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jtn58都市小說 我有一棵神話樹 ptt-第七百四十六章 我曾見證太古!【八千字】看書-gs5ah

我有一棵神話樹
小說推薦我有一棵神話樹
当玉乾宫虚空中。
那一道空间裂缝在一阵阵荡漾的波纹之下,开始缓缓消散。
鸣镜宫阙里,悬浮着的离妙宝珠,也停止散发出奇异的光芒。
镜时尊皇以及两位鸣镜重臣,隔着那一座空间桥梁,远远朝着纪夏,以及众多太苍强者真诚行礼。
她们眼里,满是对于太苍的感激。
镜时尊皇身侧,也悬浮着很多品质低下的空间宝物。
这些空间宝物里,不仅装了很多灵米灵泉,以及很多品质极其不凡的宝物。
又有很多太苍出产的神奇物品,也可以暂时解鸣镜皇朝的燃眉之急。
“镜时尊皇放心,我无垠蛮荒人族,血脉在不断复苏,力量在不断强大。
终有一天,无垠蛮荒人族之中,总会矗立一座伟岸国度,大庇天下人族!
届时,鸣镜皇朝也必将能够重见天日。”
纪夏目光平静,话语柔和。
可是他的柔和话语中,却仿佛夹杂着某一种极其坚定的力量。
“如果以后,鸣镜皇朝缺什么东西,尽管用离妙宝珠沟通血脉轻纱,呼唤空间桥梁。
平日里,鸣镜皇朝也不用太过节省,我太苍如今底蕴尚且还算深厚,多养区区几百万人,却是一桩小事。”
纪夏的话语,直到裂缝消散的那一刻。
还回荡在鸣镜尊皇的耳中。
鸣镜尊皇看着平静中,却仿佛有无穷信心的太苍尊皇。
心中也燃起无穷的希望。
“我人族国度之中,有如此强大的存在,能够冲破血脉枷锁!能够让一座人族国度,兴盛到这样的程度。
那我鸣镜皇朝,你就不必太过绝望,也许有朝一日,鸣镜还有得见天日的那一天。”
裂缝完全消散。
玉乾宫此刻也已经恢复到了之前的模样。
天空中。
血脉轻纱还在缓缓飘动,依旧平平无奇,没有任何的神异之处。
纪夏探手。
那一条轻纱徐徐落在他的手中。
他想了想,又拿出一个名贵宝盒,将轻纱认真装入宝盒里。
这件轻纱,现在已经变得非常重要。
这里承载着无垠蛮荒人族皇朝鸣镜,不屈的脊梁。
同时,血脉轻纱也是鸣镜皇朝,哪怕国祚崩灭,也要守住人族希望的明证。
“炤煌上国,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
哪怕是和炤煌上国这个传说,有些微关联的鸣镜皇朝,都无法准确解答这个问题。”
纪夏想到了关于炤煌上国的传说。
相传炤煌上国存在于天渊之地。
是一座极其强盛的人族国度。
甚至许多强大至极的凶残国度,慑于炤煌威严,都只能臣服在炤煌上国之下。
而这样的传说,在广阔无垠的无垠蛮荒。
几乎所有有人族栖居的地域,都已经流传了漫长的岁月。
原本纪夏以为,关于炤煌上国的传说。
是无数无垠蛮荒人族,在无尽岁月中,受到无数凶残种族的欺压,而被人为创造出来,用于慰藉人族生灵的美好故事。
其中也夹杂了,人族对于强大的渴望,对于不愿意被万族欺凌的愿望。
可是他没想到。
鸣镜皇朝,却从古老岁月开始,就镇守着一座和炤煌上国有所联系的琉璃灵田。
如此一来,这一则传说,就愈发变得扑朔迷离。
“也许,炤煌上国并不在无垠蛮荒主世界,也许天渊也是如同上虞天一般的界外天。
而这一座琉璃灵田,正好能够洞开界外天天门!”
