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yb5qc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漫漫仙路奇葩多 起點-第1248章 你有身份證嗎?看書-meyzd

漫漫仙路奇葩多
小說推薦漫漫仙路奇葩多
修士们前往一个完全陌生的位面,无从下手才是常态,林天赐因为总是有赛丽的情报支援才显得比较轻松,一旦赛丽也没辙的话,自然就跟其他修士一样了。
总之,先进城打听打听肯定是没错的,除了极蓝辉星体的碎片外,林天赐还想打听打听那个水暴之圣少女具体是个什么东西,没准有一些线索。
从他上岸的地方穿过已经挂果的苹果林,顺着果农经常使用的小道往前走,没多久,林天赐就出现在一个小山坡上。
往右前方看,能看到一个依托于港口修建的小镇,可能是由于土地面积有限,木料相对比较紧缺,房子大多都是泥砖为建材,少部分用了更坚固的石头,房顶上铺了好几层一种类似芭蕉树叶形状的植物,用于遮风挡雨和防水,可能是因为这个位面没有茅草?
这种形状的房子,论美观当然谈不上,反倒是给林天赐一种非常破败的感觉,更卧槽的是小镇的规划基本等于没有规划,房子都是胡乱东一榔头西一杠子瞎盖的,站在小山坡上能清楚的看到小镇内部密密麻麻的弯曲小巷,不过到是有两条相对宽阔的主干道。
主干道连接着码头,与其说小镇紧挨着码头建立,不如说是小镇就等于码头本身,大约三分之一的面积都泡在水里。
主干道的另一端,相对来说则像样的多了。
一道六米多高的白色城墙拦住视野,但也能看到不少干净漂亮的石质建筑盖在城墙的另一头,最起码比起紧挨着码头的小镇更像是人住的地方。
林天赐盘算了一下,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往城市的方向走。
虽然小镇中人来人往显得很热闹,但林天赐要找的是极篮辉星体的碎片,这玩意儿在不懂行的手里就是品相极佳的蓝宝石或蓝水晶,但不管懂不懂行,这玩意儿怎么看都不是便宜货。
以码头小镇的画风,林天赐不觉得那边存在珠宝店。
从上坡上下来,穿过一片像是菜园的地块,因为那附近满是农家肥的味道,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菜园……
汇入主干道,林天赐跟着很多推着手推车的人慢慢朝城门的方向走。
说道城门,这地方的城门是林天赐见过最古怪的了。
城门什么样就算没亲眼见过,好歹也都有个大致的印象,就是拥有厚重门板的大门而已。
但这里的城门处则有两道城墙延伸出来,像是拥抱一样张开个梯形的空间,面积还不算小。
等离得更近一些,林天赐看到那些推手推车的送货人将货物放到道边上,有另一批人接手货物,然后他们再推着手推车进城。
这有点奇怪,城门口怎么看也不像是货栈,非要交接一次……
这是为啥?
等看到这略显奇怪的一幕时,林天赐已经非常靠近的城门,两名身着盔甲的士兵拦住他的去路:
“你看着面生,是外来者?”
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过可疑,林天赐摘掉兜帽,结果卫兵一看他的面孔就知道跟当地人不一样。
“我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旅行者。”
两名士兵对视一眼,似乎很少看到旅行者,其中一名点点头随即说:
“那出示你的血统证明或玺戒,我们需要这些办理通行证。”
血统证明?玺戒?
这都是什么玩意?怎么进城还需要这个?
林天赐也算去过不少位面了,还从没有碰到进城这么麻烦的情况,一般来说进城只要交点入城税就行了,也有很多城市干脆就不要入城税。
怎么利莫里亚这边的城市还要什么血统证明?
林天赐这边一脑门子问号,卫兵一看他没有回答,立刻就明白了几分,原本那副不卑不亢的表情变为了讥讽的样子:
“连血统证明都没有的下民,你看来没有在故乡学过身份地位的差距,滚吧,这里不欢迎你”
说着,两个士兵纷纷挺直了长矛,如果林天赐不走怕是要开打了。
林天赐倒是没有介意卫兵言语上的无礼,他现在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毕竟自己初来乍到,还是先不要跟代表官方力量的卫兵起冲突,真闹起来还是挺麻烦的。
所以林小哥儿理都没理那两个士兵,脚下一转就掉头离开,后者哼了一声,也没有追着不依不饶,可能是嫌跟一个下民较真比较掉价。
走出人来人往的主干道后,林天赐晃了晃胸针:
“这什么情况?”
