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bt8aq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神聖羅馬帝國-第兩百四十六章、都是贏家VS沒有贏家展示-78buy

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战争变得越大激烈,瓦尔肯海因上将脸上的笑容早已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满腹愁容。
战斗从上午十点打响,已经持续到了下午五点,肚子饿得呱呱叫也就罢了,关键是敌人死战不退。
因为训练不足命中率感人的缘故,在交战的同时,日本人不断拉近交战距离,企图和他们近身肉搏。
军舰遭遇重创后,日本人的第一反应不是脱离战场,反而是加速前进,想要“撞”上去同归于尽。
日本人疯了,西班牙舰队的官兵还是正常人。军舰遭遇重创后,第一时间选择了脱离战场。
按理来说,这些受损严重的军舰,已经不能构成威胁,可日本人还是死咬着不放。
主力舰要决战,没空去痛打落水狗,但是停留在后方看热闹的风帆战舰可以。
一旦西班牙军舰脱离战场,日军的风帆舰队炮灰就一拥而上。原本风帆战舰的火炮威力有限,是奈何不了铁甲舰的,但这不包括受伤的铁甲舰。
日本人舍得拿人命往上填,牺牲几艘风帆战舰,总是能够带走一艘受伤严重的铁甲舰。
除了这些正常的攻击外,日军还有一种自杀式攻击舰,船上装满了炸药,冲上来就引爆。逼得他们不得不分出火力,对付这些小船。
这种以命换命的打法,可以说是日本海军的独创,在此之前莫说是遇到,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碰上这么一群疯子,正常人都会头疼。瓦尔肯海因上将也不例外,原本的轻视之心早已荡然无存,现在就剩下深深的忌惮了。
“报告,马德里号战列舰中弹,船舶出现漏水,正在抢修中。舰长阿方达斯少将阵亡,现在温特格尔上校在接替指挥!”
又一个噩耗降临,瓦尔肯海因心中一沉,面上依旧冷漠的说道:“知道了!”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双方拼的就是韧性。西班牙舰队损失惨重,对面的日军舰队伤亡更加惨重。
军舰质量上的差距,官兵素质上的差距,仅仅依靠数量来弥补,就注定了血流成河。
对西班牙舰队来说,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打掉敌人的疯狂劲儿,要不然后面的战争都是灾难。
……
“轰”的一声巨响,不幸中弹“东京号”发生了剧烈震荡,正在指挥作战的伊东祐亨大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顾不得被摔的疼痛,伊东祐亨急忙下令道:“快派人抢修军舰!”
很快,一名年轻的军官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司令官阁下,东京号受损严重,必须要立即拉回船厂维修,要不然就危险了。”
没有办法,英国人的薄皮军舰,就是不经事。挨上几炮,就受损严重。相比之下,对面法国人建造的军舰就要抗揍的多。
当然,这和建造时间有直接关系。“东京号”诞生的时间,要比对面的“马德里号”早十几年。要是性能上还不能超越,法国人当年也没有挑战不列颠海上霸权的能力了。
收到这个噩耗,向来沉着冷静的伊东祐亨大将也沉不住气了。别的军舰沉没,他都能够接受。但是“东京号”不一样,不仅是日本海军的旗舰,更是他们仅有的两艘“前无畏舰”。
受蝴蝶效应的影响,海军的发展速度快了十几年,但是受益最大的却是老派强国,对日本这种新兴国家来说,反倒是差距更大了。
好不容易,才从英国人手中买到两艘二手“前无畏舰”,要是现在打没了,再想要补充就难了。
“拉回去,你的意思是说,东京号的动力系统已经受损,无法开回去了?”