纪夏在心中猜测。
不过几息时间,纪夏驱散脑海中纷乱的思绪。
又看向杨任。
杨任恭敬向纪夏行礼。
眨眼间,原本万里无云,也看不到任何一颗星辰的太苍虚空中。
却突然有一点点星辰光影,铺就而下。
满是星光的虚空中,有地崆星门洞开。
纪夏脚下,也多了一条星光坦途。
星光坦途直通地崆星门,还在不断散发着道道星光。
好像在迎接尊荣无比的纪夏。
纪夏并不犹豫,与祸龙,白起,一同步入地崆星门之中。
地崆星在这一百年时间内,也有了巨大的发展。
一座座太苍城池,在地崆星陆地上建立起来。
这里的风格,与太苍本土的风格,有许多不同。
百姓都是短衣打扮,显得更加干练。
因为地崆星地域狭小,大部分还被海洋笼罩。
所以,地崆星上面的土地,就显得弥足珍贵。
许多年前,地崆星因为人口有了大量增长。
地崆星土地也就变得捉襟见肘。
于是在天工府、天符阁设计之下。
一座座高达数百米的宏伟大楼,就此应运而生。
大楼分层,容纳了许多太苍人族。
“没想到,地崆星的出路,竟然是将一座座城池,建设为诸多钢铁丛林。”
纪夏行走在虚空中。
地崆星百姓安乐,百姓们得享的福利、义务,也和太苍本土如出一辙。
所有地崆星孩童,也仍然需要进学。
太初皇庭的进学诏令,便是不漏过任何一位适龄儿童。
而且。
近几年得益于太苍和诸江平原诸多皇朝国度之间的友好贸易。
太苍的财政状况,已然开始良性运转。
所以,数十亿太苍子民,所有进学费用,依旧全部由太初皇庭负担。
无数学府上空,都有符文光芒映照出一行行文字。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强,则人族强。”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百年期。”
“志不强者智不达。”
许多已经被收录到《传世录》中的,极有道理的劝学文章。
都被映照在虚空。
让无数太苍孩童,自小就了解到进学的重要性。
“地崆星,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地域,倘若人口如此毫无节制的发展下去,恐怕地崆星将无法容纳那般多的人口。”
杨任作为地崆星主,忧心忡忡开口。
纪夏却微微摇头。
他说道:“无妨,乐于繁衍是生灵的本性,我们不加以限制,也莫要揠苗助长。
倘若人口发展太快,也可以填海造陆。
地崆星虽然狭小,却也有方圆万里之地。
在这些钢铁高楼之下,容纳十亿人口,却还绰绰有余。”
杨任说道:“如今,地崆星的人口已经突破五亿,这还是地崆星人族,生育观念不强之下的人口增长。
恐怕再过一段时间,地崆星的人口,十亿都算是少了。”
纪夏仍旧面色从容:“那就让一部分愿意迁徙的人,迁徙到太苍本土。
倘若如此还不能缓解地崆星的人口压力,那也无妨,建立一座座浮空岛屿便是。
地崆星如今大量出产许多星辰金,许多星辰药材,赚取的灵脉大概也是够的。”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说:“如果不够,四泰皇朝旁边,有一座列盛皇朝……凶残暴虐,星主可以收割了列盛,所获战利品,可以用于建造浮空岛屿。”
杨任得到纪夏的允诺。
担忧的神色也略微缓解了一些。
纪夏好奇的看了一眼杨任,笑道:“曾几何时,你身份尊贵,是天庭正神。
而今却要为这一座小小星辰担忧,要为星辰之上诸多生灵的柴米油盐担忧,倒是委屈太岁了。”
杨任略微怔然。
旋即摇头道:“我在天庭,虽然是一尊尊贵正神,可是我每日面对的,不过只是周天星斗而已。
如今,我虽然实力大减,可是却重新获得了七情六欲,有了满足感,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尊皇,封神榜上有名,可不是什么好事。”
纪夏思索了一番,也缓缓点头。
杨任忽然犹豫了几息时间,迟疑说道:
“尊皇有无尽伟力,能够洞开虚空……不知道尊皇能否让那只猴子,也降临无垠?”
“猴子?”
纪夏瞬间明白过来:“四废星君袁洪?”
