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u65yk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繼承三千年 起點-825 無比重要的決定熱推-yar3h

繼承三千年
小說推薦繼承三千年
陈云飞和黄天明都一脸的茫然,显然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帝豪车行。
廖健觉得帝豪车行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回忆了片刻说道:“是不是淮北路上的那家平行进口车行啊?似乎开业时间不太长,应该还不到半年的样子,我有两个朋友在那家车行买过车。”
“对对对,我的帝豪车行就是淮北路上的那一家。以后各位朋友想买进口豪车的话,尽管找我,一定给大家成本价。”袁豪连连点头。
不过就是一家车行的老板,别说在肖遥眼里了,就算在陈云飞等人的面前,这样一个小老板的身份也不值得他们重视。
林梦和江若若也已经走了回来,直到现在,林梦心中的怒气也没有平息,她气恼地大声喊道:“平行进口车行的老板又怎么了?就算你是地产公司的老板,公共场合里公然调戏侮辱妇女,你也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林梦的皮肤白皙细嫩,此时她的脸颊上却多出了两个红痕,显然这个袁豪刚才下手捏脸的时候手劲儿很重。
这两个红痕异常的明显,肖遥的眼光又无比的锐利,自然早就看到了眼中。
“你还有其他身份吗?没有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肖遥说话的声音越发的让人感到冰寒刺骨。
袁豪本来是胆大包天之人,但他听了肖遥这么一句平淡的话之后,却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虽然眼前这个年轻人看上去很冷静,不像是什么暴虐之人,但他总感觉事情非常不妙,如果他不尽力挽救的话,恐怕会后悔莫及。
他原本以为自己透露出帝豪车上老板的身份,事情就应该能够顺利解决了,毕竟他也没做出太过分的事情。
他一眼就看上了那个文静的美女,接下来打算做的事情,可能会很过分,但那不是还没来得及实施吗?
他的帝豪车行毕竟也是投资了八九个亿的产业,一般人就算不知道他背后的关系网,不是特别严重的事情,也不至于和他死磕不放。
这些人看上去很不一般,如果人脉广一点,应该不难知道他背后的关系,只要这些人当中有一个人知道他舅舅的身份,那么今天这件事情也就揭过去了。
就凭他舅舅的身份,这么一点小事儿,不管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什么身份,应该也会卖个面子。
对方这么多人竟然都不知道帝豪车行背后的关系,现在的情况看上去特别不妙,好汉不吃眼前亏,那他也只能选择自己把他舅舅的身份透露出来了。
“朋友没听说过我的帝豪车行,但我舅舅的名字,你们肯定听说过……”
袁豪刚想要说出他舅舅的名字,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说道:“耗子,你这是又惹什么祸了?弄的这么兴师动众的?”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袁豪扭头向后看去,果然是他的表哥谢鼎到了。
表哥谢鼎总算及时到了,袁豪送了一口气,说道:“表哥,刚才我和这几位朋友闹了一点小误会。”
袁豪的表哥谢鼎虽然长相普通,年龄也不大,看上去也就30多岁,但身上的气质却非常沉稳,一看就是个人物。
谢鼎不紧不慢的向前走了几步,站在袁豪的身边说道:“既然是误会,改天我摆上一桌酒,让袁豪给大家赔礼道歉,不知道各位朋友愿不愿意给我谢鼎一个面子?”
肖遥看到陈云飞的眼中露出凝重的神色,显然他应该认识这个名叫谢鼎的年轻人,便直接问道:“谢鼎是谁?你要是了解的话,给我做个介绍。”
“那还是我上高中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和小解总见过一面,因为时间太长了,印象有点模糊,如果不是小解总刚才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我还真没认出来。”
陈云飞先是解释了一句,这才介绍道:“天丰集团的董事长谢明泊就是小解总的父亲,肖哥应该听说过天丰集团吧?”
