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gg19p妙趣橫生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重生的楊桃-第434章 羅斯人在備戰推薦-b0ah5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祭祀结束了,未来的日子夜晚的时间会渐渐增长,不过气候反而越来越暖和。
这最温暖的集结,一度冰冻数米的波的尼亚湾,现在的海水不再恶寒,成了游泳的好去处。
只不过今年的情况太过紧张,祭祀后罗斯人有整整三周用于战备,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已经没有族人愿意嬉戏休养,整个部族行动起来,成了开足马力的机器。
虽说部族升级为公国,那仅仅是名义上的升级,甚至出了瑞典的势力范围,临近的诸如法兰克势力和不列颠的那一票王国,是根本不承认的。
因为,她仍然是一个部族。
留里克自知需要建设起一套至少比较有效的管理体系,也就是某种“监工系统”,以促使罗斯的数千人能互相协调地运作。
但现实情况如何做到机械般的精密,留里克向族人发布动员命令引得大家热烈欢迎,等真的开始落实各项决议,他也不得不下达大量笼统的命令。
当然,即便是笼统的命令,只要族人去做,哪怕做工的效率不够高,其表现出的组织性、动员性,也比罗斯的盟友们高太多。
连人口庞大的梅拉伦部族也做不到完全组织起整个部族的人口做事,罗斯人前所未有的做到了。
留里克以“罗斯公爵”的名义,任命一些人作为生产方面的下级组织者。
例如菲斯克的母亲,这位妇人得到留里克的官方背书,她负责统帅部族里的大部分已婚妇女,从事着重要的裁缝工作,靠着手工伙计给大量的罗斯战士提供新的衣物以及旧服装修缮。她们抢着接受留里克下达的任务,只因这不仅仅是支持部族的征战,亦是可让她们快速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
妇女们裁缝麻布、皮革,修缮她们丈夫的皮甲、锁甲和盾牌,推着大陶瓮到海边海水煮盐,在烟雾缭绕的长屋里大规模的熏制干燥如木头的熏鱼肉干。
上了年纪而经常被迫作为老家留守者的哈罗左森,他又在做类似的工作,但此人也是身经百战之人,是天然的军事统帅人选。他当率领一支罗斯军队,编入更庞大的军阵中。他管理者多达五百名战士,留里克交给他的任务,正是按照传统的那一套训练军阵,每天也要抽出时间去伐木,进入山区挖矿,亦要抽时间做着繁重的捕鱼作业。他们是部族的最强劳动力,亦是最强战力,自然要承担起最繁重的劳役,且在劳役中体能逐渐变强。正所谓挖矿的工人自古更容易编练为强军。
另有一批上年纪的男人,他们实质上还是可以拿着斧头再去拼一把。终究是岁月不饶人,他们真的想披上旧日的披甲,最后干脆战死在战场上,可惜他们羸弱的身躯已经经不起海上的风浪以及登陆后的战斗。他们参战等同于给罗斯军队增添累赘,而在故乡,他们仍能提供自己的支援。
上年纪者被留里克安排了杂役,例如海中垂钓、搅拌黏土、加工长矛用木杆与箭杆等等。
这些低体能的劳作他们可以,被留里克豢养两年有余的孩子们不但可以,其组织性与纪律性也更高。
留里克很清楚,倘若自己年幼的手下再长大一些,他们就是最好用的人才。
孩子们合力以完成大人们的工作,他们操持双人锯伐木,挥动稿斧敲打烧热又泼海水的石头,依靠热胀冷缩的新技术快速挖掘铁矿石。他们亦是拎着建议鱼竿登上渔船,也蹲在地上用小刀切割弩箭专用箭杆。
留里克的佣兵们,和平时期他们不操练之际就以渔夫与伐木工的形象示人,只不过他们的劳动成果的收益,超过90%都被留里克拿走。现在他们又恢复了老本行,在继续担任渔夫、伐木工之外,他们也分成组轮换着去铁匠铺帮佣。
究竟谁才是真的狂战士?仅仅的甄选出壮汉披上那有着巨大甲片的鳞甲就算是罗斯式狂战士?