“大概是你运气不好,我之前跟你说过这个位面的阶级观念和规矩特别多,可能就是跟这个有关系。”
赛丽解释道:
“在利莫里亚,大多数的城市都把居民分成三种,即贵族、平民和下民,身份的壁垒极为严格,而且不存在改变身份这一回事,贵族永远都是贵族,下民永远都是下民。”
天朝有句老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出身是一个方面,能有多高的成就是另一个方面。
但在利莫里亚不一样,下民无论多么有才华,无论多么努力,永远都是下民。
下民负责最肮脏低贱的重体力劳动,平民处于中间层,拥有相对较大的自由,经商或是出任官员都可以,而贵族则是彻彻底底的统治阶层,哪怕是个草包,只要生在贵族家庭就一辈子是贵族。
三种不同身份的人,几乎是三条不相交的平行线,有些贵族一辈子都没有见过除了自家仆人之外的任何平民,这还不在少数。
虽然林天赐也明白封建社会中身份地位的等级严格维系社会的基石,但利莫里亚这边的阶级制度已经是病态的那种了。
相对来说,奇卡怪界的耶利尔德帝国无疑是个清明开放的国度,国家不养闲人更不养废物,这一点从皇帝到平民百姓都是一视同仁的。
至于有功的话会提升身份?
不存在的,身份的壁垒绝对无法改变,在这个位面仿佛是天经地义的常识,不管是贵族还是下民,都没有任何异议。
每一个人的身份都在当地官方的档案中有备份,血统证明书就是官方开具,玺戒则相当于相当于个人专用的印章,都是证明身份的一种东西,冒用身份是抄家灭族的死罪。
正因为这种严苛的身份制度,下民不允许进入城市,生活的圈子,就只有林天赐来的时候经过的那个小镇。同样的道理,贵族也不允许到城外去,虽然他们也不怎么愿意去弄脏自己的脚。
更奇葩的是,他们似乎把守规矩给刻入了DNA当中,按照赛丽收集的情报从没有听说过有暴动或起义推翻贵族统治这一回事,仿佛不管多么不合理,只要是规矩就一定要遵守。
——你们怎么啥奇葩玩意儿都往DNA里刻啊。
难怪赛丽说他们的社会结构已经是畸形的,每个人就像是机械里的齿轮,被规矩束缚在了原地。
这也是为什么在城门前会出现货物转手的情况,下民将货物从码头运过来,在城门口就必须交给住在城里的平民接手,毕竟他们无法进城。
赛丽说林天赐运气不好,是因为环外区基本没有身份和等级的壁垒,相对来说自由的多,而林天赐刚好被丢到了最为刻板的一个区域。
至于为何会形成如此奇葩的社会观念和风俗,赛丽也不清楚,不过林天赐也并不怎么感兴趣。
既然走城门无法进城……
提示一句,这城墙一共就六米高。
林天赐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自己,就悄悄绕到城门那边看不见自己的位置,他紧贴着城墙,扬起脖子看上面有没有巡逻的卫兵。
才六米高的城墙,林天赐用轻功一个旱地拔葱就上去了,对他来说完全谈不上阻碍。
等了两分钟,看上面巡逻的卫兵离开,林天赐双脚发力,整个人立刻腾空而起。
顺势在城墙上一踩,仿佛没有重量一样就跳到了城墙上方。
从这里能清楚的看到城墙下面紧挨着一片密集的民居,隐蔽性很好,可以轻松躲进去避开卫兵的巡查,至于城里会不会干什么都要血统证明……
那就到时候再说。
想到这儿,林天赐在空中踩了一脚,改变方向准备朝城内落下去。
——嘭!
他感觉像是一头撞上了一堵墙,整个人成大字型糊在上面,震得脑子里嗡嗡作响。
明明城墙上面什么都没有啊……
“是魔法结界?”
赛丽的声音也有些惊讶:
“这应该是上古精灵的手法,连我的侦测法术都没有看出端倪,总之先离开这里,魔法结界可能有预警的能力,刚刚离开的卫兵又回来了。”
林天赐揉了揉撞疼的脑袋,闻言一个后空翻,快的像一道影子一样回到城墙下面,钻入背后的苹果林。
也就几秒钟的功夫,去而复返的卫兵如临大敌般聚集在城墙上,所有人都举着武器用警惕的目光扫视城外,另一队卫兵火急火燎的冲出城门,在城墙外的树林中地毯式搜索,恨不得每一片树丛都不放过,足足找了半个多小时,这才作罢。
等所有人离开,林天赐掀开伪装斗篷,他站在树枝上靠着树干松了口气。
这帮人,反应真大……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