“谢明泊董事长是咱们汉州的骄傲,他创办的天丰集团,我当然听说过了。”
难怪陈云峰的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原来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竟然是天丰集团的太子爷,这样的身份确实值得陈云飞重视。
天丰集团并不是汉州当地的企业,集团总部在羊城,但天丰集团的创始人谢明泊却是土生土长的汉族人。
谢明泊原本是汉州的公职人员,后来下海经商,前往羊城发展,白手起家,创建了庞大的天丰集团。
天丰集团的市值应该有两三千亿,谢明泊个人的身家应该也有八九百亿,这样一位大富豪,虽然集团总部在羊城,但他在老家汉州的影响力也是极为惊人的。
陈云飞家里的汉光集团和谢家的天丰集团相比,还真不是一个级别的,也就不怪陈云飞有这样的反应。
这个谢鼎看上去很随和,但骨子里却是傲气十足。直到现在,他甚至都没有问一问眼前的这些人各自是什么身份。
他能看得出来,眼前这几个年轻人的身份应该都不一般。
但就算如此,他也不会主动询问这些人的身份,他相信这些人应该会主动做自我介绍。
谢鼎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有这么做的底气。
汉州的顶级富豪能和他们家相比的,确实也有那么两个,但这两家都没有20多岁的儿子,就算眼前这几位年轻人的身份都不差,那肯定也不能和他相比。
况且他心中有些恼怒,更要把架子端得十足十才行。
他这个表弟袁豪虽然有点不成器,但毕竟是他姑姑的独生子,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他谢顶的表弟被人蛮横的压着,还要低三下气的道歉,这么丢人的事情,不管起因是什么,他都无法接受。
他没有在第一时间发难,而是选择了温和的道歉,已经是他有涵养的表现了。
原本谢鼎以为眼前这个年轻人知道他的身份之后,事情也就这么揭过去了,没想到对方却说道:“原来是谢总的儿子,换个场合见到,我肯定会给你面子,但今天不行。做错了就要认罚,成年人必须为自己造成的后果负责。我说两个条件,袁豪能做到,那今天这件事情就算揭过去了,要是做不到,那就不要怪我不给谢总面子了。”
肖遥开口闭口谢总,俨然把自己的身份和谢总等同,显然没有把谢鼎放在眼里,这让心高气傲的谢鼎很不舒服。
肖遥这么不给面子,谢鼎当然不满意,神情淡漠的问道:“哪两个条件?说来听听。”
“第一,袁豪自扇耳光,给我同学赔礼道歉,直到我同学满意为止。第二,给我同学500万精神赔偿。这两个条件答应了,我就给谢总一个面子,不再追究这件事。”
在陈云飞等人看来,肖遥提出的这两个条件确实不算过分,这么简单就能揭过去,就算是谢总知道了,也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绝对不丢人。
但前提是谢鼎知道肖遥的真实身份,但谢鼎显然并不了解眼前这个年轻人是谁,接下来他会怎样选择,那就不好说了。
“当着我的面让我表弟自扇耳光,你的同学要面子,难道我们谢家就不要面子了吗?我不知道事情的起因是什么,但无论是什么起因,这个条件我都不会答应。”
谢鼎并不打算在众人的面前追问起因,因为他知道他这个表弟是个什么样的人,一旦他问了,很可能会变得被动,那还不如不问。
“不答应也没关系,毕竟我和谢总互不相识,也就没有必要给他面子了。”
肖遥伸出三根手指,“三天之内,我会让袁豪的那个什么帝豪车行破产,5天之内,我会让他变成身无分文的穷光蛋。”
袁豪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一本正经的样子很好笑,嗤笑一声,说道:“你以为你是谁?还是我太孤陋寡闻了?咱们汉州竟然还有这么牛皮的人物,我竟然不知道。