杨任神色有些异样,却也微微点头。
纪夏顿时觉得有些好笑。
杨任平日里不苟言笑。
没想到他心里还念想着报仇。
杨任看到纪夏的神色,想了想又争辩道:“那一场封神大劫之中,我被四废星君一棒敲死,魂魄上了封神榜。
可是后来袁洪也不曾落了什么好处,也被陆压道君用飞刀斩死。
天庭之中,我与他各司己星,无法见面,如果袁洪也能降临无垠蛮荒,我与他也能了结夙怨。”
杨任声音微顿,又到:“尊皇放心,倘若袁洪真能归于尊皇麾下,我们自然也是点到即止。”
纪夏倒不担心他麾下的神人,会因为彼此的仇怨而出现折损。
有神树规则约束,神人们不可能违抗他的意志。
只是,交换神人这种事,就如同抽奖。
并不是他想召唤谁,就能够召唤谁的。
“不过……有仙唐诏煌琼令这种强大神物,也许还有天庭琼令,能够随意召唤许多天庭正神。”
纪夏想到这里。
不由有些期待其他秘藏中的神物。
杨任眼见纪夏沉默。
也就不再提及此事。
一行四人脚踏虚空,一路到了一座瑰丽殿宇。
这座殿宇,便是地崆星高悬太苍天穹之时,铸就而出的地崆星宫。
纪夏作为地崆星最大的主宰,也曾经来过地崆星很多次。
地崆星宫之瑰丽、之浩伟,自然也不用再提。
进入地崆星宫之中,杨任宝座的旁边,有一条闪闪发光的微小血海,在不断缠绕着一片空间。
空间之中,隐隐有声音传来。
声音含糊不清,哪怕是纪夏和杨任,都无法听出声音表达的意思。
血海之中,自然关押着那一位神秘强者。
这一尊强者浑浑噩噩,闯入地崆星中。
上将军白起与杨任将其镇压。
太初皇庭原本想要将这尊强者下入牢天神狱。
可是纪夏念及这位强者,血脉似乎能够与人族血脉有所共鸣。
而他进入地崆星中,也不曾伤害太苍人族性命。
于是纪夏也就下令,让杨任以及白起,将这位神秘强者,镇压在地崆星宫之中。
如今时隔二十多年。
这位强者终于苏醒。
“这位神秘强者衣衫褴褛、气息萎靡,身上透露着浓浓的死气,一身修为不知折损的多少。”
杨任略微感叹道:“可是,上将军与我,也和他鏖战了许久,才能够将他镇压!”
一旁的白起也说道:“这尊强者的力量,极为强横,他看似羸弱的肉身,竟然能够硬撼我的血海神泽。
着实有些诡异。”
纪夏思索一番,忽然开口道:“放他出来吧。”
白起以及杨任并没有任何犹豫。
他们也并不害怕这神秘强者爆发。
许多年前,杨任和白起就能够镇压他。
而现在,在这一座地崆星宫里,不仅有他们两尊强大存在。
更有尊皇纪夏,以及六祸苍龙在此。
这两位存在,代表着太苍战力的顶峰。
他们的战力,还在杨任和白起之上。
于是杨任和白起二人躯体之中,分别有星光、血海流动而出。
流入那闪着金光的细小血海之上。
这道泛着星光的血海立刻瓦解,寸寸消融。
从中,一位神色恍惚,披头散发遮掩住面容的存在,正在自言自语。
他口齿不清,又似乎是在发出无意义的低吟。
纪夏和一旁的祸龙对视一眼。
“这一位神秘强者,究竟是什么血脉?”
纪夏皱了皱眉头:“他的血脉极为奇异,能够轻易引起我的血脉共鸣。”
纪夏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他的躯体之中,一道道流淌而过的力量,在感知到神秘强者之后,猛然变得兴奋雀跃起来。
祸龙微微点头:“我也能够感觉到,我躯体之中的苍龙,在循着我的血脉,不断游梭。”
纪夏思索一番。
他眼中忽然有星辰神眸运转而起。
左右两眼中,各自有大日、荧惑升腾而起。
两颗宏伟万分的星辰之间,又有一条浩瀚天河,在流淌而去!
下一刻,大日、荧惑俱都照耀出玄妙的光芒。
光芒落在那尊神秘强者身上。
原本目光茫然,低声呢喃的神秘强者,忽然停止下来!
不论是动作,还是声音,都变作禁止。
与此同时。
纪夏星辰神眸,清楚的看到,在纪夏面前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神秘人族强者!
而是一棵树!
一棵躯干苍劲,其上却枝叶凋零,更没有结出任何果实的,濒临死去的神树!
纪夏眼中闪过一道惊异的光芒。
因为他清楚的看到,这一棵极其不凡的神树,粗壮的树干上,有一道散发着惊人杀戮之气的剑痕。
剑痕之中,在徐徐释放出一种令人恐惧的杀戮气息!
