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ak6s6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盛唐陌刀王》-第六百一十六章 魚鱗陣騎兵戰法熱推-zkm6n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这是并波悉林作为李嗣业的对手,第一次在沙场上与唐军交战,他们一个是唐军在西域的最高指挥官,另一个是大食军在呼罗珊地区的总督,这才是同等级之间的较量。只有把大食军事水平最高的人打败,他们才能坦然接受这场战争的结果。
这次并波悉林所带的大食军总共六万余人,李嗣业的安西军经过长期战斗的损失,连同宁远国以及葛逻禄的协从部队总共还剩三万八千人,河中康国和米国派来的辅助兵卒算不得战斗力量。
李嗣业在木鹿城外摆开了战阵,军阵背朝的方向不是木鹿城,而是广袤的沙漠戈壁,只要作战失利,他便立刻撤回到河中地区重整旗鼓。
这次不再是侧重防御的六花阵,而是主打进攻的鱼鳞阵,这个阵型像是不规则的等边三角形,前军和中军分别在三角形的尖端和中央,两旁和侧翼全用来包抄掩杀敌军。
他敢于摆出这个成吉思汗发扬的阵型,主要得益于四次战争以来缴获的马匹骆驼,使得唐军骑兵的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了步兵,他完全可以靠机动力施展这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战术。
并波悉林将四个步兵方阵阵摆在中央前方,骑兵阵摆在了两侧和后面,一排六十多架抛石机,用来压制唐军拥有超远射程的伏远弩。
齐亚德在并波悉林身边说道:“艾布大公要小心,唐军的伏远弩虽然没有抛石机的射程,但精准度远远高过抛石机,还能发射一种具有相当威力的爆炸武器,其声如雷,能起大火,唐军故而称之为猛火雷。
并波悉林胸有成竹地说道:“此事我早有应对,我将派出骑兵袭扰其步兵本阵,防止他们用伏远弩抵近抛射。”
齐亚德又委婉地劝说:“大公的这个办法虽然不是不可行,但唐军人人皆配有弓弩,射程从远到近均有,骑兵抵近骚扰可能会造成不小的损失。”
并波悉林沉声说道:“打仗怎么可能没有损失,只要我们利用好投石机的远程优势,利用骑兵袭扰防止敌军毁坏投石机,敌人的损失将远远大于我方。”
……
李嗣业望向对面掩藏在军阵中一排排高大的投石机,抬起马鞭笑着对左右说道:“他们又把这大杀器带出来了,这东西对付军阵和固定堡垒非常有效,所以我们要采用灵活的打法。”
他说罢朝着身后的众军大声喊道:“所有能上马的都给我上马,以团旅为单位进行袭扰,旅率和校尉都把旆旗给我插在肩后!瀚海军和葛逻禄骑兵负责正面战场上的袭扰,安西骑军和临时骑兵军负责侧面袭扰,四军统率都要依据中军的号令进行冲锋和后撤,记住,不管对方是骑兵还是步卒,准备好你们手中的横刀和弓弩!前进的时候放箭,迂回的时候放箭,撤退的时候也要放箭,敌军阵型稳固的时候不要硬扛,也不要吝啬你们箭壶中的箭矢!因为这将是威服大食军的最后一战!”
“喏!”三军将士的喊声如雷震动。
对面大食军吹响了犀牛角,奴隶们推着一辆辆投石车开始向前行进,他们对这些大家伙的射程了如指掌,唐军的中军开始向后撤退,鱼鳞阵前端的骑兵逐渐扩大分散,这种看似疏散的战阵使得投石车的命中几率降到最低。
田珍亲率着骑兵向前冲锋,他们将身体伏在马背上握紧了角弓,以竖列的战队向前冲锋。
齐亚德没想到唐军一上来就动用了骑兵,正在暗自犹疑,而且对方刚刚布阵的方式,他也从来没有见过。
并波悉林抬手遥指着唐军:“这是什么战阵,这是什么战法,你可曾遇到过?”
齐亚德茫然地摇了摇头:“不知道,艾布大公,我从来没有见过,可能是一种新战法。”
“既然如此!骑兵押后,让我军的长枪巨盾重甲和长弓组合方阵教训教训不知好歹的李嗣业!”
阿拉伯人的方阵吸取了拜占庭帝国方阵的优点,前面两排重步兵拥有锁子甲和塔盾,他们将盾牌墩在地上,能够遮挡住大部分的身体,第二排将圆盾高高举起,以防护来自上方的箭矢,后方长枪兵从盾牌的缝隙中将枪杆伸出,闪亮尖锐的枪头会使得敢于撞上去的战马变成无数血洞。他们的战略思想与唐军也类似,强大的步兵方阵是制胜的关键,骑兵只是在步兵阵型失利后进行掩护和胜利后能够追击敌方骑兵。只要解决了胜不能追,败不能撤的问题,步兵方阵还是相当强大的。
他们还有一样唐军从来不装备的武器,那就是战场上的投枪,投枪最大的优势就是训练成本低,要训练一个合格弓箭手需要两三年的射靶训练,但训练一个投标枪手只需要一个月甚至十几天,他只要有力气,学会基本的操作动作,就能够成功地把手上的标枪投到冲锋的敌人中去。
瀚海军冲至大食军百步远的地方,拥有坚固鳞扎甲的骑兵在前方押阵当肉盾,后方的轻骑兵迫上来,抬头挽弓射击敌军,射击之后并不留恋,迅速往回折返,然后另一队人骑马贴过来,又是一轮抛射,然后迅速撤退。这种战法也不占多大便宜,要知道步兵弓的射程要略优于骑兵。阿拉伯军阵中的弓箭手也有不少,他们密集的齐射给瀚海军骑兵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田珍看到中军挥动的令旗,立刻命令瀚海军后撤,葛逻禄骑兵紧接着跟了上来,他们的骑术要稍稍比唐军好,活动也更加灵活,但甲胄太弱,虽然有前方唐军身披光要铠的重步兵马槊队的掩护,依然有一定程度的伤亡。
唐军骑兵的两轮骑射骚扰并未对大食步兵阵形产生动摇,对方依然士气旺盛,并且吹奏着牛角,迈着整齐的步伐继续前进。因为大食方阵的前五排基本上都是重甲,弓箭轻易射不穿,就算抛射的弓箭能够射到五排之后,造成一定的伤亡。但只要前方阵型稳定,中间即使出现伤亡骚乱,后排的军官和督战队也能够压制众人的情绪。
副都护程千里在李嗣业身侧说道:“大夫,你的全骑兵鱼鳞阵战法好像失效了,大食军的步兵方阵极为成熟,他们用骑兵护住两翼和后方不断向前推进,我们无从下手!”
“谁说的?”李嗣业轻闲地笑道:“我还有致胜武器法宝没有用上来。”
五方旗手给我传令,命投弹营混入瀚海军骑兵中,以骑兵抵近投掷,用猛火雷把敌军的重甲阵型给我炸翻!命令葛逻禄骑兵冲锋准备,只要敌军军阵发生混乱,立刻千骑冲锋,裹挟万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