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2vq3r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極夜玩家 txt-009 永恆彼岸·守門人·無光女皇分享-stg66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李想朝着永恒长河的尽头慢慢走去,经历过数十次考验之后,他已然心如钢铁,不悲不喜,神色冷峻,面上没有丝毫表情,一双深黑色的瞳孔不知何时泛起点点暗金色,宛如一条璀璨夺目的时光之河。
蓦然间,周边空间爬上了迷蒙的金光,和满天星辰交相辉映,细碎光点又有些黯淡的感觉,令人不禁深陷其中,忍不住投射目光而去。
只一看,神和魂就将与肉体分离,被那扇彼岸之端,超乎想象的暗色巨门所吸收,化为无穷无尽的光束吸纳进去。
红月的一旁出现了李想从未见过的黑色太阳,深黯色的日落之光扩展开来,诡异地将繁星也沾染上了一层昏晕。
李想一脚迈过永恒长河最末端,登上了无数人可望而不可及,只流传于神话却从未真正显现过的永恒彼岸。
在永恒彼岸的登陆点,他看到了一排一共二十只脚印,有大有小,全部都是他熟悉不已的气息,曾经的十人先驱亦是在这里登陆到永恒彼岸,而现在,这一排脚印的前方又多另一双脚印。
属于他的一双。
他举起右手,暗金色的气息几乎在瞬间提升到了巅峰,犹如藤蔓枝叶般缠绕在他的手臂上,一寸一寸凝化出了等同于永恒气息的本源气息。
仿佛是感受到了面前这股极为恐怖的本源气息,那扇不算远的暗色巨门微微颤动了下。
巨门极富质地感,门柱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各种远古符文印记,雕花图案也是丰富不已,好像每一笔都勾勒出了一个纪元的盛况。
它就那样竖立在彼岸中央。
“吾名,塔维尔·亚特·乌姆尔。”
“吾乃三原柱神尤格·索托斯之化身。”
“吾乃巨石基座之主。”
“吾乃太古永生者。”
“终极之门,钥匙之门,永恒之门,三位一体,皆为通向永恒世界,终极深渊的唯一之门,吾掌控此门之匙。”
弥漫着恐怖永恒气息的话语在耳边回荡,从门的一侧传来。
李想抬头,这应该是他亲眼见到的第一位真正永恒存在。
永恒之门缓缓开启,只要通过了永恒长河的考验,他就能来到这里,进入那扇门。
正如白莉莉所说,她早在许多年前通过全知全能预言到了这一幕,她是历史的推动者,亦是历史的经历者。
预知的一切终将实现,无法改变,而只有涉及到门后的世界,才能有抗衡命运的可能,连她也无法看穿。
无数光华从门内照射而出,李想微微眯起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又有些激动。
里面会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呢,他又能不能在里面找到鸣绪呢?
门后,一个人形的剪影,漂浮在通往终极深渊的永恒之门后的巨石王座上,披着微光的淡灰色面纱。如果撕开这面纱,就会因看到那后面的广阔辽远的深渊而陷入永久的疯狂。
高大的人形剪影一如当初那个走向灾厄长城,差点摧毁他守护的一切的身影。
只不过,此刻太古永生者的气息淡漠,亘古,没有丝毫杀气和烟火气,就是这么在王座上俯视着他。
它并没有安置在基座上,反而像是滑翔或是漂浮在那片模糊不清、仿佛地面般的较低层面上。它的轮廓并不是固定的,而是短暂地变化成很早以前的某些东西,或是类似于人的模样,但是却要比普通人类大上成千上万倍。就像是那些放置在基座上的东西一样,它似乎也被某种淡灰色的织物厚厚地遮盖着,看不真切模样。