他们当然必须强壮,也必须对罗斯的胜利有着坚定不移的信念。
他们必须是留里克信得过的人。
最早的那批佣兵已经被奥托接纳为罗斯人,经历过一场仪式后,他们成了“缺乏血统”的罗斯战士。他们只能从首领家族这里拿佣金,吃喝用度皆来自金主,也就必须依附于金主。这部分佣兵们,得到了主家很够意思的物资补给。
谁来做披甲的狂战士,首先佣兵们第一批佼佼者具备所有的要求,那么佣兵去铁匠铺帮佣,不就等同于自己为自己做盔甲?
在留里克下达的战备计划中,所有的项目都为了战备,诸如加工琥珀、玻璃珠和打造银饰的活计已经完全暂停,制作耐储食物、武器、行善船只,成了三样最重要的工作。
这里面实则有高度的共性,便是需要规模庞大的木材。
好在罗斯堡附近的地区,只是造船的巨型大树早已砍伐殆尽,剩下的小树不易造船,却是修修补补的好材料。
最好的木材来自海湾的北方,艾隆堡当然可以提供大量惊人长度的松木,只是要把这些木材运回,罗斯人需要大海冻结成冰路。
制作炭块只需要普通木材即刻,这不,一批新的炭窑迅速建设起,甚至是给予木条露天覆土闷烧。
时间已经悄然进入到七月份,整个罗斯堡简直终日沉浸在烟熏火燎中。
男男女女,大量的劳动力肆意砍伐罗斯堡周遭的树木,连带着留里克用意训练小战士的树林,很快就被这些小战士砍伐成光秃秃的平地。
罗斯堡的植被为这部正在运作的“战争机器”投入源源不断的能量,留里克根本不担心大家对于植被的破坏,因为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木材!反倒是大肆的伐木,也是罗斯人向山川索要生活空间的方式。
留里克下达的命令绝非仅仅作用于罗斯堡。
一些船只直奔北方的艾隆堡,当他们回来之际,又带回了五十人。
包括被任命的艾隆堡当下的城主,科文人梅察斯塔,他年富力强,此番带着武器被动的响应留里克的召集。科文的钢铁松鼠的壮年男人,这样便彻底的从军。另有全部定居北方的罗斯渔民,也响应首领下达的集结令。
一条长船闯入了海湾东部的奥卢河流域,信使将征兵的命令交给鲑鱼之主部落的里古斯。这位老家伙无可奈何,他本无意和什么哥特兰人打仗,只想把贡品缴纳完毕后继续过着自己的平凡日子。
他实在别无选择,便亲自带着一百名战士,再度与罗斯人并肩作战。不久一些长船停靠在奥卢河的入海口,将被征召的、手里只拿着短木弓与骨矛的鲑鱼之主部落的战士一并带走,当他们首次抵达罗斯堡后,第一件事便是更换武器装备。他们更换了铁做的矛头,以及短木弓改造而来的木头十字弓,以及大量的铁簇箭,战力瞬间提高。
留里克并不奢望把全部的科文部落都征召一遍,虽说这些人尽数臣服,罗斯人是实质上的征服了灰松鼠、鲑鱼之主两个部落,另外还有三家,当年的冰河之战他们被砍杀七八百人,他们早被打断了脊梁,想要利用那些家伙的战斗力,或许有些牵强。
时代已经变了,由于地理的隔阂,两支有仇的科文部落,当下的仇怨因没有直接利害关系而彻底消弭。毕竟鲑鱼之主部落实质上已经彻底垄断了奥卢河的鲑鱼捕捞业,他们的食物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保障,至于之前战争损失的人口,那就劳烦部落幸存的女性大量生育就好了,现在一大批新生的孩子已经在牙牙学语。
刚到七月,一场意外却也情理之中的雨水降临整个波罗的海地区,罗斯堡所在的地区甚至发生了泥石流!黑色的泥浆裹挟着树枝、石块从山区里喷出来,最后闯入峡湾里。
好在没有人蠢到在大雨中去山区挖矿,罗斯人倒也蒙受了一些损失。
那是一些结构简陋的民居因降雨塌方,有人意外被砸死。这样的死亡被归结于死者的命运,死者被草草掩埋,而广大的罗斯人不畏降雨,还在做着战备。
夏季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这场雨也给一些地区带来了非常不利的影响。
一些快抽穗的麦子倒伏了!