青年军官解释道:“是的,从战斗打响到现在,东京号已经先后被敌人命中七次,动力系统已经崩溃。”
望了望战场,伊东祐亨摇了摇头:“现在东京号不能撤,也撤不了。除非坚持到天黑,要不然敌人是不会放我们离开的。”
原本选择这个战场,就是因为离港口近,方便战败后跑路。怎奈计划没有变化快,拼命的日本舰队居然和敌人打了半斤八两。
“伤亡惨重”对伊东祐亨来说,这完全不是问题。只要能够赢得这场战争,再大的损失都是值得的。
要知道,这场战争不光是为了战争而战争,同时还是打给列强看的。
停留在远方的观察船可不光是神圣罗马帝国的,英美俄荷清等十几个国家都派出了观察船。此刻日本海军的表现,将直接决定接下来各国对他们的立场。
要不然的话,伊东祐亨吃饱了撑着,才集结这么多力量和西班牙人硬拼。放一部分西班牙陆军上岸,让陆军马粪们也做出一份贡献不香么?
从一开始,伊东祐亨的目的就是给各国留下一个“敢拼命”、“疯子”的印象,只有这样才能够震慑住各大列强,打消他们对菲律宾群岛的窥视之心。
要不然就凭日本眼下的力量,就算是打赢了西班牙人,也没有办法保住菲律宾群岛。
效果确实非常明显,正在观战的钱德勒总督已经决定修改夺取菲律宾的战略计划了。在获得本土支持前,他是不准备让南洋舰队冒险了。
原本对日本人的战斗力存在疑虑,还在犹豫是否要进行扶持的英国人,等这场战争过后,估计也会下定决心。
……
天气渐渐暗淡了下来,在夜色的掩护下,交战双方纷纷退出了战场。伴随着海战的结束,一封封电报也从南洋飞往了世界各地。
维也纳宫,看着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铁甲舰大战的结果,弗朗茨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爽。
日西两国谁赢了?
这个问题,估计没有人能给出准确答案。单从阵亡人数、沉没军舰数量来看,西班牙舰队是妥妥的大赢家;然而从总体战略上看,日本海军才是这次海战的赢家。
打破白人不可战胜的神话,有这样的丰功伟绩,再大的损失都是可以接受的。
“海战暂时告一段落,根据南洋总督发来的情报,日西两国海军都受损严重,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爆发大战。
接下来就是陆军表演的时候了,西班牙陆军的战斗力怎么样,有没有从日本人手中夺取菲律宾群岛的能力?”
菲律宾群岛的海岸线非常漫长,没有击败西班牙远征舰队,日本海军根本就做不到全面防守。
以日本陆海军之间的糟糕关系,没准海军还乐得看陆军的笑话。要是陆军战败,再有他们出来收拾残局,那就更完美了。
“日本陆军的战斗力怎么样,我们没有深入了解过。不过从他们的军费开销来看,战斗力应该不会太强。
西班牙陆军的战斗力很一般,从他们在反法战争中的表现来看,甚至可以说得上非常糟糕。和他们的国际地位一样,在列强中绝对是垫底。
不过还是应该比日军强一些,在兵力相当的情况下,我更看好西班牙人。”
不是费斯拉夫看不起日西两国,进入二次工业革命后,绝对军队战斗力的因素已经发生了改变。用现在最流行的一句话形容那就是“强军都是军费喂出来的”。
不吹不黑,日军的血勇之气确实厉害,但是在钢铁洪流面前,这玩意儿根本就不经事。
西班牙陆军就更别说了,要不是成了反法同盟的胜利者,西班牙陆军现在都没有完成换装。
要是拿着一样落后的装备,西班牙牛仔对日本陆军还真没有多少优势。现在虽然更新的装备,可是日本人距离本土更近啊!
以西班牙的国力,在本土都玩儿不起钢铁洪流,到了菲律宾群岛就更别说了。
现在西班牙人最大的优势,大概是陆军装备、弹药全都是战利品,节省了一部分军费开销。
“外交部密切关注西班牙的内部局势,不能让这场战争影响到欧洲大陆的和平稳定!”
