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ml4zn爱不释手的小說 重生之軟飯王-1792/風波過去,一切都恢復了平靜分享-s9fjp

重生之軟飯王
小說推薦重生之軟飯王
无人海岛。
金黄色的沙滩上,躺着三个人,一男两女。
虽然有降落伞,但三个人加起来超过四百斤的重量,掉下去的速度依然很快。
好在,下面是大海。
三人躺在沙滩,睁着眼睛,仰望天空。
脱险了!
终于脱险了!
沈嫣仪看见直升飞机撞向轮船的一幕,她哭了整个夜晚。
一天一夜过去,该伤心的也伤心过了,此刻的她心情平复了好多。
她坐支身体,抬头看着天空皎洁的明月。
金玉颜经历过失去父亲的感受,和她聊聊天安慰他。
坐在两人中间的方天拍着胸膛:“以后,让我来照顾你们!”
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不怎么感觉害怕了。
方天伸手揽住两人的腰肢,金玉颜、沈嫣仪两人靠在了他的身侧。
三个人拥在一起,金美人和沈天后娇嫩的脸蛋贴在了方天的左右面颊!
大难不死,让三人的关系变得更加密切了。
强大的粘性,18级台风都吹不散。
就在这时,搜救人员来了,一艘快艇,快速朝着这边驶来。
大概三个小时后,回到了海港。
当陈善美、王小雪看见两个女儿安全归来,两人激动无比,朝着两人冲了过去。
金玉颜和陈善美抱在了一起,沈嫣仪和王小雪抱在了一起。
陈善美喜极而泣,连连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王小雪苦笑,看着沈嫣仪:“你总算安全归来了,担心死我了。”
沈嫣仪抿了抿嘴,声音有些梗咽:“爸……”
王小雪摆手:“我都知道,你爸是个英雄。”
方天站在一边,默默地没有说话。
很实在地说,跟沈石军这人,关系一直都不怎么好,每次遇见都有矛盾,或许是人员性格,真的合不来。
纵使对他有好多的不满,但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个英雄。
在最危险的时机,他为了保护女儿,牺牲了他自己。
在直升飞机已经起火失控的情况下,根本难以跳伞,沈石军成功控制了直升飞机。
在声明的最后一刻,他撞向了金玉堂的轮船,让金玉堂、他姐姐金玉莲和他的同伙通通死掉。
一切,都烟消云散。
再也不会有报复,免去了日后的麻烦。
沈石军的牺牲并没有白费,他将他的生命利用到了极点。
……
得知大女儿金玉莲和金玉堂葬身火海。
李雪燕哭得晕了过去,金文海紧急将她送进医院抢救。
从手术室出来,一直在昏迷状态。
一大早,方天和衬衫累两人过来医院,看望她。
和她其实没什么仇恨,一切都是他们的人渣儿子搞出来的事儿。
此刻,金文海站在病房外面,默默地抽烟。
方天站在他的面前:“可能你们不想见到我们,我只是过来看一眼就走。”
金文海呼出一口气,脸色突然变得很淡然:“我不怪你!”
方天有点惊讶,他说的是真是假?
“真的。”金文海眼神无比的严肃:“如果,当时我在场。我会亲手掐死这儿子。”
绑架堂妹,还要杀人,这个儿子简直是畜生!
知道他非常渴望那一份家产,但金文海万万没想到,为了钱,他可以六亲不认,谋害亲人。
这样的儿子,要来何用?
方天心想,这个身材魁梧的大叔,为人还是比较正直的。
当初进入金家,第一次见到他,就知道他的为人,算是金家最老实正直的一个。
在遗产的争夺上,他从不发言,他是与世无争的。
这次,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依然选择站在了正义这边。
方天问道:“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看他抽烟抽了一根又一根,肯定想了很多。
“家产,我们一分钱也不打算要了。”金文海深深感到了疲惫,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等老婆醒来,就和她到瑞典定居。”
经历了太多的斗争,这个大叔老了许多,头发都白了。
陈善美有点诧异:“你说真的,其实你可以……”
金文海摆手:“我已经决定了,家产一分钱都不要。”
随后,方天和陈善美两人下楼。
刚走出住院大楼,迎面就看见了二叔金文川。
“你老……”陈善美停顿了一下:“马紫丽怎么样了?”
几天前,她情绪激动将一瓶化学药水喝进了嘴里。
金文川双手插兜:“她送去精神病院了!”
方天和陈善美对视一眼,感到惊讶。
金文川大概地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一下。
喝了那一瓶化学药水之后,马紫丽送去抢救,她倒是抢救了过来,但她腹中的胎儿保不住了,夭折。
醒来之后,得知消息,整个人顿时疯了,不停地用脑袋撞墙,一阵哭一阵笑。
心理辅导,用精神药物,都没用,最终只能将她送进精神病院。
和她吵架吵了几十年,金文川经常说她是疯婆娘,这回,真的疯了。
金文川笑了笑,没有半点怜悯。
想到她戴绿帽,怀有其他男人的骨肉,他都感觉是一场噩梦,如今,终于解脱了。
陈善美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金文川说道:“我打算和我的初恋,到罗威重新生活?”
陈善美一愣:“你找到她了?”
金文川点点头,笑道:“三年前,我就找到她了。她一直没有结婚,我也已经有了老婆,所以一直都保持着朋友关系。”
陈善美知道他的历史,他和马紫丽是家族被迫婚姻,不是他想要的,金文川喜欢的一直是他的初恋。
陈善美道:“恭喜。”
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勉强生活在一起,这感觉太痛苦了,有情人终成眷属,虽然时间来得晚了一些,但总算到来。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从来不喜欢争来争去,以前是这样,现在也如此。”金文川坦然道:“我和她移民到罗威,在那边开一个三文鱼餐厅,过电安逸简单的小生活。”
随后,方天和陈善美坐上车子,回家。
陈善美微微一笑,好几天了,笑容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这次的家族震荡,终于过去了。”
该死的死了,离开的离开,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