事发之地就是在哥特兰岛,或许当地并不适合种麦子,渔民们强行开辟一些贫瘠的土地又粗犷播种,他们并不奢望土地高产,或者说对于他们,岛上出产的麦粒是对生活的一个添头。
南方的如同一根黄瓜般的厄兰岛,在岛屿中部的博里霍尔姆,此地已然成为瑞典大军的集结地。
战争暂停了,瑞典军主力在此修整。
国王奥列金当即在岛上搭建起石船祭台,所谓就地祭祀夏至日的太阳。
而博里霍尔姆的萨克森人,他们从未忘记自己祖先的信仰。就在夏至日的当天,当天空进入短暂的晦暗(厄兰岛已经处在极昼区之外),萨克森人高举着涂抹松脂、海豹油的火把,围绕着他们的“神木图腾”不停转圈起舞,萨克森女祭司也撕扯着嘶哑的喉咙,进入到一种奇怪的癫狂状态。
如此习俗奥列金实在看不懂,他也不想对新晋归为自己账下效力的一群萨克森人有所干涉,就像萨克森人也不会管北方家伙们的祭祀活动。双方各玩各的度过了夏至,但大军的修整、对战利品的消化吸收仍需要过程。尤其是抢占了大量财富的当下,人的惰性真是越来越强,骁勇的战士们希望更长时间的休养。
随着七月初的降雨袭来,滞留南方的瑞典军中悄然蔓延起一场病患。
这场疾患虽说并不是巨大危机,倒也闹得不少人拉肚子拉到虚脱,愣是有个别战士活活拉死。实质上他们就是吃了缴获的鱼肉干,他们根本不知道不少肉干放置的时间太长,由于存储不当导致有些轻微的腐败。
北方的人们,他们敢于吃口味惊人的鲨鱼肝,捕捞的鱼获发臭也敢照吃不顾。可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如今吃的缴获的鱼干,很多沾染了肉毒素,计量固然是很小却也闹得跑肚窜稀的人越来越多。奥列金如何知道自己的大军怎就遭到这等祸事?他气得十分无语。
当太阳重新出现,湿漉漉的大地开始快速恢复干燥。他不得不就地做一场祭祀,从俘虏中随机挑选一个人,以血献祭大神奥丁以求结束疾病。
他觉得血祭有了结果,未来的日子军中闹肚子者越来越少了。
此事给南方的瑞典军带来不小的麻烦,它实在打乱了奥列金的战争节奏。然进攻南方银堡抢夺传说中“银山”的作战必须继续,他仍是兵多将广,虽说遇到一点微小的阻力,不过都是些注定取得的伟大胜利中的可以快速跨越的障碍罢了。
至少降雨对于湖泊区的梅拉伦等部族影响极少,当地的麦子并未倒伏,且这场雨浸润了大地,雨后天晴的世界更加暖和,它意外的是对梅拉伦湖泊区粮食生产的助力!这份有意义的主力,令亲自坐船去湖区招兵买马的古尔德大为欣喜!
降雨给罗斯部族备战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快消散,生产迅速恢复正规。
时间已经是儒略历七月的第五天,过去的七天时间,虽有降雨的影响,罗斯堡还是生产了一批可观的器械。
有二百支品质一般的矛头被做出来,配套的约莫三米长的木杆也切割完毕,长矛就剩下最后的粘合、捆扎工作。
五户铁匠也完成了十五副“鱼鳞甲”的制作,当一名身材壮硕的男人披上甲后,留里克只感觉此人就像是远古的甲胄鱼。它真是毫无鱼鳞的美感,明显就是大量的大号甲片挂在锁子甲上,壮汉蹦起来,甲片也跟着叮叮咣咣的响。
倒是甲片裹上了很薄的银子,它整体有一点发白,也让披甲的战士表现出极为吸引眼球的姿态。
壮汉的躯干得到了坚固的保护,恰恰也是壮汉有能力背负起这样沉重的甲。所谓甲的制作者,铁匠们商量一番,他们又以额外敲弯折的甲片增加了护肩与护裆的设计。
那么有了如此坚固的“银鳞胸甲”,狂战士还需要盾牌防御吗?留里克觉得,眼前的壮汉只需要两把斧头,就能杀入敌阵制造巨大混乱。
罗斯堡内能提供大量的战争物资,亟待出征的大部分战士也都集结于此。
留里克似乎只需要监督着各类物资的生产、维护、校验,便是监督着战士们的战前操练。
不过他还需等待古尔德的归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