毫无疑问,弗朗茨是不看好西班牙人的。没有那么多理由,就一个原因——距离。
要是西班牙政府霸气一点儿,直接将陆海军主力全部压上去,估计还能够速战速决。
现在这样海军主力投入了大半,陆军却只派出了十来万,看似声势浩大,却丧失了一击致命的能力。
可以打菲律宾群岛,为什么不能进攻日本本土?现在的日本政府还没有疯,真要是把战火烧到了东京,他们妥协的可能性非常大。
反倒是在菲律宾群岛和日本人拼消耗,东京政府的感受不深,不仅不能够震慑日本人,反而会激发他们的疯狂劲儿。
当然了,这样的打法对西班牙的要求也有些高。除非是马德里政府下血本,获得欧洲各国的支持,否则也是难以实施的。
弗朗茨在准备善后了,这场战争的主角却在各自宣布自己是战胜者。西班牙人拿战绩说事,日本人则以“打破白人不可战胜的神话”激励民心士气。
嘴上说得硬气,身体上的表现却非常的诚实。菲律宾海战结束后,日西两国不约而同的展开了外交攻势。
……
苏拉威西岛,被骚扰得没办法的钱德勒总督还是接见了瓦尔肯海因上将。和之前的接触相比,这一次西班牙人的诚意就要足得多了。
没有办法,远征舰队的命运现在就捏在南洋总督手中。日本人的军舰受损后,可以拉回本土进行抢救,西班牙人却没有办法把军舰拉回欧洲。
这么远的距离,不等他们把受损军舰开回去,半路上就沉没了。事实上,在撤退的途中西班牙舰队就因为触礁,又沉没了两艘军舰,其中还包括那艘受损严重的“马德里号”。
当然,他们也不算吃亏,作为敌人的日本海军同样没有讨到便宜。在返回本土的途中,作为旗舰的“东京号”也不幸沉没了。
军舰沉没不等于就报废了,如果船体受损不是太大,打捞起来还是可以抢救的。
瓦尔肯海因上将这次就是为了抢救“马德里号”来的。虽然维也纳政府对他们表示了支持,可是具体执行的还是南洋总督。
“马德里号”能不能抢救,军舰维修需要多久,这些具体问题还是要看南洋总督府的支持力度。
南洋地区的殖民者就没有不窥视菲律宾群岛的,要是没有殖民政府介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瓦尔肯海因上将都不敢想象。
总不能指望这些维修厂的节操吧?人家要做的可是长期生意,西班牙舰队这样的短期客户,可没有作为地头蛇的殖民者说话有份量。
“司令官阁下,你要明白这里是南洋,不是欧洲。维修厂也不是造船厂,技术是有所缺陷也是正常的。
如果想要做到尽善尽美,个人建议贵国还是将军舰拉回欧洲进行维修。在这里,我们实在是无法保证质量。”
活儿要干,这是有条约规定的。可是具体怎么干,那就需要说道了。
站在钱德勒总督的立场上,他最希望的就是日西两败俱伤,然后日本人继续占据菲律宾群岛。
就算是西班牙人把官司打到维也纳,他也是这立场。作为南洋总督,想办法扩张殖民地本来就是职责所在。只要在规则范围内行事,谁也不能说不对。
瓦尔肯海因上将摇了摇头:“贵国在南洋地区的维修厂,可不是普通的维修厂,莫说是简单的军舰维修,如果需要的话,恐怕连军舰都能够造出来。眼下表现出来的技术实力,明显和维修厂真实技术能力不符。
我们和贵国有过协议,马德里和维也纳也就这个问题达成了一致,而贵国维修厂现在的这种表现,恐怕是有人想要破坏两国友谊吧!”
钱德勒摆了摆手:“抱歉,阁下恐怕是找错了人。关于维修厂的技术问题,阁下应该去和资本家们谈,而不是我这个总督。
或许是资本家们想要趁火打劫,你知道的这种事情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就连我们的舰队他们一样敲诈。”
如果不是有良好的教养,瓦尔肯海因上将都快要忍不住爆发了。莫说是在资本受压制的神圣罗马帝国,就算是在资本实力相对强大欧洲其他国家,也没有听说哪家船厂敢“敲诈”到自家海军头上。
殖民地就更不用说了,要是得罪了海军,被穿了小鞋,天天堵在门口查缉私,再牛逼的船厂也别想生存下去。
军人打交道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瓦尔肯海因上将也记不得那么多外交辞令,更没有时间在这里扯淡。
“我们需要付出什么,才能够得到阁下的帮助?”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