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jg0u0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天唐錦繡 線上看-第九百六十四章 處處掣肘推薦-hgb58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震天雷被引燃火线,奋力投掷出去,落地之后便“轰轰轰”的炸响,帅府内的砖瓦石块伴随着高句丽军卒的残肢断臂飞上天,顽强的防御一瞬间即告瓦解。
随即,外围的弓弩手张弓搭箭,一轮箭雨倾泻而去,帅府之内顿时响起一片惨嚎。
然后,唐军才从容不迫的三三组队,盾牌手在前,刀手在后,队与队之间保持着合适的距离,缓慢却稳定的杀入帅府。
毋须顾忌乙支文德的生死,唐军顺利杀进去,所有试图抵抗的高句丽兵卒遭到斩杀,根本没有多少抵抗之力。
很快,帅府便被肃清。
兵卒们用横刀长矛翻腾着敌军的尸体,发现尚在喘息的便补上一下,然后丢在一旁。
没有俘虏。
将帅府之内清扫一遍,才有兵卒上前通秉,说是乙支文德已然死了。
李绩命人将尸体抬出来,上前查看,见到是一位老者,雪白的胡须被火药爆炸烧得糊了一大片,脸上、山上也一片焦黑,一条胳膊一条腿都已经不见了踪影,想来是刚刚直接被震天雷给炸死当场。
又让人捉来几个高句丽军的俘虏,当场指认了确实是乙支文德。谨慎的验明正身之后,李绩方才吩咐道:“将此獠头颅割下,以生石灰腌制,毋使其腐烂,呈给陛下御览。”
这可是实打实的功绩。
乙支文德功勋赫赫,曾经大败隋朝三十万军队,被高句丽民众奉为“军神”一般的人物。虽然如今受到渊盖苏文打击,但当年可是渊盖苏文之父渊太祚的心腹亲信,还曾临危受命辅佐渊盖苏文,只可惜近些年权力冲突,才导致不得渊盖苏文至信任。
这样的人城破身死,对于高句丽军心士气的打击将会是巨大的,李绩已经在心底琢磨着,是否事后将乙支文德的头颅送去平穰城……
……
晌午时分,安市城内的残余高句丽守军已然尽数屠杀殆尽,全程尽落唐军之手。
而这座坚城的沦陷,也意味着高句丽在辽东的统治被连根拔起、一扫而空,广袤的辽东地域之内,固然尚且残余着一个高句丽军的散兵游勇,但是已经不成气候,会有专门的几支军队各处清剿。
安市城内,唐军开始清扫街巷,掩埋尸体,清理水井、房舍,自此之后,此地将会称为唐军在辽东的一处重要屯驻地点,控制整个辽东。
下一步,便是整顿军队,继续南下,直扑鸭绿水。
李绩坐在收拾干净的帅府之中,忙碌的处置公务。巨大的舆图已经挂在墙壁上,红色的箭头象征着唐军的行动轨迹,已然覆盖大半个辽东,最前边的箭头已然直指鸭绿水畔的几座城池。
鸭绿水畔,尚有泊汋城、大行城等等坚城,扼守鸭绿水渡口,唯有攻陷这些坚城,方能够夺取渡口,横渡鸭绿水。
论起野战,高句丽不堪一击。他们也只能依托遍及高句丽各地的山城来抵挡唐军,高句丽军队固然顽强,但是战斗力比之唐军低了不止一个层次,采取的战略从来都不是正面击溃唐军,而是步步为营,一直将唐军的进攻拖到秋冬严寒之时,使得唐军后勤补给困难,兵卒难耐严寒,道路不堪通行,不战而胜。
所以鸭绿水畔的几座坚城,李绩并未放在心上,下一步最为重要之战役,只能是围攻平穰城之战。
胜败在此一举。
而在此之前,最让李绩担忧的便是李二陛下的身体情况……
