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wp08z火熱都市言情 貞觀皇儲李承乾 起點-第六百一十四章 新一年春圍的風頭兒熱推-dkeaz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
历年的春围,朝廷选任的主考都是经世致用的大儒,他们都能写一手辞藻华美、花团锦簇的文章,这样的考试对他们来说那简单极了,举子们也绞尽脑汁按照主考的喜好来着笔文章。
文章嘛,有好有坏,历年的卷子李承乾都亲自看过了,实用性强的文章不多,溜须拍马的随处可见,大多数文章在他的眼中都是狗屁不通的东西。贴在衙门口也是一张废纸,当官的看烦了这样的套路,老百姓还特么看不懂,这样官儿和文章屁用都没有。
昨儿,皇帝这爷俩促膝长谈恰恰说到这个问题,李承乾问皇帝,为什么下面呈上来的奏本只是负责提出问题呢。
他们是事发地点最直接的当事者,为什么就不能在提出问题的同时,再提出最直接的解决方法呢,反而让朝廷的为此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回头这事能不能解决还是个未知之数。
如果他们能把解决问题的方法一同呈上来,那是不是就可以得到集思广益的效果了,大多数本章只要简单地权衡利弊就好了,也可以减少决策上的失误,省去了很多的麻烦。
在李承乾看来,官员们这么做并不是因为懒惰,也不是他们没有办法,而是因为他们深通儒家的中庸之道,不想太冒头,招了上司们的忌讳,所以就养成了一本奏章,有半篇都是废话的坏习惯。
想要把这个问题解决,不单单要改变现有呈送规程,更是要在科举的问题上做一番改变。让天下的读书人都知道,能帮朝廷解决问题的人才是我大唐需要的,至于他们那些花团锦簇的文章嘛,还是丢到粪池子里去吧!
当然了,临时起意改变考试的章程,科举的难度是要高过往年,落榜的人也会比以前多得多,正所谓宁缺毋滥,朝廷以后用人的方略就应该执行这个标准,否则早晚因为地方官写的那些狗屁不通的文章把朝廷糊弄了,也把百姓给耽误了。
王治在官场混了快二十年了,他当然知道这里面的弊端,这是没办法的事,多少年官场的规矩都是这样,久而久之也都习惯了,而且都是这么之乎者也过来的。
在地方州府,有很多实干型的官员,他们吃亏就吃在这上面,连一本好文章都拿不出来,那这官儿你永远都别想升,谁让上面的人只任这种说辞呢!
“太子殿下,试着改变一下也不是不可以,臣是个刑官,反腐审案没问题,可抡才大典这种事那可从来都没接触过啊!”
王治进入东宫一系多年,自家这主子什么稀奇古怪的招儿都能想出来,今儿他来跟自己说这么一大堆,王治要是还听命不明什么意思,那还不如找颗大树直接碰死得了。
“老王,你这话怎么说的,刑官怎么了,既然咱们要遴选干实事的官儿,那主考官就的选用干实事的人。你在州府为官多年,基层经验丰富,什么样的人能胜任地方官,还能逃过你的法眼吗?”
喝了一口茶后,李承乾指了指他继续说:“有句话你说对了,经验很重要,今年由礼部尚书褚遂良作你的副手,有他从旁协助,保准你今年顺顺当当的。”
王治的病还没有好利索,所以李承乾才向皇帝举荐经验丰富的褚遂良来出来操持具体的事务,这样差事总比在阁部里熬心血强,轻巧的差事正适合他养病,李承乾可不想他活活累死。
崔枢那家伙虽然是个浪荡公子,但在出身世家,从小就被家中的为官者熏陶,当刺史的时候也算是干吏,让他顶一段时间问题,等窦宽从宁州回来,问题还是不大的。
能为朝廷主持一届春闱,那绝对是大恩典,非经世大儒或者圣眷者绝对不可能得到这样的美差,王治相信这么轻巧且得人情的差事肯定有的是人抢着干,太子之所以这么做那完全是对自己这弱身子的照顾。
“太子殿下,哎呀,您让臣说什么好呢,您对臣的恩情,臣就是粉身碎骨也报不了啊!”,话毕,王治拜伏于地,长稽不起!
“行了,行了,这是你家,那么多礼数干什么呢!你搞的这么大,要是惊了嫂夫人,那可是孤的罪过了,来来来,快起来。”
李承乾扶起王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走到门口,望着杂草丛的院落,继续说:“过去呢,孤的避讳有很多,对于选官的事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怕让人抓着辫子在陛下那不好交代。”
“可通过昨儿和陛下的促膝长谈,让孤豁然开朗起来,有些事,即使你不做,依然有人找你的毛病,既然陛下如此信任孤这个儿子,那孤还有什么理由束手束脚呢!
就像你说的那样,孤在西南放马血战了一场,可朝廷里还不是有人想借机整垮咱们东宫,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守正持中的为大唐遴选一批批新的官员,加快淘汰的速度呢!”
听到太子如此说,王治赶紧跟着点头,有些人就是见不到别人好,他们眼珠子里只能看到别人得到了什么,永远看不到人家为此付出了多少的血汗。
就拿太子来说吧,于国多有功劳,平素也恭行节俭、礼贤下士,可就是这样的储君,不管怎么样都得不到那些人的认可,总是挖空心思的找毛病。
就算太子倒台了,那得继的也是那几个皇子,而且那些家伙都是兔死狗烹的角色,就算让他们当上了皇帝,那帮着他们耍阴谋诡计的大臣都能得到好下场吗,不一定吧!放着正统不辅佐,去跟着他们瞎忙活,这不是有病吗?
“殿下放心,臣一定不偏不倚,为朝廷遴选出一批实干的官吏,让这些年轻人涤荡下官场上的风气。殿下,臣是否可以通过春围为咱们的东宫也挑一点呢,现在摊子是越铺越大,可这人总是不够人,大伙儿恨不得一个人当两个使唤,长此以往总不是个事啊!”
回身看了一样王治后,李承乾不由的笑了笑,这家伙脑子转的够快的啊!随即淡淡地回了一句“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你自己斟酌着办吧!天色不早了,孤不耽误你休息了,就先回宫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