“这尊神秘强者的真身,竟然是一棵如此玄妙的大树。
而且这棵大树,似乎曾经遭受过极其强横的一剑!
而且,我总觉的这一道剑痕,所溢出的杀戮气息,和深埋在剑痕的真正力量相比,根本无法比拟!”
纪夏心头愈发惊疑。
而此刻。
被纪夏星辰神眸笼罩的神秘强者,却终于苏醒过来!
他直视着纪夏,眼中没有了任何恍惚之色。
祸龙微微皱眉。
他向前一步,骤然之间,祸龙身上有道道紫气磅礴奔涌。
无数紫气化为虚无的天穹,笼罩在神秘强者身躯之上。
紫极天穹!
正是祸龙诸多秘术之一,威能不凡。
可是那位神秘强者,却恍若未觉。
他依旧死死注视着纪夏。
准确来说,他在注视着纪夏纪夏的眼眸他!
“荧惑!”
那神秘存在忽然开口:“荧惑传承,需要有荧惑意志存续,人族,你能够获得荧惑传承,就能证明荧惑意志,不曾被彻底抹杀!”
纪夏微微皱眉,他不动声色注视着这一位神秘强者。
他之所以如此沉静。
也是因为纪夏并没有从这位神秘强者身上,感觉到任何一丝一毫的恶意。
更重要的是。
纪夏神眸能够清楚的看到,大树躯干上的残酷剑痕。
在不断爆发出极为强横,倘若能够斩开天穹的破坏力。
神秘强者如果运转过多的灵元。
剑痕中蕴含的无尽杀戮剑气,就会涌动而出。
杀戮剑气涌动而出的结果是什么,纪夏不需要费神,也能够轻易的猜测。
“太白以及荧惑,释放了几尊旷古的存在,让无数守狱者身死道消,无数世界就此消散。
我原本以为太白、荧惑绝对没有活命的道理,没想到今天能够再度看到荧惑禁眸!”
那神秘强者伸手。
拨开披散在脸庞上的头发。
露出一张僵硬,但是还算英俊的面容。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脸上,从左额头一直延伸到下巴右侧的浅浅疤痕。
纪夏听到这一尊神秘强者,口中的话语。
顿时有些迟疑。
纪夏曾经翻阅了许多典籍。
也不曾看到关于五颗古老星辰的记载。
这许多年来。
他也仅仅从神灵黑天的口中,知晓古老星君们的存在。
可是现在。
这一位浑浑噩噩的神秘强者,却能够道出有关太白和荧惑星君的秘辛。
这不仅让纪夏心头震动。
“这一棵被杀戮剑光镇压的大树,绝对是一种极其古老的存在。”
纪夏心头思绪急速翻涌。
与此同时。
他也向神秘强者微微行礼。
继而看向一旁的祸龙。
祸龙立刻会意,他身上的紫气缓缓消散不见。
而那一座笼罩在神秘存在上面的紫气天穹,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前辈,之前多有冒犯,还请前辈海涵。”
纪夏转头看向神秘强者,说道:“我等之前看到前辈浑浑噩噩,又擅闯我国国境,于是……”
纪夏还没有说完,那神秘强者却缓缓摇头。
“我不理会这些。”
他转头看一下殿外的虚空,缓缓询问道:“我意识恍惚之间,在这片广大地域中,感知到了相常的气息。
所以才前来寻找,没想到了误入这颗古怪的星辰,更是在意外之中,看到一位拥有荧惑禁眸的人族。
倒也是意外之喜。”
“相常?”
纪夏有些疑惑:“这一座广大地域,都是我人族领土,不知前辈寻找的相常又是……”
“我正要询问你们。”
那神秘强者道:“你们可曾见过一只极其强大的相龙?”
当神秘强者口中说出“龙”这个字眼。
纪夏脑海中立刻闪过一道灵光。
“前辈口中的相龙可是一条躯体雄壮,威严不凡的万丈骨龙?”
神秘强者眉头微蹙:“骨龙?不,相龙主宰相常,通体雪白,并不是什么骨龙。”
纪夏思索了一番,他忽然探手。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滴晶莹的龙血。
神秘强者见到这一滴晶莹龙血的刹那。
神色顿时大变。
他注视着纪夏,询问纪夏:“这龙血,你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纪夏一道神识闪过。
那位神秘存在神色忽然有些惊喜。
“所以说……相常已经脱离了镇压,化作骨龙而去?”
