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4pru0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電影人傳奇》-第364章 交流讀書-2p14h

電影人傳奇
小說推薦電影人傳奇
张彻于1924年出生在临安,张彻的父亲是之江一系的知名军阀,因此张彻年轻的时候就依照父亲的愿望从政。后来因参加文化运动会而受到重视,并就任魔都文运会的秘书,从此接触电影界,并跨入电影界。1948年,他与蒋经国结下友谊,成为“总政治部”专员,军衔为上校。到达台弯之后,他拍摄了台弯第一部电影《阿里山风云》,揭开了战后台弯电影的帷幕。
1957年张彻离开台弯,到香江发展以何观、沈思等笔名写影评,并在影评中提出了“阳刚武侠”的观点。1967年,张彻最重要的武侠代表作《独臂刀》问世,从此张彻的“阳刚武侠”概念由纸面真正变为为画面,并产生深远影响。他也逐渐成为邵氏电影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与李汉祥、胡金全和楚源并称为邵氏四大导演。
改革开放后,内地跟很多香江电影人秘密接触过,向他们发出过邀请,希望他们到内地拍电影。有些人答应了,比如李汉祥;有些人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成行,比如胡金铨。但内地并没有向张彻发出邀请,因为知道他跟蒋经国是朋友,认为他不可能回内地拍片。
现在听到江大卫的提议跟张彻合作,许望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不是开玩笑吧?”
江大卫一脸严肃地道:“我说的是真的。”
许望秋忍不住道:“你师父会答应吗?”
江大卫点头道:“我师父在台弯被禁止离境,真的被搞伤心了。他不会到台弯去拍电影了,现在邵氏又准备退出电影行业,只能跟你们合作了。”
许望秋觉得张彻他们这种老一辈的人物,是很看重脸面的,张彻在台弯伤了面子,只要出口公司给足面子,那他一定会跟出口公司合作的,当即道:“我看这样。我一会儿给廖总说一声,到时候我们登门拜访,邀请张彻导演跟我们合作。”
江大卫听到许望秋这么说顿时笑了:“望秋,那麻烦你了。”
“跟我还客气上了。”许望秋摆摆手,“赶紧滚蛋,不要耽搁我吃饭。”
江大卫感觉许望秋是饿着了,冲他笑了笑,便起身离开了。
许望秋见江大卫离开,又狼吞虎咽吃起来。他将把满满一盘食物吃光,准备再去弄一点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望秋!你在这里啊,让我好找!”
许望秋抬头一看,是夏梦,旁边还跟着一个三十多岁,戴眼镜的女子,长得其貌不扬。他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女子,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冲夏梦笑了笑:“夏梦姐,你什么时候来的?刚才没看到你,我还在想是不是《冷》没过审,你生我气了呢。”
“我有那么小气嘛?”夏梦故意板起脸,但很快又笑了,“严皓新片《似水流年》很多戏份要在内地拍,我跟他到岭南去勘景了。知道你们要在香江举办电影展,我肯定要回来看看。只是飞机晚点,现在才回来。”
许望秋点了点头,看向夏梦旁边的女子:“这位是?”
夏梦笑着道:“我来给介绍一下。这位是许安华,是《投奔怒海》的导演。这位就不用我介绍了,是许望秋导演。”
做导演的都比较自恋,许望秋也是如此。在他眼中香江导演大部分水准都不怎么样,有水平的极少。香江导演中真正有水平的,除了王家卫,可能就要数许安华了。
听到眼前的女子是许安华,许望秋赶忙招呼道:“原来是许安华导演,我过你的《投奔怒海》,这部电影拍得很好。香江导演拍电影格局往往很小,就算很大的题材,往往格局都会拍得很小。《投奔怒海》却是一部真正有大格局的电影,真是非常了不起。”他见夏梦和许安华都站着,赶紧招呼道:“你们别站着啊,坐下聊。”
夏梦笑道:“我去见见代表团其他人,有空过来找你,还是你们两个导演交流交流吧。”说完她跟许安华交待了两句,便离开了。
许安华在许望秋对面坐下:“你的电影我都看过,而且看过很多遍。我第一次看《锄奸》,简直都想放弃电影了,觉得自己拍一辈子,都拍不出这样的电影来。”
许望秋微笑道:“没必要和别人比,拍自己想拍的就行。”
许安华点点头,凝视着许望秋的眼睛:“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许望秋爽快地道:“你问吧。”
许安华缓缓地道:“你们搞的那个人民电影运动很有意思,有十条规则,其中有一条是,摄影机镜头是人的眼睛,人是活的,镜头应该是运动的,必须手持摄影机拍摄。你能解释一下这条吗?”