虽然并未亲见,但是从李二陛下反复无常的精神状况,便可得知必定是偷偷服食了丹药。丹汞之物固然可以如同“五石散”那般短暂提振精神、增强体力,但是长期服食,对于身体的反噬极其严重。
万一李二陛下因为服食丹药之故,在行军途中有所不测……
那简直不啻于晴天霹雳,后果不堪设想。
将手头的公务告一段落,李绩坐在帅府之中凝神半晌,这才出门,带着亲兵前往城外军营。
城内虽然已经肃清一空,但是时间太短,难保何处隐秘角落还隐藏着高句丽残余兵卒,万一李二陛下进驻城内,被敌军偷袭得手,那可就悲催了,所以李二陛下依旧住在城外军营。
李绩抵达中军帐外的时候,得知陛下睡了一觉刚刚醒来,便让内侍入内通秉,得到宣召之后,方才撩起门帘进入帐内。
帐内光线有些昏暗。
李二陛下一身常服,头发随意的拢在脑后,精神有些委顿。此刻坐在窗前的椅子上,见到李绩走进来意欲施礼,便招招手,道:“毋须多礼,多来坐。”
李绩却不敢失礼,鞠躬施礼之后,才在李二陛下下首的椅子上坐了。
内侍奉上香茗,而后退出。李二陛下略微伸手,示意李绩饮茶,然后自己拈起一杯。
李绩拿起茶杯,浅浅的呷了一口,便听李二陛下问道:“卢国公与皖城郡公那边,伤势如何?”
李绩放下茶杯,道:“卢国公尚好,都是外伤,看似凶险,实则并无大碍,休养一阵便可恢复。但皖城郡公伤势颇重,身上多处箭创伤及脏腑,又摔了脑袋,眼下刚刚苏醒,但是已伤及根元,加之年事颇高,身体衰弱,往后怕是要常年遭受伤患之折磨。”
李二陛下缓缓颔首,没有说话,只是喝了一口茶水。
将军难免阵前亡,瓦罐难离井沿破。身在军伍,本就是拿命搏富贵,生死由命成败在天,谁也难逃此厄。不过皖城郡公张俭乃是两朝老臣,当初李家起兵之时便效忠跟随,劳苦功高,如今年仅花甲却落得这般下场,难免令人唏嘘不忍。
尤为重要的是,张俭唯有一女,并无子嗣,连重赏一番赐予爵位都无人继承……
想了想,道:“回京之后,懋功提醒朕一下,下旨令其兄弟在后辈之中择一聪慧孝敏之子弟,过继给张俭为嗣。”
李绩明白,张俭定然是一个国公之爵位跑不掉了,应声道:“喏。”
李二陛下放下茶杯,又问道:“鸭绿水那边,形势如何?”
李绩道:“高延寿、高惠真两人屡次率军支援安市城,皆被击退,眼下两人正固守泊汋城、大行城,两城虽然相距数十里,但是互为倚角,兵力各自达到五万有余,这两人又皆是高句丽名将,想来应是一场硬仗。”
鸭绿水河道宽阔,且两岸皆是沼泽,难以行军,数十万大军想要渡河就只能攻下泊汋城、大行城这两处渡口。这两座城与高句丽境内其余山城不同,没有建在山腰处尽收地利,而是紧扼渡口,周围沼泽密布、河道纵横,不利于大规模战争,易守难攻。
李二陛下想了想,问道:“若是命水师以火炮配合攻城,懋功以为如何?”
李绩沉吟不语。
显然,安市城一场血战,损失惨重,连陛下都感到肉痛,若是攻打泊汋城、大行城之时再遭受类似之损失,实在是无法承受。
水师与右屯卫,游离于门阀所控制的军队势力之外,否则当初制定东征战略之时,亦不会将水师排除在外,只分给一些运输辎重的任务,攻城拔寨、参预作战之事,根本不曾予以考虑。
李绩沉默半晌,叹息道:“待到围攻平穰城之时,若战局不利,再考虑是否准许水师参战吧。”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