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gfrkm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港綜世界大梟雄 起點-453 猛龍過江-0q0jf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注意安全。”
“到台岛给我打电话。”
“放心吧。”
“就当我去台岛渡个假。”
豪宅门口。
庄世楷走出大门。
只见他踩着踩着皮鞋,一身黑色西装革履,姿态非常潇洒。
而门口停着一辆加长劳斯莱斯,豪车车门敞开。
一名司机戴着白手套,欠身鞠躬,出声问候道:“庄先生。”
阿美站在门口。
庄世楷伸腿坐上轿车后排,侧头露出一个微笑,抬起手道:“放心吧!”
”嘀嗒。”
司机轻轻按下车门按钮。
劳斯莱斯车门在无声间合上。
庄世楷收起笑容,神色变得严肃,准备到台岛好好和雷先生谈话,跟丁瑶做一个过场。
你跟我争濠江赌牌没关系!商场上的各自凭本事,赌牌花落谁家算谁家。
可你想要利用我图谋自己的利益?还敢算计我身边的人?那不好意思,接下来就玩要点狠的,让丁瑶尝尝惨算计的滋味。
跟我玩阴谋诡计?
呵呵。
告诉你谁才是战略专家!
司机对门口的女主人深深鞠躬,行礼之后,绕过车尾抵达驾驶座,拉开车门,驱动豪车。
庄园豪宅的铁门换换拉开,劳斯莱斯一路直行,穿过铁门调头,汇入主干道,驶向九龙机场。
而且豪车早已和机场方面打过招呼,车辆直接驶入机场内部通道,抵达一辆转机航班前。
飞机不大。
是标准的私人客机。
航班号也不在机场的航班牌中。
“哒哒哒。”
庄世楷扶着玄梯,一步步走上台阶,在机师空姐的欢迎下,进入飞机客舱坐好,飞机旋即起飞。
“轰隆。”
一阵音浪声响起。
飞机冲上云霄。
携带着滚滚气流。
两小时后。
台北。
雷府。
一队由十几辆轿车组成的豪华车队,衔成一条长龙,缓缓爬上山坡。
最终抵达一座白色欧式风格的豪华建筑大门前。
这座白色豪宅便是三联帮帮主!
台岛最大帮会!
雷功先生的府邸。
此雷府非洛哥的雷府。
而前总华探长雷洛,目前避难台岛,在台北倒也有一座雷府,但是没买在这么耀眼的地方。
做事还是要低调……
何况,雷功府邸的位置具有特殊意义。
相当于港岛半山。
海风吹来。
略点腥味。
“啪嗒!啪嗒!啪嗒!”车队挺稳以后,一名名越南帮马仔推开车门,穿着黑色西装站在车队两旁。
两名越南帮头目上前两步,拉开车门,请大老板下车。
庄世楷牵着玫瑰的手,迈步下车,站在别墅门口。
只见玫瑰换上白裙,收起霸道,高冷的气场。
展现出优雅、高贵的气质。
而她的手掌纤细,皮肤白皙。
更给人一种华贵之感。
今天她是故意收起气场,全权以夫人的身份陪同。
不知是占便宜。
还是亏。
庄世楷则是普普通通的黑色西装,除去袖扣、领带为淡金色、轻紫色外,其余点缀都很少。
只是私订西装的豪华。
不需要品牌。
工艺、质感、用料上都能看出。
“呵呵。”
庄世楷面带微笑,轻轻动动鼻稍,心中暗道:“台岛的海风要比港岛更咸。”
“经济、民生也差港岛一截。”
同样是半山别墅,台北半山和港岛半山,完全没得相比。
至于政治地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有优劣。
而他表面则是上前两步,出声笑道:“雷先生!雷夫人!打扰了!”
雷功穿着一身中山装,双手撑着木杖,面色红润:“庄先生和庄夫人能来,寒舍蓬荜生辉,请!”
“里面请!”
雷功表情的非常热情。
丁瑶则是盘着头发,眨眨眼睛,双手放在小腹前,以一身日式和服的装扮,深深鞠躬道:“庄先生!庄夫人!请!”
丁瑶和玫瑰两人对视一眼。
两个女人都没流露任何表情、情绪。
可是双方心头都是一声冷笑,把对方姿态看的很透。
她们上回见面是女人和女人间的谈判。
而这次她们的男人出马!两个女人便全部收起气场,不敢逾越,把话语权交给两个男人!
可不管怎么样,两次见面中,玫瑰论气质、表现都是胜出一档,把丁瑶死死压住,给自家男人挣足脸面。
虽然,丁瑶气质、长相都不差,可由于没有硬实力,始终都不如话事越南帮的玫瑰。
而雷功并未到机场迎接庄sir,只是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带人在别墅门口等候,给出最基本的礼遇罢。
要知道,雷功不是个小角色!
台岛还是他的地盘!
庄世楷猛龙过江!
不代表他就会怕了!