不过几息时间之后,他又露出些许悲凉之意……
“以相常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挣脱那一座古老存在,设下的监牢。
他一定沟通了胤龙,献祭了自己的真灵。”
纪夏皱了皱眉。
他实在是有些难以理解,为何这些古老存在,称呼另外许多古老存在之时,都要以“那一位”代称。
让人感觉故弄玄机,无法理解。
他正准备询问。
那神秘强者看了他一眼说道:“不用不耐,有些古老存在的名讳,不可诵念。
否则,以他们高妙到未知境界的力量,就能感知到你的存在。”
“甚至,他们一念之下,强大的力量就会跨界而来,你的真灵、神识、躯体,都会被瞬间抹除。”
神秘强者说到这里,又四下看了看露出惊疑面容的四位太苍强者,说道:“现在,你们还想知道那些古老存在的名讳吗?”
纪夏无奈一笑。
心中有些茫然。
无垠蛮荒这一座神秘世界,层次究竟高到什么程度?
随着纪夏了解得越深入,就越对扑朔迷离、浩瀚无垠的无垠蛮荒,产生一种莫大的敬畏。
其余三位太苍强者,也都若有所思。
正在此时。
神秘强者忽然凝视着纪夏眼眸说道:“荧惑禁眸能被传承,就意味着哪怕荧惑真灵已死,也许他的意志,还隐藏在大端罗界。
倘若你以后强大起来,便去试着寻找他吧……他和太白,是你们种族脊梁,不可轻易死去。”
纪夏听着神秘强者的话语有些不解。
他开口询问道:“前辈,你究竟是谁?”
那神秘强者微微一笑,感慨道:“而今这座残破的世界,不知隐藏着多少凶险。
哪怕是神灵,都不敢过多的涉入其中。
可是,我不同……”
他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我对于这片世界来说,不过只是一个匆匆过客,哪怕大端罗界暂时困住了我,却无法困住我的心绪。”
他说完这句话,忽然轻轻拂袖。
转眼之间!
在太苍四位强者面前。
一道道虚幻的场景,显现而来!
纪夏、祸龙、白起、杨任!
他们清楚的看到朦胧虚空中,一棵通天彻地的古老神树熠熠生辉。
这棵神树道妙无穷,几乎无法形容。
神树茂密葳蕤,无数散发着青色光芒的灵叶,在缓缓摆动!
每一片叶子之上。
赫然都是一座世界诞生,孕育,兴盛,毁灭!
如此神异的场景。
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杨任都面露惊容!
虚幻场景画面突转。
有一位看不清面容的无上神人,从宙宇之外缓缓走来。
他随意折下四根神树枝干,又踏着种种无上大道离去!
“这便是我的来历……”
那一位神秘强者神色迷离,凝视着那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神树。
纪夏也始终注视着无名神树,脑海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正在此时。
虚幻场景画面突转。
看不清面容的无上神人,拨开空间,拨开云雾。
看像一座无垠世界。
然后轻轻将手里四根神树枝干一抛。
四根神树枝干,洒落大地,种入土壤!
四棵参天古树,由此生长而来!
一旁的白起看到其中一颗极其高耸,甚至直通天宇,看不到尽头的神树,缓缓开口道:“弥祸古树!”
纪夏也终于发觉,这四棵神树之中,有一棵树就在诸江平原之中!
正是凶羊皇朝旁边的弥祸古树。
弥祸古树一侧,还有暗君圣庭默默悬浮,不知道在等待些什么。
“弥祸,芜天,天梧……”
“这些存在,与我同出一源。”
那个神秘强者声音悠然传来,语出惊人。
“我曾经见证了太古,见证了大破灭!”
“我曾经生长于界狱之中!”
“我曾经见证了无数神灵诞生,见证了无数大能陨落!”
“我曾经被一尊无上存在斩落,又被相常种在大皇之躯!”
“……我名为上桑,你们……记住了吗?”
这一位看似羸弱的神秘强者。
声音却如同大道轰鸣,镇落在纪夏四人心绪之中。
让太苍尊强者尽数沉默。
他们并不怀疑上桑的话语有虚假的成分。
因为有些谎言。
在上桑所提及的强者规则映照之下,根本不可能说出来!
