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kjfx8精彩言情小說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第1344章 怎麼就成惡婆婆了呢26鑒賞-8o1o9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小說推薦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宏泰生的事情好解决,扶正的事情也跑不掉了,但甑氏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安——纪氏。
对方一下子把侯氏安插在庄子和铺子里的人都撤走,不仅失去了她们对其掌控,还没了眼线。
毕竟,那好歹是一个让普通小行脚商扶持成为一方巨贾,世界上小商小贩那么多,但能真正做大做强的屈指可数。
宏泰生不管是为人处世还是远见魄力,没一样拿得出手,但他偏偏现在成了礼县数一数二的大商人,就是依靠纪氏在背后出谋划策。
所以,一天没把纪氏扳倒,她心里就不踏实——虽说人家现在是老了,随便气一气就能气死的那种,但……万一人家还能再干起一番事业怎么办?到时候她来报复她和她的孩子怎么办?
不行,还的想办法。
甑氏没有回应侯氏的话,而是问道:“对了,你娘家堂哥那里怎么样了?”
她指的就是被芩谷直接解雇的侯炳忠候掌柜。
侯氏还没开口便叹了口气,“还能怎样,他被那个死老太婆赶出铺子,便来找我,说我害了他……可,可是我怎么知道那老太婆会这么快动手啊?之前老爷不是也说过会把文书都留在宏家之类的嘛,那老太婆活不了两天,到时还免得再去拿回来那么麻烦……我也是她离开当天才知道,她从老爷那里把那些契约文书都带走了的。我正打算跟他说的,却……”
甑氏:“纪氏做的的确太过份了。那杂货铺本来处的位置就很偏,人气也不旺,能维持走就很不错了。竟然动不动就把人解雇,一点也不顾念宏家的脸面。”
侯氏:“我现在是里外不是人,他怨恨我不说,我娘也说我坑自己人,说白养了我这个女儿……”
甑氏说道:“你堂哥其实也挺不容易的,把铺子管理的井井有条。况且当初还是老爷亲自指派的呢,就这么被太太解雇,的确让人寒心啊。”
侯氏听对方这么一说,眼睛一亮,“对了,我等会就跟堂哥说,让他去找老爷……”
甑氏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还真是一点就透啊。
不过在心里却又跟鄙夷几分。
要说这些年侯氏表面上处处都在扒拉,可实际上都用在儿女和娘家了,她自己其实并没有享用多少。而且她也知道当年侯氏已经和另一个人订了婚约,因为一次巧合被宏泰生看到,便去跟侯氏父母提亲,对方二话不说就退掉那边,把女儿塞进侯家当小妾。
也是遇到宏泰生和纪氏这样的,表面上看起来纪氏很凶很苛刻,实际上并没有真的给谁穿小鞋,宏泰生也不是那种完全没感情的人,若不然,早就……
甑氏心说,这侯氏有时候看起来精明的很,但是在娘家的事情上却糊涂的很。
当初就相当于是她父母把她卖给了侯家,现在侯氏不仅时常拿银钱物资给娘家,还帮娘家的兄弟安排工作。好吧,就算是侯氏没有及时给侯炳忠通风报信,但一个合格的掌柜难道自己不应该有一个做人原则和底线?自己拜高踩低被解雇便埋怨人家没有提示?不,关键是侯氏现在也感到自责,究竟自责个啥啊?
甑氏觉得这侯氏就是缺少现实毒打——要是落到普通人家,这种不安分吃里扒外的小妾,早就被大妇给折磨死了。还由得你去算计人家?!
如果侯氏真被主母磋磨,知道当小妾的痛苦的话,或许她对娘家就没那种莫须有的愧疚了吧。
甑氏想着想着,嘴角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呵,自己还在这里为别人操闲心呢。
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外人说她出身书香门第,呸,狗屁的书香,铜臭还差不多。为了钱毫不犹豫把她嫁给一个商人当小妾,这是书香门第干的事么?嫁?其实就是“卖”。
不过后来她也想通了,就像她原本还没嫁人时也心仪过的一个男子,当时觉得对方温文儒雅谦谦君子,非君不嫁,甚至当时还有个念头为了不嫁给宏泰生而跟他私奔来着。不过幸好她还有一丝理智没有做出自甘下贱的那一步。
她在宏家当小妾,虽然名声不怎么好,但是也是锦衣玉食,除了她想要努力更上一层楼之外,也没人把她怎样,很是滋润。
反观当年她心仪的那个男子,后来傍上一个富商之女,凭借人家的家财助他平步青云。功成名就之时,据说那原配妻子难产而死,不到半年便又娶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官家小姐当续弦……
难产而死?就她所知,那富商之女一向体质不错,前面还生了两个孩子,怎么到第三个就突然难产了?有句话说得好,你嫁的是人是鬼,怀个孕生个产就知道了。
甑氏瞬间感觉那个人恶心不已,甚至连回想起自己当年竟然还会为那样的人心动,更是对自己也恶心起来。
她也不是一开始就想要挤走正室,而是她瞧出宏泰生早就厌恶了正室,想要从新找一个能与他“门当户对”的妻子的苗头。
甑氏知道,宏泰生休了纪氏再娶一个,未必有纪氏这么“公私分明”。而且新来的肯定会极度她们有儿子的,到时自己又年老色衰,怎么跟别人比?
这宏泰生跟那个人比起来也是有过而无不及,只不过还没被他寻到合适机会而已。
索性先下手为强,既然宏泰生已经厌烦了正室,她便从旁边稍稍助力。
这些人,只微微挑拨一下,便成了这个样子……
说起来,她还真为纪氏感到不值和悲哀呢。
至于翠屏庄的事情,她是让侯氏去办的……一般这种需要出面的事情都是让侯氏去做。
她只是给她许诺贵妾以及为其孩子找好亲家好婆家,便不遗余力地帮她整纪氏。
如果她不是亲耳听人说,以前纪氏还救过侯氏的命,她绝对不敢相信这样的人真的存在。
这种缺乏现实毒打,恩将仇报还是非不明的人,甑氏利用起来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