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d87a3优美玄幻小說 劍宗旁門-第三百四十章 無心傳教鑒賞-u6ptm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话说赤老,为什么我只是用一丝剑崖意震慑那人,他就一下子走了霉运?”苏礼心中询问。
他不是傻瓜,这个西秦将军的异常实在是太明显了。
赤老现在已经习惯了与苏礼的新相处模式……它已经渐渐接受了成为苏礼神道位证之器的设定,反而觉得跟着这样前途无量的宿主说不定还能更有出息一些。
它说:“这是气运压制。”
“因为你的心剑是剑宗众人之心魔汇聚,所以那也自然代表着整个剑宗。某种程度上来说,被你以心剑攻击者不但是要面对精神层面的冲击,更要接受整个剑宗气运的压制。”
苏礼露出了然的神色,也算是接受了赤老的这个解释。
但他依然有疑虑:“可是如果这样的话,是否会影响宗门气运?”
赤老无所谓地答道:“你觉得碾死一只蚂蚁对你会有什么影响吗?”
真是一种充满了魔头特色的回答,但他随后还是说道:“如果你不喜欢这样,我这里还有一门‘厄运诅咒’,可以用你自身增长业力作为代价进行施法,削减目标气运。”
苏礼听着觉得很有意思,就说:“跟我说说该怎么操作。”
赤老没隐瞒,或许因为这种诅咒术在它看来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又或者它也希望苏礼能够多学习一些这种偏门法术。
“以目标毛发、血液或者贴身之物作为施法媒介……”苏礼研究着这门诅咒术的使用方法。
“第一步,‘摄形’。意思是通过术法追踪、锁定目标。”
“然后是‘衡命’,就是比较双方气运长短的意思。”
“最后是‘厄临’。在‘衡命’中,施术者气运如超过目标,那么就可以支付更小的代价来削减目标运势。反之则是要付出更大代价才行。”
“但是施术者气运不能比目标差太多,否则就有气运反噬的风险,最终削减的就是自己的气运……”
这果然是一门很邪性的法术,损人不利己,所以说是诅咒吧。
苏礼学会了这一招,但却并没有贸然使用,只是继续跟着那些难民前进。
他回到了天空云层之中,因为这更方便他前往其他地方。
这次蝗灾覆盖了大半个西秦地区,但是好在也不是所有官员都是尸位素餐的。至少有部分西部大城的太守能够恪尽职守,一方面控制粮价,一方面又是召集富户捐粮赈灾。
所以这次蝗灾引起的大饥荒只是覆盖了西秦东部、北部以及中部区域,其它地方虽然也遭灾但却还能够顶得过去。
只是这些区域的难民太多,任何一座城市都不敢轻易接手这些难民。所以在安阳城不发话的情况下,许多聪明的地方权贵还是希望这些难民能够自己过境离开,而不是留下不走的。
也因此北迁的旅途大致算得上是顺利,先前针对难民的那种欺压也是少数事件。
苏礼在云层中感受着自己信徒们的祈祷心中也是稍稍安定……没事就好,他也可以将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又‘听’到了自己信徒的带着惊恐的祈祷……
“神啊,救救我们,怪物,有怪物……”
苏礼立刻皱眉,他知道自己最不想的事情发生了……这西秦有饥荒,指不定会吸引一些邪道修士前来光顾……剑宗门徒们虽然已经散布西秦境内,但是总有些地方照顾不了。
剑鹤化形,立刻将之包裹在其中。
随即他振翅高飞,以急速向西秦与马韩边界的那个地方激射而去。
那里是天裂山的余韵所在,但是山脉走势尚未尽头,于是依然延伸出许多欺负的山峦地形复杂。
他在高空之上瞬息间越过数百里距离,然后来到了一片光秃秃的荒谷之中……
这里的难民应该是才刚决定北迁不久,否则不可能现在还留在这已经什么都没有的荒谷里。
的确,从他们的祈祷上来看也绝对算不上虔诚,只是无可奈何了才会在绝望中寻求寄托。
而通过穿云意,他已经看到了那个正在向他祈祷的少年,以及那令他感到惊恐的东西……
那是一头巨大的蝙蝠,正在村子的上空徘徊,使得村中没有人敢出门。
但是那巨大的篇幅显然如同妖类,直接掀开了一幢茅草屋的屋顶,就要对那个少年人探出獠牙……
这应该是生活在附近山中的妖兽,看起来蝗灾不只是令人类痛苦,也是逼出了这等妖物。
苏礼见此当即就想起了自己《山海归藏·异兽篇》的记载,这是一种黑云巨蝠,力大无穷并且天生能够使用黑暗的力量,嗜血成性尤其喜爱大型猿类的热血。但是惧怕火焰与雷霆,雷雨天气它一半都会躲在山洞之中轻易不出,火焰能够驱赶它令它不敢靠近。
因此苏礼忽然间想到了自己的罗炎织手,然后带着一分尝试地以戴着罗炎织手的左手在空中画符,竟然是以火行真元来刻画剑符!
随后,一道火焰之剑就在空中形成,并且如同天降之罚,瞬间击中了那黑云巨蝠的身体,随后使之化作一团火光。
那少年愣愣地看着面前变成一团火光的黑云巨蝠,脑中回想着先前那仿佛从天而降的火光,若有所悟。
苏礼却是已经离开了……并不是他预想中的邪道中人,只是一头危险的妖兽作祟。他必须去处理别处的信徒求援了。
估计他肯定称得上是最勤勉的一位神灵了,至少没有哪个神灵会像他这样四处赶场,只为了保证信徒的安全。
也是因为他的修为还太弱了,所以才会这样。
而且他做的事情其实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神职所规定范围,这才是他如此疲于奔波的原因。
这也是因为他只是将神职当成了自己给信仰他的难民们提供食物的工具,而神位则相当于是呼救器和定位仪。
他不求这些人如何信仰他给他带来什么,只求这些愿意相信他而踏上迁徙之路的人们能够安安全全地到达。
也正是因此,所有接受过他帮助的信徒们也是真正感受到了自己所信仰者的仁慈与怜悯,他们也将这当成是自己信仰所必要的品质,渐渐地形成了一种行为标准。
可以说,苏礼没有任何经营宗教与信仰的意思,但是所有信仰他的人却是正越来越坚固着自身的信仰,并且也渐渐地自发地出现了一种新宗教的雏形……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