纪夏也从来没有想到,无意捕获的神秘存在。
竟然有如此令人心生震颤的来历!
他不由心生疑惑。
“上桑,如此尊贵的来历,如此强大的力量,又有什么样的神人,能够将你斩落?”
上桑面色不变。
他仔细看了一眼纪夏,说道:“是一尊无上的存在,他的剑道已然超脱了规则、越过道则、超越大道,跃入无上大道的层次。”
纪夏有些茫然。
显然无法理解上桑的话语。
上桑微微一笑:“他留下的一道剑光,在沉寂无数岁月之后,于数十万年前,斩上天穹,斩开一座神国,斩落一尊强大神灵。
神灵之血浸染大地,孕育了一座帝朝!”
纪夏顿时愕然:“天岐帝朝?诸江……诛神江?”
上桑笑道:“那座长江,不过蕴含了一丝那位存在的剑光,间隔无数岁月,都能够斩落神灵。”
纪夏和其余太苍强者沉默许久。
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绪。
约莫几息时间之后。
纪夏却猛然抬头,他询问道:“上桑大尊存活无尽岁月,可曾知晓我人族究竟遭遇……”
他话语未完!
纪夏却猛然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开口!
仿若冥冥之中,有一种规则,在限制着他,让他无法讲出心中话语!
与此同时。
远处虚空之中,一道道灵光闪耀。
一座无尽尊贵的山岳虚影显现而来。
这次的山岳虚影,不同于以往几次一般虚幻。
这一次显得凝实万分,如同真身降临!
原本侃侃而谈的上桑看到这一道山岳虚影,神色微变,默不作声。
山岳显现在距离太苍极为遥远的所在。
那里正是大皇沉睡之地。
如同真身一般的凝实虚影,显化在天空中。
高耸天空之中,那三颗烈日立刻变做黑暗,再无任何光芒散发而出!
甚至从这三颗烈日之上,清晰得的传来敬畏、臣服的意念!
“回来吧。”
那虚影之上,有浩瀚伟音轰然而来。
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因为这一道声音,失去声音。
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因此而黯然失色。
上桑神色僵硬。
须臾间,身影在众人面前消散不见。
下一瞬间。
大皇虚影,也如同一场梦境一般,于倏忽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纪夏等人,就好像做了一场春秋大梦。
那位来历极其尊贵的上桑。
那一位他们根本无法理解的大皇。
俱都烟消云散。
如果不是天空中那三颗大日,在缓缓恢复光明。
纪夏等人甚至会以为,他们陷入了一场极其神妙的幻术之中!
“四大神树的来历,竟然如此不凡。”
白起忽然感叹:“怪不得天梧神树,能够哺育出古梧这样的强大神朝。”
纪夏不动声色。
他今日从上桑铸就的幻境之中,清楚的看到了那一颗无上神树的尊贵、道妙!
可是……
“那一棵无上神树,在一片片神叶上孕育了无数世界……堪称浩瀚到了一种境界。”
“不知道禁朽神树,和这一颗无上神树比起来,究竟如何……”
纪夏有些疑惑。
因为此刻的他,太过弱小。
根本不知道禁朽神树的上限在哪里。
“如果神树最上层,有那些一念之下,无数世界生灭的古老存在,比如三清至尊,比如女娲,比如后土………”
那么禁朽神树,就一定要比这一刻无上神树,更加神奇。”
纪夏在心中思量。
四位太苍强者,久久站立在地崆星宫之中。
许久之后,纪夏才回归太都。

一片虚无所在。
无数有若星辰一般大小的阴影笼罩之下。
近乎无穷无尽的残魂,自虚无中而来。
并且不断朝着一盘天地大磨走去。
这一座如同天地一般巨大的大磨之中,孕育了许多能够湮灭世界的黑洞。
数量多到根本无法形容的残魂,在不断走入天地大磨。
那许许多多的灭世黑洞,将这些残魂尽数磨灭,化为一团团奇异的物质。
这些物质凝聚成为结晶。
诸多结晶,在虚空扭曲之下,消失不见。
“日寂已到!锁住怒、焱、炽三轮烈日!”
奇异的空间中。
一道诡异却仿佛蕴含种种神秘的声音,响起!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