面子?谁敢不敬着?
就在这春风得意却又总感觉自己太屈才了,只能憋在不入流小吏位置上壮志难伸,如此快乐自得又有些郁郁的小幸福顺利中,偏偏就有人突然给了他打击。
能欺负官的人自然是更有权势或更大的官。
在宋江的地盘,敢肆意挑战宋江的权威打宋江的脸的人自然是来自比宋江更有权势的人家,正是赵岳家。
若是被官或官的衙内之类的人物打脸欺负了,宋江心中不服却也不会真有什么心结。世事如此。民不与官斗。小人物不与大人物斗。否则就是自不量力自找难受甚至是找死,是愚蠢。
偏偏打宋江脸的人不是衙内赵岳,而是在宋江眼里还只是个小屁孩赵岳的手下一管事的。
当年,赵岳跑到梁山泊占地时正是他家威势最盛之时。
财富豪气逼人,本庄部下武装力量强悍连辽国也畏之,威压整个沧州及北,满大宋是个人就知道的必然的未来宰相的家族,极可能是大宋最年轻上位却是最出色的宰相,甚至能是历史上最出色的宰相,没有后缀的之一两字,当朝最红的皇帝宠臣的家族,士林典范少年精英的家…….无数令人羡慕到眼红的标签。
宋江当时已极自负,却也没什么对沧赵家族真不服的。
不可否认,那真是一个堪称完美典范的家族,符合圣人要求的标准。
但是,这样一个超级豪门家族,管事这一类的仆从人物,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个吧?
我宋江大小是个官,竟然叫个豪门家随便一抓就一把的管事贱奴给随意打脸折了面皮了!
文成侯虽然正当红,正牛气冲天,却也管不到郓城县这来。
大宋是士大夫的天下,是天下百官的天下,是读书人的天下,不是沧赵家族的天下。
我宋江若是叫沧赵家的纨绔衙内小屁孩张狂欺负了也就罢了。谁叫赵小二有个好哥好家撑腰,而我没有。吃哑巴亏,我宋江认了。
可是,欺负我的是小屁孩手下的区区狗腿子管事,这脸丢得……这口气我咽不下…….
宋江的自尊心当年受到了强烈伤害。
他深刻意识到自己不能一直这么在小县混吏得意瞎混下去,必须想法当正经官,当大官。
我宋江有才,有大志,也有大节,不该这么卑贱。
大宋这么大,官场这么大,总该有我宋江施展的舞台。
宋江郁郁不得志却还平静的心被打破了平衡,渴望当官,渴望爬上去,同时也对赵岳产生了仇恨情结。
这种情结如果当年只是个种子,如今却已经长成参天大树。
当年为坑走朱仝,宋江陷在赵岳家,拘在地狱般的狗窝里,吃苦,受惊吓和耻辱,下跪赔罪,还得受刑,挨了打还得郑重感谢……丢尽了英雄脸,这仇恨结大了,宋江岂能忘掉而不报。
无疑,宋江看到天下闹起义闹得大乱了,又有流寇大军侵入了梁山集团的利益地盘,他就认定找赵岳报仇的机会到了。当然,这个心思他不会和晁盖说。
话说,二龙山集团事先不打招呼,擅自入侵梁山集团的利益地盘,违反双方的默契约定,这件事的本身就已经是二龙山集团在向梁山集团做挑衅,已经是打算和梁山集团翻脸开战的性质。
果然,江湖道义是个屁。利益才是决定一切的力量。
晁盖为人比较朴实光明磊落,重视情义,重视道义规矩,但为了利益也照样会随欲。就象王伦不愿收他入伙却也大度赠送大盘金银路费,无仇怨,没失道义礼节,晁盖却照样干掉了王伦。
赵岳没觉得意外,心也没感觉受伤。
当初没收晁盖入梁山,他就预料到了会是这样。
现在,他感兴趣的是宋江会怎么对付梁山……..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