毕竟,台岛是台岛,港岛是港岛。
虽然,雷功在台岛的地位,不会有庄世楷在港岛的地位高,可是港岛的地位能搬到台岛吗?
何况,庄世楷猛龙过江,还是来兴师问罪,三联帮与越南帮争夺赌牌失利,不代表三联帮就要低头认错。
毕竟,赌牌放在拿,谁都可以争。
凭什么只有你庄世楷的女人可以?我雷功的女人不行?
雷功对于三联帮争夺赌牌失利,心里也是存在不满的。
因为赌牌的利益足够大!大到整个三联帮都心动!
因为赌牌也是一块跳板!三联帮把势力版图扩展到濠江的一块跳板!
你说雷功能轻言放弃?
两人见面。
这是一场谈判!
双方除了在抵达下车的时候,比较热情的握一下手外,接下来进门寒暄,全程都是客客气气,保持着一定距离。
双方的背后。
存在利益冲突!
而庄先生和“庄夫人”两人走在一起,实打实还算是一对靓男俊女。
虽然存在一定的年龄差。
但是男少女熟。
基本无影响。
可雷功和丁瑶携手同行,一个皮肤松弛,两鬓斑白,头发还是染过的。
一个年轻妖娆,身段窈窕,需求正值旺盛期。
老夫少妻。
呵呵。
会搞出人命的!
不搞你个糟老头子搞谁?
庄世楷心头泛起冷笑,坐在雷府客厅的茶座旁,端起茶盏,面带微笑:“雷先生,冒昧叨扰,还请见谅。”
庄世楷拿着茶盖,捧着茶盏,轻轻吹散热气:“呼……”
雷先生同样端着茶盏笑道:“我对庄先生也是久仰大名,可惜港岛与台岛相隔甚远,天各一方,没有机会相见。”
“庄夫人给鄙人送上拜贴的时候,鄙人可是受宠若惊啊!”
“自当扫榻相迎!”
庄世楷饮下一口热茶,放下茶盏:“雷先生说笑了。”
“雷先生在台岛才是大名鼎鼎……”
两人开始互相吹嘘。
礼貌性的商业互吹片刻,雷先生也放下茶盏,轻点着桌面问道:“不知庄先生过海拜访,有何指教?
“如果是为濠江赌牌的事情,那么请庄先生见谅,三联帮上下十几万兄弟都是吃饭的……”
“见谅见谅。”
雷先生抱起双拳,在椅子上轻轻作揖,给足庄世楷面子。
而以庄世楷如此年轻的岁数,能够白手起家,和雷功在一张茶桌旁平起平坐,可谓也是一桩奇事。
虽然雷先生早已听闻过庄世楷的传奇故事,起家经历,知道庄先生的厉害,但是真正与庄先生见面以后,还是会按照惯例惊叹不已。
只是雷功很好把这抹惊叹隐藏起来了…
没把自己显的那么傻。
可雷功表面上是道歉,但是实际上却没有作出任何退步,甚至隐隐还在对庄世楷进行威胁……
一!他手底下有十几万兄弟!三联帮不是好惹的!
二!他的十几万兄弟要赚钱吃饭,养家糊口!既然争不到濠江赌牌的,那我在台岛抢抢越南帮生意,是不是也很正常?
总不能你的人要吃饭?我的人不要吃饭吧?
世界上没这种道理!
庄世楷也听出雷功话语里的意思,面色含笑的说道:“当然当然,替兄弟们揾食是当大佬的责任。”
“赚钱的事情天经地义!”
“没人可以挡!”
“我既不喜欢别人挡我赚钱,也不喜欢挡着别人赚钱……”
雷功微微颔首道:“庄先生大气!”
庄世楷接着笑道:“不过,我比较推崇合作共赢!”
“所以…”
“雷先生。”
“这次我是来帮你的!”
庄世楷话音落定,现在气氛陡然间变得沉重起来,雷先生眯起眼睛,肃声问道:“请问庄先生什么意思?”
大厅两旁,三十多名西装革履的三联帮马仔,全部神色紧绷,悄悄把手搭住腰间的黑枪。
高捷站在雷功身侧,双手放在背后,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
越南帮的全部人马,则全部站在别墅门口,排成两列守门。
这次庄世楷过海赴台和上次赴澳不一样,身边一个亲信人马都没带!越南帮的人也没带进场,只是用来充当排场的。
这是他对雷先生的尊重。
雷先生却在大厅里布下重兵把守,不仅带着最信任的报表,而且每个马仔腰间带枪,枪里都是塞满子弹。
这是他对庄先生的尊重。
庄世楷面对眼前剑拔弩张的氛围,却翘起二郎腿,表情玩味的说道:“有收音机吗?”
雷功眼神深邃,仿佛预感有东西要上场,有事情要发生,只见他盯着庄世楷问道:“好听吗?”
庄世楷则是答道:“一定精彩!”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