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6sd3x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戰錘神座笔趣-第一千零八十四章,大戰在即閲讀-ghzzp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边陲城的大营之中,数万帝国军队已经在此集结,皇帝设法集中了帝国南方的所有精锐,甚至就连半身人穆特领都派来了一队半身人弓箭手和一队半身人坩埚炮兵前来帮助守卫黑火隘口。
可即使如此,当绿皮距离黑火隘口只剩下两天路程的时候,瑞克领大军、努尔军队和索尔领军队这才姗姗来迟,而且经过如此强度的强行军,军队可谓是疲惫至极,尤其是瑞克领军队,很多士兵刚刚到营地来不及扎营倒头就睡,很多人累得脚踝都肿了起来,就算是那些没肿的,两腿也直发颤。
只有一天时间可以休整,即使是休整,士兵们也必须在黑火隘口开始土木作业和布防。
不过也有个好消息,在富裕而且盛产粮食,农业和畜牧业水平顶尖的艾维领,军队的伙食变得好起来了,丰富的伙食,包括大麦面包、帝国黑啤和麦芽酒、烤馅饼和烤肉极大地缓解了士兵们的不满。
人们惊讶于马吕斯选帝侯的窖藏丰富,当一车车腌肉、油封肉、熏肉和脱水谷物被从艾维领各大贵族城堡、庄园、城镇里面运出来的时候,帝国军队全都吃上不错了伙食,在经历了漫长的强行军之后,大家总算是有些慰藉。
当然作为马吕斯的挚友,卡尔-弗朗茨很了解马吕斯,这是一个有“仓鼠癌”怪癖的家伙,他特别喜欢囤货,什么都囤,据说这位选帝侯自从上任之后就特别热衷于囤积各种军事物资和粮食物资,据这个疯伯爵所说是为了防备不时之需,马吕斯甚至吹嘘自己囤在艾维海姆的各种武器、子弹和火炮足够五十年用的,粮食也够吃三年。
什么情况下会遇到要消耗那么巨量的子弹和火炮啊,皇帝对此表示了疑惑和不解。
你就不怕仓库没管理好,不小心发生大爆炸么?
马吕斯选帝侯不管皇帝的意见如何,他表示我就喜欢。
我~就~喜~欢。
“I’m lovin’it!”
皇帝也只能由着他。
即使这样,帝国军队依然在强行军中遭到了不小的减员,更糟糕的是,一路上还遇到了不少野兽人部落的骚扰、逃兵、疲劳和生病的情况,最终十个士兵只有八个能够抵达黑火隘口之前保持见在,皇帝预计的瑞克索尔领联军25000人只有20000左右能够加入战斗。
就算加上努尔的援军,最后还是不到25000人,在和艾维领合兵一处后,皇帝知道,这40000人就是他对抗这次绿皮狂潮的所有兵力了。
构建阵地,安置火炮,部署防御,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时,目前索尔领的控制者,帝国皇家首席大巫师、炼金学院院长、大炼金师、金属系圣域大巫师拜尔沙泽-盖尔特却找到了正在调动努尔军和安置炮兵阵地的弗雷德里克,大炼金师的金属面具看不清表情,他那带有金属摩擦声的声音也没有感情:“弗雷?有空么?”
“导师?”弗雷德里克有点不太明白,盖尔特很少用这种态度和他说话,男爵知道有点坏菜了,他赶紧点头:“有空。”
“那跟我来一下。”盖尔特转身就走,弗雷德里克交代了一下赶紧跟上。
师徒两个人一前一后,步行了几百米,找到了一个相对没什么人的地方,远处的绿油油的麦田,正在转动的风格,还有在紧张和忧虑中春耕的农民,形成一片独属于艾维领的优美画卷。
“弗雷?你到底在干什么?”大炼金师转身就直接劈头盖脸地问道,金属脸特有的金属摩擦声音中带着严肃和批评的味道:“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干嘛?”
“我在干嘛?我不是正在准备布置炮兵阵地么?”弗雷德里克被导师这样一问满脸疑惑。
“是的,你带着人赶来了,你甚至还有时间回去努尔,把那些拒绝出兵的努尔贵族们骂了一顿,然后调动威森领和努尔的运输,让五个军团赶往前线。”盖尔特点头,大炼金师十分严肃地说道:“你意识到问题了没有?”