李想用暗金色的本源气息包裹着自身,走入永恒之门内,下一瞬,巨门关闭,消失在了红月和黑太阳之下,再也不见踪迹。
而蔓延过来的永恒长河又开始了流动,时间恢复,逐渐在星海消散,难以捕捉。
等到属于永恒长河的恐怖气息都彻底消失后,附近的那些灾厄阵营生物才敢露头,重回到各自的区域继续遨游。
……
非陆,战火连绵,永不止息。
自从黑王发动第二次圣决,然后又吞掉了一名支配者后,他的气息变得愈发不稳定,但也强大到了过分。
稍微溢出的一些就足以污染其他人,不少纪家人直接被那些气息腐蚀,变成只知道嗜血战斗和互相吞噬的怪物,看上去不比灾厄和异种好多少。
即便是玩家也躲不过被污染的宿命,只要被黑王气息正面侵袭,就绝无幸免可能。
纪若雨和纪小意在冲突爆发前悄然乘坐威赛克斯安排的大陆级浮空艇离开了非陆,他们在寒陆还有各自的玩家领地,那里现在又是新极夜和威赛克斯联盟的大本营,还算安全。
只是刚离开不久,爆发的第二次圣决差点就要了她们的命,幸好这一次圣决的威力不够强,也很混乱,让她们逃过一劫。
而当污染气息蔓延开,曾经被视为非陆朝圣之地的纪家部落成为了怪物营地后,纪小意也终于明白,她的爷爷,黑王纪宁疯了,彻底变成了怪物。
果然,单纯直接的吞噬支配者绝对不是最正确的晋升方法,可同时,黑王展现出的战力又让那些9级们感到十分羡慕。
是的,就是羡慕。
黑王疯了之后,据说同为五王之一的盾王曾尝试去非陆拜访。盾王是北陆的守护者,亦是人类火种的守护之人,他一向以这项事业为己任。
一名五王级存在疯了,处理不好就会导致七大陆走向真正的倾覆。
然而最近传来的消息是,盾王和黑王本体大战了三天三夜,然后负伤而回!
盾王败了。
他亲口承认自己差点死在疯了的黑王手中。
盾王敢亲自上门探测,说明他自信实力和黑王在伯仲之间,除了不擅长战斗的月王外,外界普遍认为冬零王、黑王和盾王战力接近,略次于白王。
可疯了的黑王正面击败了盾王,据说还入侵了虚空世界,妄图吞噬更多的同阶存在,朝着9级之上迈进。
黑王的状态可以推断出,他还没到9级之上,但相差不远,而盾王显然距离这个层次还有至少一步的差距,如果黑王是半步的话。
另外,也有消息声称白王本体进入虚空世界解决了这次的骚乱,强势驱逐了黑王的分身。
主流说法还是认为白王也接近了那个层次,甚至已经达到了。
但他的道路必然是无法复制的那种,因此9级们的视线还是死死锁定在黑王和白莉莉与兰斯洛三人身上。
邪首王庭和扑克牌俱乐部不断发动攻势,清扫着中小型势力,将他们合并兼容,前者主要由那些承认并激活邪种的追随者们组成。
他们摒弃了带有贬义色彩的邪徒之称,自认为是白莉莉大人的追随者,并侍奉她为新王,不过白莉莉却意外的没有排斥邪首这个称谓,还沿用了。
后者由大量拟人化灾厄组成,和支配者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它们的大部分成员和邪首王庭以及其他人类势力的玩家实际上互为猎人与猎物。
而且事实证明,白莉莉和兰斯洛都在为手下人铺路,使用的也是他们自己说的吞噬之法,说明方法没错,出问题的是黑王本身。
但现在还没有出现9级这个层次的互相吞噬案例,这是第一起,是否层级太高,吞噬负面效应极大,有待商榷。
大家都死死盯着这些,一旦尘埃落定,新一轮更为恐怖的战争也会到来。
非陆现在处处战火,外来的势力和本土势力相互绞杀,黑王发疯,是危险,也是机缘,为了提升实力而不惜抛弃生命的玩家们偷偷潜入,寻找着可以被自己吞噬的目标。
除了9级外,其他等级都出现了成功吞噬的案例。
将对方的血肉和一切都吃掉,血腥无比的祭祀手段,确实有效,能在短时间里飞速提升战力。
之前人类玩家从未尝试过这种类似灾厄的吞噬方法,毕竟太过血腥暴力,而且面对灾厄气息他们大多避之不及,担心被污染,哪里有过这种主动吸收。