许望秋解释道:“维尔托夫有个著名的电影眼睛论,简单说,摄影机就是眼睛,创作者是在通过这双眼睛看世界。我认为维尔托夫的理论不够全面,他只看到了摄影机是眼睛,却忽视了一个问题,眼睛是有主人的,要么是人,要么是动物,总之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体。既然是生命体,那他一定是有情感的,会恐惧、会害怕、会吃惊,总之会有各种情绪。而这种情绪是能够通过镜头的运动、晃动,呈现出来的。”
许安华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电影《锄奸》里面,刘英死的时候,没有拍段海平,也没有拍刘文英,而是拍段海平前面那条巷子。镜头开始是静止的,然后突然剧烈晃动起来,向着巷子里快速移动。与此同时,脚步声响起,段海平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我看到那个镜头的时候,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我感受到了人物的内心。”
许望秋笑着点头:“我认为如果摄影机不动,那说明视角的主人是没有生命的,生命体一定是动的。就算他站着不动,但他也一定会呼吸,身体依然是在动的,只是可能动得很轻微。如果不是生命体,比如画面是监控头拍摄的,那摄影机不能动,用固定镜头没问题。但只要视角的主人是鲜活的生命,那摄影机就不能静止。如果维尔托夫是电影眼睛论,那我们就是电影生命论。所以,我们提出必须手持摄影。可能你觉得我们的想法不对或者比较偏颇,但这就是我们的理念,也是我们所追求的。”
许安华正要开口,突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我觉得非常好,艺术没有对错,你们有自己的一套艺术理念,而且能够实践自己的艺术理念,是非常了不起的。”
两人转头一看,是田状状和香江著名电影理论家林年同。
许望秋顿时笑了:“是你们啊。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田状状,跟我是同学;这位是许安华导演,一位非常优秀的导演。这位林年同林先生,应该都认识,就不用我介绍了。”
许安华没看过田状状的电影,但她知道许望秋的同学都相当厉害;田状状也没看过许安华电影,但能跟许望秋坐能而论道的,肯定不是一般人。两人非常客气的跟对方打了个招呼,并表示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看看对方的电影。
林年同笑着对许望秋道:“我跟田先生刚才聊到中国电影美学的问题,想找你一起聊聊,没想到你跟许安华导演在聊电影。没有打搅你们吧?”
许望秋就道:“我们也是在聊电影,既然你们来了,那就一起聊。”
林年同笑着点了点头,跟田壮壮坐下了。林年同致力于建立中国电影美学体系,他刚才跟田壮壮谈的就是这个,来找许望秋也是想谈这个:“我刚才和田先生谈到中国传统美学和中国电影美学的问题,你们两个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
许安华抬头看着许望秋,想知道他是怎么看的。不过许望秋却道:“女士优先,还是你先谈吧。”许安华摇了摇头:“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众人目光集中到了许望秋的身上,想知道他怎么回答。
在改革开放之后,西方人文理论被大量引进国内,各个学科都受到西方思想的影响。作为一种舶来品艺术,中国电影更是一边汲取西方电影经验,一边探索自身的发展之道。大量吸取西方理论看似与国际接轨,但实际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危机,中国电影美学理论基本都来自域外,离开西方理论便无法言说,我们没有自己的语言可以来表达自己。
与此同时,香江电影界也在做几乎相同的事。70年代末80年代,香江一批年青学者在电影界掀起一股内地热,对中国内地电影特别是早期电影进行有组织、有纲领、有计划的研究活动,探索电影的民族美学传统。其中林年同成就最高,影响也最大。
许望秋没有参与建立民族电影美学体系的讨论,他清楚这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实现。关于建立中国电影美学体系的讨论一直在进行,也一直有人在努力,但直到许望秋穿越,中国依然没有建立起属于自己的电影美学体系。
现在听到林年同问起,许望秋便把自己的观点亮了出来:“我认为现在谈建立民族美学体系太早,短期内不可能实现。电影是舶来品,电影理论几乎都是西方提出来的,我们远远落后于西方。我觉得要打破别人的体系,建立自己的体系,那首先就要将别人的东西吃透。只有在吃透别人理论的基础之上,才有可能打破原有体系,建立起新体系。
中国能不能建立起一套属于我们的电影美学体系?我觉得一定可以,但在短期内不可能实现。我觉得只有等中国电影真正起来了,整个电影行业真正繁荣了,并出现了一批电影大家,在这个基础上,才有可能建立起一套属于我们的电影美学体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