“问题?”弗雷德里克被问得愣了好一会儿,年轻的男爵一下有点无所适从,他被盖尔特说得满脸呆滞,在尴尬地沉默了一分钟之后,他这才试探道:“导师,你是说我赶来支援这件事做得不对?可是……”
“你先告诉我,太阳王和女爵那里发生了什么?”盖尔特点头之后紧接着就是摇头:“你先说,详细一点。”
“在消息送到布伦瑞克之后一天左右,父亲那里就已经得到了有一只庞大绿皮waaagh!正在靠近黑火隘口的消息。”弗雷德里克实在是没搞懂为什么自己的金属脸导师这么激动,可见到导师这么严肃,年轻的男爵不敢托大。
在接到了消息之后,艾米莉亚的第一反应实际上是不想调动努尔军的。
理由很简单,第一是当时塔木可汗入侵,皇帝的军队就没有对努尔进行及时的支援,艾米莉亚很担心如果帝国军队无法守住黑火隘口(就像铁爪哥巴德和大肚王咕噜的两次入侵),那么努尔的军队至少要保证自己城市的安全。
第二是艾米莉亚始终对之前的荡妇事件怀恨在心,再加上努尔和艾维领传统的深厚矛盾,以及她本人不怎么懂军事,艾米莉亚对于出兵是没有什么兴趣的。
然而莱恩却不这么认为,当爸爸的把当妈妈的说了一顿,简而言之就是这都什么时候了,千万不敢让绿皮冲进帝国的广袤平原,就算是只有艾维领被摧毁了,对帝国依然是毁灭性的打击,艾米莉亚的努尔决不能够置身事外。
被莱恩说了一顿的艾米莉亚这才被迫同意出兵,本来这件事是要努尔大元帅厄尔施泰因带队的,结果弗雷德里克听了之后自告奋勇地要来。
当然,男爵只是说关心自己教父和帝国的安危,坚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梦想,隐去了他是想要在小女王面前大出风头的想法。
盖尔特听完之后无奈地摇了摇头,听他的口气有些失望:“你知不知道,弗雷,索尔领的军队在路上就遇到了努尔的军团,努尔人对你的决定怨声载道?他们抱怨,我们明明是自由而且独立的城市,怎么就成了皇帝拴着的狗?按照这样,是不是就压根不应该让我们的男爵去给皇帝当教子?免得教出了一条忠犬?”
“这么急着给卡尔-弗朗茨当狗,为什么还要带上我们努尔人?”
年轻的男爵悚然而惊,弗雷德里克顿时背上冒出了冷汗。
糟了,我太想在父母和艾丽萨拉殿下面前表现了,结果居然出现了如此巨大的失误!
盖尔特见弗雷德里克脸色剧变,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金属脸继续说道:“你紧急调来军队参战这是对的,亲自前来前线这也是对的,但你不应该去把按兵不动的贵族们训一顿,更不应该上来就直接过来汇合并交出所有的指挥权!你太顺从了,你这是在丢掉你的基本盘,你这是在丢掉努尔人对你的支持,你要记得,你是女爵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未来的努尔公爵、选帝侯和威森大公十几个头衔的继承者!”
“我只是……我只是想表现一下。”弗雷德里克弱弱地说道,男爵从上衣口袋里面取出了毛巾擦着额头的汗,他这下是真的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金属脸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大炼金师疑惑地说道:“你在女爵和皇帝那里接受了十几年的宫廷教育,又在努尔军方和迈巴赫大工程师那里学习,这种事情你没理由这样处理,难道莱恩陛下和女爵阁下没有跟你说么?”
“呃……”弗雷德里克这才想起来,自己在临走时确实有被爸妈抓住说了一番,但是自己当时的心思全在能在小女王面前表现和出风头上,没有记得太清楚。
这就是永恒小女王么?男爵终于有点清醒过来了。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导师?”弗雷德里克这才虚心地找盖尔特求教:“怎么才能……”
“你都已经带着人来会师了,还能怎么办。”盖尔特摇头:“此时再想做什么都已经迟了,也不利于即将到来的战斗,你还是努力好好表现一下吧,现在做什么都迟了。”
“唔……对不起盖尔特叔叔,是我一时冲昏了头脑,那个小女王怎么就这么有魅力呢?”弗雷德里克懊恼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他的头发和艾米莉亚一样是金色。
“永恒女王是精灵伊莎母神的第一神选,她继承了历代永恒女王的力量,不难理解。”盖尔特摇头:“弗雷,幸好,你还年轻。”
“我还年轻?”弗雷德里克喃喃自语。
“年轻是一个借口,你今年才17岁,年轻就意味着血气方刚,年轻就意味着会犯错,这一次,大家还会容忍你,一个17岁未成年的少年,我们都理解,古圣的谚语就说过:人类毕竟还是太年轻,太单纯,有时很幼稚。”盖尔特说着魔性的话,金属脸点头:“下次,别犯这么愚蠢的错误了,你如果失去了皇帝的信赖,你还是你的努尔公爵和选帝侯,但是如果你失去了领内贵族和平民的支持,你就算实力特别强,也会被流放的。”
“是。”弗雷德里克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师徒俩又沉默了一会儿,弗雷德里克思考了很久,这才试探道:“这么说,导师,你也支持我喽?”
