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dxrmg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獵妖高校 txt-第一百七十九章 援軍分享-z4z4y

獵妖高校
小說推薦獵妖高校
这是一场规模壮观的拔河。
拔河的地点位于天空,参赛者一方是一只从虚空探出的大手,另一方则是一条从塔中游出的蓝色大鱼。
比赛用的绳索由空间涡流绞成,无形无质,却又比任何有型的绳索都更结实。
鱼翅与大手搅起的狂风呼啸着向四面八方切割而去,数百米范围内的树木、房屋在这股狂暴的气息下化作湮粉。骇人的热浪从那空间涡流中淌出,似乎要将整个世界融化。
枯黄之地的法阵再一次发动。
无形的波纹重新激荡,绞索链接、大网张开,将那条蓝鱼束着,向上提去。
网罗中央,大鱼被法阵与空间涡流包裹,原本缭绕在周身的蓝色潮水终于消散,露出晶莹剔透的皮肤,隐约可见鱼皮下流淌的血液、骨骼,还有那块影影绰绰的斗篷。
处于下风的大鱼安静了一秒。
然后它向内缩了一圈。
身形骤然小了一圈。
一点蓝意在那一缩之下,出现在大鱼核心,随之而起的,是一股毁灭性的气息,正以那点蓝意为核心向外弥漫开来。
“它要自爆……”
法师塔中一位老巫妖怪叫一声,但还没等它说完,乌利希爵士便冷哼一声,瞥了那老巫妖一眼。
老巫妖瞬间化成一座石像,脸上依旧残留着惊恐的表情。
爵士重新将目光投向半空中。
大鱼身上散发的毁灭气息弥漫开后,终于冲破空间涡流的束缚,出现在战场之外,带着一股超新星爆发时的明亮感,向四面八方辐射而去。
尼基塔骤然一怔。
因为在那颗‘超新星’爆发一瞬间,她的灵魂深处隐约听到了鲸鸣般的一声长吟。那声长吟里包含了太多的情绪与内容,以至于一瞬间,她的大脑无法解析其中的信息,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蓝意一闪即逝。
但那深入灵魂的吟啸声却冲破九霄,打破巨手降临后对这片天地的封锁。
被驱散了云彩、太阳以及星光的灰蒙蒙的天空,在这声吟啸声中破开了一个小洞,洞外露出了一点星光。
那点星光似缓实急,穿过那个小洞,落在了大鱼额头。
大鱼身上的蓝意戛然而止,但它的叫声却骤然欢快起来,那种发自内心的愉悦,即便隔着很远,尼基塔也能够清晰的触摸到——那是逃离死亡边缘,重获新生时的欣喜。就像她在荒漠中第一次饮下巫师鲜血时的感受。
乌利希爵士没有一旁小女妖多愁善感的敏感情绪。
它的脸色有些阴沉。
因为那点星光落在鱼头后,那条大鱼身形与气息立刻轻灵了几分。原本紧绷的空间涡流似乎也无法束缚它的身形。
就像从龙卷风的风壁飞到了风眼处,那条大鱼摆脱了随波逐流的命运。
然后它昂起头,再次尖啸一声。
在啸声中,蓝色的大鱼出现惊人的蜕变。
它的鱼头慢慢缩小,身子由圆润变得细长,两侧的鱼鳍则变得更加宽大、甚至超过了身长,鱼皮上那些闪耀着星光的符文,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了一片片羽毛。
尼基塔立刻意识到自己见证了一个罕见的魔法时刻。
她看到了一头大鲲化作鹏鸟的过程。
就像独角兽很少在巫师面前产崽,巨龙孵蛋时抗拒旁观者一样,鲲化鹏也是巫师世界非常著名、却很少有人看到的场景。即便在漫长的魔法历史中,有幸记录下这一幕的巫师也屈指可数。
枯黄之地终究是巫妖们的地盘。
巫妖是由巫师堕落变成的妖魔。
在变成妖魔之前,它们也曾经是巫师,也都知道鲲鹏的传说,也曾期冀过自己能从一条小鱼蜕变成一只大鹏。只不过它们在这个过程中失败,变成了折翼之鸟。
法师塔里巫妖们狂躁的气息,在大鹏出现的一瞬间,变得有些沉默。便是乌利希爵士的眼睛,都有片刻的失神。
那只刚刚化形的大鸟则不会在意敌人的失误。
它张开双翅,用力一扇,鹏身骤起,扶摇而上,穿过空间涡流的间隙,钻入虚空,眨眼便没了踪迹。
那只巨大的手掌在空中停留了片刻。
然后化作层层乌云,重新隐去了踪迹。
尼基塔悄悄闭了眼,低下头,重新变成了一只鹌鹑。
一群年轻巫师闯入巫妖们的领地,搞的天翻地覆,然后变成一条大鱼哧溜一下溜走。不论是大妖们的领域,还是枯黄之地的法阵,甚至乌利希爵士变化回原身,用巨大的手掌亲自去抓,都没能留下那条大鱼。
这简直是枯黄之地的奇耻大辱。
更糟糕的是,这件事还有迷雾船长,一位大海妖的见证。
女妖开始担心巫妖们会不会杀妖灭口。
……
大鱼化鸟,破空离去。
枯黄之地一片寂静。
之前在大厅里发疯的老巫妖们这时才反应过来,楼上还有两位大妖的存在。它们纷纷伏低身子,准备承受大妖的怒火。
乌利希爵士终于走出了那道黑色的阴影屏障。
它迈着缓慢的步伐,向黑墙前的青铜鼎走去,手杖点在了台阶上的一块颅骨碎片上,发出清脆的碎响声。
老巫妖慢慢走到黑墙下。
低头看向脚边仿佛白雪般的骨灰。
这是被刚刚那些巫师解救的灵魂残留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点痕迹。迷雾船长带着尼基塔,走出缭绕的白雾,来到乌利希爵士的身旁,颇有些感慨的看着光秃秃的黑墙,摇着头,轻轻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但乌利希爵士有话要说:
“你没有说服我……但是他们帮你说服了我。”
大巫妖指尖捻着一抹纯白是骨灰,语气幽幽:“这是我最宠爱的一个小巫师的脑袋…她的灵魂在黑墙上尖叫了一百多年了……每一次听到她的叫声,都能让我浑身战栗,心情愉悦。即便听了一百多年,我也没有厌倦她的声音。”
“但是现在,我再也听不到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