现在发现灾厄可以吞噬人类,反之也没问题,并非印象中的猎人和猎物关系,而是互为这种关系,所有人都疯了。
距离黑王纪家部落本家不远,靠近交界处的天空中,气氛肃杀紧张。
一支规模庞大的虚空舰队严阵以待,居中的一艘战舰舰身通体黝黑,金属表面刻纹华丽优美,收拢而成的一个个尖角看上去狰狞嗜血,甲板连通舱室,一片晶莹的血红色,远远看去,魔法阵交错闪耀,颇为壮观。
这种级别的主舰在七大陆都很少见,而结合这支舰队的特征,地面上的玩家和黑王纪家之人纷纷联想到了最近崛起的恐怖超级势力——扑克牌俱乐部。
他们的首领愚者兰斯洛是一名灾厄机械师,虚空战舰就是他所发明创造,只不过现在也被新极夜仿制了一大批,目前还没有其他势力有能力制造这种高端战舰。
密密麻麻的战舰遍布天空,犹如世界末日。
费钰景站在主舰的船帆上,裙摆随风舞动,像是女王般傲视着地面上所有人。
独属于无光女皇的旗帜在空中翻飞,宣告着她的战书。
黑王和盾王一战后不可能毫发无损,从他退出虚空世界后并没有新的大动作就可见一斑。
费钰景现在拥有了自己的势力,自己的军团,离开星海,她要将自己的无光女皇之名在昔日的家园散播开,让它成为人人闻风丧胆的恐怖名号。
这也是从白莉莉那里听来的,成为9级之上的一个重要条件——具备一个和实力匹配,比之前刚响亮的名号,一个足以取代之前身份,足以响彻一个时代的代名词。
这样,才能在完成吞噬之后成功撬动阻拦晋升的那个瓶颈。
黑王疯了的原因就是他没有做到这一步,却先得到了匹配的力量。
黑王的称号无法匹配那个力量,让他陷入了疯狂,只能依靠杀戮来重新铺垫出一个名号。
一个超过五王的名号。
白莉莉和兰斯洛没有详细说明,但费钰景却敏锐的猜到了许多内幕和可能。
因此他们才会将重视邪首和愚者之名,在年轻时代就将它们塑造起来,刻意和五王分开。两人最后都成功刻下了属于各自的划时代名号,也因此成功晋级到了9级之上。
兰斯洛归来成为灾厄,可显然实力高于支配者和君主级,面对那些强大如巨蛛女王般的存在也云淡风轻,从那些存在的谦卑态度看,他恐怕已经迈出了更远的步伐。
白莉莉亦是如此。
费钰景推测白王的真实战力已经达到了9级之上,而且恐怕时间挺久,他一直在酝酿,在等候,白王的名号不足以匹配他拥有的全部力量,第一玩家都不行,因此他需要一个更加划时代的符号。
也许这就是一次机会。
而能在新世界压制住他们所有人,魂体归来时将君主级的海德拉和千齿虚影压迫得毫无反击之力,让她下意识生出逃跑的念头,白莉莉肯定超过了9级之上。
这是晋升的必要之路,费钰景也必须着手铺垫了。
她不再像星海时期那样畏首畏尾,以利益至上的思维是无法成就独一无二的王座的。
费钰景眼中跳动着火焰和疯狂,她要打响无光女皇的揭幕战,对手便是久负盛名的五大王座之一,黑王纪家。
同时,诅咒人偶师也躲在这里,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她对厄运的预感比很多9级都准,既然敢躲在这里,就说明黑王暂时无法对她出手。
这是一石二鸟的好机会,费钰景怎么会放过。
她的脑海里刚刚闪过太古永生者的一丝记忆,午睡时的梦境好像来到了一个她从未见过的世界,却和李想描绘的那个古怪梦境类似,她和他都是学生,他吻了自己,最后却又毅然离开了那个梦。
醒来时,泪水打湿了桌子。
她也看到了太古永生者眼中的那道身影。
一名永恒存在是不会轻易对选中之人施加影响的,它这么做,很大概率是真的见到了李想,且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和自己的羁绊,才会将影像送达。
他真的去了永恒之门?还成功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