“你是他的儿子,祂的孙子,我不支持你,我还能支持谁?”
“导师!”
“去吧,这一仗好好表现,未来是你的。”
…………我是未来是你的分割线…………
3天之后,黑火隘口之前。
帝国大军在此集结,数十个军团整装待发。
左翼是努尔铁甲军、努尔黑石守卫、三个努尔火枪团、两个努尔炮兵团,以及盖尔特的索尔领大军,索尔领的军队主要以步兵团、弓弩团、手枪骑兵团为主,由于急行军,索尔领军队没带多少火炮,仅有几门臼炮,倒是著名的艾尔德拉德卫队已经严阵以待。
中军是卡尔-弗朗茨皇帝的瑞克大军,包括了数个骑士团、卡隆堡大剑团、布伦瑞克荣誉守卫、弗朗茨近卫大军团,以及大群的帝国步兵团,三辆蒸汽坦克,数十门各色火炮,还有来自巫师和工程师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右翼是艾维领大军,选帝侯马吕斯-莱特多夫主动请缨来到右翼防守,因为他觉得,右边总是会交好运。
绿皮大军正在接近。
黑火隘口的另一边,已经升起了巨型的黑烟、尘土、绿色潮水的脚步声、吼叫声依稀可闻,而那种绿皮特有的臭味也弥散在空气之中。
虽说大战在即,但这些帝国军队们也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绿皮、混沌、亡灵、野兽人、土匪、强盗甚至是人类内战,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没见过?在帝国队长们的大声呵斥之下,在老兵们的提醒之下,在训练中练出来的本能之下,所有人排成队形站好。
帝国皇帝,卡尔-弗朗茨,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走了出来,他步履坚定,面色从容。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他的身上。
万众期待之下,卡尔-弗朗茨从人群中迈步而出,他身上穿着属于皇帝的秘银全身板甲,头戴狮鹫金顶五彩鸢羽盔,胸前挂着神器白银印章,腰间挂着属于瑞克领大亲王象征的符文剑“龙牙”,手中则是拿着象征着人皇身份和力量的神锤盖尔-玛拉兹。
“我,是卡尔-弗朗茨,你们的皇帝!”正如所有人所愿,皇帝在战前发表了演讲:“和你们一起,出生在一个世界!”
回答皇帝的只有轻轻的喘息声。
“一个战火纷飞,阴森恐怖的世界!”卡尔-弗朗茨对于这一切毫无避讳:“但是,旧世界的中心,曾经,有一位勇士,建立了希望和勇气的堡垒!”
“那就是帝国!”
喘息声渐渐地变得浓重了起来。
帝国!帝国!没错,就是帝国!
“帝国建立在旧世界的中心,帝国抵挡了毁灭之潮和恐怖侵袭。”皇帝举起人皇的象征,神锤盖尔-玛拉兹正在他的手中闪耀。
“帝国!帝国!帝国!”有人开始高声呐喊。
“帝国!帝国!帝国!”有人开始不断低语。
“我们曾经一度分裂,我们曾经一度衰败,我们,曾经接近土崩瓦解,我们曾经面对的是将军贪生怕死,贵族腐朽贪婪,国家积贫积弱,我们曾经,失败了一次又一次!”卡尔-弗朗茨朝着所有人说道:“但我们从未真正倒下,我们又一次繁荣昌盛!”
“咚!咚!咚!”士兵们锤击着地面、盾牌、和铠甲。
“现在,让我们团结起来,让那些恶贯满盈的死敌,尝尝我们帝国的厉害!”皇帝握紧了拳头,他露出了一个爽快的笑容:“让我们一起,干翻那群绿皮杂碎!”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