我很好奇你怎么做到这一点,我等着看结果。另外我再补充一点,就算我表弟5天之后变成了一文不名的穷光蛋,我这个做表哥的怎么也得接济他一下,多了不敢说,三五千万,我个人还是拿得出来的。
另外,我劝你别把事情做绝了,我们谢家也不是吃素的,你能做到的事情,我们谢家一样能做到,甚至能做得更好。”
“你确定要代表谢总和我作对?我提醒你一句,认真回答这个问题,否则后果会很严重。”肖遥语气认真的问道。
不过就是偶然间发生的一个小麻烦,原本肖遥并没有多重视,袁豪身上也没有多少油水,他的福运之光不过是差强人意罢了,他也没打算太过追究,给他一个教训也就够了。
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天丰集团的太子爷就值得他重视了。
谢鼎身上的福运之光非常强,刺目的红光中,甚至带着点点金星。如果有机会剥夺他身上的福运之光,肖遥当然不会放过。
谢鼎可能认识不到肖遥的这句问话有多么重要,他接下来的回答直接决定了他今后的命运。
谢鼎不以为意的说道:“我就袁豪这么一个表弟,肯定不能看着他落魄,接济他也好,支持他也好,给他找回场子也好,这都是我这个做表哥的应该做的事情。如果你觉得这样做就是和你作对,那我也无话可说。我们天丰集团的总部虽然在羊城,但在老家的关系也不是一点都没有,你想要达成的目的,未必就能达成。”
“也就是说你代表谢总要和我较量一下是吧?”
“如果你的身份足够,那就是。”
谢鼎直到现在也不认为眼前这个年轻人有和他们谢家相提并论的地位。
肖遥不再和谢鼎说话,他朝一旁招了招手。
竺西帆马上来到肖遥的身边,问道:“老板,您有什么吩咐?”
“你以我的名义通知逍遥会的所有理事和会员,告诉大家,我会在三天之内让天丰集团破产,5天之内让谢明泊和谢鼎父子变成一无所有的穷光蛋。如果哪位会员和天丰集团有合作关系,让他们尽量挽回损失,有竞争关系的,可以做好争夺空白市场的准备了。”
竺西帆愣了愣,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说道:“我这就通知下去。”
就连一直在肖遥身边工作的竺西帆听了肖遥的安排之后,都略有愣神,陈云飞这些人听了肖遥的话,心中的震动就更大了。
他们原本以为肖遥要利用自己逍遥会会长的身份,连和逍遥会的所有会员共同对天丰集团展开限制和打压,万万没想到肖遥竟然这么霸气,他吩咐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
肖遥竟然不需要联合所有会员对天丰集团进行打压,反而让会员们做好挽回损失和收割利益的准备。
市值两三千亿的天丰集团,在肖遥的眼中仿佛就是一个随手就能覆灭的小公司,仿佛只要他一句话,这么大一家千亿集团就会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这么霸气的人,别说见过了,陈云飞等人甚至都没有听过。他们根本就无法想象,肖遥如何能在三五天之内就做到这一点。
在他们想来,就算是国内最有权势的那几个人想要做到这一点,恐怕也不能在短短三五天之内就看到结果,加上准备的过程,怎么也得三五个月的时间才行。
直到谢鼎从肖遥的口中听到逍遥会这三个字,才意识到事情好像超出了他的意料。
什么人有权利通知到逍遥会的所有理事和会员,这个答案似乎呼之欲出。
谢鼎终于不淡定了,有些忐忑的问道:“还不知道朋友是哪一位,方便介绍一下吗?”
“不知道我是谁,你就能代表你父亲做决定,不得不说,你很有魄力。”肖遥淡淡说道。
没有从肖遥这里得到答案,谢鼎的目光看像陈云飞,说道:“我看你也有些面熟,刚才没有认出来,不知道汉光集团的陈总和你是什么关系?”
谢鼎大多数时间都在羊城,很少回汉州老家,对于陈云飞确实不熟悉。
如果不是陈云飞的个人能力很强,事业很出色,他曾经关注过,还真不一定能够认出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